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876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名师工作室:陈文忠教授的序言

(2018-12-06 12:19:55)
标签:

陈文忠

石礼义

文言文教学

序言

分类: 名师工作室

古文不古  文心永恒

 ——序安徽师范大学附属复兴中学石礼义《生命语文——文言文教学十二课》

安徽师范大学教授  陈文忠

 

文言文或古文教学,是中学语文教学的重点,也是教学中的难点。难在何处?深奥的文字,邈远的背景,陌生的人物,古老的习俗,等等。其实,只要有得法的教学,经过一定的学习,这些知识性的问题并不难解决。在我看来,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对古文的文化价值和文化生命本质,缺乏更深层次的认识。

20世纪以来,国人对文言和古文的认识,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五四时期激进主义的全盘否定。当时的文学革命家们宣称:文言是“死语言”,古文是“死文学”,所谓“选学妖孽”、“桐城谬种”,毫无清晰的观念,只有“混乱的思想”,故必须彻底扫荡之。二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工具主义的有限肯定。1948年,叶圣陶在《<</span>开明文言读本>编辑例言》中的一段话,可以作为代表:“现在的青年若是还有学习文言的需要,那就只是因为有时候要阅读文言的书籍:或是为了理解过去的历史,或是为了欣赏过去的文学。”(叶圣陶:《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教育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45页。)叶圣陶的这一看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文言文教学的指导思想。三是上世纪末以来,随着“国学热”和“传统文化热”的兴起,文言文或古文经典,作为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日益受到重视,并已成为高中语文教学的重心。

然而,在不少年轻教师的心中,在更多青年学生的心头,至今依然有一个疑惑在徘徊:在21世纪的今天,在信息传媒时代的今天,离我们千百年之遥远的文言古文,还有费力学习的必要吗?它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要回答这一问题,消除心头的疑惑,对古文的文化价值和文化生命本质,就必须有深层次的认识。

古文的文化价值何在?一言以蔽之,“没有经典,我们将停止思考”!为什么?孔子曰;“告诸往而知来者。”(《论语·学而》)老子曰:“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为道纪。”(《老子·第14章》)谢灵运诗曰:“谁谓今古殊,异代可同调。”(《七里濑》)换言之,凡是值得思考的人生问题,没有不是被前人思考过的;我们必须做的只是试图重新加以再思考而已。因此,学文言,读古文,并非“只是因为有时候要阅读文言的书籍:或是为了理解过去的历史,或是为了欣赏过去的文学”;而是在此基础上,通过“理解过去的历史”和“欣赏过去的文学”,进而汲取古人的智慧,深化现实的思考,获得前行的精神动力。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说得好:“直至今日,人类一直靠轴心期所产生、思考和创造的一切而生存。每一次新的飞跃都回顾这一时期,并被它重燃火焰。”(卡尔·雅斯贝斯:《历史的起源与目标》,魏楚雄、俞新天译,华夏出版社1989年版,第14页。)轴心期潜力的苏醒和对轴心期潜力的回忆,源源不断地为后人提供精神的动力。这就是我们需要学文言,读古文,亲近轴心时期的上古五经和先秦七子的原因之所在。

进一步的问题是,为什么能“告诸往而知来者”?为什么能“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简言之,为什么前人的智慧能为今人提供精神动力?这就需要进一步追问文化的生命本质了。文化的本质何在?文化是生命实践的反思与升华,文化与生命一体两面。故而要追问文化的本质,必须首先追问生命的本质,弄清生命的真相。在我看来,生命的本质和真相在于,生命是一次的,又是有限的;而生命的有限一次性,决定了文化的层累重叠性——个体生命的有限一次性,决定了族类生命的无限重复性;族类生命的无限重复性,决定了人类文化的层累重叠性。因此,我们在重复孔子的生命,孔子是我们精神的爷爷!从这个意义上说,五千年哲学史,是百年人生问题反思史;五千年文学史,是百年人性情怀咏叹史。五千年的人类文化,一百年的生命长度。因此,我们能以个体百年生活史,理解五千年人类哲学史;能以个体百年情感史,体验五千年人类文学史。这就是“谁谓今古殊,异代可同调”的根源之所在,就是为什么前人的智慧能为今人提供精神动力的生命根源之所在。

2011年年底,我在选修课试题中,出了一个开放性的题目:“选择课堂讲述中你感兴趣的问题做简要评述”。有一位同学,以“孔子是我们的爷爷”为题,写下了她的感想:

 

“孔子是我们的爷爷!”课堂上,陈老师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未上大学前,我眼中那些经典全都是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跟我隔着千重山、万重水。上大学以后,读了《老子》,他的“抱虚守静”、“涤除玄鉴”、“复归于婴儿”等等,都让我倍感亲切,似曾相识。

我疑惑不解的是,为何古人离我们数千年之遥远,而我们的思想却能如此地相近相通?

“孔子是我们的爷爷”、“生命是重复,文化是重叠”、“五千年的人类文化,一百年的生命长度”……慢慢的我懂得了,时间距离与文化距离不是等长的。我们不能因为时间或空间的距离,便否定古人与今人生命的相同,心灵的相通。这里的“孔子”,也可以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与中西古人倾心交流,吸取他们的思想,丰富我们的生命。

 

古文不古,文心永恒,孔子是我们的爷爷!读到这段文字,我眼前一亮,心头一热。课堂上,师生的心灵相遇了。学生领会了我的“文化哲学”,我的思想消除了学生的心头疑惑。教师的成就感,莫过于如此。

钱锺书论曰:“吾国文学,横则严分体制,纵则细别品类。体制定其得失,品类辨其尊卑,二事各不相蒙。”(钱锺书:《写在人生边上的边上》,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36页。)所谓“严分体制”之“得失”,即文以载道,诗以言志,词以达情,体各有别,各不相蒙;所谓“细别品类”之“高下”,以今言之,则文是崇高文体,诗是严肃文体,词是娱乐文体。为什么说“文是崇高文体”?中国人的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经国之大业,人生之妙理,无不直接、精微、深刻、淋漓地表达在文章之中。诗词养性情,文章得智慧。因此,学习“文言文”,绝非只是掌握文言工具,更是直接亲近圣哲智慧。

走进礼义老师“文言文的生命课堂”,我惊喜地看到,经过礼义老师挥洒自如而又细致入微的精彩讲授,一篇篇传世经典被他讲活了:活的人物,活的心灵,活的思想,活的情怀;一篇篇传世经典中的深情至理,更被他智慧地阐释发挥出来了。

20年前,礼义老师曾是我课堂上的学生,听我讲授“灰色”的理论;今天我成了他课堂上的学生,听他讲授贤哲的文章。透过典雅的文言,进入生命的文本空间,我为英雄豪杰折服,与智慧心灵对话,被世间真情打动。礼义老师的文言文课堂,真正成了鲜活的生命课堂,成了智慧的人生课堂。

“古文不古,文心永恒”,这八个字再次从我心底迸出。于是,引发了我对古文的文化价值和文化的生命本质的上述思考,这也是我阅读本书最重要的收获之一。

是以为序。

 

20181125   海上碧云居

说明:

该文为安徽师范大学教授陈文忠老师为学生石礼义专著《生命语文——文言文教学十二课》所作的序言。陈文忠教授1980年代就是我的老师;退休后,居上海。

石礼义现为安徽师范大学附属复兴中学语文教师,为第三届、第四届安庆市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室“吴忌工作室”成员,大著《生命语文——文言文教学十二课》即将出版。在此热烈祝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