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91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收缴的语文》:问春光何物(论述)

(2018-07-17 15:18:32)
标签:

教育

文化

《吴忌语文》

分类: 《被收缴的语文》64篇

论述:问春光何物

——再谈2007年安逸高考作文 

 

2007年高考安徽卷的作文题是《提篮春光看妈妈》。我在考试当日的中午就写了一篇题为《矫情或者诗意,也可能残忍》的随笔,对这个题目不以为然。文章发在网上,论坛里支持我的人很多。当然也有不同意我的诘难而为命题者辩护说好的人。

我是站在教研的立场,以精益求精的态度来看命题者的命题。我当然相信安徽的考生,无论作文题目多么难,都还是可以应付这次高考的。即使再古怪一些的作文题,或者就无题,我们久经考验的考生也能应试,写出作文来,甚至写出我们意料不到的好作文来。只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作文题,大多数考生会写得不太明白,写得不很舒畅。68中央电视台的“朝闻天下”栏目就用了“晦涩”一词来评论这个作文题,“午间新闻”栏目又把这个作文题与另外四个省的作文题归纳为“抽象”。据说69日上午的“东方时空”栏目做了一档“高考作文大家谈”,专家认为安徽卷的作文题是“让考生最难发挥的作文题”,是“最容易跑题的作文题”。晦涩和抽象都不是褒义词,这都是一种明确的批评。代表了广泛的社会认识。

我对这个题目之所以持否定态度,是因为它故作“诗意”而确实“矫情”。 “提篮”一词在语法上有歧义,既可以是名词,“提篮”为民间的器物;也可以构成动宾短语,且省略了“篮”的数词。这里就有复杂的限制关系,“篮”是先做了“春光”的定语,再与“春光”一起做动词“提”的宾语。“篮”是名词作量词,就如一桶水,一碗酒。但由名词直接在省略了数词的情况下做量词,都有被误读的危险。因为它可能直接成为动词的宾语,而造成语义的含混。这里到底是“提篮”还是“提篮春光”呢,高考作文题表述得如此暧昧则是不应该的。命题者不可能故意含混来考验学生的智慧吧。

“看妈妈”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更是一个人日常中随时随地随意的琐事。但在这篇作文里为什么要“看妈妈”,同样语义暧昧行为矫情。设想,如果考生天天与妈妈在一起,就不存在如此慎重的“看”了。这里就存在不能掩饰的矫情。母与子的日常相处彼此关怀应该细雨无声,和谐而不着痕迹。为什么要如此人为地显示这么个“看”的痕迹呢?高考作为国考,着意倡导这种脱离实际的扭捏的虚情,于广大青年是很危险的。也让人不得不想到母与子的“距离”问题。只有当妈妈与孩子不在一起,有了相隔,才会要慎重地专门地去“看”。作文命题如此也是居心不良吧。我们知道,尽管不是所有的考生都能够与自己的母亲朝夕相处,比如学校里的住宿生就只有到周末才能回家看妈妈。而周末回家的考生是专程去看妈妈么?大概也只是解决住校的生活问题吧,回家拿钱拿物,补给生活,领取军需。

这里的“看妈妈”无论如何都是矫情的,除非真的有人不幸,母子阻隔,或者关山万里,比如打工的母亲可能长年远在异地;或者已经阴阳两世,比如死了娘的孤儿。高考作文面对众多考生故意翻开人生“不如意”的这一页,是不是一份诅咒啊。至少很矫情。理性地分析,如此命题也违背了教育学的基本原则,因为在高考中统一写作“看妈妈”的文题,妈妈都能看到吗?这可能会伤害到一些经历了生活灾难或有心灵隐痛的孩子。这样的命题是不严密的,因为不公正而缺失了基本的人道精神。

这篇作文最难落实的地方在“春光”到底何义,春光所指到底何物?我在学生书桌上翻到《现代汉语词典》,查出了“春光”词条,释义为“春天的景致”。举例如“春光明媚”,“大好春光”。但没有注解“春光”本义之外的引伸义或比喻义。包括其它一些词典,是连大众喜欢的娱乐媒体常用的演艺明星们的“春光外泄”之类的贯用语也不收。也就是说,要理解“春光”的引伸义或比喻义,需要特定的语境。那么“提篮春光看妈妈”,这句话是否给出了特定的语境呢?显然没有。

如何理解春光的比喻义,在这里就要费一番思量了。考生对“春”这个词的情韵意义必须有足够的认识。春光外在的特征是明媚的,美好的,积极的,蓬勃的,引人愉悦的。春光相对于四季里夏秋冬的光,是一种绝对的美好。但春光能用一只提篮装下去吗?显然不能。这里的春光应该只能是无物之物。只能领悟为一种借喻,本体和比喻词皆不出现而直接陈述喻体。那么,像春光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仍然是无物之物。我们实在不能指称出具体的物品或者物象。有如春色,春心,春意,都是不能物化不能具象地被装入一只民间的提篮。这大概就是安徽卷作文题被指晦涩和抽象的原因。

那么像春光一样的可以拿着去看妈妈的,就应当是非物质的精神了。可以是一种愉快的心情,比如考生可以向妈妈报告得意的生活,报告成功的喜悦,报告人类的社会的更加盛大的幸福。这里母子两点,两个向度的愉悦必须被关联到一起。那就是看者必有春光一样的精神内在,被看的妈妈得此精神的礼品,也由之产生一种喜悦的精神内在。所以这个作文题要求考生的就是写出具有比喻意义的春光般的精神内在。任何提着的,盛在篮子里的东西,诸如鲜花,水果,精美的食物,难得的用具,昂贵的金钱古玩什么的,都必须体现这种人格上的愉悦的精神内在。

这样分析,作文就很难写了。考生可能写不出,或者在考试的瞬间根本来不及做如此的巧思,不会倾泻出如此流畅的叙述。2007年高考安徽卷的作文题就必定是一个矫情的难题了。除非考生为作文而作文。写作,作为表达内心,展示语言才能的自然情态就不可能有了。考生就只得在被刁难的心态下运用智慧,编造故事,虚假抒情,违心地揭示亲情的和谐,暗寓社会热点和相关政治主题了。

再深入一层,在紧张的高考考场之内,焦虑的考生有“春光”的心态吗?在考试之前,学生们有“春光”般的精神内在吗?据我的了解,是不会有的。这些十几岁的学生,毛孩子一个,根本不可能有丰富的阅历,也不会有成年人淡定的平和心态,更不会有如此的闲情逸志。有的只是单纯,贫乏,对未来的焦虑,对过分紧张的学习生活的厌倦,对纷扰的复杂社会的隔膜,对亲人一味望子成龙的严厉态度的抵牾,甚至恼怒和自卑。也就是说,他们满心都是“成长的烦恼”。“春光”就真是一份海市蜃楼般的幻觉了,不可能有温情的理想。要有,也只有少数几个日子过得特别好的孩子才有。而我敢肯定,在魔鬼般的高考考场上这样的孩子不会多。

高考要求写这样的作文,对孩子们就是一份残忍了。他们在迷糊懵懂中就只好为作文而违心造事造境,故作“春光”的温情!要是有考生已经没有可“看”的“妈妈”,那就更加残酷了。这样的考试对我们满心焦躁的考生未必不是噩梦一样的绞刑!

到底春光何物?或者春光何在?我不说了。因为我作为高中语文老师也找不到这样的“春光”。

 

200769午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