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追鱼
追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7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端午——无聊产物,慎入

(2010-06-17 23:44:07)
标签:

杂谈

 

 

    木弦羽躺在院子的竹椅上,举着一本《论语》遮住脸,似在看书。但是木清霜知道,他肯定又是在打瞌睡。
   
在他身边走过几趟,木清霜终于忍不住过去踢了他一脚:“睡就睡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懒,还举个书装模作样。”

木弦羽睁开眼,还有几分睡眼惺忪:“嗯?有那么明显吗?”木清霜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起来啦帮我洗箬叶。”

木弦羽往竹椅深处缩了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木清霜气结,扭头不再理他。自顾自地搬出一堆锅碗瓢盆开始清洗箬叶淘洗糯米。

木弦羽懒懒地睨着她:“其实不是我不想帮你洗,问题是洗了有用吗?”木清霜头也不抬地答道:“爱洗不洗。”

木弦羽哈哈一笑,又闭上眼睛:“不会包粽子还指使别人干活,说话就是没底气。”木清霜黑着一张脸,道:“我包好了你一个也别吃,否则我诅咒你一口就被噎死。”说完听不到木弦羽回答,只有细细的鼾声。

——居然又睡着了。

木清霜不由叹了口气:怎么摊上这么个哥哥,说他是猪,真的比猪还猪。

想到此处突然冒了个主意,遂奔进厨房拎了把菜刀出来,拍拍木弦羽的脸,木弦羽哼了一声:“别闹。”

再拍。

没回应。

掐。

跳。

“啊啊啊啊很疼啊啊啊!”

木清霜笑眯眯地举起手里菜刀:“我想包火腿粽子,可是哥哥,家里没火腿了。”

木弦羽怒视木清霜:“没火腿跟我说干嘛?”

木清霜拍了拍木弦羽的胳膊:“你是猪。

木弦羽看看胳膊,淡然一笑:“火腿是熏制的,我这是新鲜的,便是你现在砍下来,也来不及包粽子了。”

木清霜正在搜索枯肠寻找反击之词,忽然一只洁白的鸽子扑棱棱地飞入院中。木清霜脸色微变,不及接住鸽子,先向木弦羽看去。

木弦羽神色倒没什么变化,只坐直了身子抬起手来,鸽子便停在了他手上。木清霜便低下头不说话。木弦羽抽出了信纸,并未展开来看,只淡淡道:“不是说不想做杀手了吗?怎么又开始接生意了?”

木清霜偷偷看他神色,似乎并未着恼,便换了哀求的语气道:“是啊哥哥,每天没事做,急死了。”

木弦羽语气淡淡的,倒没有生气,道:“说杀人很讨厌不想做杀手的是你,开始接生意的又是你。——真的是讨厌做杀手讨厌杀人吗?是懒吧。”

木清霜哼了声道:“在你面前还有谁敢承认自己懒。”

木弦羽放走了鸽子,又躺回竹椅上,双眼一闭:“本来还想帮你包粽子的,既然你这样说……”

木清霜登时悔青了肠子,却犹自嘴硬:“你包的粽子能吃才怪。”

日色渐晚,院子里木兰花树的影子长长地铺了一地,木清霜卖力地裹紧最后一片箬叶,高兴地自语道:“大功告成。”却听背后传来一个迟疑的声音:“这一堆奇形怪状的东西是什么?”

木清霜脸上黑了一黑,站起身来,转过脸,凉凉地道:“你说这是什么呢?”

木弦羽立即威武能屈,斩钉截铁地道:“粽子!”

木清霜满意地点点头:“嗯,我们晚上就吃这个。”

木弦羽沉默了片刻道:“其实我更喜欢吃蜜枣粽子。”

木清霜不经意地道:“我知道啊,我裹了好几只蜜枣的呢。”

木弦羽认命地闭上嘴。正要继续躺回去,却被木清霜一把抓住:“哥哥你睡一天了,这样不好,身为杀手的迅捷与敏锐都会消失的。所以为了锻炼你的能力你去煮粽子吧。”

木弦羽目送木清霜一溜烟消失,疑惑地道:“煮粽子与做杀手有什么关系?”

木弦羽无奈地叹口气,正要起身,却忽然一皱眉,双目锐利地逼视某处。原本慵懒的一个人,竟在瞬间显出利剑一样的锋芒。

院子西北角传来簌簌轻响又随即消失,木弦羽却又恢复了慵懒的模样,自语道:“接生意居然能接来对头,这个丫头越来越笨了。”

杀手本来就是仇家满天下,即使木家兄妹已然退隐,江湖上却依然有人不断追查他二人。想来木清霜急着接生意就抖出了自己昔年的名号,却走漏了风声,才引来仇家。想到此处,木弦羽不禁头痛,喃喃道:“又要换地方找房子了。”

便在此时,笼罩着木弦羽的浓荫中忽然闪现一道七彩光华,木弦羽神色微凛,慢慢道:“唐门。”

却听后堂处有人急急地叫:“ 七彩凤华羽啊你个猪,还不动。”
   
只听见一道破空的声响,掠至木弦羽身前,木弦羽蓦地伸手,将木清霜掷过来的长剑接在手中。树上的光华轰然流泻下来,木弦羽眸色沉静,长剑划出一道银光,竟不顾那一片七彩光华,而是飞身而起,刺向树冠。与此同时,木清霜也已逼近,剑光如瀑,堪堪封住来势凶猛的七彩凤华羽。

只听院中西北角有人赞了一声:“果然是木家兄妹,名不虚传。”那声音清脆悦耳,竟是个女子。

木弦羽闻声一怔,脸上浮起诧异的神色。木清霜见哥哥停手不追,便也罢手,诧异地望向木弦羽。

西北角有人逾墙而入,只见她一身男子式样的玄色长袍,头上一顶柳笠压至眉间,虽看不清容貌,却已使人感觉到这女子极洒脱清傲的风骨。

木弦羽神情虽已恢复平静,眼中还是透出喜色:“是你啊。居然带人来砸我场子,胆子不小。”看似说得严厉,语气却极温和。

木清霜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她与哥哥身为杀手,在江湖上结识的朋友很少,更不用说能让哥哥用这么欢喜的眼光看这么温和的语气说话的女子,嗯,有故事可挖绝对有故事可挖!

