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真与经验----
天真与经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484
  • 关注人气:6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辛弃疾:哨遍秋水观

(2022-06-21 17:58:30)

去年十月,感于辛弃疾词笺注尚有不足,不自量力地作点拾遗补缺。以元代大德三年广信书院《稼轩长短句》十二卷为底本,参酌四卷本、王诏本等版本,完成了笺注初稿,约七十八万字。贴出第一卷第一首词的笺注初稿,自我表扬一下。

哨遍

秋水观。

蜗角斗争,左触右蛮,一战连千里。君试思,方寸此心微。总虚空、并包无际。喻此理。何言泰山毫末,从来天地一稊米。嗟小大相形,鸠鹏自乐,之二虫又何知。记跖行、仁义孔丘非。更殇乐、长年老彭悲。火鼠论寒,冰蚕语热,定谁同异。

噫。贵贱随时。连城才换一羊皮。谁与齐万物,庄周吾、梦见之。正商略遗篇,翩然顾笑,空堂梦觉题秋水。有客问洪河,百川灌雨,泾流不辨涯涘。于是焉、河伯欣然喜。以天下、之美尽在己。渺沧溟、望洋东视。逡巡向若惊叹,谓我非逢子。大方达观之家,未免长见,悠然笑耳。此堂之水几何其。但清溪、一曲而已。

【校勘】

[小大]四卷本丙集作“大小”,误。

[尽在己] 王诏校刊本、《历代诗余》作“尽在巳”,误。

[逢子]王诏校刊本、《历代诗余》作“逄子”,逢、逄通假。

[悠然]四卷本丙集作“犹然”,误。

[此堂]四卷本丙集作“北堂”,误。

【笺注】

 

[哨遍]又名稍遍、哨编,词调始见苏轼词,其体近似散文。见《东坡词》序云:“陶渊明赋《归去来(兮辞)》,有其词而无其声。余既治东坡,筑雪堂于上,人人俱笑其陋,独鄱阳董毅夫过而悦之,有卜邻之意。乃取《归去来(兮)辞》,稍加隐括(檃栝),使就声律,以遗毅夫。使家僮歌之,时相从于东坡,释耒而和之,扣牛角而为之节,不亦乐乎?”苏轼《哨遍》之“为米折腰”二百三字,上片五仄韵、四平韵,下片五平韵、八仄韵,平仄错协押韵。

[秋水观]又名秋水堂,临清溪而对远山,地址似在铅山瓢泉附近,可观紫溪、石塘河,一说故址在紫溪东岸的五堡(宝)洲。见辛弃疾《瑞鹧鸪》之“秋水观中山月夜,停云堂下菊花秋”;《六州歌头》之“秋水堂前,曲沼明于镜”;《鹧鸪天》之“秋水长廊水石间,有谁来共听潺潺”;《和赵昌父问讯新居之作》之“草堂经始上元初,四面溪山画不如”;徐元杰《梅野集》卷十一之《稼轩辛公赞》云“所居有瓢泉、秋水”;同治《广信府志》卷二之“秋水观在期思渡”。秋水观为辛弃疾绍熙末庆元初在信州铅山期思(奇狮)市、后称期思渡附近所建,盖取《庄子·秋水》之意。信州或得名于唐代乾元元年,江淮转运使元载云“其地信可美”而请置信州,铅山县始置于南唐保大十一年,宋代信州辖有上饶、铅山、贵溪、玉山、永丰、弋阳六县。铅山治所永平,辛弃疾淳熙十二年初游信州铅山永平东南二十五里之奇狮渡、周氏泉,淳熙十四年购入周氏泉并改名瓢泉、初建瓢泉草堂,绍熙五年被劾罢归,卜筑期思,次年庆元元年新居落成,有秋水观(堂)、新开池、鹤鸣亭、停云堂等建筑,庆元二年上饶带湖稼轩旧居失火,辛弃疾搬往新居。此词或作于庆元四年秋,借《庄子》发议论,似超然而愤懑。

[蜗角三句]以蜗角喻因细事而大战,此或影射庆元间韩侂胄上台,罢黜赵汝愚、朱熹等人,何澹、谢深甫等人亦弹劾辛弃疾“酷虐裒敛”,大兴伪学逆党之禁。典出《庄子·则阳》:“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柳永《凤归云》:“蝇头利禄,蜗角功名,毕竟成何事,漫相高。”蜗,蜗牛,腹足纲蜗牛科的陆生软体动物,身负螺旋形的贝壳,无壳者为蛞蝓,头部有一对上翘的大触角、一对下探的小触角,左、右大触角分别称为触、蛮,语如白居易《禽虫十二章》之“蟭螟杀敌蚊巢上,蛮触交争蜗角中”。

