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675
  • 关注人气: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收缴的语文》:该死的孔融该烂的梨

(2012-05-03 17:02:16)
标签:

孔融让梨

《被收缴的语文》

吴忌

分类: 《被收缴的语文》64篇

 该死的孔融该烂的梨

 

我知道,孔融已经死去1804年了,而那只著名的“孔融的梨子”也应该烂掉1848年了。可是现在,一茬茬七岁的小学一年级同学都在学习《孔融让梨》,我因此设想也只能是同样七岁的孔融在让梨(《三字经》说是四岁)。只能是七岁,否则他们不会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思想。

但最近,我们忽然被孔融和他的梨子弄得很头痛。

因为最近有一张小学一年级的语文试卷提问,“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这应该是一道好题。本人作为高中语文老师知道,这是一道“开放题”。开放题的规则是没有唯一答案的,只要言之有理自圆其说都算正确,它考查的是学生的思维力和表达力。但从网络提供的试卷照片看,老师在学生回答“我不会让梨”的答案上打了个大大的叉。意思是完全错误。开放题完全错误也是有之的。但此处的“我不让梨”是不是完全错误,却有待商榷。而从网络舆情看来,大家为此义愤填膺,对那位打叉的语文老师一片讨伐。我只能倍感悲哀。为这个“我不会让梨”的小朋友,为我的这位语文同行,也为中国的教育。

我没有加入当下的“让梨论战”。却私下里窃笑,这不“大战僵尸”么?僵尸就是死了1804年的孔融,僵尸的武器就是那只烂掉了1848年的梨子。但无论是全中国所有一年级的小学生,无论是全中国所有一年级的语文教师,还是眼下参与“让梨论战”的微博主们,我们都是战败者。因此,我作为这场大战僵尸战争的观众,私下里窃笑。我不义愤填膺,我愿意窃笑,因为笑总是快乐的。说不定我快乐的窃笑才是大战僵尸的终极武器。在我的笑声里,所有的僵尸以及僵尸手上的武器会瞬间化为灰烬。

我现在是高中语文老师,偶尔也研究研究小学语文教育,因为我讲台之下的学生都是从小学一年级过来的。而我早在公元1984年入道之时,我是一所中等师范学校的语文教师,那时候我必须直接研究小学语文,研究小学语文教学。记得那时候我就写过有关孔融让梨的随笔,我的结论不是考据孔融让梨故事的真伪,而是研究那只梨子,我的结论是那只梨子无论如何最终都会烂掉的。理由就在那个表达一般行为的该死的动词“让”以及作为传统伦理的美好名词“让”。我发现孔融的“让”不可能有任何接受者,因为与“让”相对称的还有其它的美好道德,孔融的那几个哥哥用什么伦理支持自己接受弟弟的让,并且可以不爱护弟弟而吃掉这个大梨子呢?因此,作为时兴水果的梨子,由于它“不幸的”大,就只能烂掉了。

但在中国,孔融虽然早死了,但孔融的梨子却成为了永恒。

虽然后来我没有找到那篇调侃的随笔,但这个孔融的梨子一直是我说课的例证。我坚持告诫我的中师学生如果不幸成为了小学语文教师,千万不要再让孔融的梨子烂掉,务必要让人吃掉它。至于谁吃,谁有理由吃,这也是一道开放题。只要答题者能够自圆其说,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吃这只梨子。

我一直在拷问我们的语文教育。语文是什么?语文应该教些什么?

就《孔融让梨》而言,那只梨子只是一件道具,我们不需要管它的。无论是1848年前的梨子,还是今天的梨子,我们都不需要研究它。而且这只是一个故事。语文教师怎么对一个七岁的儿童教学一个故事无需我赘言。需要指出的则是,语文虽然文以载道,但谁都不可以直接向一个七岁的儿童布道。因此,故事的故事性,甚至“让”的趣味性,就十分重要了。语文教学的首要任务应该是语言学习,应该是思维力的培养。我们应该关心小朋友听得懂或者看得懂这个故事吗?能从语文学习中获得学习的快乐吗?布道,只能是语言教育的悲哀。

而眼下的论战其实很简单。这位打叉的语文教师的荒谬在于,他或者她的叉,恰恰叉在了自己的机械和僵化上。他或者她对“我不会让梨”的完全否定,不自觉使自己成为了一具僵尸。孔融让了梨只是故事的原始结局,孔融应该让梨也只是1848年前的伦理道德。而一切都应该与时俱进,包括我们对于传统道德的继承。小孔融因为有几个哥哥,故此要谦让那只大梨子,但眼下回答说“我不会让梨”的那位一年级同学他有哥哥吗?“故事的语境”是判断者必须考虑的前提。大概当下的中国,哥哥无论如何都是一种奢侈的称谓。那么,我为什么一定要让梨?我让给谁?难道没有哥哥可以让,甚至是没有哥哥可以让的环境或者习惯,我还是必须让吗?让给老师?

对一年级小学生如此直接布道确是语文教育的悲哀。

不仅如此。这位打叉的教师违背了语文提问的基本规则,开放题不可能有唯一答案。作为教师也没有资格为一道开放题预设唯一的正确答案。“唯一判断”或者“简单判断”的结果只能是扼杀学生的个性自由,抑制学生的思想力。长此以往,则误国误民,这将有罪于人的成长,有罪于国家人才战略。更深层次,则是我们必须思考,语文教什么?到底应该怎么教?我想,首先应该是对这种机械,僵化和扼杀的否定。《孔融让梨》的教学至少要考虑两个语境,历史的语境,现实的语境。包括小学语文课本里很多名人童年的故事,都应该如此。

我是很喜欢孔融的。今天我不应该把孔融让梨的老故事说成是大战僵尸。这对孔融不尊重。但这是无可奈何的现实,因为我感觉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不如此不能减压。而我内心深处的悲哀则是,当下,不只是当下,孔融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始终是一个双手推让那只大梨子的七岁孩子。而作为“建安七子”之一,却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小学生,中学生,甚至一般民众知道孔融的建安风骨,知道他的诗文,知道他命运的终结故事。事实上我们已经没有勇气像孔融一样获得死亡的资格了。

孔融那只梨子,对于中国,对于中国的传统伦理,早就是一只多余的梨子了。它烂掉更好。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它还赫然存在于当下的小学语文课本?这应该是无人可以解答的悬案。

 

201253星期四

        

注:

孔融(153-208 汉末文学家。字文举,鲁国鲁县(今山东曲阜)人。曾任北海相,时称孔北海。又任少府、大中大夫等职。为人恃才负气。言论往往与传统观念相背。所作散文,锋利简洁,多讥嘲之辞。又能诗。为“建安七子”之一。因触怒曹操被杀。原有集,已散佚,明人辑有《孔北海集》。(《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9月第一版3177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