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177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研动态:秋深可看水流东(2)

(2016-10-11 00:23:23)
标签:

名师工作室

培训

分类: 名师工作室

上海日记索引 

除了上课参观时候写笔记,我每天都写日记,摘录一份日记索引,以使叙述简洁。

2016923日,随团到达上海;出虹桥站,大巴走的不是大上海的速度,走的是大上海的堵;隔窗是虹桥机场,飞机起降,跟我老家秋日稻田里的麻雀似的,飞机很小,在窗玻璃外边没有声音。夜住会景楼大酒店,1011房,与徐特徐河水同寝。一夜乡音说往事,都与上海有关。夜深,居然有学生家长打电话找我,当然说着宿松话,看看,我能走多远?

 

2016924日——

上午,在上海市第八中学多媒体报告厅参加开学典礼,听报告。大家在校门口拍照留念。我很喜欢竖着挂的校牌,苏体书法流畅而潇洒。那老房子,墙上嵌着上世纪初的铭文,印证秋日里的沧桑,阳光下,银杏果挂满一树金黄。

坐在市教体局何先强科长、市师训中心王金根、沈俊华主任面前,还真找到了做学员的感觉。我的座位在第一排,不敢随意,始终正襟危坐。

听特级教师、特级校长、上海市“双名”基地主持人、黄浦区教育学院赵其坤先生的报告《让教师成为有思想的行动者》。我非常嘉许这个“让”字,谁让?怎么让?我一直深味它的内涵。

下午,听取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师发展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杨玉东先生的报告《课题观察技术与诊断方法——聚焦课堂的校本研修技术》,这是我喜欢的一堂讲座,因其实用,可学。

黄昏,有老家堂妹请我喝酒,够不着啊。憾。

 

2016925日——

继续在市八中报告厅。

上午,有华师大教授、博导钟启贤先生的报告,《核心素养与课堂革命——新课程改革的逻辑与课题》;

下午,市八中校长卢赵升先生的报告,《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和策略》。感慨,我有这样的校长?只能佩服啊。

晚餐饭店的名字,我喜欢,小绍兴啊。我们可是绍兴师爷?

敢当?

饭后,护送张特张斗和,曹特曹长顺,夜游黄浦江至南浦大桥。有趣事情有二,不是沿路的二手房转让广告,四十平米八百万;而是路遇广场舞,那些老太太跳的跟我小宿松的广场舞,跟我家老堂客跳的是同一支舞曲,且是同一种招式。切!

 

2016926日——

今日参观,实地考察。

小学组考察上海市实验小学。具体情况无从知晓。不述。

中学组考察市西中学。我们居然集体迟到,堵车两小时。这又不是大上海速度,而是大上海的堵。

市西中学校长董君武先生为我们作了《学生个性化学习与优势发展》的主题讲座,他充分阐释了市西中学的办学精神,教学风格,以及管理理念。

会后,我们参观了市西中学的地下艺体场馆。篮球排球乒乓球我们就不羡慕了,只羡慕他们的形体训练,游泳馆里有窈窕淑女美人鱼啊!

中午,我们体验了上海市市西中学丰赡的午餐。稍事休息。

下午,我们喝过午时茶,听取了上海市退休特级教师,市西中学前副校长张颂芳先生的座谈指导,分享了市西中学双语教师张芸精彩的成长心得。张颂芳校长向我们重点介绍了关于上海市学科带头人,学校学科骨干的培养制度,工作进程,以及考核情况。我们感慨,上海市对于激励教科研,培养名师,不仅有了严格的制度保障,且已形成了独特的区域文化,引领中国潮流。

会议结束之后,我们参观了美丽的市西校园。老师们不仅为孩子们全面的艺术教育感概万千,也为学校背后矗立的崭新楼盘表达了惊悚。

晚间,怀宁张特张斗和令我写作一日活动通稿,熬夜,按时交了作业。

 

2016927日——

继续参观。中小学在一起。我们去了上海市静安区教院附校。

大家混沌沌爬上大巴出发,不曾想落下两美女,安庆二中美女丁淑贞,还有我宿松美女孙伟萍。喊他们打的,回说他们都是路痴。还得时代出版传媒的王哲半路打的去接。一车人祈祷,但愿王哲不是路痴。

上午,我们听取了上海市“双名”主持人、特级校长张人利先生报告,《后“茶馆式”教学——走向“轻负担,高质量”的实践研究》。我很喜欢这个张老头,觉得他简直就是老顽童,演说大师。

下午,听了特级教师、教研组长陈美老师的示范课,教学舒婷老师的《致橡树》;还有一节小学数学课;课后有面对面答疑,我们分享了胡特胡双全老师的精彩质疑。

我特地观摩了孩子们的降旗仪式和户外活动。

感慨。静安教院附校的客观条件是不能跟市西中学相比的,逼仄,十分的逼仄。大上海也有小地方呢。

晚上,组织允许自由吃饭,我和我同寝的老乡徐特徐河水与怀宁张特张斗和、曹特曹长顺四个人回到小绍兴,分了半瓶茅台,一瓶小糊涂仙。

回去坦腹而眠。

有安庆老乡、语文名师冯渊先生约见,忙而乱,不敢赴约哈。

 

2016928日——

下雨了,台风鲇鱼过境。

上午,再回上海市第八中学听讲座。

进得校门,忽有灵感,写了一句诗——

湿漉漉的银杏果落满秋天

我不能捡起。有人

在我背后,

那声音,仿佛新鲜的银杏果,

慢着,新鲜的,有毒。

颓然。赶紧听取上海市小学数学名师培训基地主持人、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曹培英先生的报告,“名师培养实验经验交流”。

下午,有自由活动,学员讨论交流。

黄昏,我湿漉漉地坐上了9号地铁去松江大学城,我外甥住在那里。一个小时的车程六元钱。大上海,六元钱是钱吗?但可以跨越一小时的区域空间。

我外甥住在东华大学新区旁边,那房子190平啊。

夜色里,我湿漉漉地回来,这必须励志。语文老师曹操说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我连夜收拾行李,明天,我去隔壁的南京。我闺女在那工作,去躲一个长假。

 

2016929日——

清晨,我们依旧在秋雨连绵之中。我说,大上海,我要回我群山耸峙的皖西了。

可回去的起点并不在虹桥。上海站,上海就是上海。

在上海站,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乌黑的云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