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害三国志 (16)遇到百分之百的鳏夫 前篇

(2013-06-29 20:06:58)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害三国志

我不假思索就能记起,我一生之中只遇到三个女孩,使我一眼看到就强烈地感觉出她们有无法归类的惊人的美。第一位是个穿黑泳衣的身材纤秀的女孩,1936年光景,她在琼斯海滩上费好大的事想撑起一把橘黄色的遮阳伞。第二个是1939年在一条加勒比海游艇上的一个姑娘,她将自己的打火机朝一只鼠海豚扔去。而第三个,就是酋长的这位女朋友玛丽·赫德森了。

 

——塞林格《笑面人》

 

 

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少儿多动症患者、荆州公爵刘备刚刚失去了他的第二任妻子。他将自己幽闭在府邸最深处的房间里,默默端详墙上背景各异的旧日相片:他在罗马城中被妻子一脚踢进许愿池的瞬间;他在舍伍德森林里被妻子倒吊在树上的留影;他在安的列斯群岛的矿井下被妻子鞭打时的丑态;他在卡萨布兰卡的酒馆里被妻子出卖给德国人时扭曲的脸……

这一切,如今都永远地成为了过去。

刘备平静的面容下,血液在周身亢奋地流动着,发自心脏瓣膜的喜悦、欢呼以及解放感宛如1959年元旦的哈瓦那。不幸的是这一瞬也很快成为过去,因为东吴的婚使此刻正无情地守在大门之外,等候他的接见。

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举行恢复单身派对的时机……荆州公爵想着,打开一扇隐蔽的窗户,开始收拾必要的随身物品。

 

公元209年,孙权决定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刘备。后者为曹军北撤后荆州大部的实际统治者,刚刚适时地二度丧偶。

这是一桩无需掩饰的政治婚姻。对结盟不久的双方阵营来说均十分必要。除了两位当事人,两地官绅、百姓、走卒、妓女以及婚庆业者无不为之欢欣鼓舞。

史料显示,最初提议此事的,是东吴的前线舰队司令官周瑜,他以某种隐秘而(想必)高尚的目的力主促成这一良缘。而荆州方面,以诸葛亮为首的军政幕僚们及时采取了非常乐于接受的态度。因此这次历史性的联姻很快在充满诚意的和平氛围下得以付诸实施。

不过,其筹办过程却并不如人们认为或者希望的那样一帆风顺。

 

在东吴婚使吕范抵达荆州的第二天,刘备失踪了。荆州内务官员找遍整个府邸,只在他卧室的书桌上发现了一封留给孔明的信,刘备在信中微妙地提到自己出走的原因(用的是漂亮的花体字,并且还细心地拿彩笔在周围描了一圈花边):

 

最近我感到愁绪已经占据了我的身心,令其变得敏感而难以自持,太少的欢乐,太多的悲伤,以致那种宛若秋天般萧瑟的情感已经完全地缚住了我。每当我拿过镜子,观察镜中自己的倒影,那副面容是如此地憔悴和沮丧,这注定不是一张能够享有长寿的脸。恐怕我的身体再无法坚持更多的时间,而孙小姐一生的幸福可能也会因此而毁坏殆尽。希望阁下能够理解我,同情我,并且帮助我,巧妙地将这桩婚事解除,万万不要因为一时的罪恶感而造成将来永远无法挽回的悲剧。

 

诸葛亮看完信,将之交给身后几近崩溃的内务官员们传阅,并像神子用餐时那样侧头,耸肩,摊开双手,以示自己是站在他们一边的。在这期间他脸上始终保持着令人安心的微笑——他知道这些可怜的受害者们正期待着他这样做。

有必要说明,这封措辞凄婉的信并没有达到刘备想象中那种催人泪下的效果,甚至更糟,它使忙于为他筹备婚事的人们感到怒不可遏,高举的中指戳破天穹。不过他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驾轻就熟地提前逃走了。

 

长久以来,在对某些事情的看法上,刘备和他的臣僚们一直都心照不宣地处于战争的边缘。他的婚姻便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他的发型、三观、政治立场、支持的蹴鞠队等。

