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059
  • 关注人气: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文:散文的阅读深度

(2012-04-05 17:37:41)
标签:

高中

语文

散文阅读

深度

文化

分类: 名师工作室

 

散文的阅读深度

——略谈高中散文“教学内容的确定”

 

该文发表于《语文学习》杂志2012年第4期(第7-10页)

 

 

  对散文文体的自信与误读

 

散文作为极具包容性的文体源远流长。灿若星河的优秀作品给一代代阅读者无尽的艺术享受。因为散文丰富而灵活,素为语文教学所倚重。但不管何种散文,都必须被规范在散文文体之内,这是讨论的前提。把握散文文体的本质特征,探求不同文本的共性与个性,由此探求其教学规律方有可能。

相较戏剧、诗歌、小说等文本,我们似乎更青睐散文教学。这是基于对散文的自信。但这种事实是否切近真理则需要反省。有时诗歌文本的简约以致艰涩,使我们不能合理阐释,或某一诗歌文本本来就难以阐释甚至不可阐释;小说与戏剧则篇幅长大,结构繁复,阅读的急促使师与生都觉得一时难以澄明。那么散文的易读是不是被简单化的误读呢?一般以为散文都在直接说出事件,人物,场景,情感,道理;记载某个事件的经过与结果,说明人物的某种面貌和性格,摹写某处定格的场景,表达作者的思想与内心,内容直接,表达多为显性甚至线性。教学当然也只需显性地,线性地说明之,即紧扣文本从头至尾一一指示某句何义,某段何意,整篇主旨为何;再加几处特别强调,某词语用得好,某修辞用得妙,以此落实所谓感悟语言的目标;再拓展一两个所谓深刻话题,组织讨论,即使游离阅读文本,以此体现形而上的新课程理念,发展所谓思维能力。这或许是惯常的教学模式。但这是否正好就是散文教学的误区与欠缺呢?

高中语文所选散文尤多。我们为此花费了大量时间。历年高考阅读也多以散文为首选,其次才是小说。学生作文也偏爱散文文体。日常言语,文体应用,口头或书面都首选散文方式。可见散文教学见出了功效。但功效以至何种程度,学生从散文教学中谋求到了怎样的人生智慧与美感,则需要拷问。因为学习此篇散文的经验并不可直接被复制去阅读彼篇散文。繁复的教学劳而无功,学生感觉疲软,不能从中积累更多阅读与写作的有效经验,甚至不能在繁复中获得境况不同的快乐,积累丰富的人格修养。

我们是否是在死教散文,因而教死了散文呢?千篇一律的教学范式,漠视文体规律与个性差异,或者不能深入到散文言语之中而游离于说教,隔靴搔痒,不着边际,有时所谓的深刻也多是标签式的空泛之谈。教学始终看不见“人”,不能区分此文与彼文,此作者与彼作者。正如机器人吃饭只做机械的吞咽,流不出人性的口水。当然不得“人”之滋味了。面对不同散文文本,我们喜欢依照统一唯一的教学参考书,统一的教学模式,对作者思想、性格、才情做出标签式的统一阐释;无个性之见,无个性之言,味同嚼蜡。充其量只能自以为是地煽情,叠加赞誉之词或装腔作势地美读,以遮其丑。在课前,课后,在自己教学的班级,或别人教学的班级,我曾多次提问学生,如鲁迅《拿来主义》的话题是什么?何以见出就是这个话题?朱自清为何要这样写《荷塘月色》?风景之外还有些什么?学生大多不能明言。之所以提问,因为我自己迷惘。

到底应该怎么教学散文,传统教学模式是不是缺失了某种深究的向度。散文并不简单,阅读需要深度。文本内容的深度,阅读方法的深度。学生应当从教师对某一文本或多个文本的解读中得出尔后阅读一切散文的基本能力。深度就是知识、才情、能力以及美感的合理延伸。深度就是作者和读者的体温。

 

  散文教学的深度诉求

 

如何确定散文的教学内容,面对各种文本,必须追问写作者的写作目的,追问因何而教。作者以及作为读者的教师与学生三方面关联若不探讨清楚,很可能产生对文本及作者的误读,甚至对学生的阅读与人生产生误导。

