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645
  • 关注人气: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以议政“参政”,凭建言“立功”

(2012-01-07 21:02:49)
标签:

宿松

政协

30年

杂谈

分类: 名师工作室

“宿松政协三十年”,我的回忆:  

以议政“参政”,凭建言“立功”  

1 

“宿松政协”成立于1981228日。这是我从有关史料查实到的历史大事件。

那时候,我还是个大二的学生,喜欢窝在图书馆“翻故纸堆”,做浪漫的文学梦。当然像当时所有大学生一样,一腔热血,也喜欢思考,热衷于辩论,沉浸于民主政治理想之中。我知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对于新中国的重要意义。所以,诸如“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等等,就是一些老乡、同学经常讨论的话题。那个年代,百废待兴,民心思进,中国大地到处阳光灿烂。

不曾预想在17年之后的1998年,我由宿松县文联推荐也参加到了“宿松政协”之中,此后历第六、第七、第八届常委,开会期间是“新闻发行、体育、文学艺术组”的第二或第三召集人,会后于专委会则是“文史委员会”的第二或第三副主任。于今已13年了。

唏嘘往事,所谓“参政议政”倒没有感到什么“压力”,倒是本职工作之外的生活“丰富”了许多,“生动”了许多。一些细节深深印在记忆里,现在想来,有的郑重,有的庄严,更多的则是民生道义。良多感慨,想来莞尔。

 

2 

我的职业是一个教师,业余也只是热爱文学写作。而已,而已。无党无派,日子逍遥而落拓。

但教书与创作这两件事都需要有执着和专注的精神。这使我格外珍惜时间。大学毕业之后,我反而不很关注具体的社会人生,更不关心具体的社会政治。唯望饱有昂扬的情感,坚守积极的人文情怀。这是教育和语文教学工作不可或缺的素养,也是文学写作所必须的潜质。否则,我可能变成一个盲目的老师和写作者,那容易失落灵魂的高尚。

某天,县文联王先珩主席约我谈话,说县政协将换届,他推荐我参加政协,可能会是常委。

我很惊诧,自己素无参政要求,也乏议政平台。

但王先珩主席说,政协就是联络社会各界的民主组织,你只是代表文学界而已。愿意推荐你,政协也愿意接纳你,就是对你文学成就的肯定,对你这个老师良知和道德的肯定。政协向来只吸纳社会各界精英。你要平庸,素质低下,无所建树,约你何用?当然,你无党无派,又有高级技术职称,约你“参政”既体现了民主,也尊重了知识。你可是“党的朋友”哦。

老政协委员王先珩主席这样说,算是肯定我吧。当时是不是有一些虚荣,我不记得了。我素来奉先珩先生为师,跟着从文联到政协。应该是有意义的吧。

 

3 

事后承认,在尚未加入宿松政协之前,我就接受了文联主席的参政议政培训。激情立即暴涨,认识也大有提高。

后来我得缘结识了很多朋友,他们也确实是社会各界的精英人物,比如“神医”赵建设,摄影家雷鸣,执着而沧桑的老文化人汪康哉,古道热肠的女法官吕芳,种植专家王友生,地产大亨石建洲,等等;参加各种各样的议政会议;参加有关专项视察活动和社会调研活动。开拓了眼界,博大了胸怀。一个政协委员他必须更广泛地关注民生,参政议政也需要有相应的知识和能力,更需要有积极的爱我乡土、关注民生的“天下情怀”。我就不能仅仅只做纸上书生了。必须看见脚下温热的泥土,闻到身边群众的呼吸。

当然,书生还是书生。由于我职业是教师,界别属文学,专委会属文史,更由于个人才能和眼界有限,也就只能“立言”以报。我做不到更多。

然而我一次次为其他政协委员不凡的建树所震撼。他们不仅在各自行业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且为宿松建设发展,为民生安康,做出了突出贡献。比如,我喜欢听司长松委员建言经济发展,喜欢听县农调队郭卫国委员建言农业与农村,喜欢听杨严生委员建言工业园区建设……一些委员时时以自己的成就直接服务于宿松建设,比如对于如袁水林、赵永芳、朱兴国等本土企业家,我总是刮目相看,因为他们辛苦打拼而有了自己的企业,实实在在地为家乡人民提供了就业岗位,为宿松财政提供了丰厚的税收。而有的委员虽然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但始终在虔诚地奉献自己的生命。比如我印象最深的严向国委员,这个偏远的长湖初中的“留守”校长,以壮年之躯倒在了自己深爱着的“讲坛”上。为此,我深情地发表过长文《向国之死》以纪念他。

我明白,这些付出智慧,流出热汗的人,才是真正的建功立业者,为民惠民者。我十分尊敬他们,而大家也会默默记住他们的。

 

