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青虫的菜园子
小青虫的菜园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140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瓷意浩荡》部分被窃

(2015-04-13 09:21:49)
标签:

散文被抄袭

文化

我的《瓷意浩荡》被此人(范敏,湖南岳阳监狱政治处)拿去部分用在了她的文章中。我这瓷真是多灾多难啊,被窃多次了,有一次被著名抄袭者杜学峰就改了个作者名,这次还算客气的.....

苤莒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fuju528 

注:红色处是我原文

品瓷 

我是因青花才开始注意瓷器的。

对瓷器鉴赏,我纯属外行,但凡有机会却还是要爱看的。记得07年去江西南昌,从滕王阁出来,一下子就走进了瓷器世界。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名贵物件,可还是在那一架架的瓷器间反复流连。一只青花瓷瓶彻底惊艳了我,瓷瓶釉质光华宛然,底色灰冷,瓶身上描着远山白雪,近水渔舟,分明是《江雪》意境,刹那间似是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记得《诗经》中用“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美人,有种大气而又和悦的庄重,自比那些花花草草的比拟要高明得多。其实瓷器也可以美得如山如河,况且它本身就曾经是山河的一部分,一抔泥土历经九劫十八难般的烘烤,之后便彻底地脱胎换骨,蝶变成了让人赏心悦目的瓷。谁的屋中若有一件蕴含天光地气的好瓷器,就宛如把一派大好的河山都担回了家。

外公是中医,家里很有一些古瓷器。记得小时候去外公的中药铺里,靠墙的药柜上就摆了一长溜青花瓷盖罐,总共有十多个吧,每个青花瓷盖罐上都贴着一张标签,是外公用毛笔写的楷体药名。妈妈结婚后,随父亲离开湘潭时,从外公家带走两个作嫁妆,后来,就成了我们兄妹童年时代存放零食的器皿。这些年代不明,看起来很普通的青花瓷,画面尽是远山近树,碧水沙洲,幽幽茅亭,隐隐人家,白底蓝图,清幽淡雅,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大雅大俗,那蓝印花布般的素朴娴静,是返朴归真后仪态万方的大气象,也是寻常人家中规中矩的好光景。

因痴迷青花,也开始对其他瓷器品种上了心。后来有了一些品赏瓷器的知识,到了海口,必定会去老街走一走。那天,见我对一件单色釉的瓶子看得仔细,中年老板便说,这是天青釉。我翻过来看底款,是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虽然知道老街的摊位上不可能有乾隆年间的东西,但这个瓶子不论釉色还是器型都不错,错在落款人把时代选在乾隆年,要知道,天青釉哪是浮躁的乾隆朝能仿得好的?如果是康熙或雍正或可以假乱真。我跟古玩店老板说,这是天蓝釉,不是天青釉。他怫然不悦,用海南土话说了几句什么,就不再理我。

的确,天青釉与天蓝釉不在一个等级上。天青釉起源于后周柴窑,雨过天青云破处,就注定了它不是一碧到底的天蓝色,到底是什么颜色呢?就像国画,古诗一样,可意会不可言传,妙处难与君说。窑工们烧了毁,毁了烧,据说最后只成器一件。天蓝釉是康熙时初创的釉色,色调浅淡,有的在器物沿口加涂一层略深的蓝釉,极为别致。雍正时的天蓝釉器,釉色较前朝略深,幽雅如雨过初晴时的蓝天。至乾隆朝,因釉质肥润,积釉处会微泛极淡的黄绿色。

走进博物馆,不少人会注意到宋代有一种带冰裂纹的瓷器。不论瓶、盘、洗还是碗,青绿色或青灰色的釉面上,分布着长短、深浅不一的裂纹。它们乍看似乎残破了,但又分明被摆在精品展柜里。细细品味,裂纹像迸裂的冰片网罗着全器,自然延伸、交错,与温润的青釉搭配和谐,相得益彰,给单色的器物平添了天然的装饰,甚至给人一种听觉的美感,仿佛可以听到玲珑清脆的冰裂之声。

这种冰裂纹叫“开片”。把原本是缺陷的开片变成瓷器表面自然天成的装饰,只有制瓷工艺达到高峰的宋代才能做到。我们读读宋词:抑扬顿挫的节奏,细腻婉约的情调;看看宋画:出神入化的笔墨,归隐田园的意境;听听宋歌:凭栏怀古的低吟,嘈嘈切切的琴音。高雅几入巅峰的宋文化,充满理性的洒脱与人工的自然,难怪连日常器用都印上鲜明的文人气息。宋代文化造就了官哥瓷器独特的审美价值,把青瓷的美,推到一个新的境界。

喜浅绛彩瓷,是因为金品卿。在瓷器上画画,不同纸绢,不能气势恢宏,一泻千里,需小心谨慎,胸有千壑,却只在方寸之间游刃有余。白瓷画白骛,是品卿的拿手,淡淡几笔,勾勒栩栩如生。一朋友近日得品卿一把小壶,欣喜之余,发图给我共赏,竟然无画,只用素墨题了两首咏梅诗,绕壶身一圈,观之极见清雅。一字一字细读诗句,原来录的是晚清名将彭玉麟的作品。彭与曾左齐名,为晚清水师统帅,号称雪帅,秉性刚直,酷爱画梅写梅。极擅画梅的品卿将彭的诗句题在壶上,却并不作画,只以他风格独具清华秀雅的书法写出梅的精神,雪瓷素墨,如见真梅。虽然只能看到图片,我亦爱极。品卿留下佳瓷,让我辈得以品“卿”,卿卿我我,我我卿卿,情思如缕,不可断绝,这样的真情厚爱,亦如这壶的素墨雪瓷一般,高洁永恒。

