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ovefaye2002
lovefaye200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444
  • 关注人气: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20年共看了198部电影!!!

(2021-01-01 00:05:07)
标签:

娱乐

爱尔兰人

海豚湾

我在时间尽头等你

北京的风很大

分类: 电影评论
2020年共看了198部电影


刚刚过去的2020年,疫情的原因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困在家中,线上工作之余,电影也成了最好的消磨时光方式。相比于2019年,这一年的观影数量略有下降,总共看了198部电影,其中亚洲电影188部,欧美电影10部,这其中也包括马丁·西科塞斯、昆汀·塔伦蒂诺、黑泽明等一些大师的作品,下面便来说一说这些电影中的一些“之最”吧!


第一部:《沉默的证人》(雷尼·哈林)。观看于2020年元月1日。一颗子弹引发的血案,除了一些闪回之外,影片几乎所有的叙事都被局限在法医中心的密闭空间内,凭借其中独特的环境布局和人物内心的微妙变化而形成了较为紧凑的戏剧张力!

最后一部:《金都》(黄绮琳)。观看于2020年12月31日。港版的“娜拉出走”,以一种独特而新颖的方式探讨了婚姻与爱情,幸福与自由这些看起来很老套的话题。邓丽欣褪去往日偶像外衣,恰如其分地演绎出一个被困在爱情迷宫内的港女的困顿与纠结,最后竟幡然醒悟,毅然抛弃了未婚夫又同“伪婚夫”做了个了断!

最长:《爱尔兰人》(马丁·西科塞斯)。片长3小时29分。年近八旬的老马丁召集了罗伯特·德尼罗、艾尔·帕西诺、乔·佩西这三位几乎同样高龄的老戏骨,为我们又奉献了一部超时长的帮派史诗,严格遵循着“从无名小卒强势出道到意气风发成就巅峰再到穷途末路惨淡收场”的经典枭雄片叙事文本,最后却宛如一首黑帮黄金时代的挽歌在结尾处留下无限感伤!

最短:《功守道》(文章)。片长仅22分44秒。本片由洪金宝、袁和平、程小东三位武指大师共同担任动作导演,集结了李连杰、甄子丹、吴京、托尼·贾、邹市明这五大动作巨星,为的就是一圆“多财多亿”的马师傅心中那个积压多年的武侠梦!

最复杂:《痛苦与荣耀》(佩德罗·阿莫多瓦)。西班牙电影大师阿莫多瓦的《八部半》,片中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所饰演的导演萨尔瓦多仿佛就是他本人的化身,当疾病缠身的他无法再进行导演这份工作的时候,他开始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那些关于母亲、爱情、恩怨和死亡的回忆碎片,仿佛交织在一起构建成他内心世界的情感迷宫!

最简单:《北京的风很大》(雎安奇)。50分钟的影片,从头到尾都是手持话筒、身边跟着摄影师的导演雎安奇游荡在上世纪末的北京街头,截住形形色色的路人,然后突兀地将话筒伸过去问着他们同一个问题——“北京的风大不大”。这种直接而又具有破坏性的纪录方式,显然比那些事先就被安排好了的问答和访谈更加接近于这个世界的真实。而“你们幸福不幸福”、“可不可以一起吃”、“警察叔叔,我捡到一分钱”这种针对不同受访者而变样的问话方式也增添了影片的幽默感和趣味性。到了结尾处,雎安奇却把镜头对准了一对孩子患了白血病来北京求医的外地夫妻,在那种被生活所胁迫的无望悲情中升华了影片的主题!

最沉闷:《晚钟》(吴子牛)。第五代导演吴子牛继《喋血黑谷》、《欢乐英雄和阴阳界》之后的又一战争力作,延续了其一贯静默压抑的沉闷风格,所要表现的既不是血肉横飞,火爆震撼的战争场面,也不是快意恩仇,不畏牺牲的英雄主义,而是利用镜像式构图、静态对峙画面,象征隐喻式元素从人性的角度来审视战争,反思战争的意义!

