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追鱼
追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6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空城夜妆(二)

(2009-04-15 11:11:11)
标签:

杂谈

不出薛子陌所料,夏从晚半月后献给崇光帝的金龙穿云,深得崇光帝嘉许,崇光帝高兴之下,将随身携带的一柄玉如意也赐给了她。接着丞相徐君重,以三百两求夏从晚一件璎珞,消息传出,朝野哗然,于是登门求“夏绣”者,络绎不绝。薛子陌大为头痛,这人来人往,稍有差错,都不是小事。正苦思对策,夏从晚却替他解了围。她传出话道:“刺绣累眼伤神,从晚虽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月最多绣一副璎珞,多者不能。”话一传出,不悦者自然大有人在,但越是如此,“夏绣”身价反倒越高,到了年底,居然有人出五百两以求一幅“夏绣”,倒令薛子陌与夏从晚相顾愕然。

 

时近年关,镇守边关诸将纷纷派人回京中述职,薛子陌父亲薛剑章多年镇守西关,今年派回来的,照例是薛家家将薛成。薛子陌母亲早逝,父亲多年在外,自己又在宫中当差,因此薛府中只余几名家人看守空屋子而已,薛成回来就住在郡主府附近的一家客栈里。薛成跟随薛剑章多年,年纪较薛子陌稍长,因此薛子陌一直以兄长事之。薛成到胤都时已近黄昏,薛子陌急欲得知附近近况,赶去客栈与他相见。二人经年未见,此时相见,自有一番亲热。两人坐下,薛子陌便道:“父亲可好?西关边情如何?”薛成含笑道:“老将军一切都好,西关也算得上清明,只是老将军对你甚不放心。”薛子陌讶然道:“我怎么了?”薛成敛容道:“老将军听说圣上差你看押夏国质子,忧心甚重。那夏国公主夏从晚,老将军在边疆也有听说,是个不安分的女人,你在她身边,迟早怕要生祸端。”薛子陌想起夏从晚无知话语,唇边不禁勾出一抹笑意,只是他自己心中尚有疑惑,更不用说拿来说服他人,因此敛去笑意,庄容道:“话虽如此,圣上有令,子陌如何能不从?”薛成道:“我此次回来,带回老将军一道奏折,便是请圣上差你到西关,与老将军一同镇守边疆。”薛子陌犹未答言,一股喜悦已自心底轰然而出。他自幼熟读兵书,自衬胸中颇有韬略,却在京都中不得施展,如今有机会可去边疆一展身手,自然是大喜过望。他双目熠熠,望着薛成道:“大哥,此话当真?”薛成见他不贪恋京都富贵,也甚开心,点头笑道:“自然是真。明天我进宫觐驾,便要呈上这道奏折,只要圣上首肯,开年你便和我一起去西关。”薛子陌连连点头,忍不住纵声大笑。薛成道:“老将军思虑甚远,将你调往西关,一则是让你远离京城祸端,二则让你在边疆建些功勋,将来回京,也可托身,不至于无寸缕之功而居高位惹人诟病。”薛子陌心中感佩,道:“父亲为将多年,思谋之深远,断不是你我晚辈能比肩的。”二人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薛子陌见夜色已深,遂告辞回郡主府,薛成知他责任重大,也不留他。

 

出了客栈,月色如洗,夜风寒凉,薛子陌却觉得心中豪气喷发,伸手将刚刚系上的斗篷解了下来,搭在臂上。手指触到斗篷上花纹,心中不由微微一动,低头看去。这斗篷是夏从晚前日为他缝制的,他虽觉惶恐,却舍不得还给夏从晚,倒不仅仅是因为斗篷制作精良,说不出的原因,使他披着这件斗篷便觉得温暖踏实。如今看到这件斗篷不由皱起了眉:自己去了西关,夏从晚又该如何呢?他知道崇光帝必然会另派他人守护郡主府,只是心中仍是放心不下。思衬片刻,暗道:“小顾随我多年,人品刚直,胆大有机变,我离去前就推荐他守护郡主府好了。”顾煜是他手下副将,与他甚是亲密,想到将夏从晚交给妥帖之人,他才微微放心。

 

一时回到郡主府,他正要回到自己住处,却远远瞧见弄晴阁廊下两盏宫灯模糊的灯光在风中微微浮动,他略一踌躇,信步向弄晴阁走去。

是夜晴朗却冷极,天上半片冷月,几点疏星,几片薄纱也似的轻云随处涂抹于天空上,乍一看倒像月光清影。薛子陌行到弄晴阁前,见院门轻掩,他略微推开一道缝,见园中月光最亮处,坐了一个人。夏从晚裹了一身狐白裘,手中捧了一件小小物事,微微低头,单薄的身形在漫天月光和遍地白霜中,恍若月光霜华凝结出的一个幻影,似乎伸手一碰就要破碎。薛子陌推开门,她吃了一惊,抬起头来,随即笑生双靥,低低呼道:“薛将军!”薛子陌看她神情愉悦,心中也不由开心起来,见屋中黑沉沉的没有灯火,想来侍女们都睡了,遂低声道:“这么晚了,黑灯瞎火一个人坐着干嘛?”夏从晚微笑道:“谁说是黑灯瞎火,你看这满天月光多明亮。”说着放下手中手炉,道:“我去搬把椅子来,咱俩坐一会。”薛子陌忙止住了她,自己搬了一个绣墩出来,与她相对而坐。想来夜深人静之故,两人都放下了白日里郡主将军的繁琐套文,静静相对,使得薛子陌心中有如是夜月光一般宁静空明。道旁那棵桂树花叶早已落尽,唯余空枝在风中轻轻摇摆,月光在枝头轻盈跳跃,清光流转,又从枝缝间流泻下来,落成一地白霜,夏从晚顺着薛子陌目光看去,悄声道:“很美吧?”薛子陌瞧着她唇边盈盈笑意,不由冲口而出:“从晚——郡主。”夏从晚似乎浑没意识到他唤了自己名字,道:“怎么?”“我要参军去了。”夏从晚唇边笑意未敛,眼睛却睁大了,似乎没听明白他的话,有些迟疑地重复道:“参军?”薛子陌点头道:“恩。开年就要去了。”夏从晚低下头,弯身捧起刚刚放在地上的手炉,顺手掖了下拖到地上的狐裘一角,半晌才抬起头来,微笑道:“这一去,薛将军必然要立功疆场了。”薛子陌见她又恢复白日里的端庄矜持,突然心里说不出的闷气,勉强一笑道:“郡主说笑了。”说着不愿多说,起身道:“夜深风寒,郡主早些安歇吧,末将告退。”说完不看夏从晚一眼,转身出了弄晴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