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符力
符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723
  • 关注人气:27,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当我真正成为一个空壳之人|近作6首

(2019-01-22 21:26:41)
标签:

符力

北京

诗歌

分类: 诗歌

 

松果

 

作为贮存阳光、雨水和鸟鸣的

一个小小的仓库,作为

一朵花的回忆,我生活在风雨枝头:

烈日暴晒,黑暗侵蚀

没有谁的温暖和甜意让我皮肤湿润、面容慈祥

没有谁的思想和拥抱让我

惊涛拍岸、星光璀璨

时日短,欢情薄

沙子那么小的幸福也是

我认领的幸福,星球那么大的痛苦侵占不了

我命运的全部

是下雪的时候了,是上帝忽然明白

该放弃些什么的时候了

我打开所有的箱包和抽屉

当私藏的一切,捧起来就会令双手颤抖的一切

归还大地。当我真正成为一个空壳之人

轻松找到我,带我朝梦的外部

跳伞

 

2019.01.22

原载《华西都市报》2019年4月28日“浣花溪”

 

 

书坊小记

 

新颖如星空,苍老

却不及落叶

——七百多年的胡同街区,藏起

日月都看不穿的谜底

却给读书人敞开与骨子里的清净相匹配的

这个位置:

天光清亮,古木不知岁数

再来一缕茶香,一声喜鹊的鸣叫,就会

撑爆我这又冷又暖的欣喜

诗集刚刚出版

朋友们互相问候,为对方献上北京的鞠躬

重庆的拥抱,湖北的握手

河南的微笑

黝黑的枝条在屋顶上晒太阳

撩动风的小心思

——已是大寒之日,沿着那些纷繁又细小的路子

一些事物早已逃离,一些事物

正秘密归来

 

2019.01.20-01.22

 

 

空气的回答

——致儿时的同伴       

 

雾还没散去。整个山坡都在潮声中起伏

整个草坡都闪着盈盈露水

牛儿还不愿低头吃草

我们故意把花花绿绿的蚱蜢赶得

跳的跳,飞的飞

那是一片小小的战场

离大海不远,我们是小小的勇士

竹条或树枝,都是我们扫荡四方的尖锐武器

那些小家伙惧怕我们

我们追得气喘吁吁,他们逃得气喘吁吁

连小命都不敢要了

我们也有宿敌,我们怕蛇

怕蛇要了我们的小命

如今,我们长大了,已是一群老家伙

一个同伴死于癌症,长眠

在草坡上,在不止不息的潮声中

我们长大了,敢于追杀任何一条蛇

那里已找不着任何一条蛇

世界变了,我们也变了,我们强大到没有对手

强大到丧失了畏惧感,如同山坡丧失晨雾

露出牛儿啃食过的部分

我们随手抓取的都是尖锐武器

没有对手,我们挥动竹条或树枝

空气如此做出回答:

嗖——,嗖——

 

2019.01.18

 

 

暗夜归途

 

杨树用光秃秃的枝桠架起冷月

凛冽这个词,在寒风中复活

变得狂野,又盲目

这一次,恍如重获新生,你从地铁口出来

等绿灯,看手表

看北三环街灯如昼,车来人往

穿过斑马线时,你停下来

把手机插进裤兜,扶起麦当劳门前的

共享单车

你放慢脚步,看路灯照看的桦树

树下落了鸟粪的长椅

如同经过谁的家,不打算登门拜访

只是在附近看一看

想一想

在花店前、书摊边

你同样慢下来

你在这城市买的第一束鲜花

第一本杂志,就是在那里

在那时:银杏和枫树,一天换一套新衣

比三里屯的青年还酷爱奇装异服

此时,大寒前夜

你在住所前又停了一下,看看快递车子

想想外卖小哥那疲惫的脸上

陈旧的笑容

这一次,在暗夜归途中

走走停停,不像以往那样目不斜视

不像他人那么焦急

能明白你的心思的,唯有

冷月

 

2019.01.18

 

 

平原上的黄昏

 

突然,雁群呼啦啦地拍打翅膀

直趋南方。流水的记忆

浮现去国者的身影

——在河畔,在离去之前

他们绕了大半圈

 

斜阳里的园子,空了

静得令人发慌:

喜鹊、乌鸦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难道是,不知所起的风暴

即将来临

 

园子外的天空下,柳树、栎树、桦树、杨树

如此贫穷:叶子掉光

上无片瓦,哪里都去不了

榉树、朴树、椴树、栾树、槐树、枫树

如此无助:人人自危,不可自拔

哪里都去不了

七叶树、白果树、合欢树、悬铃木

勉强度日,都在那里

等着

 

等着。暮色四起

寒风一遍又一遍地搜刮

麻雀饿死

落日砸向平原尽头的群山

溅起满天星斗

那星斗,那河汉,那遥远的光明和温暖

属于过去和未来的人们

这你知道,我知道

 

2019.01.10-01.15

原载《华西都市报》2019年4月28日“浣花溪”

 

 

献诗

 

是你

是你带我到海南,到凤凰单车驰过

罗大佑唱《童年》的夏天

是你带我到2018,离开前半生困守的孤岛

到北京,到山西晋中榆次的旱塬上

是你带我到后沟窑洞的夜晚

到零下十八度:脚板冻到发麻

踩不稳石块,差一点就从陡峭石阶上滚下来

我喊冷,但没有跺脚

古柏多么宁静,冰花多么宁静

十八座神庙、一座祠堂,多么宁静

我没有跺脚。头顶上

重现唐代的整个辉煌灿烂的

星空——有人在那里聚会,轻声交谈

我听不清高远的语言,唯有

抬头仰望

 

2019.01.0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