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追鱼
追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7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离夕(二)

(2007-10-13 15:40:15)
标签:

文学/原创

     我想看这篇文我能分几次发。发得抓狂~
 
    此时晴晴腰间剑忽然泛起光芒,似与什么遥相呼应。晴晴一见大呼:“表姐!表姐!我在这里!快来救我!”离夕冷冷道:“别白费力气乱叫了,你们的剑虽能感应,这地府百道禁制,便是你家现在的族长南长卿来了也休想进来,更何况你那表姐。”晴晴生长于南家,知道此地狐妖早在百年前一场大战中被家人杀尽,然而这两只竟侥幸做了漏网之鱼,想必当真靠什么禁制保护也未可知,想着心下渐灰,垂首不语。而离夕与白狐亦是一言不发,想是各怀心事。
   
    云深腰间剑光芒闪烁不定,虽是能够感应到晴晴的剑,然而任云深搜遍这块荒野,却始终找不到晴晴,剑上光芒尚自温和安定,想晴晴不致有性命之虞。然天色渐晚,云深心中焦急也是渐深,四周渐有雾气升腾,以她修为,如何不认识那是阴灵。云深有宝剑护体,那些阴灵不敢近身,只在她身周游走,云深更急,不知晴晴当此之境,该吓成什么样了。
   
    地洞中离夕看了晴晴一眼,道:“婆婆,我去了。”老狐看她背影,忽道:“你的肉身竟还追随她去,只怕你自己也说不清,是爱她多一点,还是恨她多一点吧。”离夕身子一震,却没回头。
   
    云深一面提防四周阴灵,一面以念力感知晴晴所在,忽然白雾中传来一阵歌声:“谁见长生世无双,我自纵酒阅八荒,欢生苦死何茫然,对月独醉三千场。”歌曲豪迈,歌者嗓音却是柔媚婉约,两相交融,甚是动人。云深心下一凛,循声走去。只见一块大石上,斜斜倚着一个白衣女子,仰脸望月,神情安静。云深一见不由惊呼:“晴晴?”随即察觉不对,那女子看去虽清净出尘,然而身上渗出丝丝幽寒之气,却非阴灵不能有。然而这阴灵幻化作晴晴模样,又以歌声引自己前来,想必知道晴晴所在,当下凝神以对,正要出语,那女子已抬头道:“我不是。”说着唇边泛出一丝讥笑:“堂堂南家大小姐,百年前的大孝女转世,竟看不出我是一只阴灵?”云深不料她这般直白,略一顿道:“请你告诉我晴晴所在。”“请?呵,真是彬彬有礼啊,我凭什么把她交出来?难道你以为我还是……”云深听她截口不言,问道:“还是什么?”那女子却不答,只道:“我生前有一桩未了之事,你若能为我了结,我便把晴晴交还于你。”“你说。”那女子淡淡一笑:“听说南家有奇宝幽冥镜,可照人前生往事,你何不自己去看,也不致误听我一面之词。”
    云深暗暗吃惊,道:“幽冥镜是族中至宝,我怎会随身携带。”那女子冷笑一声道:“你说谎,你今日来此是心中有隐惑不能解,故携宝镜来此,想一查究竟,难道你竟忘了?你对晴晴说的话,却还在她记忆中一清二楚呢。”云深面色一沉,道:“那我就拿来一试便是,只是这宝镜也有不灵之时,晴晴的前世便照不出来。”“照不出来?”白衣女子闻言一怔,随即大笑,“照不出来?照不出来就对了。家中有只妖狐,总不是什么光彩事。”云深脸色一变,喝道:“你说什么?”那女子笑声忽止,冷冷道:“你快点吧,长夜过去,你又得在此等一天了,阴灵见不得日光,你不知道么?”云深蹙眉,缓缓取出幽冥镜,向那女子照去。
 
    镜中现出一位白衣少女,恰是面前女子模样,然神情天真愉悦,倒更似晴晴,她口中笑着:“若遥笨啊,抓不住我。”身后的青衣女子亦笑道:“雪你给我停下来!闹了这么久,不累吗?”云深一愕,那青衣女子眼神温和,笑容温婉,正与自己容貌无异。她不禁向那白衣女子看去,她却神情平静。
 
