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919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忌散文:上学记

(2019-05-30 17:20:47)
标签:

六一儿童节

童年

上学记

分类: 吴忌散文

上学记 

是哪年去油榨岭小学读书,我不太记得,大概七岁才有资格吧。倒着推算,我履历上入学时间填了1970。因为五年后的那个阴沉的春日我有了准确记忆,知道破凉初中的破也就是吴家破屋同样的破。上小学之前大家都是顽童。我爹说了,你上了小学应该就是少年,要懂些事。

我上小学那天应该是个初春的日子,朝饭之后,天气晴朗而暖和。我和堂弟建华、侄女玉容约好在钓鱼台干渠株树峦桥头汇合,然后一起到吴家老屋里上学。对了,那时的油榨岭小学还在吴家老屋,在克明老师家里。有趣,我喊克明老师“老师”,他则喊我“吴忌叔”。

教室就在克明老师家的堂厅里。去那上学老不情愿的,不是怕克明老师,是怕他哥哥启明医生。他是大队赤脚医生,我们一旦头痛脑热,就要被拽去打针。有时他也来我们家里打针,他一来,家里人就开始烧锅灶,不是煮饭炒菜,而是煮启明医生的注射器。当他从咕嘟嘟的开水里捞出注射器,我们的屁股就开始遭殃了。他也发药片,多半很苦。打蛔虫的宝塔糖倒是好吃,但肚子里也不能天天长出蛔虫。

上学那天,我斜挎着书包,我老娘缝制了一只蓝色的布袋。学校还没去,书包里还没有书;但有吃的,有炒熟的花生、蚕豆,还有香喷喷的红芋角。那不是我课间的零食,我母亲说了,到了教室交给老师同学们分着吃。我当时高兴,也舍得,满满地自豪,懵懵懂懂知道给予与分享就是快乐。好吃的东西家里肯定还有。母亲说了,“这都给你同学们吃,以后好好相处,你们切莫打架。”

1970年上小学也跟今天一样,有入学考试。我爹说了,你放聪明些,没人乐意教个傻子。我记得,我们三个站一排,立在讲桌边考试,数数。教室有些暗,大家都黑压压看着我们数数,最大的孩子是月宝哥,他一个人念到五年级了,他被克明老师喊来做帮手。我好像是克明老师亲自考的,他拿出三支铅笔,反复来回叫我数数,数过去是一二三,数回来是四五六……这我可以无休无止数下去的,上学之前我得过我爹的家教,算盘打得很溜,背《毛主席诗词》也流利得像唱歌。

但我堂弟建华比我小一岁,娇气,偶尔还吃奶,他数数非常固执,数过去时候说一二三;数回来时候还是一二三,坚持而坚决。无论如何,他都不承认三支铅笔可以数出四五六七八九甚至更多,他喊起来,“那不可能。”满教室的人一边吃着花生、蚕豆、红芋角,一边哄堂大笑。

克明老就拿起戒尺敲桌子,“不要只是吃吃吃,念书,念书,念书。”大家就哄哄哄一齐念书。这呼呼啦啦的念书,一下子就把我堂弟建华吓着了,他一口哭了起来,就跟被启明医生打了针一样,他说,“我怕吵人,我要回家。”大家就又哄了起来。

克明老师没办法,就喊吴月宝,“月宝叔,你把建华叔送回家吧。”我是不是也一起回家了,不记得。但我堂弟建华那句“我怕吵人”的话就成了油榨岭的故事,被全村子人乐了好多年。

我堂弟建华可率性了,后来有天上课忽然又举手,“老师,我饿了,我要回家吃奶。”克明老师就又叫月宝哥送他回家喝了一脬奶,然后两个人又一起回来上学。我和我堂弟建华一样,都是独子,也娇生惯养的,1970年代我们似乎每日都是饿。但我大一岁,饿了也不说。

1970年代读书,大家都无所谓,那时提倡斗私批修积极劳动。下午我们都不上学,就争着给生产队放牛,跟在集体劳动的大人身后拾麦穗谷穗交公,有时扛个粪箕四处捡猪屎狗屎交公……这会得到表扬。但有时也给自家做事,比如放猪,挖野菜,带着弟妹……

可有些事是不能随便做的。比如有年冬天,某个奇寒的清晨,我和伙伴们踩着吱吱作响的马牙凌边走边玩去上学,在钓鱼台干渠的堤坝上,忽然发现路上横着一堆树枝,这明显有棵大苦楝树被人半夜里砍走了,树枝一片狼藉。

什么情况?我们立即就有了非常强烈的阶级斗争意识。一个同学说,不好,有坏人了,他偷砍了生产队的树木。另一个同学说,我们赶快去告诉克明老师吧。但我们没走,在那堆树枝里爬上爬下玩。忽然有人说,拖根树枝回家吧,我娘缺柴烧咧。大家觉得好主意,知道拾柴火,娘可喜欢了。树都被人砍了,丢弃的树枝还不是谁拖走就是谁的。

我也拖了一根树枝回家。我爹劈头盖脑骂起来,我头上是否着了“爆栗子”,不记得了。我爹说,公家的树被人偷了,你们就接着偷树枝?树枝就不是公家的?我爹又说,贪小便宜的人能有什么大出息?

这话被我记住了。我的童年应该是从这次挨骂开始而结束的。

 

2019526日星期日,暴雨里。

注:该文将发表于2019年5月31日的《安庆晚报 文化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