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青虫的菜园子
小青虫的菜园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140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汪挺来也

(2015-01-31 21:44:53)
标签:

青虫

日记

分类: 散淡文字

去年日记一则

汪挺来也

    某日午后,酒足饭饱的汪挺先生突然有点怀旧,于是在网上随意搜索了刚从脑中跳出的“边缘”一词,一不小心竟然度到了我的文章《边缘的忆念》,便循迹溜达到了我的博客。进得菜园子,发现里面居然写的还是他熟悉的人和事。最令他愕然的是,文章中的那个著名的“汪诗人”居然就是他。的确很好玩。

    汪挺,现在叫汪廷,去掉了“挺”的偏旁,只是弄不清他为什么要改成这个字,或许是为了免与明朝崇祯时候的那个汪挺大学士撞名吧。但我还是习惯按旧日的名字来称呼他。他就是我在《边缘的忆念》中写到过的那位诗才翩翩的诗人,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小城的边缘诗社骨干。他曾在本市S中当过几年教师,大约九十年代初离开本市南下,其他情况我一无所知。

    销声匿迹多年的汪先生就这样悄然浮出水面,如一头庞大的鲸类从深海处猛然探出。看到他的留言,倒吓了我一大跳。他说自己现在某个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非政府组织)工作,早已不写诗了,偶尔写写电视剧,前段时间播出的电视剧《秘杀名单》就是他编剧的(可惜我没有看过)。他说他最悲戚的事是,上个月回蚌埠,他在朝阳路上转来转去,居然晕头转向找不到原来工作的S中了。

     他给我的留言我是几天后才看到的。网上相逢亦不易,最难风雨故人来。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彼此还能记着,就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况且还关乎青春、关乎诗歌,那就更是难得了。他说他已经不写诗了,我倒一点也没感到惊诧,我们那个时期一路走过来的人中,早已没有几个在写诗了。尽管他那时的诗写的真好。后来我在《边缘的忆念》一文中这样写道:S中学的生物教研室,就是汪的晚间卧室兼《边缘》诗社的活动场地。汪和泡在福尔马林中的生物标本们夜夜共眠,但并不影响他做诗和做梦。那些死去且保持凝固形状的生物让汪的诗生动无比。

    别以为我在寻觅什么/在和平的氛围里我很胆小/走在马路上我东张西望/我不时地掏出香烟点着火/不是为了有风度,只是/借此知道我的手臂很听使唤……——这是汪先生在他自己诗中的样子,在我的记忆中,他的形象是相当模糊的。那时候,一群诗歌青年聚集在S中的标本室里高谈阔论,在他们缭绕的烟雾间,诗也袅袅升腾着,带着青春期特有朦胧与迷茫。那是个有着青春和诗的时代,无论何时,我都将视作是我们那代人最好的时代。

    故事,故事/故事的开头就是结尾/在我面前,那只孤独的海螺/风化于时间的宁静/点缀了我稀疏的胡须……我忘记了这是他什么时候写的诗了,只是觉得即便是故事,若开头就是结尾也太过乏味。我所知道的他现在的个人情况,边缘时代是单身,现在依然还是,但未来必然不是。他自己也说了欢迎浏览,非诚还是勿扰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玉簟秋
后一篇:年岁一杯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玉簟秋
    后一篇 >年岁一杯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