作者写作某篇散文,未必清楚有读者正好是中学语文老师,正好该文被用作教材。我们不一定是作者最初考虑的阅读对象,作者企图说出的也不一定正好就是我们设计教学的。所谓关联则是教材编者以及教师设定的特定关联,当高中语文正好选定这一篇散文,它是一个仅供说教的样本。课程标准全国统一,教材则多不相同,要达到某一教育目标可以阅读不同文本,眼下没有哪一个文本是非读不可的。似乎目前我们还没有将文学经典本身作为语文教育的直接目标。这有待商榷。因为阅读或教学,某篇散文才成为了我们的散文。当然,它仍然是作者的散文,假如我们不篡改或阉割它的话。因此尊重写作者,重合作者的精神世界,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很多时候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肢解了那些完整的文本,遮蔽了写作者,误读语言,强奸文意,被教出且由学生接受的或许与文本原初旨意背道而驰。比如朱自清写作《荷塘月色》是要写一篇关乎荷塘的风景美文吗?如若不是,为什么要将其当作风景美文来教学?

高中散文教学与小学、初中比,广度和深度应有所区别。求深即是求准确,故意求浅则可能侮辱学生的情与智。事实上的语文学习无处不在,天地自然与人人随时随地都是老师,散文只不过是言说方式之一种。比如《荷塘月色》若只是纯粹的风景美文,恐怕许多文字应该被删节。因为在描摹风景之外,朱自清说了很多“废话”。他到底要表达什么?这个月光下的不眠之夜朱自清仅仅只是一个散步者吗?窃以为风景始终不是文本的主要内容,即使把它设定为教学主要内容,风景文字始终都是陪衬者。朱自清向来是描写自然景物的高手,但他绝不是一个纯粹的风景写生者,读者应该看到作者的内心旨趣和不便明言的思想。文本不及言说或不便言说的才是深度的存在。散文也如书法,有飞白;如诗歌,有空行。文字里的“空”绝对不可被忽略。《荷塘月色》在宁静与朦胧之外所浮荡的某种焦躁与不安,牢骚与不满,隐隐的身心之痛已然十分明显。为什么不去重视?如果故意简单处置,即是对作者和学生的双重愚弄,也是愚弄语文教学本身。

有些散文被人为改写,删节,我向来反对。一篇成熟散文会有多余的东西?很多时候,被删除的正好就是散文的散。那种层次分明,主题集中,言说利落的散文我素来以为最无趣味。散文要没有了散的趣味,阅读必定无趣,也无益。编者对不同散文文本的取舍我无需表态,因为此文本与彼文本都可以成为教材。但删改只能理解为对该文本以及作者的阉割。面对被阉割的散文如何设定教学目标,此与观赏人妖艺术表演并不相同,被欺骗的恶心多少有些。众所周知,任何局部的消失或耗损都是对整体的破坏,改写或删节的文本是与原文本不一样的文本。而针对任何被删改文本的教学都很危险。以某种成人心智或礼教为准则,企图方便青少年阅读或企图纯洁他们心灵的做法都显得愚蠢虚伪。学生将来看到完整文本,一定会嘲笑当初的删节者。类似还有对散文文本教学目标偏执的设定,比如《荷塘月色》被作为一篇纯粹的写景散文就是一种严重的误读。有趣而无奈的例证还有许多,如很多学生背不出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因为在小学他们学习的就只有前四句。记忆被格式化,后来的混乱不可避免要发生。

