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645
  • 关注人气: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评:亲密的抵达——读张劲松《苦楝树上的两只麻雀》

(2012-09-11 00:12:39)
标签:

诗集

张劲松

文学批评

杂谈

分类: 书序与评论

闻说张劲松先生即将出版诗集,贴一篇2006年2月13日写的评论,致贺。

 

亲密的抵达

                   ——读张劲松《苦楝树上的两只麻雀》

 

两只麻雀在苦楝树上

仿佛它们一起走过了许多艰辛的日子

和漫长的路程

鼓动的眼球四周搜索

身体便开始  渐渐靠拢

 

紧紧靠拢。 喙啄着喙

急切而且充满激情  我们几乎听见它们的

心跳

其中一只迅速张开翅膀  另一只

快捷地收敛起羽毛

 

翅膀包裹  两只麻雀亲密的抵达

这一刻  我发现天空也有过一次颤栗

 

因为卑微

两只麻雀的幸福  没有人看见

也没有人知道

            ——《诗刊》20061月号下半月刊

 

诗人张劲松写了两只麻雀,这是怎样的两只麻雀呢?应该是两只“爱情”的麻雀吧。我看到的是诗人描述了这两只麻雀落到一棵苦楝树上的场景以及观察环境,求爱,做爱的过程。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这两只麻雀“走过了许多艰辛的日子和漫长的路程”,因而麻雀落“在苦楝树上”是很恰当的,麻雀的“艰辛”以及它们飞行(寻找)“路程”的“漫长”使得苦楝树的“苦”有了很深刻的哲学意味,麻雀的生存是艰难的,诗人不说而说的是“苦”即“麻雀”生存的本质。要不然的话,麻雀不会经历“漫长”,诗人也不会做出“艰辛”的猜测。相反,麻雀对一棵苦楝树的选择,加重了苦楝树的象征意味,这棵楝树是“苦”楝树,这么一对麻雀之所以选择这一棵苦楝树是麻雀的“卑微”地位和“卑微”性格使然。

——这是诗人在诗歌的结尾站出来清晰交代的,“因为”注明了诗歌的因果关系,即麻雀之所以如此有“许多艰辛的日子”和“漫长的路程”,是因为它们毕竟是两只麻雀,是因为麻雀地位的卑微。还有就是我所发现的,诗人之所以“发现”的只是两只麻雀的爱的历程,而不是凤凰,不是比凤凰更加高贵和智慧的人,只能解释为,这个诗人正好处在卑微的麻雀对面的位置上,甚至诗人的位置比麻雀还要低——麻雀是可以在高高的树上做爱的麻雀,而诗人恐怕不能;麻雀是可以在“许多艰辛的日子”和“漫长的路程”之后,虽然惊慌而不能从容地选择一棵苦楝树作为宣泄爱的场所,而诗人也恐怕不能。因此“两只麻雀”的意味,就是诗人痛苦的内心告白,他只能在一棵苦楝树之下,抬起头来看两只麻雀惊慌地“紧紧靠拢”,忘情地“急促而充满激情”的“亲密的抵达”。这两只麻雀是“幸福”的,诗人或许偶然但却十分细致的观察和激赏,使得这两只麻雀的“幸福”有了诗歌的证据。

那么,诗人自己是不是有麻雀同样的幸福,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从诗歌文本中观察到诗人有这种“幸福”的情怀和愿望。这正是“天空”“颤栗”的意味。“天空”无眼,如果有,那则是诗人之眼,张劲松在这两只麻雀的幸福场景里,并不能静心,他急切地道出了“我发现”这样一个具有暴力倾向的词语。这应该是对两只麻雀的爱情的干预和干扰。由此我推断出诗人自己并没有麻雀同样的爱情。

当“我”出现的时候,麻雀已经“幸福”过了。“我”在诗歌中只出现了一次,这唯一的一次,则是麻雀的“亲密的抵达”,引起了天空的“颤栗”,因而我不得不站出来,站到了诗歌之中,站到了麻雀的对面。诗人是乱了方寸的,由诗歌开头的客观和冷峻而迫不及待地站出来发言。情动于衷,就不得不破坏诗歌一以贯之的客观叙述,由描述转而议论。实际上诗人一直就在这两只麻雀的对面,麻雀之爱,诗人一直在场。只是麻雀的“幸福”触痛了诗人心灵深处的伤痕和压抑的渴望。

 

“两只麻雀的幸福  没有人看见

也没有人知道”

 

这两个句子是诗人虚伪的掩饰。真实的情况是诗人自己看到了,也知道了“两只麻雀的幸福”。我们由诗人这个诗歌文本也知道了“两只麻雀的幸福”。那么,我要追究诗人所说的“没有人”是什么意思。诗人已经明言,“这一刻  我发现天空也有过一次颤栗”,那么在场的诗人难道不是人吗?事理之上应该是的,然而,在这个诗歌文本里,诗人不是“人”。因为人是有“人”的本质的,人在日常的生活之中应该获得自由、尊严和爱情。我“发现”当两只麻雀“走过了许多艰辛的日子  和漫长的路程”而获得爱情的时候,诗人自己并没有获得同样的自由、尊严和爱情。这才是麻雀的恋爱之所以触痛诗人而让诗人否认自己是“人”的原因。至少,在麻雀的“幸福”面前,诗人仍然是不在场的。诗人“卑微”地回避了,只留下了倾慕和感慨的灵魂。

在诗歌的结尾,诗人放弃了客观冷峻的描述,发出了议论。诗人用议论揭示了诗歌的主题,也即诗人描述两只麻雀寻找亲密抵达的场所的过程,求爱的过程,做爱的过程的目的。这在无意之中,透出了诗人的内心,让我们因此而看穿了诗人——

“卑微”是平常的人在平常的日子里,平常的窗子上的一个破洞,这也是我们解读张劲松《苦楝树上的两只麻雀》的一个钥匙孔。

我们由两只麻雀的爱的历程,感知到了由爱之难所体现出来的爱之美,而这种艰难又加深了爱之美,毕竟是两只麻雀的爱的历程而不是两只凤凰的高贵的爱的历程。且由此我们深深感悟到张劲松作为诗人的草根的善良——

他对平凡事物的关注,对卑微事物的情怀。这正好就是我们一般人麻木的,甚至是不屑的卑鄙和虚伪。

 

20062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