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头磊落
光头磊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177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劲松书评:谦和的吴忌(张劲松余芝灵)

(2007-12-21 23:05:29)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批评吴忌
谦和的吴忌(《安庆晚报》2007年11月19日)
 
[皖江星空]
谦和的吴忌
张劲松余芝灵
 

  谦和的吴忌招人喜欢,不仅源于他滔滔不绝的文思,妙语如珠的幽默,更因他独一无二的吴门坐姿:高兴了,忘我了,或者沉思,时不时就和尚一样盘腿敛臂,淡淡地说话,或者无言。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早就顶着个不长毛发的光亮脑袋,镜子一样洁净。一脸浑圆饱满,长年笑容可掬,行在人丛,或者盘腿静坐,活脱脱一尊如来。其人富态随和,有时秃顶而留须,留很长很长的胡须。但就是没见过何时有过怒气。估计如果有人真的扇他的左脸,他必将右脸抻过去。此刻他关心的可能不是自己的疼痛、委屈与羞辱,而是打人者是否有了真切的快意。这是推测,我没见吴忌真的被人打过。一个性情谦和的人,老为别人着想,这副样子,使我们看了,自己也一起谦和起来。时常就有朋友摸他的秃顶,开涮,都敢肆无忌惮!

  去年暮冬,雨夜里聚会,一位醉酒的诗人由吴忌护送回家,诗人醉眼,晃荡着的黑夜里吴忌光秃的脑袋就如满月一般。“啊!黑夜的太阳,雨淋不湿的……”寂静的宿松大街诗人半夜里豪言。短短一条大街,被他们足足折腾了三个小时。而吴忌不愠不恼,推着两辆破自行车跟着摇晃的诗人沉醉寒冷!三番五次把跌倒泥地胡乱抒情的诗人扶起,次日的吴忌买了一件崭新的大红冬衣。听说还有类似的荒诞,吴忌陪朋友喝酒,半路上被一位窈窕淑女突然拦腰抱住,吴忌窘迫莫名。———也许是朋友们的杜撰吧。这个细腻而温和的男人,幽默而风趣,应该有一些浪漫的故事。但居然没有。这个心灵浪漫的人,没有一丁点风花雪月的故事。

  吴忌的散文集《雨的缝隙》获得安徽文学奖。从合肥领奖回来,有人等他的奖金请客,一班文友,三五成群。吴忌倒贴了好多薪水,只淡淡摇头,轻轻点头,满脸是笑,迅速回他的宿松二中教书做教务主任去了。吴忌做了快二十年的主任吧,也这么默默地,笑呵呵的。二中不是重点,因此教书的吴忌也就只能平常,像他的散文一样独自消解了寂寞。但学生和家长倒对作家教语文挺信赖的。吴忌自己好像教书更投入一些,一副呕心沥血的样子,终于“呕”成了安庆市语文学科带头人,宿松县政协常委也当了三届了。

  当然一个谦和的人也有倔强的时候,吴忌性情的言语都在自己的书斋,夜深人静,无声而吼。不乏好汉的坚强,散文里时常有很浓烈的苦痛。更多的当然还是温文尔雅的清丽。一位诗人说吴忌的散文“行云流水、生气浑然、率真见性”。他自己就把新浪上的博客取名叫“光头磊落,四大不空”。先是坦荡,后是深情。一只猫在他的眼里成了“忧郁的猫”;寒冬光秃秃的树枝上,鸟成了开放的花朵;一颗平凡的石子却能慰藉岁月的冷静和寂寞;与病树一起站立,感受生命的荣枯……吴忌的散文读到四百多篇了,每篇都绽放着美丽的璀璨,宁静与深邃令人遐思。

  二十余年来,吴忌一直在诲人不倦之余随意为文。处境浮躁而心态清澈,恬淡从容的生存让人佩服。散文的成绩也稍算斐然吧,继散文集《雨的缝隙》之后,又陆续出版了《凝视一切》、《以痛止痒》。《鸟是树上的花朵》2004年在《散文》月刊发表后,先后被《读者》、《青年文摘》、《中华活页文选》、《儿童文学》等杂志及年选转载,用进中学生的考卷,编进阅读教材,有些影响。“夜风把树叶吹得哗哗地响,月光会把枝头的白鹭摇上摇下,翻开它的长长的翅膀。一树的白鸟,一树的花,一树的歌舞,一树开朗的笑颜……”这些鸟是树上的花朵,也是吴忌身上的,心灵上的花朵。

  读吴忌的文章总会让人如饮醇醪,不烈性,却醇厚绵长,可得精神的沐浴,灵魂的淘洗,仿佛轻曼的音乐飘过心尖,可以心境怡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