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黄祖斌:唱空中国需要最基本的智慧

2014-03-22 09:15:46评论 中国 经济 银行 投资 股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唱空中国成为一种行业。在这个行业人(这个行业中主要是外国人)的嘴里,中国早就崩溃二十多年了。这个行业告诉人们,中国崩溃的理由成百上千,其中有:粮食危机、银行坏账导致的金融危机、国企改革导致上千万人失业引发社会不稳、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太快、中国信贷增长过猛、中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导致的社会不稳定、房地产泡沫破灭导致的经济崩溃、钢铁等行业产能过剩导致的经济衰退……

   一旦学术研究成为一种赚钱的生意,或是一个饭碗,研究基本上就是一种幌子。对于不断唱空中国又不断地被事实打耳光、扒裤衩的人,除了佩服这帮人的脸皮外(就是妓女也不好意思在从业中碰到熟人吧?),最奇怪的就是这帮人为什么不动一动脑子?当然,也有可能西方喜欢的就是听唱空中国的所谓研究报告,既然这样,迎合这帮是非不分、生活在妄想中的人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也是无可厚非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倒是希望西方人维持这样的思路10年以上。想想100多年前,中国人不就是自以为天下第一的天朝上国,错过了工业革命,长期闭关锁国,导致被西方在不知不觉中超过的吗?再过10年,中国GDP几乎100%就是世界第一,到时候西方人梦醒了也来不及了。

   以下是一个西方人的文章,粗体字是我的一点想法,来看看这帮人到底蠢到了什么地步:

 

                     中国是否会再次震撼世界?

 

                  BBC经济事务编辑 罗伯特派斯顿

 

     中国是否会再次震撼世界?这一次也许不再是它的经济腾飞,而是经济崩溃。

     除非你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伟大时刻的狂热爱好者,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武汉(这是毛主席横渡长江的传奇发生的地方)。但它也许比中国任何其他城市更能讲述中国非凡的30年现代化和财富积累,其经济奇迹,如何接近尾声的故事,以及它为什么面临一个灾难性崩溃的严重危险。

   对于一个外国人,看其是不是了解中国,有时候一两句话就能知道。这一段就反映这个人对中国根本不了解,可以认为是无知。在中共历史上,有很多伟大时刻,不论是飞渡卢定桥,还是开国大典、三大战役的结束、井岗山会师、长征的结束……但毛泽东游长江,却不是。

     在武汉,我采访了市长唐良智,其资金和实力会使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相形见绌,自惭形秽。他在五年时间里为该市的一项重建计划花费2000亿英镑,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武汉这个已有10万人口的城市成为一个世界特大城市,给中国第二大城市上海带来严峻挑战。单单武汉一座城市在基础设施上的支出就与英国全国更新和改善基础结构的支出相同。仅仅在这一座城市,数以百计的公寓楼、环城公路、桥梁、铁路、一个完整的地铁系统和第二国际机场都在建设之中。

   这一段要着重讲讲。首先说武汉只有10万人吗?如果是一个中国人,只要他有脑浆,哪怕他是象《唐伯虎点秋香》中的两个低能儿一样,恐怕也知道这是胡扯。可能有人会说,是不是翻译错了,是不是应该是1000万人?在英语中,百万是一个词,千是一个词,怎么会把1000万说成是10万呢?所以应该不是笔误,也不是翻译的错误。

   为此,特意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英语原文,得到的结果是我在网上搜索到的情况是:Pestonhighlights the city of Wuhan, population 200m, but with a budget of£200 billion for redevelopment over five years to transform Wuhaninto a world mega city.  This compares with the UKas a whole, though the UK does not seem to spend much oninfrastructure these days and China does have much catching up todo.
   
