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时代

(2013-08-12 18:50:05)
标签:

杂谈

分类: 游手好闲

我没有料到和当年一起踢球的老友们再次相见时,竟是在一场忽如其来的葬礼上。

田不辣的孙子上星期六早上突然打电话来,跟我通报了他爷爷于前一天夜里去世的消息。

电话里说是田不辣半夜在床上忽然醒来,嘴唇不停蠕动抽搐,家人们费了老半天劲才搞明白他说的是“想喝蜜水”。虽然很想满足他这个小小的愿望,但大半夜里要搞到蜜水显然是件十分不现实的事,于是家人们便拿了一瓶窖藏三年的营养快线(草莓味)来代替,没想他一下子喝得太急,呛到后一口气没上来,头一歪,仿佛耗尽生命的最后一格电池般,就这么去了。在家人们的哭喊声中,田不辣已然僵硬的脸上依然保持了痛苦扭曲的表情,青筋暴凸,双眼圆瞪,乳白色的粘稠液体兀自从嘴角和鼻孔溢出。

回想上个月我们还在中山公园打槌球,我不小心挥臂过猛拉伤肩膀,他则英勇如常打完全场,身姿有如棒球少年。记得散场后他还意兴盎然,执意要拉我一起去洗浴城陶冶情操,我以身上有伤为由婉言谢绝了。

上上个星期他突然住院,大家才知道,原来田不辣将自己身患恶疾的事实隐瞒多年,以至病入膏肓。好在主治医师当机立断,对他的患病部位做了一个及时而彻底的切除手术。术后恢复不甚乐观,但他仍坚持回家,并声称决不死在护士平均年龄超过四十岁的医院里。眼看这个曾经壮如泰山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迅速消瘦,奄奄一息,所有人都知道他活不长了。因此,那天他喝营养快线导致的窒息死只是个大不幸中的小小意外,我们都心知肚明,就算没有这个意外,田不辣依然会死于因淋病梅毒尖锐湿疣疱疹肉芽肿并发症所做的切除手术在恢复期出现的深度创口恶化。

葬礼上,田不辣的儿子向前来吊唁的亲友们发表了颇为感人的致词,他绝口不提生病住院和营养快线,只说父亲在弥留之际,含糊不清地不断提到“水”、“鱼”之类的词汇,于是他决定驱车带父亲去一处河边,因为父亲年轻时经常带他去那里钓鱼。下车后他抱着父亲趟到河中,父亲刚一触到水面,便在他臂弯里睁开眼睛,慈爱地朝他一笑,然后一个翻身翻到河里,摇身变作一条大鱼,悠然地游走了。

两侧堆满挽联花圈的追悼大厅里多是一些老面孔,大家三三两两,低声交谈。尽管已经开宴,但因为过于悲痛,大家都没怎么去动素斋,猫糖和我坐在侧厅角落里,只就着淡酒,聊了许多开心又伤感的往事,慢慢地,又聊回现在。

猫糖说去年他去医院体检时,医生说他得了直肠癌,只有整节切掉才能避免癌细胞扩散,为了活下去他同意手术,然而一个月后,他刚刚习惯了用导管排便,却得知拍片结果显示他得的其实并非直肠癌,而是吃了太多大蒜导致肠壁发炎结块而已。他说他当时就想跑到医院天台上跳下来,在他们门口砸出个血淋淋的“大”字。为了阻止他真的去这么做,我严肃地指出:介于你现在失去了括约肌的状况,你很可能会砸成个“太”字。

然后猫糖又说到,上个月田不辣邀他去参观了一场人体彩绘艺术展,当时田不辣兴致很高,主动要求担当一次模特,结果回来后又跟他在电话里抱怨过几次,说身上某些部位的油彩很难洗掉。因此得知田不辣所谓的病因后,他十分怀疑,那些油彩是否造成了医生的误诊,他觉得有必要提醒田不辣的儿子,让他去医院为田不辣被切掉的那个部分做一次复诊。我说俱往矣,人都不在了,就算是误诊,你再接回去他也用不上了。

猫糖叹了口气,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三十分钟,我们叫的辣味双层牛肉堡和奥尔良烤翅却还没送到,他气愤地再次拨通外卖号码,大声辱骂并扬言要投诉他们,好友的去世显然加重了他的愤怒,因而经我提议,他强硬地向对方要求再加要两份特辣墨西哥鸡肉卷。

挂掉电话后,猫糖仍义愤难平,又喝了一杯。

我也叹了口气,满怀感伤地掏出手机,将田不辣的号码从我的通讯录中,以及某个著名的男同性恋交友网站上,一并删掉了。

这时,邹跳提着酒杯走了过来,热情地跟我们搭话,大家都许久不见,相互问长问短,邹跳表示自己目前身体很好,家庭和睦,事业也正蒸蒸日上。没等我们祝贺,他已经放下酒杯,凑过来讳莫如深地问道:对了你们听说过安利吗?

 

以上是我编的《五十年后再相会》。献给我的朋友田不辣、猫糖,和邹跳跳。上星期六他们愉快地抛下我跑去搞野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