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汉初三杰

(2017-08-04 17:33:11)
标签:

杂谈

​刘邦称帝之后,在洛阳南宫的酒宴上,与群臣论及自己是如何取得天下时,说了一段著名的话:“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这里说到的运筹帷幄的张良,镇抚后方的萧何,和百战百胜的韩信,后来被合称为“汉初三杰”。

但这段话中,特别有意思的地方,是刘邦表述这三人的方式,“吾不如子房”,“吾不如萧何”,“吾不如韩信”。身为统帅众人的君王,他非常坦率地承认,自己在各个方面,都不如手下的英杰。而自己能够取得天下,则正是因为依靠了他们的力量。


*   *   *


刘邦和项羽之间的楚汉战争,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场“人神之战”。

刘邦这个人,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看不出有什么雄才大略。高祖本纪中说,他年轻时候做泗水亭长,“廷中吏无所不狎侮”。“狎侮”,应该是过于亲昵而肆无忌惮欺负对方的感觉。大概有些类似现在所谓“损友”。这一风格在他各个臣僚的传上都多有体现。例如,郦食其投靠刘邦时,已经六十来岁。“沛公方倨床使两女子洗足,而见郦生。”刘邦坐在床上,一边让两个女子给他洗脚,一边召见郦食其。郦食其说,你要想会合义兵,诛灭暴秦,恐怕不该这样见长者吧。刘邦才停止洗脚,将郦食其请到上座。刘邦在荥阳被项羽围困时,郦食其给刘邦出了个馊主意,张良指出这么做后果的严重性,刘邦气得把饭都吐了出来,对着郦食其大骂“竖儒,几败而公事!”“而”通“尔”,“公”是父亲的意思。所以这句话翻译过来大概就是“差点坏了你老子我的大事”。这可能是正史中最早出现的脏话之一。

而刘邦定天下后,路过曲逆城,看到房屋非常宏大,感叹道,“壮哉县!吾行天下,独见洛阳与是耳。”这么雄壮的城池,天下只见过洛阳和此地。于是问了曲逆的户数,专门把一直替他出谋划策的陈平改封到了这里。


秦汉之交,事实上有两次“背水一战”。另一次是韩信的井陉之战,涉及了精妙的战术运用。而项羽的钜鹿之战,几乎没有采用什么战术技巧。带着全部人马渡过黄河,随即凿沉船只,砸破做饭的釜甑,烧掉营寨,每人只带三天的军粮,以表示人人必死,没人还有活着回去的意思。就这样交战九次,大破秦军。当时,救援钜鹿的诸侯们惧怕秦军,都藏在壁垒中观看。项羽麾下的楚兵“无不一以当十”,“呼声动天”,看得诸侯军人人震恐。钜鹿战后,项羽召见诸侯,诸侯们都只敢以膝盖行走,没有人敢仰视项羽的。项羽的这一亮相,完美地征服了诸侯,奠定了“西楚霸王”的地位。

项羽与刘邦广武会盟时,项羽派壮士出营向刘邦挑战。刘邦手下有神箭手楼烦,项羽的壮士挑战三次,都被楼烦射死。项羽大怒,手持长戟亲自出战。楼烦正要射他,项羽张大眼睛一声怒吼,楼烦吓得既不敢看他也不敢发箭,跑回营垒不敢再出来。刘邦派人暗中打听,才知道那就是项羽,大为震惊。

项羽在垓下,身边从人只剩二十八骑,而汉军的追兵有数千人。项羽估计此番应该是突围无望了,于是告诉从骑,“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今日既然已经到了决死之期,我就为了你们痛痛快快打一仗。我会胜他们三次,突破重围,斩杀将领,砍倒旗杆,你们就会知道,这是上天要亡我,不是我打仗的过错。

于是项羽把二十八名骑兵分为四队,分别朝向四个方向。汉军将他们围了好几层。项羽对从骑说道,“看我取他一将”。让骑兵四面驰下,约定在山之东面合为三处。于是项羽大吼着飞驰而下,汉军望风披靡,项羽随即斩杀一将。杨喜追逐项羽,项羽张目怒吼,杨喜人马吓得退了数里。项羽与骑兵果然重新合为三处。汉军不知道哪一处是项羽,于是一分为三,重新包围。项羽纵马奔驰,又杀了汉军一个都尉和数百人。重新聚合他的骑兵时,只损失了两骑人马。于是骑兵都拜伏了。

最后的乌江边上,项羽将自己的马送给了乌江亭长,又让从骑都下马步行,短兵接战。他一个人又杀了汉军数百,自己也受伤十余处。回头看见认识的吕马童,说道,“听说汉军用千两黄金、万户封邑买我头,我就把这好处送给你吧。”于是自刎而死。


*   *   *


我想,项羽在秦汉之交,应该是战神一般的人物吧。而刘邦对于项羽的胜利,则是一群凡人打败了战神。


项羽分封诸侯时,将刘邦封为汉王,封地在汉中、巴蜀一带。刘邦手下的将士大都来自东部,所以开始不断逃亡。韩信因为始终得不到刘邦重用,也加入了逃亡行列。萧何将韩信追回,又说服刘邦将韩信拜为了大将。