这里对武汉人口的描述是200m,这个m显然不是million,否则武汉人口就是2亿了。搜索了M这个字母的含义,在罗马数字中,M表示1000,即这个英国人认为武汉的人口是20万。

   另外,上海显然是中国第一大城市,而不是第二大城市,这个事情我在25年前就知道了,这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常识,而对英国人来说不是。

   在一个人口只有20万的城市却在5年内投资2000亿英镑搞基建,确实是太猛了,比大跃进时代还要猛,当然是要出事的。不过英国人怎么不动动脑筋,一个20万的城市怎么可能在5年内筹集2000亿英镑的资金?

   我在某网站贴出这个文章后,有人就发现了这个关键点:武汉的基建投资要和英国全国相当。不过文章中并没有说明是不是同样是在5年内。其实对于阅读广泛的人来说,根本不会发出这种没有见识的疑问。我在2004年看到一个新闻,说上海当年的新建成的住宅面积,和全欧洲是一样的。中国早在10年前,水泥产量就相当于全球的50%了。欧洲或是英国,都是发达国家,该建的路、桥都差不多建好了,该建的高铁因为高速公路、航空等利益集团的阻挠和烂民主导致的不能拆民房建不了。既然上海早在2004年新建的住宅面积就能相当于全欧洲的新建成的住宅量,那么武汉的基建投资和英国相当,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武汉的投资搞得是大了一点,或许搞得乱糟糟的,但用不久前两会中俞振声的话说,就是武汉同时建十条地铁,比分期建成本更省。问问武汉人,想不想自己的房子被动迁?动迁现在是被动迁快的快速致富之道了。问问武汉人,想不想通过地铁快速便利地出行?中国有哪个地级城市的市民不希望通过地铁来缓解交通压力?

 

     武汉市中心的旧建筑被推翻,以便创造一个高科技商业区。它将包括一座造价为30亿英镑的600多米高的摩天大厦(比伦敦最高楼--碎片大厦高出一倍),是世界上第二或第三高的大楼。当然,我访问武汉的目的是要讲述一个更广泛的故事。

    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每隔五天建成一座新的摩天大楼,他们还修建了30多个机场,25个城市的地铁,三座世界上最长的桥梁,超过6000英里的高速铁路线,26000英里高速公路,商用建筑和私人住宅的开发达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规模。BBC:

   如果只看这些文字,看起来中国很快要崩溃了,其实中国是一个人多地少的国家,适合耕种和居住的土地的比例也不大,所以地价贵,于是盖高楼很正常。其实单是上海一个城市,18层以上的高楼就比美国整个东海岸都要多。中国五天建成一个摩天大楼就是一处常态。中国修的机场恐怕远远多于30个。如果和美国比起来,中国的存量机场不是太多,而是少得可怜。对于坐过高铁的中国人,我看九成以上都会想起在监狱中的刘志军的功劳。中国不论是高铁还是高速公路,修的速度是快一些,所以中国才有8%以上的经济增长,而欧洲这两年基本上就在1%上下,有时候还是负增长。从一个低增长甚至零增长国家来的记者,当然觉得8%以上增长的国家发生的事情不可思议。如果这个记者这一生都没经历过自己国家经济8%以上增长的话,那更会痛心疾首地大喊:“要崩溃了。”

 

                          第三次浪潮

     现在我们有两种方式来看待这个有可能难倒埃及法老和罗马人的景观重塑。这当然可以被视为一个快速城市化的国家所需要的现代化。但是,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一个不平衡经济的症状,这个经济的增长来源并不是可持续性的。

    
也许我拍摄的《中国如何愚弄世界?》的电视片想要说明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经济放缓的迹象已经显现。加上最近中国金融市场的紧张表现,可以看出作为始于2007-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三次浪潮即将到来(第一波是2007-2008年的华尔街河金融城的崩溃,第二波是欧元区危机)。我为什么这样说呢?