刘备曾隐晦地向孔明透露过他对自己前两次婚姻的看法,称之为因为太过年轻而犯下的错误。当时后者对他给予了有限的,或者表面上的同情。

所以,尽管这个五十年来始终坚信自己太过年轻的王八蛋负心汉从来都不吝在各种场合表达自己对两位妻子的赞美,孔明却十分清楚主君内心深处的想法:他更热衷于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向往的是游手好闲的单身汉,渴望在无止境的冒险中单人独行,因此急于想当鳏夫。此外可见刘备大致上是个美式RPG的拥趸。

这里应当提及近代心理史学家王守仁提出的全新角度的见解,他认为昭烈帝由于年轻时总是被迫专注于逃亡,因而在潜意识里对各种可预见的人生囚笼都充满了抽象的恐惧。

 

不管怎样,当时的荆州官员们并没有把时间浪费在分析刘备狂野的内心上,他们急于想要完成那桩东吴送上门来的,看起来些许有点可疑的婚事,以便使他们的主君重新成为已婚人士。

这或许只单纯地表明了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追随一个单身的主君是无法想象的。

 

然而敌对舆论当然另有结论。

荆州境内有不少传言捕风捉影地暗示:支持联姻的官员们这种急切得近乎迷信的态度,很可能完全来自于诸葛亮不露痕迹的幕后操作——出于某种考虑,他坚持认为刘备必须有个妻子。

好在追随刘备的人无外乎都是些天真的幻想家、多金的实业者、以及黄段子高手,因此孔明不费吹灰之力便迫使这帮曾饱受颠沛之苦的绅士们相信:单身的刘备对于守序善良的世界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如果不用婚姻来困住他以及他那些狂热的关于自由主义的无责任妄想,终有一天,这个麻烦制造者会毁掉整个宇宙(及其多元镜像)。

无法理解孔明立场的人可以试着回顾过往——

刘备的两个妻子曾以顽强的生命力在妇女界享有盛名。她们坚强地跟随刘备流亡多年,虽然无数次险些被他摆脱,甚至遭遇各种危及性命的大难,最后都奇迹般地挺过来了。

吊诡的是,自从孔明答应跟随刘备之后,她们就如同遭到定点清除的伊斯兰激进派领导人般轻易地接连死掉了,这实在令人浮想联翩。

加上刘备曾声称他得到诸葛亮好比“如鱼得水”,“食则同桌,寝则同榻”,对其礼遇得无以复加。以至当时就有流言称:孔明虽然对同榻而卧并不介意,但仍十分希望能拥有自己的枕头。两人之间的牵绊,在荆州百姓(主要是女性)们眼里看来似乎已经无可避免地发展成了某种喜闻乐见的……命运的谜题。

因此不难得出结论:若想阻止这种持续损害君臣两人声誉的状况,势必需要一个女性呆在刘备身侧以保证他的性向不被大众误读。

 

关于以上传言的可信度方面,可能需要留意历史学家们提出的辩护——

诸多史料显示,赤壁之战后,曹军在北撤过程中留下了大量破坏分子,其骨干多是曹操历年来收集到的祢衡同类,极尽煽风点火之能事。

关于这支潜伏部队,吴人作《曹瞒传》中可见零星记载:“皆类祢衡之辈……命捉对辱骂,收其胜者编之,号为宫吱。”

宫吱们在南方潜伏下来后改头换面,多以名士自居。他们遥相呼应,精心编造了种种恶毒且难辨真伪的谣言,唱衰孙刘联姻。

 

面对乱局,处于漩涡中心的孔明似乎不为所动:他命人告知东吴婚使,荆州的主人已愉快地接受婚约,不久将亲赴东吴完婚。同时于全境内发布通缉令,悬赏捉拿一名外貌特征为两耳垂肩、双臂过膝,遭到盘诘时擅长以泪洗面的狡猾逃犯,ALIVE OR DEAD

 

而所有人都在寻找的刘玄德,此时正安然躲在司马徽家中,劳烦水镜为自己伪造新的身份ID。他并不知道,致命的危险已然临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