4 

此前,对于参政议政,我特别敬重我的高中地理老师刘泽川先生。他以党外人士身份在一九八四年出任县政协副主席,连任四届,历时十四年。他在教书育人的同时热忱地议政参政,为宿松地方经济建设和教育事业的发展提出过不计其数的良言佳策。

一九八八年刘泽川老师当选为省政协委员,更是放眼全省,经纬江淮大地。他又是三届连任。每次会议都有针对性极强的专题发言,涉及教育与经济建设。他是地理专家,对地理教学与国民素质的提高,经济建设与环境保护,特别是我省交通事业的发展,都提出过有影响的建议方案。

我读过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九年刘老师作大会发言的八个提案,《高考不考地理,后果不堪设想》(1993)、《建设安徽铁路网,振兴安徽经济》(1994)、《湖泊资源的开发和保护要并行》(1995)、《关于修建铜陵至九江铁路的建议案》(1996)、《医治幼稚病,减少负效应》(1996)、《加速宁西路建设,完善安徽铁路网》(1997)、《重提修建江淮运河》(1998)、《服务农民,开拓市场,推动经济》(1999)。这些大多是人之所未言,人之所不能言,事关国计民生大事。特别是关于湖泊资源开发,安徽铁路建设,长江桥梁建设,江淮大运河等意见,深受省政府及社会各界注目,各种媒体争相报道,许多教授及全国政协委员纷纷与他联系,探讨皖江发展大课题。想今天如火如荼的“开发皖江”,刘泽川老师是先声倡言者。他作为政协委员,投入了极大的热忱,成果累累,声名卓著。

我由此注意到宿松人的“参政议政”有更博大的胸怀,更广阔的视野,也转化成了更重大的成果。真正的参政议政是要有渊博知识和卓越见识的,更要有高瞻远瞩的情怀。而前提还必须淡泊名利。我的地理老师刘泽川先生在连任四届县政协副主席之前,之中,之后,都只是宿松中学一个普通的老师,被一代代学生喜欢,崇拜。甚至,当我想为他写一篇“表扬”文字时,他却搜寻不出任何奖励证书,使我说不出任何虚荣的言辞。而这一切,刘老师都处之泰然。

 

5

如何参政议政,在我教书的本单位,或许我就可以找到榜样。校长柴春华先生就是教科文卫专委会的主任。从他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他不仅曾任省重点中学程集中学校长,使众多宿松学子“榜上有名,脚下有路”。后来又一手筹建了宿松职业技术教育中心。于此,职业教育在宿松方兴未艾。虽事情艰难,但他不遗余力,终于使宿松职教中心成为了安庆市市级示范学校。

我所感悟到的恰恰是其对于工作全力以赴的热情,脚踏实地的执着,尤于艰难中成事的智慧,以及为人处事的低调风格。所以每当县政协在县内组织考察调研,我都积极参加,且乐意写作自己的调研报告。而当要组团远足外出参观,我绝少参加,乐意留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我记得十三年来的“外出”仅有一次。于我内心大概以为参加政协不光是“建言”,总还是要做出一些实实实在在的事情,首先要做好本职工作。政协委员这个身份既不是用来“沾光”的,也不是用来获得某种福利的理由。

有趣的是我所在的“文史委员会”很关注文物保护工作,我们经常组织去考察一些县内古迹古墓,关心文物保护现状。有天我戏谑地对朱治平主席说,您老安排我们关心古墓,我做梦都阴森森的哦。不是牢骚,关心古墓也是文史委应持的使命。所以当我站在朱书墓前,对先贤的崇敬就油然而生;当我爬上白崖古寨,也仿佛看见自己的先祖吴士杰先生炽热的家国情怀。宿松是一个宝藏丰厚文化的古老乡邦。所以当政协提出要整理宿松文化积存,编辑出版《宿松风韵》时,整个文史委的委员就都全力以赴了。

而于我个人,则从教育到文史研究,受益颇丰。

 

6

要做好一个政协委员,就必须加强政策学习,留心社会事务,必须站在“民生视角”思考眼见的一切。首先要突破“个人立场”,而任何“私心”与“私利”都是不能有的。比如,你要向县政府提案的只是你家门口的路灯不亮,你家小区的下水道不通,你所从事的某个行业“政策”不够宽……此虽也是民情,这并不需要搞到全县的政治协商会议上来吧。我们必须视野更宽,境界更高,关注更多,研究更深入。

当然委员也有界别区分,“专委会”就是划分了行业类别的,每个人只是某个领域的专家或知情者。我们只能就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自己所参与的工作“建言”,然后尽可能延伸到更广泛的领域。我以为“参政”“议政”,一要留心,二要善意,三要积极。十几年来我所看到的是委员们从各行各业而来,时刻都在以自己的专业立场体察民情,上达民意。尤其是每年大会期间,他们针对各自的调研写出了大量的“提案”。提案应该是政协最突出的成果。因为我们只是议政者,而不是施政者。