刘邦问韩信,“丞相萧何夸了你很多次,你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呢?”韩信问刘邦,“大王觉得自己跟项羽比怎么样?”刘邦默然良久,说,“不如也。”韩信说,“我也觉得大王不如项羽。但是,我曾经侍奉过项羽,他待人恭敬而慈爱,将士生了病,他会流着泪把自己的饮食分给对方。但是他人立了功该封爵时,却把大印在手里攥得磨损了也舍不得给出去。他因为背弃与义帝的约定,又封亲信为王,诸侯都不服气。所过之处无不摧残毁灭,百姓也很怨愤。大家都是被他的强力所慑,所以名义上虽然是霸主,却得不到天下人心。大王如果能反其道而行之,任用全天下的勇士,又以全天下的城邑来封赏他们,那么谁会不服你呢?”

接着,他向刘邦指出,将士皆欲东归,这本身是个机会,关中的父老因为约法三章,也一直盼望他回去。趁此机会挥师东进,一举便可平定关中。

刘邦大喜,觉得与韩信相见恨晚,随即采纳韩信的计策,很快平定三秦,为楚汉战争赢得了宝贵的基业。


至迟从听到韩信这番剖析——也许再加上韩信本人卓越才能的冲击——开始,刘邦便将大规模的招揽、任用人才,作为了自己的一个根本战略。

刘邦刚在沛县起兵时,将自己的老家丰邑交给雍齿镇守。雍齿不服刘邦,投靠了魏国。刘邦三番五次攻打丰邑都没能打下,与雍齿结下极深仇怨。后来雍齿重新投降了刘邦,又屡立战功。刘邦称帝后,开始封赏功臣。许多人担心封赏轮不到自己,却因为之前的过失被惩罚诛杀,开始有了聚众谋反的想法。张良问刘邦,你平生最恨的人是谁?刘邦说,是雍齿。于是张良建议刘邦马上封赏雍齿,以安群臣之心。刘邦立即将雍齿封为了什方侯,其他人也随之安定了下来。但其实,在刘邦生命的最后一年经过沛县时,决定免除沛县的租役,沛县父老请求他将丰邑的租役也一并免除,刘邦还说过因为雍齿背叛过他,所以不愿免。父老再三请求,还是答应了。


就在这样的战略之下,刘邦手下聚集起了如云的人才。“汉初三杰”,不但才能各不相同,出身也各不一样。张良是战国时韩国贵族的末裔,父亲和祖父都曾是韩国的丞相。萧何是沛县的官吏,秦朝时曾得过考核第一。而韩信出身底层贫民,曾因为寄人篱下求食而被他人看不起。这三个人,几乎构成了一个社会各个阶层的缩影。

而刘邦的谋士,除了张良,还有陈平。说客除了郦食其,还有陆贾。曹参战时随韩信征伐,在列侯中军功第一,后来又接替萧何担任相国,留下“萧规曹随”的美谈。名将如灌婴、周勃、樊哙等等,更是多不胜数。


刘邦与项羽的战争,刘邦在正面战场几乎从未获胜,数次被项羽打得逃命。他最后的胜利,就是听从张良的意见,重用了韩信、彭越、英布三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其中由韩信北上剿灭魏、代、赵、燕、齐,和彭越等一起,对项羽形成了战略合围,才最终转败为胜,夺得了天下。而在此过程中,萧何一直在为他默默地经营着关中,维护着大后方的安定,保障着粮草和兵员的不断补给。


*   *   *


刘邦攻下咸阳,进入秦宫时,见到无数珍宝美女,就想住在咸阳宫里。樊哙、张良先后进谏,于是刘邦退出了秦宫,还军霸上。范增对随后到达的项羽说,刘邦早年既贪于财货,又喜好美色。此次进关,却“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志向绝不在小,望之有“天子气”。所以才有了后来的鸿门宴。

刘邦为人,有着极为寡恩的一面,如韩信、彭越、英布等的先后被杀。同时,又有着亲自在群臣面前为没有军功(按当时惯例,只有军功才能得到封赏)的萧何、张良等争取封地,以及将曲逆封给陈平等待人非常真挚的一面。

我想,这二者是完全不矛盾的。因为刘邦心中有一根轴,那就是“天下”。他想要得到天下,所以其他什么的东西都能舍弃,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凡是能助他得天下的人,他都视如珍宝,从内心感激他们的帮助。而凡是威胁到他的天下的人,则都只能毫不留情地一一剪除。而他手下的这些豪杰,我想,恰恰是因为刘邦把“天下”放在了一切之前,才愿意追随他。因为,谁都想当“胜者”啊。

刘邦讨伐陈豨期间,韩信因为试图里应外合而被吕后、萧何所杀。刘邦回到长安,得知韩信死讯,“且喜且怜之”。这五个字,颇能反应出刘邦的性格特征。


按:本文所有细节均译自史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高祖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高祖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