对散文文本原貌的尊重及对人性本真的直面,包括直面言语的缺失,作家性格的偏执,甚至文体的变形,这也可以理解为散文教学应追求的深度层次之一。据此提倡一种全息的教学原则,看清文本里到底有些什么,遮掩或伪饰可能面临不能自圆其说的尴尬。王安石《游褒禅山记》作为散文固然好,而作为游记被教学就有文体歧义,因为记少而议多,且记事写景并不是主旨所在。学生若如此作文,能得多少分?王羲之《兰亭集序》,一篇诗集的序言也被当作游记来教学又如何设置教学目标?贾谊《过秦论》叙多而论少,也存在文体阐释的困难。但据文学史经验,大凡优秀的散文往往多变革之体。素来文无定法,非法可能最妙。但散文文体的本质并没有因为写作者某次变形而被整体改变。偶尔变形正是可遇不可求的艺术奇观。教学同样不可拘泥之,要在更高层面解读。艺术,无论什么艺术,向来都不是老实人的本分作为,彰显个性才是艺术的命脉所在,创造性即不可复制性。若过于老实,教育的结果也只能平庸辈出。实用文体或者文体的实用性以及学生的实用才能可以另外讨论,即使在大散文的话题之下,我们也不应该拘泥于某种应用的平庸。散文教学应该分清主次。

如果教学目标被设定过低,过偏,课堂过于浅泛,不能带领学生追问到更多,探讨得更深入,更广泛,也就低估了散文文本的精神负载。语言学习只是途径与手段,真正目的还是人的培养。而人何以成其为人则是一个教育的根本性问题,也是一个需要深度的问题。目标低设正是学生学习不积极的原因,因为没有克服难度的美感。再如高考语文,有些考题的设定及其答案不仅语言过于浅白,且内容过于浅显,无益于学生心智。语文教学本无难度,难度在于我们设置。散文阅读能否到达原作者所指称的文本深度,能否明确其所涉及的人生与世态或文本核心;能否到达其内涵所及的人性、人心、真理以至永恒;能否到达文本表达的语言,包括语言技巧,语言趣味,语言个性,应该认真思考。大凡优秀散文,语言都个性,思想都深刻,感情都丰富。教师教学应一一对称之。只有在相应的个性诱导下,学生才能获得个性的感悟。这种个性不可替代,不可被覆盖,却可产生关联与融会,生发影响。这应该就是散文教学所追求的某种深度层次。虽然有的散文文本表面看似浅白,寡淡,但作者心性往往深蕴其中,教师应该读到,析出,使学生领悟情感的内在,教出更多,学到更多。

 

  散文深度阅读的依据

 

首先教材应该把住这个深度原则。深度既来源于散文文本的所指,更来源于其能指。文本若达不到这个标准,那就不是真正的散文。眼下我们往往以关怀学生身心健康为由,而实质企图美化当下,突出所谓时代重点,提倡积极人生,故尔清洁散文阅读。这种美化与清洁却是简单化的,掩盖了世界的复杂性。散文教学最好不要面对那些被故意阉割的文本。之所以如此清洁,大约是因为写作者不在教学当场。写作者不在当场,其所写的散文也就不在当场,没有体温,我们自然不可触及文本的灵魂。其实质则是在回避言说的深度。

文学当是人学。散文尤以表现性灵与内心见长。如果忽视这一点,误读则不可避免。比如历年高考试题里,提供给考生的那些散文,其写作者往往对所提之问及其答案甚感意外,有人并不苟同所给出的参考答案。原因大约就是作者的缺席。不是因为我们对这些散文阅读过深,而恰恰相反。散文文本,散文课堂,都不应过于细碎,因为人生与社会同样不必细碎。语文首先是整体的语文,感觉的语文,情绪的语文,思想的语文。若单单抽取某些词语句子或局部往往会使意味遗失更多。我们经常提问,作者为什么这样说,有作者坦言写作时并无特别思虑,只是语言习惯而已。作者不考虑的东西被发现或被研究出来,自然是本领。但作者没有立意的问题被如此深究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应提倡这样的深究,而应该去理解作者的内心,抓住文本所表达的大处,从深度着眼,着手,关乎人生、人性。

特别提出,有些散文可能是伪散文。伪不是文体之伪,而是写作者没有达到文体之真,人生之真,人性之真。我们应该批判之。可能眼下恰恰相反,我们或许正在拒绝一些真正的散文而热衷于某种伪散文。应当警惕。如对鲁迅杂文与散文的拒绝,深度之,可能就是一些人对于直面人生的回避。某些文本的深度并不宜于被特别指明,因为可能会被事实对称得更清晰,使一些人恐惧。有时我们会集体排斥。比如在《灯下漫笔》里关于人之奴性的思考,谁愿意探讨?契诃夫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文本之外的隐喻谁愿意深度阐释?很多人教学梭罗的散文,赞赏梭罗笔下的自然,而不愿意赞赏自然之中作为独立思想者的梭罗。

