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177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吴忌式的幽默与风趣____读吴忌散文有感之二

(2012-11-19 17:49:54)
标签:

转载

分类: 批评吴忌
谢谢三省堂主的批评!

一个幽默风趣的人定然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

宿松吴忌先生的散文就处处充满了具有吴忌特质的幽默与风趣。

早些年,偶尔在大街上看见并不认识我的吴忌,感觉他有确如拉登一样满脸的毛,戴一顶礼帽,骑一辆年代似乎很久远的永久牌自行车,行色匆匆在大街上,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最近一些年,与道兄高典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也就有了与吴忌先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也因此会发现,但凡有吴忌先生在场的场合,大家的氛围常常有着妙语连珠的灿烂。而吴忌那些作品中展示出来的很吴忌化的幽默与风趣,让读者即或是不见其人,也能悟其神。

“有些熟悉的少妇总拿我吓唬孩子,挺见效,孩子们见我都无由的哭。这是多年前的事,进来一些长大的孩子开始报复我,向我扔石头,这引起我的警觉。我样子不好看”。算是吴忌先生自嘲式的幽默吧。我小时候最怕那个大家叫“友宝叔”的赤脚医生,他的针头贼大,让人不寒而栗,长大后,接触“友宝叔”发现他是个好人,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我每每吓唬自己的孩子的时候,还想起那个总能吓唬孩子的好人“友宝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现在年轻的父母总吓唬自己的孩子“公安局”来了,我的小女儿天羽见了警察总有些局促不安便是明证。而吴忌先生是宿松的文化名人,如果仅仅因为吴先生“一脸的毛”显得“样子不好看”而使那些年轻的少妇用以吓唬孩子,大约情况不会多见。我倒是觉得年轻的少妇们总是会鼓励自己的孩子学习那个大胡子伯伯,长大后也成为大家尊重的作家,这应该是认识吴忌的少妇们教育孩子的主流思想。于是,我想,如此幽上一默还是与那顶三块钱的草帽有关。单凭“光头烈日”,吴忌就有买一顶草帽的足够的理由,现在如果加上“秃着头,却一脸的毛”并因而让“孩子们见了我都无由的哭”,那么买一顶草帽就太需要了。

《歧义语言》中关于母亲和“我”的那段对话,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关键是结果“我娘一再叮嘱我,做人要善良,你都这么大了不能随便骂人。。。。。。”吴忌先生什么时候骂过人?他的朋友、同事、学生都知道,吴先生颇有谦谦君子之风,骂人的事儿,我想会与吴忌离的很远,何况知子莫若父,吴妈妈会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那么轻易骂人?!笔者只是觉得这样的叙述会让人对中国的文字组合与变迁做更多的思考与分析。

毫无疑问,原本很优雅的称呼“小姐”、很大众化的称呼“同志”时下是不能随便使用的。你去豆腐店对老板娘说“我喜欢吃你的豆腐”,我估摸着,老板会对你怒目圆睁。而大量的网络语言雨后春笋般涌现,更是增加了人们之间产生误会的原罪。看来与时俱进我们还需要从最基本的语言开始。

“我是一个男人,不能怀孩子,怀上了石头。人肚子里的石头叫结石,异物,无用。这不如狗,够的结石叫狗宝,是名贵药材,好东西。”吴忌先生这真是算得上一个豁达,人都上手术台了,还不忘记幽一默。而手术后最想对他太太说的话是“吴忌从此没有色胆了”,这样的风趣我觉得那是吴忌对太太的爱的宣言。

从《哦,麦地》到《狗年捕鼠记》,从《发脾气》到《忧郁的猫》再到《SARS时期的雨夜》、《海誓山盟》我们不难看出,吴忌先生与太太的爱情真算得上青梅竹马、根深蒂固。如今,人到中年了,饭桌上吴太太的一笑一嗔吴忌先生都欣欣然,其相濡以沫之生活状态,足以令人羡慕!

“因此我羡慕两种人,一是我老婆,二是我上司,他们随时可以向我发脾气!或大或小,或轻或重,奇怪的是——我居然都心悦诚服。”吴忌先生心中老婆总是第一位。

我想起一句话:一等男人怕老婆,二等男人宠老婆,三等男人打老婆。看来吴忌“怕”老婆是真的,胆囊手术后,立马想对太太说“吴忌从此没有色胆了”不难看出其实是爱的心声!

至于“人不如狗”那则是另外思想考量,我不能妄言。

“有些鸟很不雅观,边吃东西边拉粪,鸟也应该有吃喝拉撒的文明”。我们无从知道鸟国里是不是有关于文明吃饭和拉粪的规定,但人国里是有的。昨天新闻里说一个小女孩在大街上“拉粪”,环卫工人和孩子的爸爸沟通了一下,结果,孩子爸爸竟然大打出手,将环卫工人打倒在地后扬长而去!而武汉一位大小姐牵着一只狗赴宴,结果还非要让狗占一个座位,弄得在座的宾客怒而不敢言。看来,人国里不讲吃喝拉撒文明的人多着呢。是他们常常污浊了阳光的环境,灼痛了世人的眼睛,从而羞愧了世俗、道德的渊薮。

如此看起来,吴忌式幽默能常常带给人们更多的思考,这难得!

读吴忌散文,可以用很轻松的心态就明白许多道理。而感受吴忌式的幽默与风趣和诗意十足的语言以及那些吴忌式的思考与深刻,我们还需要慢慢细嚼慢咽。当忽然有一天,我们从吴忌散文里读出了古琴里泛音一样的空灵与玲珑剔透,或读出了古埙里发出的悠远与深邃,那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