   中国经济放缓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而不是现在已经显现。全球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可以让经济连续第四个十年年均增长10%以上,中国也不大可能。从10%的增长降到7%左右有利于缓解中国的环境污染和地产泡沫、地方债务风险。这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另外中国金融市场有紧张表现吗?我这个职业证券投资人怎么没有听说?是极个别的债券没有支付利息?这在西方是每个星期都在发生的事,怎么到了中国就大惊小怪了?是股市的下跌吗?最近两年股市都在2000点上下振荡,也谈不上什么紧张表现。

     2008年秋季,雷曼兄弟倒闭后,世界贸易突然出现剧烈的收缩。那对中国是灾难性的,因为其增长主要由向西方的出口所带动。当我们的经济破产时,我们停止购买-几乎在一夜之间,遍布中国各地的工厂拉闸了。

   一个人说话是不是靠谱,讲话的逻辑性很重要。“我们停止购买”,肚子里移植了固氮根瘤菌不用吃饭了?西方经济都破产了,中国收缩一点也很正常,正好有利于中国的结构调整,我看不出有什么灾难性的结果。中国的汽车销量世界第一了,而且在购车减税政策退出后,汽车销量还在以两位数地增长。中国经济增长的90%的因素来自于内需,而不是这个记者所说的主要靠对西方的出口。2009年,全球经济规模中,50%以上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这个英国记者还自以为是地把西文当作唯一因素,恰恰是一些被西文人不屑一看的发展中国家,已经是中国出口增长的重要部分。这段话中,这个记者说“我们”,可见西方人从来把中国当成对手甚至是敌人。正是因为这种心理,使得西方人喜欢相信中国的坏消息,这和中国股民喜欢听到好消息而有意回避坏消息是同一种缺点。

    我在那个时候访问过中国,亲眼目睹可怜的农民工把他们所有的财产打包,包括他们的婴儿,肩扛手提地踏上返乡的路途。这一幕令政府感到震惊,并且威胁要打破执政的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之间的隐性契约,那就是他们放弃自己的民主权利,以换取更富裕的生活。因此,在美国政府的鼓励下(我们采访了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汉克鲍尔森),中国政府发动规模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4000亿英镑的直接政府开支,并下令国有银行敞开他们的钱包,毫无拘束地大肆放款。

   这里对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理解有重大的错误,当然对于一个不了解中国国情的人,这是常态。所谓隐性契约一说,纯属吸食毒品时脑子中的意淫。西方式的民主其实是一种邪教。在这个邪教之下,二战后,没有一个这样的国家由发展中国家成功晋身为发达国家。反而有埃及、泰国、菲律宾、乌克兰这样的国家身陷这种政治邪教中而无法自拔。中国人对民主有兴趣吗?大错特错。看看在马亚西亚、美国等拥有投票权的拥有中国祖籍的那些人对投票的兴趣就知道了。

   中国的农民工是不是真的象这个英国人意淫的那样可怜?最近几年农民工工资大幅上涨,现在稍微有点技术的工人,月薪一万元根本不是什么500万彩票一样的奇迹,而是在全中国都普遍的现象。反观欧洲,青年人中近50%的人失业,口袋里也没有钱,智力低下,前景无望,到底谁可怜。

    借贷风潮带来了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增长。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一计划奏效了。就在大多数富裕的西方国家和日本的经济停滞不前的时候,中国却迎来一个经济繁荣期,经济增长率迅速回到了已经持续30年的10%。但是,但经济增长的来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且其生命力总是有限的。

 

                         有毒投资

     这一问题有两种看待方式。首先,即便是采取巨大的经济刺激措施之前,中国的投资速度已经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大国。在经融危机爆发前,投资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大约40%,是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大约三倍。甚至比日本经济起飞阶段的投资还要大,日本经济在1990年代初期开始放缓。在金融危机出现之后,随着刺激措施和所有的建筑项目上马,中国的投资飙升到前所未有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