最血腥:《海豚湾》(路易·西霍尤斯)。简陋的摄影装置,却偷拍出了最震撼的画面。被海豚鲜血染红了的海水,难道还唤醒不了人类的良知?

最暴力:《从邪恶中拯救我》(洪元灿)。黄政民和李政宰这对CP自《新世界》之后再度集结,却再无黑帮兄弟情,而是从头至尾的敌对关系。李政宰一改此前西装革履的儒雅形象,满脖子的刺青顿时让杀手雷这个人物显得彪悍起来。果然他就像一头嗜血的野兽,从头到尾都是靠暴力说话,尤其是仓库中面对一群彪形大汉的硬碰硬厮杀,更是将这种冷兵器暴力演绎到了极致!

最荒诞:《龙虾》(欧格斯·兰斯莫斯)。这可能是“单身狗”们最不愿意观看的一部影片,因为在片中所描述的未来社会中,单身的人必须要被逮捕并移送到酒店内,然后被限定在45天之内找到一个匹配的伴侣,如果失败了,那么他们将被转化为他们选择想要转化成的动物,并被释放到森林中。而森林中又有一群“孤独”的反抗者,其社会制度比酒店系统更加残忍,任何与爱情相关的“不轨”行为都会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

最恐怖:《甩皮鬼》(陈会毅)。这一年也看了《僵尸叔叔》、《僵尸医生》、《捉鬼大师》、《尸家重地》等香港恐怖片,都是打着“僵尸”旗号的港式动作喜剧片,嬉闹为主,恐怖为辅,而且这些片子都少了一个灵魂人物,那便是“一字眉、冷幽默、身手敏捷、手持桃木剑、连画符念咒都有款有型”的“英叔”林正英。这部《甩皮鬼》算是英叔晚期的作品,那时的英叔似乎已疾病缠身,病态之中显然没有了当年的神采,但只要他能够出现,影片便被瞬间注入灵魂,而利用“锦衣授魂术”将少女的皮肤移至女明星身上的法术显然更邪也更为恐怖!

最浪漫:《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姚婷婷)。爱情版的《蝴蝶效应》,通过一块象征着时间的旧式手表不停地穿梭回到过往的时空,改变着时间的进程,为的就是守护心中那个永远的女神,哪怕她脑海中完全没有了关于你的记忆,哪怕你已衰老,她却依然年轻!

最有趣:《疯狂的小镇》(王凤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讽刺喜剧,却比现在拍的更为大胆也更有趣。影片将一个以讹传讹、盲从心理的主题加以放大,傅政法、甘广播、余供销、陈邮电、李银行、张供电、徐粮站这些奇怪的名字将小镇的要员们都幻化为一个个符号式的人物,他们看似作为的“胡作为”行径让整个小镇蒙受了巨大的财政损失。最后上级部门来调查时,却又把所有原因归结到一位无辜的老师身上,为的就是不让人民群众知道事件的真相!

最热闹:《我和我的家乡》(宁浩、徐峥等)。由五个善意谎言编织而成的主旋律拼盘,将农民医保、山区通路、乡下支教、风沙治理、驻村扶贫等近年来的热点社会问题融入其内,又因为葛优、黄渤、沈腾、马丽、王宝强等喜剧大咖的欢乐演绎而让疫情之后再度重启的中国影院重新有了欢声笑语,虽然身处国庆长假,却能深切感受到春晚舞台上那热热闹闹的小品氛围!

最低俗:《摩登仙履奇缘》(王晶)。王晶出品,岂有不俗。早期作品,却已经有了后来《追女仔》的雏形,而王晶、陈百祥、曹查理这帮油腻男组合在一起,更是将“屎尿屁”的三俗元素发扬到了极致!

最稀烂:《出土奇兵》(秦煌)。“老顽童”秦煌自导自演的作品,却是港片黄金时代典型的粗制滥造跟风之作。一会儿停留在古代模仿《倩女幽魂》,一会儿穿越到现代抄袭《急冻奇侠》,剧情东拼西凑,笑料生搬硬套,女主角又长得毫无灵韵可言,由此形成了一次极为糟糕的观看体验,甚至还不如去看现在的网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