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91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收缴的语文》:毕业留个影

(2009-06-01 16:16:05)
标签:

《被收缴的语文》

吴忌

分类: 《被收缴的语文》64篇

毕业留个影

 

昨日今日的下午,课外活动,我都被高三毕业班的孩子们拉去照合影。他们要毕业了,不几天学校就要给他们放假,让他们休整几日,调整一下生物钟,六月七日就要参加高考了。

高考是大事。那可是一考订终生啊,首先是这样的。如果高校不要你了,你将会在另一个层面上生活。虽然你进高校了将来也未必有出息,但不进高校肯定不会有什么了不起的出息。现在,研究生找工作都四处碰壁,难道我们高中生反而吃香起来了?没有这个理。

我们每年都要照相的,蒙孩子们不嫌弃,这时候还知道我是教务主任,尽管我在他们面前没干什么事情,既不表扬他们,也不呵斥他们。最多有事无事在他们教室外边走来走去。他们渐渐知道,那个在教室外边走来走去的人不是同学家长找人,也好像真的没什么事情。但日子久了,就知道,那也是一个关心他们的人。虽然总有些讨厌,假如晚自习正好在说话,正好在偷看什么大厚本的小说。一个学校是要一个教务主任的,不然结构就不完整。我能够做多少事,就不是孩子们安排的了。

我一般都要客气几句,无论是班主任来了,还是班长来了,“不嫌吴老师一个光头丑吗?”孩子们就很不好意思,“哪里,哪里,我们乐意。”有的孩子还给我马屁,“谁不知道你吴老师,大名鼎鼎的。我们沾光,沾光。”

孩子们平时都调皮,都淘气,能够解出难题是一种胜利,能够对付老师更是一种胜利。所以什么“鬼点子”都会有,我并不上许多班的课,我跟孩子们的对抗一般是他们故意涂改我教务处的通知与告示,再就是考试抄袭什么的。

但我一般是不厌弃他们的恶作剧。我说现在又不打仗,你能像诸葛亮、关羽他们一样英雄了去?你也不能像姚明那样打篮球,不能像泰森那样打拳击,你个儿不够高,力气不够大啊。难道让他们打同学,拆学校的课桌?不能。那就跟老师恶作剧,跟教务主任恶作剧,这很好的。

现在,仿佛孩子们一夜之间成人了,因为他们要毕业,就格外懂事。他们待人谦和了,客气了。仿佛他们忽然有了离别的愁绪。这时候,我的学生都可以做诗人。只可惜没有发忧愁的时间,照了毕业照,晚上还有考试在等着他们。“这是最后的斗争。”拼死一搏的日子就是现在。所谓放松,那是假话,你心底有事,能够放下什么呢?三年,都坚持到这时候了。

我心里也自然有了一年一度的愁绪。

但我不能愁,我要向孩子们祝福,祝福他们都有一个满意的高考,有一个满意的考分,有一个愿意录取他们的学校录取他们。尽管今年有几百万高校毕业生被中国社会拒绝接受,工作无着,仿佛中国已经人才过剩,甚至就是中国人本身也过剩了的。尽管重庆等地有大批的学生放弃高考,因为我们高考之后,大学之后是无业可就的失落,是生活无着的迷惘。但安徽人本分,还是相信高考的,相信读书的。可能是安徽农民太多吧,如果不这么赌一把,又怎么样呢?这是我们自己个人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也是我们作为老师无法解释的问题。余下的,就只能是老师的祝福。尽管我自己的女儿也即将毕业,正在买飞机票准备从日本打道回府,但工作怎么办?她在迷途,我也在迷途。我心里放不下的事情也多着呢。

我就此祝福孩子们,因为老师所拥有的就这个祝福了。

而我更要向自己的学生致敬,因为他们有理由早就放弃自己的,放弃学习,甚至他们在三年之前就可以放弃,应该放弃。他们是被重点中学淘汰一次了的,也就是被中国的精英教育淘汰了的。但我的这些学生能够坚持三年,这是何等的勇气?是何等的毅力啊?

他们在我的教室里学的是与重点中学同样的课本,做的是同样的练习,考的是同样的模拟试卷,也将参加同样的高考。但他们没有放弃,忍受了上课听不懂,课后做不来,考试没多少分的痛苦,有时候还要包容个人的自卑以及来自老师、家长、社会的鄙视和羞辱。但他们挺住了。

“挺住就意味着一切!”我向他们致敬。

而这种社会现状不是我一个学校的个案,是全中国的。我们无力改变,包括今年流行的“放弃高考,直接绝望”。那放弃的是什么呢?是一份学习的快乐,是一份奋斗的激情。当我们还在少年就被知识以及知识社会淘汰了。我们即将开始的人生就是明确的底层的简单生存。

我的学生坚持了三年。我佩服他们。

明后天要预备高考,他们可能会有另一条出路的。明天有明天的事情,谁可以预言明天呢?我喜欢孩子们的这份耐心。

毕业照相,最感动我的就是昨天临了,一批孩子找我,说,“吴老师,我们老104班的学生也照一张合影啊”。

这我事先是不知道的。老104班是高二文理分科时完全拆解的一个班,他们的班级建制被学校注销了。说到这里,我心里是惭愧。因为学校要谋取最大的利益腾空一间教室多招高一的择校新生,我们决定压缩一个高二班。压缩谁呢?倒不是什么管理最差的班,恰恰是我这个教务主任搭伙教语文的班,搭伙的还有业务校长教数学。工作好做。

那就照相,照相!几个女生揪住我的胳膊,“吴老师,我要你的散文集!”我说,“好的,好的,有,有。高考之后去我办公室拿,老104班的一人送一本”。

我曾经放弃过这个班级吗?我从孩子们眼睛里看到了遗憾。

 

2009年6月1日星期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