顺便说明三个问题。

首先,散文教学无疑具有最强烈的广适性。尽管很多渐趋成熟的文体已经从广义的散文中分离,但广义散文仍具有明显的外延不确定性。语文教学不可只局限于狭义的艺术散文。若想探求统一的教学模式或程式则不切实际。相对应的应是教学内容及方法的广适性。执教者须高屋建瓴,灵活多样。所依据的就是散文作为一种文体始终具有约定俗成的本质特征。这才是设计散文教学内容的根本依据。

其次,必须区分散文的传统性与现代性。对于散文的传统性与现代性,一般地,理论家们以为这是两种不同的散文。教学内容也应该不同。这种不同既是取象的不同,语言与结构艺术的不同,也是境界和思想的不同,审美的不同。现代散文与传统散文属于不同的艺术范畴,如何确定具体教学内容,应该考虑它们不同的哲学依据。

再次,阅读散文应该考虑其文化立场。散文写作的时代、地域、民族、作者等的不同应该被区分。虽然散文作为散文文体相同,但事实不可能存在相同的文本。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文本所体现的文化立场,相同或者不同。包括宗教的,政治的,生活的,自然的,也包括人格的。设计语文教学不可一概而论。这一点容易被我们忽略。一些执教者对不同文化属性,不同时代属性,不同艺术属性的散文,一视同仁,都简单对待,明显忽略了文化的差异性,进而忽略了作家的人格个性。实属错误。切不可因为只是面对一群尚未成年的中学生就觉得可以不严谨,不科学。须知我们所承载的对于人的启蒙意义极为重要。

对于不同文本的结构艺术,语言风格,言说技巧,此虽在教学内容的设定之中,但不可唯此为重。重则应在文化及美学范畴之内深度考虑。作者写作某篇散文,无论其如何殚精竭虑地构思,一切言语当缘情而生,随物赋形。写作的技术被分析者过度注意,实则是一种审美耗损。散文的核心并不在此,唯在情与思。虽然有论者提出形式即内容,形式即思想。其形式所指并不在简单的修辞与谋篇技巧,而在取象造境的眼光,言说的风格,言语的情感。写作者之所以写作并不是立意炫耀那些美好的辞藻,展示可堪夸饰的文采。而在于对这个世界有言说的必要。他说出了什么,是怎样说的,言说的内容,方式,言说出来的言语,就都是其思想的组成部分。所谓文以载道,无道则无文。只不过传统散文与现代散文所载之道以及载道之载有所不同而已。

 

  结语

 

我不能讨论到更多,只能说出一些粗浅认识。我的反思不一定适合他人。散文教学与散文家写作散文一样,都是在特定时空里,针对特定的文本,展开心灵,展开思考,展开语言,饱含了个性精神。审读这些文本,设计教学预案,首先应该尊重人性与个性。课堂教学也必须尊重学生,尊重教学环境。散文文本就是这一篇;教师与学生就是这一个。语言媒介的深层都在这种人性与个性之中。若大多数人对某一散文文本或对某老师的教学不感兴趣,我想这也应该尊重。方法应是若不能及时调整自我,就应当机立断选择放弃。教学的预设不必非达目标不可,只是切不可放弃对于言语深度以及人性深度的追索。寻找新的阅读向度,依据文本的内在,寻找最佳教学时间,最佳教学途径。一切教学都只是“可能”的教学,任何固执或迂执都是对语言艺术和人性的反动。如何确定散文教学的内容,值得我们深思。由此,深入不同的散文文本,深入不同散文写作者的表达,追问他们言语的目的及言语方式的深层动机,考察其生存的文化背景。这应该有意义。这可以深化我们不仅仅作为个体的阅读者,而作为负责引领更多学生的语文教师,对于散文文本深度解读的科学认知,提升将来的执业素养。

检讨散文教学的内容和方法,有益于语文教师内心的澄明。

(本文获2011年“长三角语文教育论坛”征文大赛高中组一等奖,有删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