   投资占GDP比例怎么能和发达国家相比?西方国家已经是类似于半身瘫痪式的政治体。以美国为例,明明基础设施已经陈旧、落后,但没有能力,没有资金进行更新。这种比较犯了刻舟求剑式的错误,当然,智力普遍不如中国记者的英国记者,多数一生中都不知道这个成语。中国有几千个四个字组成的成语,英国有多少成语?虽然英语的单词总量高达300万而中国汉字只有几万个。

   这里多说说投资占GDP的比例高达四五成这个事情。在二战后,只有几个经济体从发展中经济体成功地晋身为发达经济体,分别是台湾地区、香港地区、韩国和新加坡。它们有至少两个共同点:一是在经济起飞和持续发展期,没有落入上文所说的政治邪教的陷阱,而是专制统计,这种体制的优势就是排除干扰,集中资源做最正确的事,做最重要的事——发展经济。二是投资长期在GDP中占了非常高的比例,但一直没有崩溃,相反经济不断发展。

   中国相对于这四个经济体,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中国的东西部差距很大,所以当东部不需要大量搞基础建设的时候,西部还有很多路、桥、楼没有修。

     这个英国人所说的中国的高速公路看不到车辆的事,我估计这样的高速占整个中国高速公路网的3%都不到。中国这样较快速度发展的国家,超前建设是必须的。50年代北京建长安街,上海早年修内环高架路,和台湾在1980年前后修横贯南北的高速度路,都被认为超前建设,没什么车辆,结果现在呢?现在能想象北京长安街少2个车道会发生什么事吗?不说这些很多年前的例子,就说京沪高铁,刚通车的时候,空座很多,现在呢?​而这不过是两三年之内发生的事罢了。美国大概有30万公里铁路,美国还没有春运这种短期内人口大规模运输的艰巨任务。中国铁路刚刚达到10万公里。中国铁路过剩吗?中国人口可是美国的3倍。

 

    问题是:当一个大的经济体以这样快的速度进行投资,以催生财富与就业时,其中很大一部分投资将永远无法产生经济回报,因为这些投资远远超出了理性决策所能产生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有成片成片的新建居民楼无人居住,甚至整个城市里的灯都从来没有亮起来,为什么有闪闪发光的高速公路几乎看不到车辆。但这些大部分的支出和投资之所以是有毒的是因为它们的资助方式:中国出现借贷膨胀。中国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迅速上升,已经达到大约15%。占全国产量的比例从2008年的大约125%增加到目前的200%

   中国的不少投资确实没有什么经济回报,比如一个城市修了公园、图书馆,有什么经济回报?但作为一个城市,就必须有很多必要的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否则不叫一个城市。我看英国也一定有大量这种没有经济回报的投资。英国的教堂有经济回报吗?但毕竟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导致了固定资产的形成,即使它是用债务建成的,也是必要的超前建设,中国的财政收入可预期的未来仍能以10%的速度增长,中国所有的矿产资源和国有土地,及大量国有企业的股权都是国有,中国政府有足够的财力还债。反观西方政治邪教之下,财政赤字的增长用于给蠢老百姓发放福利,这些债务的增长有经济回报吗?

  关于债务占GDP的比例,翻译得不太好,我的理解是债务的增长相当于GDP的15%。GDP的增长是扣除物价因素的,如果加上物价,就是10%左右,这样债务的增长超过GDP有5个百分点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关键是中国最近几年在坚定地退出四万亿的刺激计划,在减杠杆。另外中国总债务占GDP达200%的比例似乎挺高,是因为中国的融资主要靠间接投资,靠贷款,这和日本和德国比较相近,所以中国的这个比例和这两个国家比较相近,而远远高于美国。因为美国的融资中直接融资占了很大的比例。还有就是中国的储蓄率高,美国的银行倒是希望发贷款吃利差,美国人普遍没什么存款,怎么发贷款?

