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怡红公子
怡红公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熙凤:末世凡鸟

(2007-03-20 09:03:09)
分类: 杂谈
 
王熙凤:末世凡鸟王熙凤:末世凡鸟王熙凤:末世凡鸟
   在《红楼梦》中描写了两个世界,即大观园的女儿世界和贾府的男人世界,这两个世界则构成了《红楼梦》亦真亦幻的意境。作为金陵十二钗之一的王熙凤是唯一一位身居于大观园之外的人,她凭借这自身的管理才能活动于荣宁两府,成为了两个世界相互通连的桥梁。同时也成为了《红楼梦》中一枚耀眼的金钗。

  王熙凤是曹雪芹精心刻画的一个人物形象,也是塑造的最为成功的角色,在读者心里刻下深深的烙印。若按《红楼梦》第二回“正邪两赋”论凤姐,毫无疑问,她是一个邪多于正的人物,但不可否认的是,从这个人物身上所折射出的华彩和魅力,是《红楼梦》里的任何角色都不可比拟的。正如著名红学家王昆仑所说“《红楼梦》的读者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读者在恨她的同时也对她有好感,甚至是同情。若仅仅把凤姐说成一个毒辣之人,是不能令人折服的。“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读《红楼梦》而仅仅看到凤姐身上表现的恶毒的一面,而看不到凤姐身上所体现出来的时代特征人物的真正用心和独到之处,就会真正辜负了作者“十年辛苦”的一片“痴心”。

  在《红楼梦》的女性群像中,她有别于其它许多女性,如王夫人、李纨、薛宝钗、花袭人等。在她身上,传统的价值观念有所失落甚至是裂变,而这种失落裂变又恰恰与认同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使她的形象丰满活脱、玲珑和谐,同时,也呈现出复杂性。当人们的价值观发生巨大变化的今天,用现代的眼光重新“审视”王熙凤,在她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勇气、胆识和自信等品质,显得多么的难能可贵。尤其是在那个封建专制的社会里,女人是男人的附属物,是活在男人影子底下可怜又可悲的毫无尊严可言的封建礼教的殉葬品,从林黛玉到薛宝钗,再到袭人,哪个不是活得那么卑微而可怜,都不得不被迫的等待和接受男人对她们的选择?在凤姐有生的日子里,她活得是那么精彩!“活出了自己的味道”,她以超常的智慧和胆识,不但掌管了家族里的人事和财物大权,还能牢牢地牵制着迂腐而淫乱的丈夫,成为“一言九鼎”的实力派人物。

  王熙凤性格中体现出来的现代女性意识,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从容不迫、胆识过人的脂粉英雄

  从某种意义上说,《红楼梦》的许多读者之所以对王熙凤欲恨不能,大多是为其自身的魅力所折服。她以女子的身份给贾府的男人世界带来了一股强悍的生命力,一扫男人世界的萎靡之气。在作品的开始作者借冷子兴之口为读者勾勒出了一个模样标志,心思缜密,言谈爽利的大户人家的管家奶奶的形象。为了更突出凤姐的与众不同,作者为其设计了一个精致的出场仪式,她的出场是从初到贾府的林黛玉眼中开始的——

  一语未完,只听后院中有笑语声:说:“我来迟了,没得迎接远客!”黛玉思付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如此,这来者是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环拥着一个丽人,从后房进来。这个人打扮与姑娘们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仙纪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譬,结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顶上级着赤金盘缡缨络圈,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云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跟,两弯一柳叶掉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黛玉连忙起身接见,贾母笑道:“你不认得她,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

  在这“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期待中,在收敛与放纵的对比中,在众星捧月之下凤姐粉墨登场了,“红楼”中美丽的女人比比皆是,为何独有王熙凤脱颖而出,在那个以父权为中心的大家族中得到“呼风唤雨”的地位呢?这不是靠着她美丽的容颜换来的,而是凭着自己的勇气、胆识、智慧和自信,“摸爬滚打”出来的。在这里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丝唯我独尊、纵横捭合的王者风范,这个光鲜逼人的出场预示着她日后的非同凡响。

  是的,一个完整的活生生凤姐先已藏在作者心里,写出来自然是跃然纸上的。曹雪芹对凤姐儿这个人物,是从多侧面、全方位、立体式地进行塑造的,是从四面八方来写的,她是贾府的女“总理”,这种特殊的地位和身份;使她与贾府的主仆上下,男女老少,各色人等,发生广泛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与宫廷宦官、衙门官吏、寺庙僧尼也有来往。这就又使她处在各种矛盾冲突的漩涡中心,使她得到充分地表现;同时,她的性格也就从四面八方得到映照;这是凤姐这个人物形象写得特别成功的根本原因。