[君试思三句]内心虽小而包容旷达。语出《列子·仲尼》:“吾见子之心矣,方寸之地虚矣,几圣人也。”亦如当代舒婷《童话诗人》:“心也许很小很小,世界却很大很大。”方寸,一寸见方,极言其小,此指寸心、心神,语如南朝梁吴均《行路难》:“山中桂树自有枝。心中方寸自相知。”虚空,空旷、天地,语如唐代房玄龄等纂《晋书·天文志上》:“日月众星,自然浮生虚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须气焉。”

[何言二句]小大乃相对而言,辛弃疾亦恍惚而超脱于现实。语出《庄子·齐物论》:“夫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太山为小。”《庄子·秋水》:“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太仓乎?”“知天地之为稊米也,知毫末之为丘山也,则差数睹矣。”泰山,又称岱、岱宗、岱岳,一说太、代音同,故借代加山为岱。见东汉班固《白虎通义》卷五:“东岳为岱宗者,言万物更相代于东方也。”应劭《风俗通义》卷十: “泰山,山之尊者。岱者,始(胎)也;宗者,长也。”春秋时称泰山,拔地而起于东方,主峰海拔超过一千五百米,孔子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叹,《诗经·鲁颂·閟宫》云:“泰山岩岩,鲁邦所詹。”毫末,毫末的末端,喻极细微之物;稊,又称荑,形似稗的一种野草,稊米形似小米,喻极微小之物。

[嗟小大三句]喻蜩、鸠、鹏等小、大众生实乃等一无差。语出《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庄子·秋水》:“号物之数谓之万,人处一焉;人卒九州,谷食之所生,舟车之所通,人处一焉;此其比万物也,不似豪末之在于马体乎?”鸠,学鸠,即鸴鸠、小鸠,今指鸠鸽科鸠种的鸠鸟,转指小鸟。然古诗文中的鸠实指多种鸟类,如翰飞戾天之鸠可能是云雀,鹊巢鸠占之鸠可能是杜鹃、八哥、红隼,鸠生七子、鸤鸠在桑之鸠可能是杜鹃,关关雎鸠之鸠可能是鹗、杜鹃等。鹏,大鹏,传说中最大的鸟,由大鱼鲲变化而来,亦见战国楚宋玉《对楚王问》:“鲲鱼朝发昆仑之墟,暴鬐于碣石。”二虫,指蜩(蝉)、学鸠两个小生物,语如苏轼《待旦》:“二虫彼何为,逐动自纷扰。”

[记跖行句]跖,春秋末鲁国人,姬姓、展氏、名跖,鲁孝公后裔,贤臣柳下惠之弟,为率众数千的大盗,又称盗跖、桀跖、柳下跖。孔丘,即孔子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祖籍宋国,鲁国陬邑人,春秋末思想家、教育家、儒学创始人,盛年率弟子讲学、周游列国,鲁定公十年为鲁国司寇而诛少正卯、削三桓,晚年修订《诗经》《尚书》《礼》《乐》《周易》《春秋》等六经,其言行见于《论语》《孔子家语》,后世封为先师、先圣、文宣王。盗跖自谓行仁义而非孔子之颠倒,亦感于庆元党禁,借庄语而书愤,典出《庄子·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万民苦之。”而跖称“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今子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辩,以教后世。缝衣浅带,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而欲求富贵焉。盗莫大于子,天下何故不谓子为盗丘,而乃谓我为盗跖?”《庄子·胠箧》:“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天下未之有也。”“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更殇乐句]殇者乐长年,彭祖悲寿短。老彭,即彭祖、彭铿,传说殷时大夫,寿七百或八百岁,语出《庄子·齐物论》:“莫寿乎殇子,而彭祖为夭”;屈原《天问》:“彭铿斟雉帝何飨,受寿永多夫何久长?”唐代成玄英《庄子疏》:“彭祖者姓钱、名铿,帝颛顼之玄孙也。善养性,能调鼎,进雉羹于尧,尧封于彭城,其道可祖,故谓之彭祖。历夏经殷至周,年八百岁矣。”长年,长寿,语管子·中匡:“道血气以求长年、长心、长德此为身也。”西晋陆机《叹逝赋》:“嗟人生之短期,孰长年之能执。”

