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675
  • 关注人气: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吴忌式的思考与深刻_____ 读吴忌散文有感之一

(2012-10-25 20:51:18)
标签:

转载

分类: 批评吴忌
谢谢我的兄弟炳生老师。

秋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我可以泡一杯清茶,点上一支香烟,静坐在案前认真阅读宿松吴忌的散文,这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每天读一篇或者几篇吴忌的散文已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一种习惯,所以,我的床头和书桌上总少不了《凝视一切》或是《稀薄的秋凉》。

读吴忌散文,品趣味人生,这肯定没有什么不好的。比如一个愚鲁的我,也能从吴忌的散文里读出了不少思考与深刻,读出了诗意与爱,也读出了幽默与风趣。而且,那些个思考与深刻、诗意与爱以及幽默与风趣都很吴忌化而成为引人入胜的风景。

“当有人故意来到悬崖而不是看风景,一颗长在半空绝壁上的树会发出轻蔑的冷笑,会唱出温暖的歌声,这歌声就是生命的坚韧。”“我们大家都要活下去,扎一条深深地根,按住一切琐屑和平庸当雨露,把烦恼当树叶,春天发绿,秋天变红,挂一身风霜。站住,一千年!”。(《攀崖》)

我无从知晓,吴忌是看了一则报道还是一条新闻而写下此文的。但是我敢肯定,当初张国荣、陈琳他们如果看了这篇文章,那他们在从高楼跳下的那一瞬间,也许脚会往后撤一步,想到对社会、对家庭、对朋友、对自己的一种责任,想到他们所爱的人以及爱他们的人,也许他们不会轻易了却自己。而天下那些不为看风景而攀上崖顶的人们,想到吴忌笔下“对社会还有未尽的责任,有人依靠自己,有人爱自己,也有人等着自己去爱”也许都会停下自己走上绝路的脚步。

自杀,是一种社会现象。新闻里说,黄河里有不少于一万具尸体,而很多人都是自己跳河而死的。我想,吴忌先生的《攀崖》算是一篇劝诫真言吧。

“帽子问题是一个让人酸掉牙的问题,在当今,有时成了一种隐喻。过去时代,有些帽子是用金子做的,那是皇冠,后来有些用料是“乌纱”,还插上了美丽的羽毛。在今天,有些帽子有形而无形,你看不见。看见了也伸手不可及。戴着呢,会吓着一些人,也会压着一些人。”(《一顶草帽》)。

是啊,戴皇冠者也好,戴乌纱者也好,常常令人恐惧。他们常常视生命如草芥,他们常常可以挥金如土,他们还可以常常为所欲为、甚至无恶不作。那是旧时期。那么当今呢?有听说过老百姓动辄贪污几百万、几千万吗?有老百姓动辄拥有几十处处房产吗?“许三多”、“表哥”、“房叔”中哪一个是戴着草帽的老百姓?这个世界太需要改变一些东西了!那些戴乌纱的官儿们是不是应该接受更好的监督?监督好了,百姓少遭殃,而他们自己也可以免受牢狱之灾不是?!

“我会想,一只哑狗,它的内心到底有多少想说的言语没有说出,会跟我们人一样,隐藏着衙役和孤独吗?”“而我终于悟出,有些时候,对于有些事情,没有言语,也是恰当的。比如思考,或者思念”。(《一只哑狗》)

沉默是金。这话谁说的?太有哲理啊!沉默着自己常常不是一件坏事,对于狗来说如此,人更如此。当我们沉默时,总会多一些对人生的思考,也总会把思念藏在心底。这远比那满世界哭屈、泄愤有何止强百倍、千倍!沉默是一种吴忌笔下的那种修养,而这样的修养恰恰是我们很多人眼中缺失的。

“水泥不是水,不是泥,而是更坚硬的事物。”“更多的地方既不生长青草,也不建设房屋,更不住人,但都有围墙。那些蜿蜒隔断了水田蛙声,铺天盖地的北风呼吸了被开的山坡上倾斜而下的沙尘,。。。。。那里曾经是大雁的记忆”“几个准备插田的人,他们在怅望。。。。。。轰轰的推土机正在轰隆隆的推拿着春草茂盛的文胸”。(《水田里那块崭新的石头》)

我敢说,这样的画面肯定不仅仅是“烙痛”了吴忌的眼睛,而是烙痛了太多善良人的心!无休止的“开发”破坏了多少良田?谁敢说那些曾经为“耕者有其田”而欢呼的人们为那些无休止的“开发”而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的时心不在流血却显得无可奈何?发展当然要付出代价,可为什么付出代价的总是这块土地的主人?退一万步,你开发也就罢了,可你偏偏只是围着高墙,让大片的良田“既不生长青草,也不建设房屋,更不住人”?这实际上是一种犯罪!可悲的是,这样的场景在全国几乎随处可见。

“就像那些贪官污吏,贪污受贿,挪用侵占!只要在自家的门口,在别人家门口,在交通要道,在官场,在人群中间,织上那么一张‘蜘蛛网’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让人深思。一个80后北大毕业生,当官儿没有几年,就受贿1600多万!还有李志军、笑容可掬的“表哥”等,大概都是善于织网的蜘蛛,他们通过织网而获取猎物,每一个环节都可谓费尽心机,绞尽脑汁。然而到头来还是栽了,他们都栽在了另外一张法律的天罗地网上!呵呵,“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面对国法,“蜘蛛”们还是应该三思而行。

去年看了央视一个军事访谈节目。主持人谈到台湾的雷达在美国的帮助下更新很厉害,功力大增等等。《军事杂志》主编陈虎先生淡然一笑。他问:“蜘蛛网织的再好,您听说过有蜘蛛网网住过麻雀或者其他的鸟儿吗?”。主持人哈哈大笑。是啊,蜘蛛处心积虑的织网,其目的中有一个,那就是获取猎物,获取更多的猎物!然而一只鸟儿的降临,不仅网破了,我想大概蜘蛛自己也一定非死即伤!进而我想,如果那些“表哥”、“房叔”们看了吴忌的这篇文章,他们会不会有所感触?而那些眼下还没有栽倒的“表哥”“房叔”们是不是应该立马收手或者缴械投降?

我上过几年学,但读的书却很少,我因此愚鲁不化。近几年,案头上放的书一直不多,可吴忌的散文集却总是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以前读过一些余秋雨的文章,总觉得让人有太多的沉重,所以读吴忌散文觉得更上心。其文可以让像我一样冥顽之人学会一些思考。像《向日葵》、《我看大雁这么飞》、《打开抽屉》等文章里这样那样深刻的吴忌式的思考比比皆是。这些优美的思考可以让我们变得更加热爱环境,正视人生,积极向上,热爱生活。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