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修行的终极目标和三条根本道路

(2018-04-06 12:19:38)
标签:

修行

杂谈

道家

佛家

儒家



生命修行的终极目标是身心皆复返于先天,回归不生不死而又能化生万物之本来面目,即佛家讲的明心见性后回归真空妙有之佛性,此佛性以真空为体,以妙有为相用,即万物本体为空性,却具化生一切妙有之能量,佛性之根本是空性,但除空性外,还包含很多妙有之性,如自觉性、自律性、自在性、自生性、自发性等(很多学佛的人往往把佛性等同于空性,这种讲法还是不够圆满的,更加准确的讲,佛性包含了空性,空性是佛性中最根本的东西,是心性之本体);佛家讲的真空妙有,道家称为道德,道即虚无,与佛家空性义同,因无以名之,权且以“O”字表示其义。因而道家表述万物以道为体,德为相用,道O是万物之本体,德一能量则是化生万物之最初能量,由这个德一再化生二、三乃至万物;而儒家(心性学派)也认为万物万法、一切的外境都是心性的化现,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所以只要证悟了心的本体、本性,也即佛家讲的明心见性,便是真正的圣人。儒家将心的本体本性称为德性、良知,与佛家的佛性义同,都是人人本自具足的,并以心体表示其体,品质德行(仁义礼智信)等表示相用。

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儒家,只要证悟心性本体、本性,即佛家讲的佛性、道家讲的道O德一、儒家讲的德性良知,就可以回归不生不灭而又能化生万物之生命最原本的状态(因而历来各家生命修行皆强调心性二字,便是此义),佛家称此为成佛,究竟涅磐;道家称此为成道,成为真人;儒家称此为成圣,成为大人。

那么成佛成道成圣的方法儒佛道以及其他教派均有多种,但归而纳之,总的道路不外三条:性之、反之与中道,即顿悟顿修、渐悟渐修、顿悟渐修。

什么是性之与顿悟顿修?《孟子·尽心下》中有句话说:“尧、舜,性者也”。 在《孟子》中有一个舜的故事恰好说明这句话的意思:“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以异于深山之野人者几希。及其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孟子·尽心上》)。意思是说,舜这个人是天纵之圣,生而知之,他长期居住在深山之中,形同一个没有教养的野人,但那只是从外部看来像个野人,就其内在而言,舜与野人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他“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只要外部有一点善言善行启发一下,他内在本有之德性善性,犹如江河之决堤,“沛然莫之能御”。这就是“尧、舜,性者也”。

“性之”,用佛家的话讲,便是当下明心见性,当下成佛。此为顿悟顿修之路,不假次第,无需渐修,便可成佛成道成圣。

什么是反之与渐悟渐修?《孟子·尽心下》又有一句话说:“汤、武,反之也。”朱熹的解释是:“孟子曰:‘尧、舜,性者也;汤武反之也。性者,得全于天,无所污坏,不假修为,圣之至也。反之者,修为以复其性,而至于圣人也’。吕氏曰:‘无意而安行,性者也;有意利行,而至于无意,复性者也。尧、舜不失其性,汤、武善反其性,及其成功则一也。”(朱子《孟子集注》)

“反之”即反躬自省,通过长期而笃实的渐次学修,然后从后天复返其先天之本性,佛家称为自性、佛性、真如、本来面目等,道家称为道O德一、自然等,儒家称为德性、天性、良知等。

“性之”是顿悟,直贯之路,是无意而安行之路。“反之”是渐悟,逆觉之路,是有意而利行直至复性之路。

无意是无为、先天、本然之意,安行是依之生发、创造之意。无意而安行的意思是说,不用刻意为之,便能回归先天,化生一切。佛家把这种境界称为真空妙有,佛性自性中本体是空性,但此空性含有一切妙有,因而佛性自性中一切本自具足,本来圆满。道家把这种境界称为道O德一,道体是虚无,但此虚无中却含有德一之能量,此能量可生发创造一切,因而便能无为而无不为。

性之者,可以立即回归先天,回复本性,立守于先天而统摄贯彻于一切后天,立守于本体而统摄贯彻于一切现象,立守于无为而统摄贯彻于一切有为,立守于创造之源而统摄贯彻于一切被创造之万有。但能做到性之者,唯天纵之圣尔,即一些乘愿再来的圣者,他们本身已经成佛成道成圣,本身就是佛、道、圣者的化身,因而他们与此本性可以做到感应无间。就像尧、舜一样,从外界“闻一善言,见一善行”,其内在本有之德性立即“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此即谓“感应无间”。他们可以于当下豁然贯通,圆满朗现本有之佛性、道性、德性,自此不再迷失,永远安处于此圣境之中而不动摇。

“性之”乃顿悟顿修,乃终极之悟,且当下成就终极之果,无需阶级,不假次第,类似于于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发生的大彻大悟那样。因而性之之路亦名“圆成之路”,即我们内在本有的佛性、道性、德性是万善俱备,真善美圆满俱足,毫无亏欠。对于此本性中所涵的万善、真善美等,不是今天悟一点,明天得一点,而是一悟永悟,一得永得。但芸芸众生者,之所以是凡夫,皆因不同程度地迷失了内在本有之佛性、道性、德性,为感官所惑,为物欲所驱,为私心所局,为无明所障,故无法做到如尧、舜那样“性之”,必须做一番“反之”的工夫,即必须做一番“复性”之工夫方可。此“复性”之工夫,便是逆觉修证之路。商汤与周武王不如尧舜那样是天纵之圣,不是生而知之。但他们之所以是一代圣君,是因为他们善于反省,勤于觉察,闻过则喜,积极修德。经过一段次第修证之后,其良知复萌,天性朗现,终于成就一代圣君伟业。

