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游走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我的侠情人生

(2009-11-15 22:24:25)
标签:

理想主义者

武侠

风骨

现实

杂谈

分类: 个人空间

 

“一个人如果在十四岁时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一定庸俗得可怕,如果在四十岁时仍是理想主义者,他又未免幼稚得可笑。

我们或许可以引申说,一个民族如果全体都陷入某种理想主义的狂热,当然太天真了,如果在它的青年人中竟然也难觅理想主义者,又实在太堕落了。

由此我又相信,在理想主义普遍遭耻笑的时代,一个人仍然坚持做理想主义者,就必定不是因为幼稚,而是因为精神上的成熟和自觉。”

——周国平

 

或许一般偏爱武侠的人都是理想主义者。不过女孩喜欢武侠的极为罕见,我算是个例外吧。但我喜欢武侠,并不是喜欢武,也不是喜欢侠,而是喜欢武侠世界里的侠情人生,那种广阔、深沉、壮丽、隽永的人生。然而在他人的武侠小说中我又很难找到自己的理想依托,这也许是我不爱看别人写的武侠小说的原因吧。我总觉得一般的武侠作品中缺少了一点东西,大概就是“理想主义”,几乎少有我理想的人,理想的情,令我痴狂眷恋的东西。我认为武侠小说应该是理想主义色彩浓郁的世界,虽说小说来源于生活,但必定高于生活,而武侠这种本身就带理想主义色彩的虚幻世界则更应超越于现实生活。

因而我固执地认为,真正的武侠属于理想主义者,不是理想主义的人写不出真正优秀的武侠作品。而生活中我们看到的多数武侠作品总还是跳不出世俗的条条框框,他们写的多是俗人俗情,俗不可耐。我认为俗是对武侠的一种玷污。真正的武侠,定有最高雅脱俗的风骨,最真纯强烈的情感,最光辉闪亮的人性。(所以后来我就不看别人写的,而是自己来写,再到后来觉得承载武侠的形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精神,所以自己也不写了,只在心中意味那种精神并在现实生活中拓展出大而美的人生境界。)

武侠的精神之所以焕发异常耀眼的光芒,是由于它一般都置于极端的环境下写人写事,所以写出的人写出的情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比如那种为朋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义气,那种为爱而置生死名利于度外的感情,还有高人雅士之间的相知相惜之情,悲悯世人的大爱之情等等,读之无不让人热血沸腾,泪湿满襟!

或许由于多年浸淫武侠的缘故,我的血液里充盈了这种至情至性的东西,如血性,义气,执爱,痴狂等等。武侠之魂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人格与性格,也形成了我有别于世俗眼光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我在现实之中自筑了一方诗意盎然的理想世界。

我似乎一直游走在两个世界之间,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白天是现实的世俗的,夜晚是理想的侠情的,但这两个世界又常常交织在一起,我在半梦半醒之间,挥写自己的人生,很多演员们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大概便是这样吧。

把理想融入现实,在现实中奋力打拼,然后又从现实中不时地超脱出来。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是心灵的守望者也是真理的战斗者,是诗人也是战士,是世上最浪漫多情同时又是最顽强执著的人,因为有了理想的力量的支撑,在现实中便能走得更加坦然更加从容。

我喜欢自己笔下的人物,与这些伟大的灵魂伟大的情感相撞击是我人生最大的乐趣。而在所有男主人公中,叶潇风(武侠小说《绝代风流创神话》中的男主角)是最符合我理想的一个。

他一身白衣,颀然而立,虽然不算英俊却自有一种出尘洒脱的风骨,他的脸上永远挂着一抹温和而又冲淡的笑容,目光深邃而又暗含几分悲悯,无论何时何地,他总是显得从容不迫,似乎世上一切的东西都毫不在意。然而事实上,他隐忍了世上一切的伤害误解,总是把快乐与祥和带给他人。尤其是对自己深爱的女人,他不仅执著专一,经受了种种诱惑与考验,而且时时包容呵护着她,宁可牺牲自己也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为了爱情顶着世俗的压力,不惜与一切力量相抗衡,甚至超越了杀父之仇的心灵樊篱与思想障碍……

这样的侠情这样的爱情已深深烙进我的骨子里,我就像叶潇风一样走在自己的“江湖”路上,勾画别样的人生风景。尤其是爱情——人生最美丽最温暖的领地。如果我爱上一个人,可为他生可为他死,可为爱放弃功名利禄,冲破一切世俗隔障,甚至可以超越欲望,生死相依。

然而爱情需要“对手”——一个能懂能知能惜并具有同样性情的人才行。现实生活中,没有叶潇风,没有对手,甚至连百分之一的对手都没有!现在社会已少有痴痴傻傻的人,每个人都是那么地聪明,精于算计,利益至上。我的心灵只能在幻灭中孤寂!

在无数个孤独的日子里,我徜徉于理想的世界中,去寻找那颗灵魂,追寻那份爱情。或许我只能用自己的笔来圆一场自己的侠情梦爱情梦。求败女侠的笔名由来于此。求败,是一种找不到对手的孤独况味,而非追求失败之意。女侠,是我骨子里侠义之情的暗涌,是我理想的人格模式,一个笑傲江湖,伸张正义的女侠,便是理想世界中的另一个我!在“江湖”中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同时,我希望与叶潇风这样的男人,一起浪迹天涯,在经受种种极端的考验后依然两情不渝忠贞不二,然后我们一起携手飘然而去。

有人看到这里,一定会笑我天真幼稚。如果有人一定要说我天真幼稚,我宁愿这样天真这样幼稚着。我始终相信,没有这样的“天真幼稚”就不会有灿烂辉煌的文化瑰宝的诞生,就不会有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的演绎,就不会有一切震撼人心的东西产生,自然也不会有武侠小说了——任何理想的最后实现一开始其实都缘于某种“天真幼稚”。也许在别人眼里这样的人是傻瓜是疯子,但却是我眼中最可爱的人。我不喜欢那些精于世故的人,因为精于世故,心必平庸,平庸的人自然就不会可爱。性情中人,狷狂之辈,有点武侠味疯子味的人,是我喜欢的。

在这个普遍嘲笑理想主义是幼稚的时代里,我却始终坚持理想主义。我十分认同周国平的观点,认为这不是幼稚而是精神上的成熟和自觉,是一种至高人生修为与心灵境界的折射。

于是,三十岁的我依然顶着重重压力,不将就不妥协,坚定地走自己的路。这是理想给我的精神支柱。即使现实中所有东西一一幻灭,也不能击倒我,这大概就是理想主义者的力量所在吧,所以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总是愈挫愈勇,历久弥坚,即使人生注定要面临许多场暴风雨,我们也可以无惧无畏地说:“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的武侠情,铸成了我傲岸不屈的风骨,也成就了一个特立独行的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