  曹雪芹对凤姐这个人物,可以说既爱又恨:爱她的才与貌,恨她的德与行。所以对她既有赞扬,又有鞭挞。这种复杂的思想感情和爱憎态度,集中地体现在为她所写的“判词”和“曲子”中: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聪明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王熙凤以其特有的个性魅力,在贾府里能够如鱼得水、左右逢源、拥有实权、尽展其才能,这一切皆源于她截然不同于那个时代的寻常女性的自信和勇敢的品质。毫不避讳的说,在红楼众多的女性中,王熙凤是值得人欣赏的,甚至是佩服的。与大观园里的那些很会吟诗作画的才女们相比较,凤姐在人际的旋涡中做人的能力,更令人钦佩。这是王熙凤真正的魅力所在。因为与大观园中那些被压迫被践踏的柔弱女性相比,王熙凤才是生活的强者,是一个争取独立自主人格的不同凡响的女人,是那个腐朽没落的大家族中唯一敢于与男权抗争的女权主义者。在她的身上,体现出现代女性才能具备的意识和品质,使那个时代的王熙凤出类拔萃,凤毛麟角。这就是王熙凤最迷人的地方,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协理宁国府是凤姐展示才华的第一步。秦氏之丧,是贾府的一件大事,也是很难办好的一件事,这对谁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面对宁国府“里头着实不成个体统”的局面,凤姐首先是“理出个头绪来”对其情况了如指掌的凤姐,一下子就瞅准了存在的弊端:“头一件就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事无专管,临期推委;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约束,无脸者不能上进。——这就是宁府的风俗。”此时凤姐虽尚未理事,已能看出她的厉害了。曹雪芹通过这一回的倾力打造,把个精明能干,泼辣自信的凤姐跃然纸上,给读者展示了一个胆识过人,自信从容的女性形象。

  凤姐的每个脚步都能看出其脂粉英雄的风采。看到小红机灵伶俐,“说话虽不多,听那口声就简断”,便立即将她收到自己麾下,要调理出息她,表现了她识人的慧眼与怜才的心怀。对探春的怜惜、赏识和支持更显示了凤姐的胸襟与大度。在作品的第五十五回,凤姐因病让探春替其执事,她打心底的对探春的赞许,没一丝嫉贤妒能,有的只是英雄惜英雄的情怀。

  对比我们现代的生活,凤姐是将荣宁二府当作了自己的“职业场”,她在那个生活空间里尽展其女性风采,实现她的人生价值。或许作者因在他无意识中不知不觉地带着封建男权意识和他所处的时代的历史局限性,而把凤姐的所作所为认为是争强好胜而无可厚非的话,那么作为今天的我们,还要那么的去认定的话,那就不能不说是现代人的悲哀了!

  二、坚持自我、永不言败的女勇士

  “夫为妻纲”是封建社会对女性在道德上的行为规范,也是男性评价女性价值的主要标准之一。众所周知,王熙凤对贾琏有所不“顺”。十三回,她敢在贾琏面前得意忘形地炫耀自己的才能;十四回,她使贾琏为了一绺青丝吓得脸都黄了,并“杀鸡抹脖子使眼色”求平儿替他遮盖;十六回,贾瑞求贾琏为他谋份差事,贾琏来求王熙凤而她却不买他的账,并嘲笑贾芸“你们要拣远路儿走”;同样,贾琏的奶妈为儿子求差和贾琏说了几次,最后还是找了王熙凤才成。凡此种种,都说明她对贾琏的不“顺”。有人认为,她之所以有此表现是因为她依仗自己有着不凡的家势以及贾琏的为人,但如果凤姐自身没有过人的才能和超前的想法又如何让贾府的众多男子汗颜呢?