“反之”是因位反于果位,后天反于先天,有为反于无为,造作反于自然,现象反于本体,凡夫反于圣贤,小人反于大人……儒佛道瑜伽以及其他教派大多数法门都是“反之”之路(以“反之”为主)。中国佛教的“禅宗”,则近似于“性之”之路,提倡直指心性,不立文字,见性成佛,不假次第。因而将禅宗的顿悟成佛称之为“即心成佛”。但禅宗并非全然没有次第的,禅宗一般有“破本参”“破重关”“破牢关”之三关次第,开悟亦有大小不同程度。只有一步直达破牢关,像释迦牟尼这样大彻大悟者方能称为性之。因而很多参禅之人还不能称之为性之,依然是反之之路,只是比起一般的反之之法来说,禅法要来得快许多。因而参禅从严格意义上讲,是性之与反之的融合,更近于中道(顿悟渐修)之路,这点必须弄清楚,因此,如果不能明心见性到破牢关之终极觉悟,只是见一部分性,开了一部分悟,那么是无法究竟涅磐,达到法报化三身圆满成就的。在性功上没有圆满,在命功上自然也不会圆满。因而身心皆还不能完全地转凡成圣,依然会落入生死之中。佛家一般至少要修到八地菩萨以上方能了生死,八地菩萨以上才意味着真正进入密乘,才能做到本体与现象无二、先天与后天无二,也就是性之与反之不但相合,且无二无别了,这个时候就离成佛成道成圣很近了。

“中道”之路,以顿悟渐修为主,所谓理可顿悟,事需渐修,但这个渐修是建立在顿悟之上,在密乘理法之上修的,因而一开始就在果地上修,比一般因地上修的反之之路要快得多。中道之路又叫浑圆之路,所谓浑圆之路,即不将先天后天、因位果位、有为无为、造作自然、现象本体等强分为二,而是合为一体,混为一味,打通间隔,不分彼此。

孔子曰:“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中庸》)孔子将德性的超越性和内在性彻底打通,将内在的主宰之心与外在万有的本体之性彻底打通。因而心体即性体,性体即心体,后天即先天,先天即后天,现象即本体,本体即现象。通观《论语》可知,孔子以“仁”之一字,统摄心体与性体、后天与先天、现象与本体,将“性之”与“反之”、因位与果位、德性与德行融合为一,始终保持着本体(性之)即是工夫(反之),工夫(反之)即是本体(性之)的“浑圆之路”。所以儒家的生命修行,特别注重中道,也多半走这种“中道”为主的修证路线。不过,这是从理论上讲如此,至于他们是否真能做到中道这样的起修境界,这就很难说了。

从佛家角度讲,一开始即站在八地菩萨果位上才叫真正的密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的还不是密乘,最多是密乘的前行,或者在理论、知见上达到罢了。密宗称自己为金刚乘(即密乘),实际上真正达到金刚乘修法的也只有最上面的一层(详见密宗一文),而且其中大半部分属于密乘的前行修法罢了。不过,因为他们是直接站在果位与因位无二无别的基础上修的,所以仍然比在因位上渐修的反之之路要快得多。金刚乘法(包括前行正行)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中道与性之的相互融合之法。密宗将此中道成佛称之为“即生成佛”,有的甚至可以“即身成佛”,身口意皆可以做到与佛无二无别了。汉传佛教其他宗派里其实也有金刚乘,像天台宗、华严宗的圆法、净土宗的实相念佛等,是不是到达金刚乘,最终还是取决于个人的发心与觉悟,法成为小乘大乘还是密乘,不是由法决定,而是由人来决定。修同样的法,你若只为自己解脱,则为小乘;若自我解脱同时还解脱他人,则为大乘;若将自己与他人、自己与佛视为无二无别,那么你修的就是密乘、金刚乘!

由此可见,性之与中道的根本区别在于,性之是一步直达先天,回归本然,然后自然而然统摄后天,化生一切。中道是一开始就修先天与后天无二无别,修先天即是修后天,修后天即是修先天。在理法上一步到位,但还需在事相上渐修才能到达这个结果。性之是从果位到因位,中道是果位与因位同时起修。性之是一步到达极果,同时极果中所含的一切也同时具足,中道是虽然不能一步到达极果,但它的每一步修行即是因位也是果位,如此走向终极的圆满。反之与他们的根本区别在于,反之是从因位到果位的修法,通过一步步修行逐渐复返先天,直到终极圆满。

性之与中道之法虽快,但根基要求甚高,非一般人能做到,因而对于大多数人,必然还是要从反之之路去走。不过,有密乘知见得浑圆修法的人不妨直接从中道入手修之,有禅法根基者不妨从中道向性之方向迈进,如果没有这些根基的人,即使要走反之之路,也可选择适合自己的最快的反之之路,如此可以大大缩短成佛成道成圣之路。另外,性之、反之、中道三者,并非是全然分割的,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又可以相互融合一起。就像天台宗讲的三谛一样,是可以三谛圆融的,又像华严宗的法界一样,是可以事事无碍的。在实际操作中,三者完全可以相互融合,取长补短,也可以即三即一,即一即三。很多法门,其实都包含了性之、反之与中道,在顿悟中又有渐修,在渐修中又有顿超。

不过,除了性之顿悟顿修、直达果位无需渐修之外,不管是反之还是中道,还是两者或三者相互融合之路,都必须踏踏实实地用功才行,工夫到时方能水到渠成。唯有性之者可以一步到位直接跳过工夫,如果你不是成佛成道成圣者再来,那这工夫是怎么也跳不过去的(很多再来者为了表示与常人无异也会示现反之中道等渐修之相)。即使走性之之路,若不能一步到位,依然需要结合反之与中道之路,在修证实践上多做工夫才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