    “若遥姐姐,我好喜欢你!我要你嫁给我!”
    离夕见若遥面上讶色渐重,心下一真寥落,原来,原来她真的什么都忘了,可笑自己却刻骨铭心,一如从前。
    云深忽然脸色大变,离夕往镜中看时,见那青衣女子,正将一颗柔光流转的珠子藏起,面前少女笑靥纯白,看不见若遥眼中划过的阴影。
    云深“啪”地一声将幽冥镜翻倒,满面惊愕:“原来,害死你的人,是我。”
    离夕淡然一笑:“还不只这些呢。”
    云深定定地看着她。
    “你拿我的真元救活的,是你父亲。你父亲之所以伤重垂死,是为了要拿我婆婆。他俩两败俱伤,你父亲被你用我的真元救活,而我婆婆却中了你南家的独门奇毒,几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只能守着残破真元苟活,你听明白没有?你骗走我的真元,去救我家的仇人。”
    云深呆呆地听着她说话,面上现出恐惧的神色,却是咬住了唇,不发一言。
    “若是就此为止,也就罢了,我自己蠢,送了命,怪不得别人,婆婆一直疼我,也不会怪我。可是你父亲,以狐妖真元死里逃生后,竟然大举反攻,将我家族上下杀得干净。若非我娘亲为婆婆疗伤灵力大损,若非父亲伤母悲女贸然强战,我们也未必就败得一塌糊涂,你南家连环计使得真好啊。”
    云深此时泪落如珠,看去痛苦不能自已,望着离夕,竟唤出:“雪……”声音之痛楚,离夕听了也不禁为之一抖。她却只淡淡一笑:“你都想起来了,那么我问你,你那时,是否真的以为,妖摘去真元还能活?”
    云深泪水簌簌而下,却依然不能答言。
    “爹娘都说,你是在骗我,我却死也不信,我那么爱的人,竟一直在算计我。我想我一定要找到若遥,当面问她,问她是否真的不知道妖没有了真元就不能活,像人没有了心一样。存此一念,我不肯入轮回,化作了阴灵。作为阴灵,我亲身经历了你家人对我族群的屠戮,我与婆婆的父亲的法力禁锢不能出来,待到他死后法力消失,你们已经得胜归去,只剩下遍地尸体与鲜血。若遥,你能想象那场面么?”
   云深眼泪不断掉落,唇上已被她咬出缕缕血丝,负疚似已把她压倒,而离夕却依然不放过她,道:“你不用做这痛不欲生的样子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不想说么?好,我替你说,你知道,你清楚,所以你才要找一只天真到愚蠢的小狐狸来算计。算计之后,你也是愧疚的吧?我在那场屠戮后赶到你们那里,听说你在夺取狐妖真元时不慎受伤,不治而亡。真是奇怪了,骗人也会受伤?只怕你不是善终的吧。你这一死,恰好给你父亲杀我全家提供了借口。你是为救父亲不惜深入妖洞的孝女,为妖精所伤致死,怎不引起群情激愤。若遥,你们人类的算计,我真的要甘拜下风啊。”
    云深此时已跪倒在地,口中道:“我错了,我错了。”似是她唯一能说的话。
    离夕见她如此,竟然眼中一热,泪要落下,却被她生生逼回。阴灵竟也会有泪吗?而且,是为这不共戴天的仇人?然而婆婆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你究竟是爱她多一些,还是恨她多一些?”
    “雪,我欠你的,我怎么偿还?”
    “是,怎样才能偿还?怎样才能偿还我的家人?怎样才能偿还我婆婆百年来的苦楚?怎样才能偿还我永不见天日的岁月?怎样才能偿还我被你骗走的最初的信任?若遥,你告诉我,你怎么还我!”离夕突然爆发,嘶声道,泪水滚滚而下,然而一落即为水汽,不能长存。“即使你死,又能如何?你不是没死过,死了你便忘却这一切,却留我在这暗夜里被仇恨折磨,永无出头之日!”
    “雪!”云深忽然抬头,神情凄厉,“雪!我陪你!曾经欠你那个承诺,让我用以后所有的岁月来偿还你!”
    离夕不由退了一步,吃惊道:“你说什么?”
    云深眼神狂热,道:“雪,其实我真的很爱你。”说着手起剑落,毫不犹豫地划向了自己喉间。
   
    长夜渐去,各处阴灵又将沉入地底,然残月念念不舍处,有块大石边,突然剑光一闪,接着有鲜血的味道弥漫开来。阴灵大喜,纷纷围拢,却见倒下的尸体上,升起了一个缥缈美丽的女子身影,那些阴灵待要靠近,却觉这新生的阴灵念力之强,竟不输于那只它们奉为首领的白狐,遂不敢前,在尸体边盘旋片刻,只好依依不舍地沉入地底。
 
    数日后,南家人在城外寻到了昏迷的晴晴,晴晴苏醒后有如变了个人,只字不提云深去向,只是潜心学艺,最终击败了同辈的几个青年俊才,在南长卿突然逝世后,接任族长之位。自此立下族规,昔年族人与狐妖大战处,有闲人之灵不得安息,因此设为禁地,永世不得侵犯。
 
   而那片野地里却是荒芜依旧,冷清依旧,只有在满月之夜,会有两个缥缈美丽的女子,抱着一只白狐,来到月光最盛下的那块大石上,两人一狐,相对安眠。
 
   居然发完了,我是神人,自我崇拜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离夕(一)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离夕(一)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