静观瓷器,就会觉得其中渗出的是平和静远,令人心怡神爽。当高温的窑火退去了所有的杂质和燥气,瓷的质便是剔透的清润,气便是朗朗的清明。人也是这样,花团锦簇的少年走到秋叶静美的中年,那退去浮躁后气定神闲的豁达和悟彻,便是人生漫长的修炼。

回想起最初引我迈入古瓷绚烂世界的那只青花瓷瓶,想必此时,业已正在谁的家中默然伫立,凝视着时光静静流逝吧。

                                

 

附:我的原文,最早发表在2007年12月6日蚌埠日报

http://epaper.bbnews.cn/shtml/bbrb/20071206/2878.shtml

瓷意浩荡

王 青
我对瓷器的鉴赏纯属外行,但凡有机会还是爱看。那天路过火车站广场,见有景德镇瓷器展销,明知道那里不会有什么名贵物件,可我还是在一架架的瓷器间反复流连。展出的瓷器大多不太精美,图案纹饰有些也俗的可爱,一派花开富贵龙盘凤舞的热闹,在习习凉风中透出俗世的温暖。我细细地品读,竟从中读出不尽的瓷意来。
  
记得《诗经》中用“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美人,有种大气而又和悦的庄重,自比那些花花草草的比拟要高明得多。其实瓷器也可以美得如山如河,况且它本身就曾经是山河的一部分。一抔泥土历经九劫十八难般的烘烤,之后便彻底地脱胎换骨,蝶变成了让人赏心悦目的瓷。平常谁的屋中若有一件蕴含天光地气的好瓷器,就如同把一派的大好河山都担回了家。
  
瓷器们都有着神圣的风骨,眉宇间仿佛在向我们传达着一种“畏”意。人在神灵面前都会心存惧怕,必定要自我收敛约束言行,以免遭到现世的报应。防患于未然是人类痛定思悟的经验之谈。天地百神,只要不欺心神,就是不欺神明。就像我们对待瓷器,心若如瓷手就软,存有恻隐之心就有敬畏之意。对有气节的瓷来说,这样的敬畏就是怜惜,就是爱意。否则,它会不惜舍生去报复你,就像一个凛然不可侵犯的贞烈女子,在你来不及惊悚之余化一声绝响,直接走向玉碎倾覆的宿命。
  
世间的事物没有完美可言,瓷器便有着致命的缺陷,脆弱易破碎,敏感易受伤害,和我们的生命和情感如此的雷同,仿佛时刻在提醒我们小心地呵护。一不留神没放稳或是一不小心的失手,都会碎得满地伤痕。破碎后的瓷器再也无法恢复当初的圆满,即便粘合也有细细的裂痕,如刻在内心的伤口,再也无法修复。人们大多热爱并接受这种存有缺陷的事物,没有缺陷的完美会让人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瓷器虽然脆弱,但它们都配用“恒久”这个词,它们见证了世代的风起云涌和祖先的繁衍连绵。经过水火淬炼的瓷,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器皿,与世人相悦相依。虽说瓷器来自尘土又高于尘土还将归于尘土,但它最终却与土壤各不相融了,瓷与土有着各行其道的决绝。千年的瓷器或躺在土中或沉在海底,无论完整还是破碎,从不失其本来面目,若有机会重见天日,亦可以温润如初。千年万年的光阴,只是它光滑的釉彩上拂过的一抹淡淡斜阳。
  
静观瓷器,就会觉得其中渗出的是平和静远,令人心怡神爽。当高温的窑火退去了所有的杂质和燥气,瓷的质便是剔透的清润,气便是朗朗的清明。人也是这样,花团锦簇的少年走到秋叶静美的中年,那退去浮躁后气定神闲的豁达和悟彻,便是人生漫长的修炼。世上有种名瓷叫“窑变”,就是指瓷器在烧成过程中发生一系列非常复杂的变化,使每件瓷都有着自己特异的美,独一无二的结果谁也无法复制,就像我们肉体凡胎的无法克隆或轮回。那窑变瓷是火焰中涅槃的凤凰,诞生在痛苦中奇迹的惊喜。
  
朱砂瓷散发着暖人心怀的温度,是雪天里的红梅一枝,灯烛下的醇酒一盏,皆是知己的暖。青花瓷的清幽淡雅,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大雅大俗,那蓝印花布般的素朴娴静,是返璞归真后仪态万方的大气象,也是寻常人家中规中矩的好光景。粉彩瓷如同在绚丽之中开出一片富贵,鲜花着锦般不胜其繁的铺张,正是百姓们心向往之的华年盛世。
  
瓷器的心大多都空的,于是它发出的声音清越而悠远。心空,但它传达的意思却是满满的…… 
 
                                      联系不上这位博主,只好在此处曝个光
现代社会,简直没有什么秘密,只需一搜,我便知此人的姓名和工作单位,截图等也已保存。
抄袭者叫:范敏,岳阳监狱政治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年岁一杯酒
后一篇:端午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年岁一杯酒
    后一篇 >端午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