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059
  • 关注人气: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米饭宿松

(2012-10-17 21:54:20)
标签:

米饭

宿松

饮食文化

杂谈

分类: 吴忌散文

米饭宿松

 

吃什么呢?一日三餐,无非稀饭米饭。但我们并不将稀饭看做饭,叫粥。在宿松,我们祖祖辈辈都这么吃着米饭和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繁衍生息,绵延不绝。

就是农田里碧绿的秧稞,金黄的稻穗,以及餐桌上雪白的米饭喂养了我们。有时,只要有人喊,“吃饭啰。”我们脑海里一定是满碗的米饭形象,并不会有满桌子菜肴。菜肴多余,米饭才是上天和大地给予我们的恩赐。宿松是一块宜于栽插水稻的地方,从高耸的大别山流往浩瀚长江的雨水,滋润着无数的田畴,即使没有任何大型水利设施的古代,仅靠天时,沿河沿江以及水塘之下都是富庶的良田。

这就是米饭宿松。

在水田之外,或陡或缓的山坡长满了千奇百怪的植物,一望无际的湖泊躲着各种各样的鱼虾,那才是大地的菜肴。

没有一株植物是多余的,有些草牛吃,有些草子鸡吃,有些则是我们自己喜欢的,矮到藜蒿,马齿苋,甚至雨后的地衣;高到一棵香椿树,一棵雨花树……无需种植,天然的佳肴就在屋前屋后,伸手即来,张口即食。

我们当然喜欢自家的鸡鸭和小猪,但一群鸡咯咯咯地唱着歌满村子飞,一群白鹅或麻鸭安安静静呆在屋前荷花的池塘里,小猪蔫蔫乎乎跟在人后面哼哼哼地哒嘴讨吃食……吃米饭的人驯养了这些家禽家畜,不会有人对它们流口水的,即便是一个好吃的孩子。在小农家庭,院落里这些生命也是家庭里的一员,它们有时也跟我们一起吃米饭,喝米汤,包揽了全部的剩饭剩菜。当一家人围在桌子上吃饭,小猪和小狗都赖在桌子底下不走;那些鸡也喜欢在人去之时自己飞到餐桌上啄食孩子们洒落的饭粒……但真到杀鸡而食杀猪而食的时候,那依依不舍的情感往往拂之不去。当准备杀猪,男人和请来的屠户在外面忙活,烧灶台的女人眼里必定噙满泪花。

宿松水多,自然鱼多。即便村头的田沟也能捞到鱼虾,若无鱼虾,泥巴里都是泥鳅。放学的儿童最喜欢摸鱼摸泥鳅了。但更多时候,耳边总是母亲的叮嘱,“捕鱼捞虾,误脱庄稼。”庄稼才是最主要的,因为那就是我们的米饭和粥。宿松始终是农耕的宿松。但这里的叮嘱或许还有更深的意味。

应该感谢母亲的烹饪。即使无菜的米饭,母亲也会变出无穷的花样。先是捞饭,沥出米汤,后是烧出锅巴,再是在依旧温热的灶膛里塞一把柴草烧锅巴汤……或许就一锅饭而无需炒菜,菜在锅贴上,有风干的鱼,腊肉,炖一碗黄澄澄的鸡蛋……灶膛后边还有密密麻麻的坛坛罐罐,那里酸酸的腌菜摸出来也是很下饭的……

也不仅仅是米饭。要是农闲或者节日,母亲会做粑吃,米粉粑,糯米粑,饭豆粑,小麦粑,荞麦粑……会擀面条,焻荞麦粉卷子,焻豆粑,红芋粉圆子……平平常常的东西都被母亲变化出无穷无尽的吃食了。

宿松应该是母亲的宿松。是母亲以及母亲的灶台使青山绿水的宿松炊烟袅袅,散着米饭以及各种菜肴的馨香。当肚子咕咕叫,只要喊一声娘,就能听见灶下锅铲饷,我们自然都饱了的。

但母亲也有“懒”的时候,她或许会把一条鱼放进肉锅里,懒得做成两种菜肴,但母亲却懒出了宿松著名的“龙虎斗”。母亲也有好“玩”的时候,洗衣时顺手捞一把鸡头米杆子,回家辣椒炒炒,就哄得一家人把米饭扒得精光。

但真要见识母亲的厨艺或者见识宿松的饮食文化,那还得吃大餐。大餐何在,村子里有正经事,结婚嫁娶,做屋打船,红白喜事几十桌,那五花八门的菜,那吆五喝六的酒,你欢天喜地而来,摇摇晃晃回家,那满足的饱嗝会使广袤的乡村格外地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