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鸿
朱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7,472
  • 关注人气:5,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凿齿村

(2021-07-27 23:01:17)
分类: 纪事


初夏的时候,得一日之闲,遂跟朋友同游。朋友说:“沣河西岸,小麦一片浩瀚,看一看吧!”

    这一带广衍膏腴,是上上之田。小麦正在成熟,远望着,让人心旷神怡。

    地畔有一块残碑,兴之所至,我就踏着田埂过去辩识。大约二十分钟,两个朋友竟走散了。我笑了,分头活动,各得空间,不亦快哉!

    我选小路,进了凿齿村。村名奇异,恰恰吸引了我。行几百米,觉得这里的布局和建筑也并无什么特别,一般家庭都是两层或三层的楼,由于树少,难免显得生硬。不过农村的风貌现在多是如此,一个庭院,前槐枣,后杏榆,此乃旧俗了。

    再转弯行几百米,才发现了凿齿村的卓越:我看到一尊习凿齿的雕像,一尊释道安的雕像。习凿齿的雕像置于广场上,释道安的雕像置于道安寺中。道安寺正在修缮,搬砖的搬砖,刷墙的刷墙,有序并安静。凿齿村显然是有背景的,它的来头就是文化。

    事情发生在一个动荡和分裂的时代,虽然复杂,求之有径。

    公元316年,晋愍帝不得不光着膀子,出长安城,投降匈奴人刘曜,西晋亡。司马睿便在建康重起朝廷,东晋诞生。此间,北方涌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政权,呈现为五胡十六国的格局。氐人趁机进入关中,以长安为国都,建有前秦。

    公元357年,苻坚登基,始为前秦的天王。他推崇汉文化,善用贤能,并修治水利,加强农业生产。苻坚志存高远,派军平了前燕,又平了前凉和代国,统一了黄河流域。在这种形势下,他欲消灭东晋,遂兴兵进攻襄阳。公元379年,前秦还打下了襄阳,尤其令苻坚欣幸的是发现了大儒习凿齿和高僧释道安。接着,邀请此二人至长安,要他们为前秦工作。二人一路坐轿,待遇高矣!苻坚羡慕汉文化,这也是见证吧!

    然而习凿齿认为自己是晋士,家在汉水之侧,从而心向故土。苻坚虽然以得士为喜,不过由于习凿齿有足疾,进退皆蹩脚,苻坚竟认为释道安是一个人,习凿齿只是半个人。习凿齿觉得受了伤害,便以患病为由,至郿坞岭以南,结庐而居。释道安跟习凿齿在襄阳就认识,且交流至深,素不解伴,遂也到了郿坞岭以南,营作精舍,汉译佛经。俄顷,习凿齿悄然返晋,再栖襄阳。释道安以普渡众生为业,没有南北之分,寄寓也安。闻讯鸠摩罗什在龟兹,他还建议苻坚迎之。释道安的精舍,也渐渐发展为道安寺了。

    淝水之战以后,前秦势衰。羌人姚苌作战败绩,以畏罪叛逃了前秦。当是时也,有豪族怂恿,姚苌就自称大将军和大单于,后秦遂立。公元385,姚苌逼苻坚禅位遭拒,杀了苻坚。岁月激荡,前秦结束了,后秦也结束了,五胡十六国及南北朝都结束了。

    然而人在义在,文化延续。总之,各朝各代,一旦遭遇逆境,长安之士便迁徙而来,住在习凿齿曾经所住之地,这当然是精神上受其影响的结果。一世又一世,一户又一户,这里就成为一个聚落,乃是凿齿村。村以凿齿名之,敬仰之情自喻,效法之迹自明。凿齿村必有道安寺,且能保留至今。

    阎姓是凿齿村的大宗,我碰到了阎希坤先生。他七十余岁,身体颀长,满头白发,是一个睿智的乡贤。大约在1250年,阎姓的祖先自长安迁徙至凿齿村。那时候,淮河以北,散关以北,都是金人的辖区。阎姓的祖先到凿齿村来生活,确乎反映了一种价值取向。自宋末元初,至民国,政权多有迭变,不过凿齿村永在沣河西岸。

    凿齿村曾经有半个世纪讹变为卓日村了,这当然也是有缘由的。至迟在1956年以后吧,兴建农业生产合作社,村民参加集体劳动,要频繁地报村名,凿齿村不好读,不好写,就转换成卓日村了。卓日村出现在文件里,标注在地图上,属于法律的承认。

   “卓日村是什么意思?”我问。

   “鄠县方言,并无什么意思。”阎希坤先生说。

    阎先生土生土长,清楚凿齿村的历史。多年以来,村民、村干部及在村外、省外和国外的凿齿村人,一再向政府请示,要求为凿齿村正名,因为这将有助经济的发展,也将有助文化传统的继承。20061026日,政府发出通知,恢复了凿齿村之名。

   “高兴吗?”我问。

   “咋能不高兴!凿齿村人以生活在这里为光荣啊!正名那天,男的女的都很兴奋,还在村前村后放了鞭炮呢!”阎希坤先生说。

    不知不觉,有老少几位围了上来。他们或悦色,或点头,频频应和阎先生。

    我不禁感慨,只是内敛着,仅向阎先生及村民作了祝贺。仰望着初夏的蓝天,我想,气节的教育,忠诚的教育,乃至爱国的教育,可以在学校,可以在礼堂,也可以在像凿齿村这样的聚落进行。闾里固野,但闾里的教育却往往有血有肉,更是生动和坚实。

    仲尼有言:“礼失而求诸野。”偶入凿齿村,徜徉两个小时,还真产生了这样的体验。

   

 

二〇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窄门堡

           原载西安晚报20217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