这些提案涉及社会各个领域,为政府行政决策与社会管理提供了充分的依据。有些有深度的提案甚至会影响宿松经济的发展方向与发展格局,比如关于“工业园区”建设,关于“沿江产业园”规划,关于“教育布局调整”,关于“十一五规划”,关于“十二五规划”,等等。政协委员无疑是做了“民意”的最广泛的代表,做了政府锐利的“眼睛”。也可以说是做了政府的“智囊”。建设家乡,人人有责。建言献计,在这个“知识经济”时代,好的“点子”总会有好的效益。

比如,我特别敬重廖道安先生的严谨和渊博,敬重石向东先生的低调与才华,敬重周骎先生的激情与干练,敬重吴云涛先生的稳重与扎实……一些委员写出的提案,所做的“建言”,总是特别专业。他们不仅本职工作做得出色,而且参政热情高,且总是把“建言”写得缜密而切实。在拳拳的爱心里,凸显了职业的道德和严格的科学精神。

 

7 

而尤令我感动的是一些委员的“建言”,有时候会尖锐而固执,有关意见被某个委员反复提出,被不同的委员同时提出。有的建言初听或许不很入耳,然而这是最真切的民声。有的建言初听好像与急切的经济建设和紧迫的民生没有重大关联,但政协的职能就是“民主监督”。我以为一个所谓“学神”的人,世故的人,不敢或者不愿意发言的人,他应该没有资格参政议政。

不仅仅是事后的修订或者批评,而“提醒”或者“预见”,应该最能体现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品格和才华。十几年来,我受王先珩先生、张向荣先生、胡颂斌先生等社会贤达的影响,在常委会或者其它资证会上,慢慢也喜欢抢先发言了,也喜欢把“提案”写成长篇大论的“论述”了。

在我的印象中,对于委员们这些尖锐的“建言”,党委和政府总是重视的。印象较深的是好几年都有女委员提案或者建言,呼吁要重视对女干部的培养和任用,后来应该是见出了实效的。还有,对于很多委员呼吁对教育的重视,尤其是对特种教育的重视,对于农村低保以及对于弱势群体的重视,也都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极大关注。比如关注宿松的打工经济,关注留守儿童教育,关注留守妇女的婚姻生活,关注空巢老人的抚养,关注新有的“性病人群”的健康与利益等等。我至今还记得中医院院长张晓勤先生,人民医院副院长张捍东先生,实验中学蔡红霞老师等等的“建言”。

 

8 

当然,社会总是复杂的。许多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某些时候就需要建言者的执着。举例说。我就曾提案建议党委和政府关注宿松文学创作,这于我几乎是做了一件很迂执的事,到现在仍然有人将此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虽然是一名普通教师,但我代表的是文学艺术界,20014月,我写了提案《弘扬松兹地域文化,关注宿松业余文学创作》,后来于20023月,20033月,20051月连续五年五提。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意见,但一直被县委县政府及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值得我记忆的是2003年岁末那天,县委县政府由县委常委张双武部长、副县长陈森然先生等约请县委宣传部、县政府办公室、县文联、县财政局等联合召开现场办公会议。几乎约请了全县有影响的作家艺术家代表,也达成了有关共识。而2005年县政协又将我的这份提案作为《送阅材料》,再次报送县委、县政府。

终于,当宿松著名诗人司舜常委提案,基于宿松火热的诗歌氛围和突出的创作成就,建议申报“中国诗歌之乡”时,就受到政府十分积极的响应。200811月,“中国诗歌之乡”终于申报成功。这使地处边陲的宿松就此多了一张“文化名片”。而2010年县政府终于批复吴云涛局长牵头书写的同类提案,同意拨款编辑出版宿松文学(文化)丛书。据此,我认为这是宿松文化的幸运。我觉得“建言”的迂执未必不是一种饱满的政治热情。

而许多委员的建言更是见微知著,未雨绸缪。比如工业发展与环境,比如经济建设与文化建设的关系……都一直是委员们思考的大问题。20051月,我的提案《经济建设不能缺失文化立意》,应该也是迫切的,同时又是超前的,有预见性的提案,虽然这个“建言”一时还难以落到实处,但问题一经提出,就有了引起警觉的意义。对这一份提案,政协也是相当重视的,也将其作为《送阅材料》报送到县委、县政府。而至今年,我终于在“宿松十二五规划”文本中,看到了“文化立县”的战略方针。十分欣慰。

 

