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556
  • 关注人气: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文: “同课异构”也须顺其自然

(2014-10-23 22:14:48)
标签:

继续教育培训

语文

作业

同课异构

分类: 名师工作室

 

“同课异构”也须顺其自然

 

宿松县第二中学 

 

反复看视屏。

不同的老师都在教学大宋散文家苏洵先生的《六国论》,在教学俄罗斯小说家契诃夫先生的《装在套子里的人》。我想,有趣。是的,有趣就好。是不同的现代人在教学中国古人的议论牢骚,六国破灭,好一个“弊在赂秦”啊,令我青衫泪湿,不能终听。是不同的中国人在教学俄罗斯的小说,千万可别弄出什么乱子来啊,我写这篇文章,也应该小心翼翼才是。我们在探索“同课”而“异构”的语文教学模式。探索的目的不是“玩花样”,而是谋求对于学生学习的“有效教学途径”。

语文课堂必须“有效”。但语文课堂教学它有固定的“模式”吗?也须有吧。这里,“同课”而“异构”,就是今年语文教师“在线”培训的作业题。

我必须说出我的思考。

我一直把“同课异构”看做一种有效的语文教学实验。因为有权威者忽然提倡,因为我们大家都在跟着做这个实验,同课异构,似乎这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

不过,我好像在知道这个口号以前,就已经理解的这其中的奥秘。记得几句俗话,比如我们常说的,世界上不可能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比如西谚也言,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那么,我们语文老师难道格外牛逼,可以上出两节完全相同的语文课来?这不可能的。因此我的教学经验,语文课,都是“异”的,不管是否是我们精心“异构”的。

比如,当我精心备课,准备如此这般地去谋划一节所谓的精彩语文课时,实际的课堂从来都不会是我预设的那样;

再如,当我教学平行班级时,第一节课为一班上课,第二节课在二班上同样的课文,但往往很不相同,有时甚至天壤有别。我所教学的内容,所使用的教学方法,在学生们起立坐下之后,一切都不完全由我掌控,学生已经变成了课堂教学的主体。同时也是他们在主导着我的教学顺序,主宰着整个课堂的教学秩序。那么最后的教学效果就不是我预设的了。学生们有时候满意,有时候不满意。

但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语文课上得好与坏,都不会有学生追究我的责任。他们都欢天喜地乐别的事情去了。青年们追求欢乐的心思倒是“相同”的。

曾经有校长在上课时间巡视教学楼,在我教室后门边驻足盘桓,那就是在“偷听”。下课了,他说,你这节课上得很不错的,明天给大家示范一下如何。但次日我的教学却是另一番风景。这样的经历,也同样困惑着我自己。当我在A班自以为精彩绝伦的时候,紧接着在B班却失败无比。有时候则相反。

这是为什么呢?

随着教学阅历的增加。我终于懂得,教学不是老师一厢情愿的事情,有很多因素制约着我们的教学。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可能上出两节完全相同的课来。尽管我们预设的教案就是那一篇教案,懒起来,次年依旧用头一年的教案。但学生不同了,教学的时间空间都不相同了,教师的精力,情绪,也必然不同。那么,哪能上出完全一致的课来呢?即使是传统的“填鸭式”满堂灌,鸭子不同,那填食的方法,填食的流程也不尽相同。

谋求教学范式的同一,教学流程的同一,教学效果的同一,这是不是在“后现代”哲学思潮中所做的实验呢?“流水线”,相同的工序,相同的工艺,制造相同的产品以谋求绝对相同的品质。这就是后现代语境。语文教学时离不开当下语境的。

但我由此知道,想设置统一的教学模式,遵循格式化的教学流程,谋求同一的教学效果,实际上,那是不可能的。理由是,即使是人自身,我们也被最充分的事实证明过,绝对相同的不可能。比如,老人们总是感慨,“一娘生九子,九子各样相。”自然界都如此不同,人们相同的指纹都找不到,我们教学又岂能谋求得到对于教学的“同构”呢?

而语文课又大大区别于其他学科。

语文课教学目标的确立,教学内容的取舍,教学顺序的安排,教学方法的选择,本来就是可以做出各不相同的确定的。这种灵活性,或曰随意性,或曰多样性,也正是语文课的“魅力”。我就喜欢这样的自由,无可,无不可。于无可无不可之间一切皆可。语文课真的就是最生动的课。而恰恰是那些企图谋求某一固定教学模式的人,他们一定是白花了精力和智慧。千百年来,谁统一了语文课的范式?这种“异课同构”的实验最是荒唐的。

而谋求“同课”的“异构”或许有些意义。这种“求异”努力才是对学生思维培养的正途。时常谋求异构,语文教师自身的工作也有些许美感。久而求其异,至少锻炼了大脑,不至于退休了罹患老年痴呆。

“求异”,我是喜欢的。

然而关于“同”与“异”,神秘的中国哲学早就给出了正确的结论。正如美幻的阴阳太极;正如五行,它们相生而又相克。一切存在都在自由或不自由的变化之中。对于我们这个是世界,你是固定不了的。它本身就在始终不停的运动和变化之中——

那么,异课同构不可机械而为之,因为它们本身就是“不同”的。即使你谋求了某些相同,那也是不同之中的相同。同课异构呢,那也同样没有异构的必要,因为这里的“同课”,逃离不了时间空间变化的约束,我们在不同的对象面前,一切那已经不同了。

我们总不至于,反反复复跑到同一个班级去教学同一篇课文吧。如果只能如此,我就真的要东心思谋求同课异构了。否则,我不做这种努力——

我的语文课,任何时候都是“异”着的。

我也奉劝大家,别去寻找语文教学的所谓“模式”和“规律”,若有规律,千百年来,那发现的机遇早就归于“先人”和“先知”他们了。而所谓的教条或者规律若有,也终会弄死语文课的。建议大家温习一下中学课文《赤壁赋》。关于“变”与“不变”,苏轼先生已经辩白得相当清楚了,“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而语文课也与清风明月一般,“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神奇地存在着。

我喜欢做语文老师的原因就是,语文课不管是什么时候教学,在哪里教学,对什么人教学,它从内容到形式,其意境与滋味,总是那么新鲜而不同。故此我乐而不疲,执教语文足足三十年了。这不,这里还在激情地写着“继续教育”的作业呢。

 

20141022,星期三。秋雨之后,好晴朗的夜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