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876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忌的诗歌:洪水有洪水的道路,  暴雨有暴雨的家乡(其一)

(2016-08-08 22:14:53)
标签:

洪水有洪水的道路

暴雨有暴雨的家乡

2016洪水记事

分类: 吴忌诗歌

 

家有洪水

 

——洪水有洪水的道路,

暴雨有暴雨的家乡。

 

无动于衷?窗外的木槿也能见证

我的客厅,洪水咕嘟咕嘟,浑浊的暴怒。

 

“到此为止吧!”

从下水道,二郎河水反流,四溢

强令我,回忆幼年的家乡,堰塘澎湃。

 

“洪水向来不是史前的往事!”

时光被滞留,梦中清亮的雨滴无数,

云朵里,乌黑的胭脂笑逐颜开!

 

“洪水有多大危害?”

我对着树木低垂的枝条:“暴雨密密麻麻沉重。”

从一级台阶漫过第二级台阶,令我撤退

 

在屋顶,我不能读书,

只能从19831998年排列诗行的故里——

城外,那些圩堤切莫漫顶。

 

2016619日,洪水淹没客厅

 

 

六虹圩

 

——洪水有洪水的道路,

暴雨有暴雨的家乡。

 

柳树摇曳,仅限于翠绿的上半身

暴雨之后的六虹圩,南风翻出鱼肚白

浪花了无诗意

洪水汪洋,一片片停歇下来

仿佛一张张雪白的纸

 

零零落落的热水器,孤独的太阳能

趴在尖耸的屋顶,陈旧,乌黑

仿佛雷鸣电闪的喜鹊与乌鸦

一只只白鹭也纷纷返回

在村口盘旋,怜悯孤零零的电线杆

怜悯棉花地里

无所约束的鱼群,都不可口

 

在灾民安置点,小学里,人心安静

仿佛游子,作客他乡,黎明局促

睡梦都不真实了。

洪水也有难言之隐啊,那被淹没的村庄

南风翻出鱼肚白

翻出阳光下,一朵莲花如何饱满

 

201677日,暴雨转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