9 

参政议政要舍得花出时间,耗费精力。政协委员多不是专职。但也应该将其当作本职工作来做,要有使命感。比如,要真正关注社会民生,就必须深入调查研究。只有这样,才能写出好的调研报告。

1998年我县遭受特大洪涝灾害,1999年再次遭受特大洪涝灾害。县政协积极组织汛前视察、查灾核灾等系列活动,向县委、县政府提出同马江堤管理和两大干渠除险加固方面的建议,反映社情民意40多条,提出有参考价值的意见、建议30多条。把宿松汛情、雨情、水情、灾情和全县人民抗洪抢险的事迹,制成录像带、写成专题报告,及时向全国、省、市政协报送。19988月,我也参加到对灾情的调查之中,写作了调查报告《关于我县洲区汇口、洲头、复兴三乡镇抗洪救灾情况的考察报告》。同年9月,又参加到对灾后教育现状的考察工作中,并写作了调查报告《轰轰烈烈紧抓开学工作,切切实实备战“双基”验收——关于孚玉镇、北浴乡、凉亭镇“双基”教育工作的视察报告》。

19996月,为探索宿松经济发展新路,鼓励第三产业发展,实现产业调整,我再次参加到对宿松旅游资源的调查之中,写作了调查报告《发展我县旅游产业,实施旅游兴县战略——对加快我县旅游产业发展的几点意见》。并于20014月向政协提交了《白崖寨旅游开发的三个问题》提案。作为专业教师,教育也是我热心关注的。20055月,我写作了调查报告,《整合资源,走出误区,大力发展宿松职业技术教育》。

而有些县情或许不在经济建设的热点上,但确乎是民生急事。200911日,我写作了提案《关注宿松最大民生,急速应对血吸虫病防治工作》。政协以及县卫生局、县血防站等机构就十分重视,为此开展了专题调研,召开了专门会议来解决这一问题。并约请我县血吸虫严重地方的社区负责人一起,共商对策。政协委员往往只是一些问题的发现者,只是民生问题的发言者,具体问题的解决,还是要依赖政府的决策,依赖全县人民的共同努力。

 

10 

作为一个作家,我更喜欢立足于文化,对建设与民生做某些深度思考,我个人则更喜欢关注宿松未来的发展。我觉得不光经济建设,不光民生工程,文化建设与文史梳理保存也是县政协应该重视的问题。政治,或者国民生活,到一定的时候必然由物质上升为精神。所谓建设应该是“两个文明”的建设,必须两手都要抓,且两手都要“硬”。这也是“硬道理”。

欣喜的是,朱治平主席对文史委的工作极其重视,比如他极力提倡总结宿松文史,书写宿松文化。弘扬一个地方优秀的历史,正是兆启这个地方文化未来的起点。我们“苦行”多年,终于在2008年年底初步完成了《宿松风韵》的资料收集和编辑工作。20099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双庆时出版首发。这是一本宣传宿松5000多年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由安徽黄山书社正式出版,获得了黄山书社精品图书和全省地方精品图书的荣誉称号。我觉得朱治平先生是有远见卓识的。宿松有此精彩的文化文本,无疑提高了地域文化的品相。

再如20094月,文史委围绕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南词的保护工作积极开展调研。6月,文南词在文史委、县文化局等相关单位部门的不断关心努力下,正式入选国家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就我所知,对于这个问题,热情而美丽的洪云常委是花了大量心血的。她是这方面的专家。

而对于宿松文化建设,许多委员从宿松未来发展出发,思考与建言都超越了单纯对宿松经济,对宿松农业,对宿松工业的及时性思考。而许多人正在默默行动,用具体有效的工作建设宿松文化。

2011423日,政协文史委主任,县文广新局吴云涛局长,主持组织了“朱书研究座谈会”,几乎约请了政协文史委员会的全体成员,约请了朱书研究的有关专家,宿松大儒朱书研究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并初见成效。

县图书馆馆长雷鸣委员也正在着手整理编辑《宿松图书馆馆藏图书撷英》,希图将其馆藏的宿松籍作者的著作全部荟萃名目,提要简介,成书出版。从而保存宿松文化,宣传宿松文化,推动宿松文化建设。

20111月,我提案的《落实“文化立县”,编制“宿松县文化产业发展规划纲要”》,也得到了县委宣传部和县文广新局的答复,2011624日,县文广新局约请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文化建设方面的提案办理工作举行见面会。正如宿松县“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的“工业强县,农业稳县,三产活县,文化立县”战略,我希望我们的宿松不仅是传统的农业大县,也必将迅速成为工业强县,而且能够发扬古老的松兹文化,创建出新的宿松文明,与我们的共和国一起,走进真正繁荣富强的新时代。

而我们这些政协的“参政”“议政”者,将一起努力。

 

2011721日星期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