  或许有人还会说,虽然王熙凤的才智过人,但并不能掩饰其狠毒的一面。今天,我们在这里并不想为凤姐开拓什么“罪过”,因为狠毒就是凤姐性格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这是不容讳言的。但我希望读者能够看清凤姐的毒剑只是指向男子世界的,并且只是在其受到侵害时她才举起她的利刃。她的狠毒是被迫的,无奈的,是其软弱的另类表现,是反击而非进攻。然而,她一旦举剑,就将尽力地置人于死地。这样看来,贾瑞之死不过是其自取屈辱地下场。但对于丈夫贾琏的“偷腥”与不忠,她的利剑就好像缠上了封建礼教的大网,抽不出,挣不出。书中的第四十四回在凤姐寿辰之日,出轨的贾琏“倚酒三分醉”,逞起平时不敢逞的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凤姐不敢泼了,哭着跑去贾母处告状,“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吓得那个可怜。第二天贾琏来领罪,“凤姐站在那边,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的脸儿,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凤姐的形象,因这样的事件也显得更加丰满起来,她无论怎么奸恶强大,她都是个女人,渴望丈夫的专一,为受伤的心而委屈流泪,害怕丈夫突如其来难以控制的强硬态度,正因为其也有软弱的一面,正因为这些弱的细节的描写,她在作家的笔下,才越发鲜活生动起来。她没被塑造成一个刀枪不入的女人,这是作家的过人之处。凤姐要求的是平等的婚姻,这种具有现代意识的婚姻观她无法忍受眼前的一切,然而这一切在他人的眼中却都视为了理所应当。在这种情势下,凤姐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因为“放弃”从来就不是她的风格,她把她满腔的怨毒转向了鲍二家的、望风看门的小丫头、兴儿、尤其是尤二姐身上,这似乎也就可理解了。对于小丫头、兴儿,凤姐可以说将“心狠手辣”运用得淋漓尽致,但尤二姐就应另当别论了。尤二姐是宁府贾珍之妻尤氏的妹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不但与姐夫贾珍有染,而且嫌贫爱富,不愿嫁给破了产的张华。在贾珍贾蓉父子有意撮合她与贾琏时,她因早已有心勾搭贾琏,就同意了。凤姐面对不可避免的婚姻危机,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为了维持自身在家庭中的权威,毫不犹豫的将毒剑刺向了尤二姐,所有这些都充分地体现了凤姐的狠毒,无可辩驳。但我们若只看到了凤姐的毒辣,甚至替那个“水性”女人尤二姐喊冤叫屈,而看不到封建礼教和多妻制的危害,就是贬低了作者描写的艺术价值和作品深宏的认识意义!

  应该说,凤姐的狠毒在弄权铁槛寺,过河拆桥地追杀张华,清虚观掌劈小道士等处也可看到。然而,尽管如此,我们仍有必要注意到她的狠毒仍是在男子世界中滋长的,是被男子世界逼迫下的选择。这种狠毒尽管有所滥用和偏向,但她的出发点和最终指向仍是污浊的男子和男子世界。甚至可以说,这样一种品性仍是她在男子世界生存而欲保全自己的必需条件。她的狠毒是“无毒不丈夫”的“毒”。如果要对这狠毒作以道德评论的话,那么,那个熏染和引发她“狠毒”的男子世界,首先要对此负责。

  三、能言善辩、精明睿智的凤姐

  在红楼里,大多数的女性都是冰雪聪明的——“黛玉的慧”,“宝钗的惠”,“探春的敏”,都是呼之即出的。然而,王熙凤却是与众不同的精明睿智。她不仅有一张厉害的巧嘴,有着一双能洞察明晰的眼睛。更有着一颗能正确分析判断是非利弊的清醒头脑。她是该聪明的时候决不装糊涂,该装糊涂时却决不逞强的人。

  凤姐的嘴皮子,是出了名的厉害。首先不仅表现在她有一张伶牙俐齿,在老太太,王夫人等一行有着实权的大人物时能说会道,能言善辩,对她同辈的姑娘们,小姐们哪怕是爷们,她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没有半点不和适宜的言语。更不凡的是她很会营造氛围。她走到哪,哪就充满了欢声笑语,热闹异常,使她有着很强的号召力和感染力。她的语言通俗易懂,形象生动、诙谐

幽默。她能根据不同的地点,情况和不同的人,时甜,时酸,时苦,时辣。这需要怎样的语言功底才能应付的自如的。在书中第三十八回里,老太太带着一大家子人在盖于池上的藕香榭欣赏风景,心里高兴,就说起小时候在枕霞阁玩儿,不小心失足掉进了水里,没有淹死,救起来头上却崩破了一块,现今鬓角上还有指头顶儿大的一个坑儿。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是无法对答的,可聪明的凤姐却说出了一篇不同凡响的话来:

  “凤姐不等人说,先笑道:‘那时要活不得,如今这大福可叫谁想呢?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儿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