    惠誉公司的分析师朱夏莲说:大多数人知道中国出现了信贷膨胀,但他们不知道其规模。这一切起源于2008年,当时中国银行界的规模是大约10万亿美元,现在其规模已经达到24万亿到25万亿美元。她说:14万亿到15万亿美元的增长相当于整个美国商业银行界的规模,而美国达到这一规模是花了一个多世纪的时间。换言之,中国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复制了美国的整个商业银行系统。

  关于这一段,有些内容上文刚讲过。这个记者和这个朱夏莲恐怕根本不能回答为什么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居然是美国的2倍左右,而中国GDP只有美国的一半,但中国各个地方,各个企业都很缺钱。这个问题,我看不到5%的中国人能回答得上来。

  最后说说这个朱夏莲,我以前在文章中讽刺过朱夏莲的弱智判断。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她前两年对中国金融系统危言耸听的判断。她曾很自信地表示中国在2013年银行系统六七成以上的概率会发生危险。这个朱夏莲到底是什么人?一开始还以为是黄皮肤的外国买办,后来在网上搜索到了照片,眼光呆滞,面有菜色。

  42的朱夏莲,生于美国丹佛。母亲是美国人。父亲是中国移民。朱夏莲在耶鲁大学获得国际关系和商务硕士,2000年她受雇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负责监测中国经济状况,并研究银行业。朱夏莲于2005年来到中国,当时她并没有任何工作,第二年她入职惠誉,负责研究银行业。2007年,朱夏莲从一位中型银行高管口中了解到影子银行业的兴起,并着手研究。可见,半个中国人的身份让她能进入誉惠,比较早地研究中国的影子银行(其实还用研究吗?中国二流大学的本科学也能干这种事),让她成为这个领域的焦点人物,美联储副主席珍妮特·耶伦(现在是美联储主席了)和纽约联储行长威廉·杜德利访问中国时,与北京顶尖金融界人士举行了会谈。知情人士表示,他们还挤出时间和朱夏莲共进早餐。可见,在瞎子中间,独眼龙就是大王。

  有趣的是,这个朱夏莲2014年1月已经从惠誉离职,说是要研究她一个姐姐的日记。

 

                              

                           经济增长放缓

    更广泛地说,对于整体经济而言,当经济增长在稍长的周期由债务推动的投资或消费带动时,就会有以下两种结果之一。如果经济增长泡沫及早破灭,并以一种可控的方式放缓,并采取措施重建经济,这样能够以可持续的方式来产生增长,其后果将是经济增长放缓,但灾难将被避免。但是,如果贷款继续以极快的速度增长,那么崩溃成为不可避免的。那么,中国的经济奇迹将会发生什么呢?

    
中国政府宣布经济改革,从理论上讲,将在几年时间里重新平衡经济,让它远离债务推动的投资转向中国人消费拉动的经济。与政府关系密切的中国著名投资者查尔斯刘向我解释,中国的增长率可能从目前的7-8%回落到多远:他说:我认为中国可以做的非常好,如果增长的质量转化为更高的附加价值。那么它有可能达到4%

    

   此外,查尔斯?刘的4%增长率的社会和政治后果可能是深远的:它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是一个足够快的速度来满足人们对就业机会和更高生活水平的渴望,它是否快到足以防止普遍的抗议和骚乱。而如果该借贷及投资的膨胀不能被束缚住的话?那么我们就会看到不仅会动摇中国,而且会震撼全球的那种崩溃。

 

  中国经济增长到底能保持在7%还是会跌到4%?首先看中国城市化是否已经完成?只有53%,如果只算有城镇户籍的人,其实只有大概36%。中国人均GDP在全球排名,应该在100名左右。中国的中西部经济仍是比较落后的,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中国企业在品牌建设和技术研发上,仍只是刚刚起步。中国政治稳定,基础设施远远领先于俄罗斯,巴西和印度这样的国家。中国人在全球而言,是最勤奋的挣钱机器。没有房的中国人99%想买房,有一套房的人想买两套房,没有汽车的中国人80%想买车。各位读者自己判断中国经济能以什么样的速度增长。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