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镜花梦(一)(言情小说集《镜花梦》系列之《镜花梦》)

(2013-06-27 16:01:28)
标签:

小说

镜花梦

曹娅

情感

言情小说

分类: 镜花梦(中短篇小说集)

中短篇言情小说集

镜花梦

                ——写给那些因爱而美为情而伤的女子


谁蛾眉轻敛,袖舞流年,谁比肩天涯仗剑,谁今昔一别,几度流连,花期渐远,断了流年。他不见,她守韶华向远。

苍山负雪,江湖飘渺。多情总被无情伤,相见恨晚犹断肠。风过无痕水空流,女子心事向谁托?

沧海桑田,跨越千年,却不过重复轮回。痴情逃不脱宿命,爱恋跳不出世俗。蓦然回首,才发现,天大地大,竟容不下一颗小女子追求平凡的心。对于她们来说,爱情原来不过水中月,镜中花。

 

一、

那一年,我随父亲去京城,路过沧州的时候,雪下得很大。

下马车的时候,凛冽的风夹杂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迷蒙了我的眼睛。我突然觉得什么都看不清了,只觉得彻骨的冷。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苦寒的北方。在我的家乡,江南,此时还正是“秋风送爽”的时候。

自母亲死后,我一直跟着父亲。父亲是个孤癖的人,陪伴他的只有那把传家宝剑——“七星龙泉”。虽然父亲沉默寡言,将心事掩藏得很深,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对我和母亲的爱。

就在几天前,父亲突然对我说,要带我去京城,去见一个多年的老友。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早已习惯跟随。父亲牵过马车的时候,我问也没问就上了马车。哪里有父亲,哪里就是我的家。

马车带着我一路向北而行。

沧州,濒临渤海,乃交通关要之地,也是卧虎藏龙之地。父亲自打进了沧州之后,行事就格外小心,那把“七星龙泉”更是时刻不离其手。

马车在清真寺门口停了下来。

接待我和父亲的是一个小和尚。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房屋。

晚上,睡得迷迷糊糊间,我听见隔壁传来打斗声,父亲与人交起了手。声音愈来愈激烈,我隐约听到父亲的呻吟,我的心纠紧了。

我冲了出去,然而一股劲风扑面,将我远远推开了去,我只能蜷缩在角落,在一旁默默地为父亲祈祷。与父亲交手的是三个黑衣人,武功奇高,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江湖中,总有那么多人为了什么神兵利器、秘笈宝典不择手段、不惜生死?这喊打喊杀的江湖上,永远都弥漫着不可理喻的野蛮气息和消散不去的浓稠血色,让人恐惧,更让人生厌。

就在黑衣人将剑挺进父亲身体的时候,我听见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

我伏在父亲冰冷的身体上嚎啕大哭。我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一身深仇,满心痛恨。痛恨江湖,痛恨杀戮,痛恨这些拿刀握剑的江湖人。

就在我惶惑无助之时,我听见了身后一道沉稳的声音。

秋雁鸿!

当世最有名望、武功卓绝的一代大侠。

他出手救了我,用他那高大的身体为我挡住了风雪。不过他自己却不慎被毒针所伤。

在毒性发作的生死关头,他命令我去杀最后一个敌人。

我从地上捡起父亲掉落的“七星龙泉”,握剑的手却一直在颤抖。眼前这个人,虽然与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但我怎么敢下手杀他?我毕竟是个弱不禁风的官家小姐,生平连鸡鸭都未曾杀过。

快杀了他!秋雁鸿又一声冷酷而粗野的命令。

我看到了他的眼睛,没有一丝柔情,也没有一点笑容,冷得就如同北方的冰雪。

这时突然刮起一阵大风,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强劲的风吹起我体内一阵莫名的勇气,我闭上眼睛冲了过去,我不想杀人,可是剑却落了下去。

我颓然倒地,雪花飘落在脸上,我却突然不觉得冷了。就在这一瞬间,我的世界已经换了容颜。我终于一无所有。

我的家乡,我的父母,都成为我梦中的浮光掠影。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