着男装的女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胆子向来不小,尤其是跟你比。”

木弦羽居然噎了一下没答上话,木清霜一旁双目灼灼地围观战况,一方面为有人能打击到木弦羽而高兴,一方面又为自家人被欺负了暗恨,怎一个纠结了得。

木弦羽微微苦笑,向木清霜道:“这是我朋友,慕容雪雪。”木清霜恍然:“哦,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雪雪啊。我哥哥老是说起你。”

慕容雪雪抬起头来,斗笠下的脸明艳无俦,她粲然一笑,木清霜登时觉得眼前的夕阳好耀眼。

木弦羽有些看不下去了,拽过木清霜拉过她自己的袖子擦掉她嘴边的口水,一面向慕容雪雪道:“你几时跟唐门的搭上了?”

慕容雪雪瞪了他一眼:“什么搭上了,积点口德会死啊你。”

木弦羽轻声笑道:“好,是我说错话了,慕容大小姐几时与唐门的人有了交情,竟能将唐门最厉害的暗器七彩凤华羽借来玩?”

慕容雪雪闲闲地道:“我听说你金盆洗手了,登时觉得江湖好无聊,便四处走走看看,前几天听说木家兄妹又要重出江湖了,便赶来探听消息,却恰好撞上唐门的人。——你们当年怎么惹到他们了?”

木弦羽漫不经心地道:“也就是一桩生意吧,谁记得那么多了。”

慕容雪雪啧啧叹道:“我要是唐门的人,我也饶不了你们。好歹人家也是一派掌门啊,死在你们手里,居然连个典型都算不上。”

木清霜张了张嘴,似要说话,却听木弦羽道:“我说呢,七彩凤华羽即使是用机括固定在某处,也可连发十几次,绝不至于一击即溃,原来是落到你一个外行手里了,真是明珠投暗。”

木清霜闭口,再次要张嘴,又听慕容雪雪撇嘴道:“你好歹曾经也是名满江湖的著名杀手,连家里被人装了暗器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怎么活到今天的。”

木清霜在一旁清了清嗓子:“二位……”

木弦羽却迅速答道:“我就知道你装的暗器丝毫没有杀伤力。”

木清霜又唤了声:“哥哥……”

慕容雪雪很凶地瞪木弦羽:“你不做杀手这些年全用来磨嘴皮子了吗?”

两人正斗嘴斗得不亦乐乎,嗖的一枝羽箭射了过来,慕容雪雪纤腰一扭,避开羽箭后破口大骂:“谁在暗箭伤人,给老子滚出来!”

木清霜在一旁痛苦地扶额:“你们俩可以往两边看。”

只见两边的院墙上伏着无数黑衣男子,手中皆是张弓搭箭,箭头蓝幽幽的闪着光,一见可知上面淬了剧毒。

木弦羽那么淡定的人也跳了起来:“木清霜你个死丫头,怎么早不说?”

木清霜委屈地大叫:“你们给我机会插嘴了吗?”

木弦羽与慕容雪雪难堪地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避开了木清霜哀怨的目光。

院墙上有人冷笑一声,道:“我唐门的七彩凤华羽那么容易偷走么?被人当成诱饵还不知道,什么慕容大小姐,也不过尔尔。”

慕容雪雪闻言无所谓地一耸肩,道:“怎么办木头,有人毁我们清誉。”木弦羽淡淡一笑,说了一个字:“杀。”

然后木清霜就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人联手拔剑,并在一顿饭的时间内清理了一整个院子的杀手,

开始嘲笑慕容雪雪的男子此时遍体伤痕倒在地上,正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向木家兄妹与慕容雪雪,却见木弦羽极斯文地一笑,道:“这位兄台,今日正值佳节,你我原本可以不用如此刀剑相向的。”

男子喘着粗气,狐疑地望着木弦羽,却听木清霜笑眯眯地接口道:“是啊是啊,今天是端午呢,你看我包了好多粽子。你要不要尝一个?”

木弦羽正要提醒木清霜,那些粽子还未煮熟,却听唐门的男子一声惨叫,连滚带爬地向院墙跑去,连摔了十多跤才成功爬出院墙。

木家兄妹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却听慕容雪雪干笑两声,道:“学制毒就是不好,看到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就会想太多……”话未说完,忽然想起来这对包粽子的人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解释,慕容雪雪知趣地住了口。

木清霜果然很受打击,求助地望向木弦羽:“真的……很难看吗?”木弦羽想要安慰她一句,却终究无法说出违心的话语,只好转过目光,点了点头。

木清霜得不到木弦羽支持,却没显出沮丧模样,而是诡异地一笑,木弦羽刚刚有不祥的预感,便听她道:“那好吧,哥哥你肯定比我包得好, 以后的粽子都由你包啦!厨房的活也全部归你啦!”说完再次施展绝世轻功逃之夭夭。

未来得及张嘴的木弦羽消沉地转向慕容雪雪:“这,就是传说中的引火烧身吗?”慕容雪雪看着他无奈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完—————————

——今年的端午节开心吗?
——嗯,开心。
——以后还想这样吗?
——想。
——所有的?
——所有的。
——那我陪你。
——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