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羊萌
羊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4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溢出叙事之外的“间歇性”惊吓---------评电影《C+侦探》

(2007-09-20 00:45:21)
标签:

艺术赏析

溢出叙事之外的“间歇性”惊吓---------评电影《C+侦探》 

溢出叙事之外的“间歇性”惊吓

                                        ---------评电影《C+侦探》

                                                   

   《C+侦探》是擅长恐怖惊悚电影的香港导演彭顺执导的一部转型之作。所谓转型,是指之前彭氏兄弟的成名作品多以鬼怪灵异为题材,而这次为进入大陆院线,改走惊悚悬疑路线。彭顺透露说:“在这部片子里面,悬疑的气氛非常浓重,以前很多所谓的悬疑电影,大家看到一半,后面讲什么就知道了。这次观众定会有全新的感受。”

如果从这个角度考量,彭氏兄弟成功了。

 

    一个男人从小父母神秘失踪,他想做警察,但因为高度近视,只能做了一名私家侦探。

    另一个男人肥龙求助于阿探,说有个女人要杀他。拿出一张女人的 照片,然后突然口吐白沫倒地。

    阿探调查知情人大头明,大头明在家中神秘吊死,手机中有和多名女子的合影。

    阿探继续调查,又一名知情女人在家中被杀,墙上写满了班驳的字迹----“我错了”。

    警察局朋友的风泽警告阿探不要再插手,他说:“你都快成死神了!”

    而阿探的雇主肥龙又在追查中坠楼身亡。

    下一个会是谁?

    调查还要继续吗?

    凶手在哪里?

    恐怖片的恐怖往往是人对自己内心的恐惧。“最大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因未知而焦虑,因焦虑而恐慌,仿佛在黑夜中行走,黑暗身不可测,危险无处不在。恐怖电影中最恐怖的东西不是血淋淋的场面,而是那种在某处存在,而人们又看不到的东西一句经典的台词概括,就是“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你却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韩国著名恐怖电影导演朴基亨把恐怖电影分成两类:一类是以恐怖为“题材”的影片,这类影片一般有大量的血腥和暴力场面,追求视听感官上的恐怖,是为恐怖而恐怖。;另一种是以恐怖为“主题”的影片,这种恐怖是由故事引起的,是发自人内心的恐怖,追求的是一种心理恐怖效果,并在影片中有意识地探讨造成这种恐怖的社会、文化和心理根源。《C+侦探》无疑属于后者,除了一颗水沟中的骷髅和人头较为刺激外,影片没有出现对感官强烈冲击的直观视觉场面,而主要通过叙事的层层推进,制造悬念,阻断观众的认知判断,从而使观众产生进一步的观影期待。

    彭顺有效地限制了观众的认知范围,使人物刚刚成为叙事的中心就突然死亡,使悬念向影片更纵深处伸延。在调查的过程中,导演利用风泽警长不断的阻止阿亚对真相的探询,既暂时缓解观众对死亡血腥的恐惧,又继续撩拨他们的探寻欲望----观众甚至和凶手合谋进行了这场连环凶杀,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我们更大的兴趣在于“下一个是谁”,而不是“凶手是谁”。它有着一个不断施压的情节机制,使观众始终处在喘不过气来的状态,最后引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这正是悬疑的魅力所在.

    而在这个基础上,彭顺充分发挥自己在视听上的优势,充分利用音乐音响,剪辑,用风格化表现主义主导其恐怖电影的创作,其影片多以音乐电视(MTV) 蒙太奇形式带出情绪张力,“并常以人物某部分的器官特写(如眼睛、手) 并列出来。人体在这些构图中从来不完整,总是支离破碎。影片剪接的节奏偏快,在某些剪接的韵律上展现出人物心理意识”,如阿探追踪女人被发现,两人在房内靠近,影片突然加快剪辑节奏,并连续用人物手,脚胸 臂 嘴脸等特写镜头,并配以节奏强烈的音乐和人物急促的呼吸,展示人物内心情感变化和欲望的奔突。犹如芳被杀一段,影片在阿探急促地撞门动作中连续插入芳儿子疑惑而无辜的表情,最后才出现芳的尸体,这种处理,使观众在惊恐的同时增添了一丝悲凉。诚如上海大学金丹元教授所说的那样:恐惧是人类的心灵语言,真正的恐怖片给人的应该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在心理上征服观众,而不是单纯在视觉上使人感到恶心。

    然而,遗憾的是,彭氏兄弟未能在恐怖片主题层面进行进一步的探索,而仅仅停留在较为肤浅的感官刺激层面,从而大大降低影片的魅力。《女巫布莱尔》导演丹尼尔麦克利认为恐怖电影常常体现出一种文化的焦虑,恐怖电影是反映文化和民族心理的一面镜子,在恐怖的幻影背后,模模糊糊显现出来的是我们自己的脸。恐怖电影往往暗寓了现代社会人们普遍存在的心理问题,也暗寓了隐藏在几乎每个人灵魂深处的人性黑暗。如〈七宗罪〉和〈沉默的羔羊〉对人性幽暗深处的探索。《C+侦探》本来有在这个层面上进行下去的可能性,因为阿探的父母失踪本来可以成为展现他内心成长轨迹的重要年线索,但彭氏兄弟并没有构建它的意识和努力,而仅仅将其视为对观众的感觉冲击物。因而,这部电影有悬念而没有人物,而人物形象的苍白直接导致观众对人物安危的情感投入——一个人物刚刚出场就死亡,而情感投入的缺失导致观众的漠不关心,死亡本身的冲击力大大降低。从这个意义上说,彭氏兄弟在视听上的努力并没有成为叙事的美丽翅膀,而沦为一场溢出叙事之外的“间歇性”惊吓。

    有一个比方来比较欧式悬念和日式悬疑在恐怖感营造方式上面的不同:欧式悬念像是你在一间悬满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大房间里,你想逃脱危险,但是无论你向哪个方向逃,头上总有一把剑悬着;日式悬疑好比你在一间悬满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小房间里,行动已经被束缚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向你缓缓地落下,但是你这时却无法动弹,突然剑落了下来。啊!真幸运,没有掉到你头上。但是你往上一看,赫然发现原来那把剑的后面还悬着一把更大地剑,正在缓缓落下。而《C+侦探》式悬疑就像你在一间你以为悬满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小房间里,总有人告诉你“小心,小心!”,在你筋疲力尽的时候,掉下来的确是一根烧火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