  虽说这是凤姐为了拍老太太的马屁,可拍马屁拍的乖巧,拍的让人听了喜欢而不反感,也是很不容易的事。“象如此有血有肉,有滋有味,叫老太太听了心里甜滋地话,是只有凤姐才说的出的。” 能练就凤姐这样高水平的口才,着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足以看到王熙凤因这看家的本领,才令她能够在那个讹余我诈的大家族里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曹雪芹通过日常的生活细节,描绘和刻画凤姐的极细深的心计,塑造了一个“有着一万个心眼子”精明的凤姐。凤姐的聪明不是小聪明,而是“大智慧”。她运筹帷幄,随机应变,能正确的“见风使舵”。这用今天的观点来说,是个“明白人” ,而这一切都源于残酷的现实决不允许凤姐有一丝的糊涂。管理不讲究科学策略,工作不讲究方式方法,为人处事不讲究交际艺术,是很难在社会上立足的,会处处受敌。同样如此,王熙凤就是深刻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之险恶,如果不能保护好自己,不能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那么自己就会被那个“人吃人”的社会“吃掉”。她在这样的清醒认识之下,于是才在生活中磨练了这种自我保护的能力和战斗意识。王熙凤是生活的强者,不会等待命运的裁决。她知道主动出击,敢于夺取胜利。她的睿智,同时还表现在当她被卷入某种纷争的时候,她能够正确的分析形势,做出正确的判断,采取迂回的战术,等待时机的转变而调整计划和策略。当自己的老公公不知廉耻的发淫心想娶老太太身边最贴身的侍侯丫鬟-鸳鸯时,她清醒的意识到此事极不妥当。按理说,好强的凤姐“素喜揽事办”的,却为何不想出这样的风头呢?凤姐聪明就聪明在这,因为她知道这样的缺德事非但不能去做,更不要说她为着这万不能做的尴尬事去得罪老太太和那一帮子人。于是当她碰到前来商量的邢夫人说道“依我说,竟别碰这个钉子去。老太太离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的,哪里就舍得了?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做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做去,成日和小老婆喝酒。’太太听听,很喜欢咱们老爷么?这会子回避还恐回避不及,反倒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去了。太太别恼,我是不敢去的。明放着不中用,而且反招出没意思来。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免有点儿背晦,太太劝劝才是。比不得年纪轻,做这些事无碍。如今兄弟、侄儿、儿子、孙子一大群,还这么闹起来,怎么见人呢?”(四十六回)一番快语,谁知却使邢氏大感不快,她冷笑道:“大家子三房四妾的也多,偏咱们就使不得?……我叫了你来,不过商议商议,你先派一篇不是!”刚刚还在理直气壮劝婆婆不要拿草棍儿戳老虎鼻子眼儿的王熙凤,见到婆婆愠怒怪罪于她,马上一反先前的说法,陪笑道:“太太这话说的极是。我能活了多大,知道什么轻重?想来父母跟前别说一个丫头,就是那么大的一个活宝贝,不给老爷给谁?背地里的话,哪里信得?我竟是个呆子!拿着二爷说起,或有日得了不是,老爷、太太恨得那样,恨不得立刻拿来一下子打死,及至见了面,也罢了,依旧拿着老爷太太心爱的东西赏他。如今老太太待老爷,自然也是那样子。依我说,老太太今儿喜欢,要讨今儿就讨去。……”(四十六回)凤姐的“谏而不听”,“随风转舵”的策略,轻轻松松的把矛盾置于自身之外,这不能不说是她的高明之举。曾有人因此认为,王熙凤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言外满含嘲讽的贬义。我们设身处地的为凤姐着想一下,如果当时她不讲究策略,不管她帮着谁,她都会得罪一方的。这件事她不但做的巧妙得体,而且也不失她做人的立场。因为这个时候的凤姐是十分仗义的,起码没有助纣为虐。这些事放在今天的立场和观点上看,她的这种精明和睿智也是很值得学习的。一个生活在充满激烈竞争的环境之中的当代女性,如果没有这样的勇气和智慧,是很难立足于社会,出人头地的。

  对于以上的认识和分析,我并非想把王熙凤在红楼里所做的不齿之事一一摒弃,以“掩耳盗铃”的之举去重新塑造一个“可敬可爱”的凤姐形象,实则是本着“人无完人,金无赤金”的态度,去挖掘隐藏在她身上的个性品质,充分展现她独具一格的现代女性的风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