[火鼠三句]火鼠、冰蚕对冷暖感受不同。火鼠、冰蚕皆为传说中的动物。火鼠,见托名西汉东方朔《神异经》《海内十洲记》,如《神异经》:“南荒之外有火山,昼夜火燃。火中有鼠重百斤,毛长二尺余,细如丝,可以作布。恒居火中,时时出外而白,以水逐而沃之乃死,取其毛缉织以为布。”西晋张勃《吴录》:“日南比景县有火鼠,取毛为布,烧之而精,名火浣布。”冰蚕,见东晋王嘉《拾遗记》卷十:“(员峤山)有冰蚕长七寸,黑色,有角有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长一尺,其色五彩,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燎。”苏轼《徐大正闲轩》:“冰蚕不知寒,火鼠不知暑。”

[]感叹词,表述悲痛、叹息、呼告、惊异等。语如东汉梁鸿《五噫歌》:“陟彼此芒兮噫。顾览帝京兮噫。”杜甫《桃竹杖引赠章留后》:“噫!风尘澒洞兮豺虎咬人,忽失双杖兮吾将曷从。

[贵贱二句]贵贱因境而异。贵贱随时,语出《庄子·秋水》:“以道观之,物无贵贱。以物观之,自贵而相贱。以俗观之,贵贱不在己。”连城,即和氏璧、连城之璧,喻价值极大。典出司马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惠文王时,得楚和氏璧。秦昭王闻之,使人遗赵王书,愿以十五城请易璧。”一羊皮,化用百里奚五羊(羖)皮之典,百里奚乃姜姓、百里氏、名奚、字子明,虞国人,辅助秦穆公而称霸,一羊皮喻价值极小。典出《孟子·万章上》:“百里奚自鬻于秦养牲者五羊之皮。”《史记·秦本纪》:百里傒亡秦走宛,楚鄙人执之,秦缪公闻其贤,恐楚人不与,乃使人以五羖羊皮赎之。唐代韩愈《送穷文》:“携持琬琰,易一羊皮,饫于肥甘,慕彼糠糜。”

[谁与二句]齐万物,即齐物、齐同万物,等同看待万物,物我两忘,超然不辨。庄周,即庄子,名周,字子休,战国时宋国蒙人,曾任宋国漆园吏,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与老子并称“老庄”。见《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曰:‘……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传说庄子曾隐居南华山,卒葬于彼,唐代魏徵纂《隋书·经籍志》载“《南华论》二十五卷,梁旷撰,本三十卷”,唐玄宗天宝元年追赠庄子为“南华真人”,封文子、列子、庚桑子(亢仓子)为通玄、冲虚、洞灵真人,庄子著述收录于《庄子》,亦称《南华真经》。庄周之梦,喻人生若梦,任之自然,语出《庄子·齐物》:“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正商略三句]辛弃疾闲读《庄子》,梦寐思之,会意而笑,醒来以《庄子》之“秋水”为堂名。商略,商讨、品评,语如西晋陈寿《三国志·蜀书·杨戏传》:“杨戏商略,意在不群。然智度有短,殆罹世难云。”黄庭坚《玉楼春》:“共君商略老生涯,归种玉田秧白石。”,陈寿《三国志》书名,唐宋以前文献多作《国志》,唐宋之后通称《三国志》。如唐代刘知几《史通》卷十二:“至晋受命海内大同著作陈寿乃集三国史撰为国志》,凡六十五篇遗篇,指《庄子》。

[有客问十句]堂外清溪虽小,而有河海之趣。此十句概括庄子语意,见《庄子·秋水》:“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泾流,水流,由北向南、由高向低流动的水,语如孟郊《石淙》:“朔风入空曲,泾流无大波。”涯,即崖,岸边;涘,水边、岸边;涯涘,岸边、水边、边际,语如白居易《玩止水》之“广狭八九丈,湾环有涯涘”。河伯,原名冯夷,黄河之神,见屈原《河伯》之“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汉乐府《艳歌》之“天公出美酒,河伯出鲤鱼”。逡巡,恭顺、谨慎状,语如《公羊传·宣公六年》:“赵盾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趋而出。”刘希夷《将军行》:“诸将欲言事,逡巡不敢入。”若,海若,北海之神,见屈原《远游》之“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南朝宋鲍照《望水》之“河伯自矜大,海若沉渺莽”。逢子,遇到您(海若)。大方之家,谓深明大道之人,后指精通某种学问或艺术的人,语如蔡襄《过皇甫侍郎》:“子知大方家,真精潜杳冥。”

[此堂之水二句] 此写铅山期思秋水观外的景色:秋水观在期思之南、紫溪东岸的五堡洲,紫溪自西南、石塘河自南向北而流,即《沁园春》之“一水西来”。二水在铅山石塘之北、期思之南合流,流经五堡洲、永平与杨村河合流而名铅山河,再向北汇入信江。信江,战国时称余水、余干水,隋代称弋水,唐代称信河、越水,宋代亦称玉水、上饶水,清代统称信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屈原已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