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岳不群林平之散论【三题】

(2010-02-18 06:03:40)
标签:

杂谈

分类: 岳不群林平之

                            一、           嵩山之上,岳不群何不径杀林平之?

 

                                                              【一】

 

     风清扬身上,文人气息甚重。振衣弹冠,洁己以进。

     哪一日,将《笑傲江湖》改编为舞台剧,完全可以挪借屈原的《卜居》,用作风清扬的独白。

     岳不群,则是文人的另一类典型。

     风清扬“悃悃款款”,岳不群“送往劳来”;

     风清扬“正言不讳”,岳不群“从俗富贵”;

     风清扬“超然高举”,岳不群“喔咿嚅唲”;

     风清扬“廉洁正直”,岳不群“如脂如韦”;

     风清扬“昂昂若千里之驹”,岳不群“泛泛若水中之凫”;

      风清扬“与骐骥亢轭”,岳不群“随驽马之迹”;

      风清扬“与黄鹄比翼”,岳不群“与鸡鹜争食”;

      岳不群如“蝉翼”,风清扬重“千钧”;

      风清扬近于“贤士”,岳不群分明“馋人”;

      风清扬乃如“黄钟毁弃”,岳不群竟似“瓦釜雷鸣”……

      要之,风清扬像是孤臣屈原,岳不群略似令尹子兰。

 

                                                       【二】 

      

      在嵩山,岳不群谈说:“我华山创派二百余年,中间曾有气宗、剑宗之争。众位武林前辈都知道的。在下念及当日两宗自相残杀的惨状,至今兀自不寒而栗,……”惹得令狐冲莫名惊诧,“师父曾说,华山气剑二宗之争,是本派门户之羞,实不足为外人道,为甚么他此刻却当着天下英雄公然谈论?”(《笑傲江湖·32·并派》)

     令狐冲太幼稚,太单纯!“君子剑”岳不群掌门,正是“圣之时者”,也就是“摩登圣人”,最能与时俱进。    

  “理论总是不实践的人制定的”,钱钟书此言,大好。岳不群虽非“气重于剑”理论之制定者,确确实实在在,他是“剑宗”理论在当日“江湖”的总代理。岳先生将“气重于剑”喊得震天响,却绝无实践的诚意,完全不受自己极力宣扬的那套理论的约束。

“平素师父谆谆叮嘱,宁可性命不要,也决不可违犯门规,不守武林规矩,以致败了华山派的清誉。”(三联版《笑傲》383页),看岳老师的教育内容与方式,分明是纯正的“教条主义者”。返视其立身行事,只要关涉到个人利害,岳不群转轪却是比谁都快,才不会受甚么“门规”、任何“理论”限制。岳不群的本色,乃是超一流的“实用主义者”。

“风清扬朗声道:‘……甚么武林规矩,门派教条,全都是放他妈的狗臭屁!’”(同上)。可惜,老风(及令狐冲)能想能说,不能实行——也没办法,理论总是不实践的人制定的——真正达到这样从心所欲的崇高境界的,唯岳不群,一人而已。

   嵩岳少室山,“三战”之时,为挽留任我行,岳不群挺身而出,与弟子令狐冲对决,关键时刻,使出“剑宗”招式,“夺命三剑”,并无心理障碍。

   这位岳先生,“剑宗”云乎哉?“气宗”云乎哉?正宗的变色龙也!

   仍在嵩山,之太室山,“五岳派”推举掌门,“比武夺帅”。岳氏一门,于焉大放异彩。岳灵珊、岳不群、林平之先后击败强敌。岳不群内功尚可,也是有限。其女其婿,内力空空,全凭神奇招式取胜。

 只恨俺当时不在现场,不能恳切咨询岳掌门:您这搞的是啥玩儿?玩的是哪一套?“气宗”云乎哉?“剑宗”云乎哉?俺怎么硬是看不明白?

自然,俺也就是想想。即在现场,俺也不敢问。作死啊,一问,岳掌门的“辟邪剑法”哪有不把俺归为“邪类”给立“辟”当场的道理?

 

                                                  【 三】

 

      当宁中则初见林平之,看他“生得太俊,不像是练武的胚子”,半开玩笑地为这位新弟子规划了“练武”之外另一份辉煌前程:“不如跟着你(岳不群)念四书五经,将来去考秀才、中状元罢。”

     可惜,林平之终于辜负了师娘的期望,他恩师兼岳父那份深厚的“经学”造诣,林平之竟未能继承,失传了。 

     岳不群在“修身”“立德”方面的自我追求,林平之倒是学了个十足十。且听岳不群女儿林平之夫人岳灵珊女士道来,“我说你和爹爹的性格儿一模一样,就只管肚子里做功夫,嘴上却一句不提。”    在令狐冲眼中看来,“林师弟沉默寡言,循规蹈矩,宛然便是一位‘小君子剑’。

      同行冤家,伪君子最了解伪君子,伪君子最畏惧伪君子,伪君子最敌视伪君子。

      嵩山上,岳不群何不径杀林平之?

 

                                                  【四】

 

     网上老友哇靠兄,引录《笑傲江湖》一节文字:

    “显然,林平之这一招,便是东方不败当日在黑木崖所使的功夫。……便在此时,只听得远处岳灵珊的声音响了起来:‘平弟,平弟!爹爹叫你今日暂且饶他。’她一面呼唤,一面奔上峰来。见到林平之和余沧海面对面的站着,不由得一呆。她抢前几步,见林平之一手已拿住余沧海的要穴,一手按在他胸口,便嘘了口气,说道:‘爹爹说道,余观主今日是客,咱们不可难为了他。……你要报仇,还怕他逃到天边去吗?’”(三联版《笑傲江湖》1342页)

   由此,哇靠兄质疑:“岳不群早就知道林平之练了辟邪剑法。岳不群怎么就没有杀了林平之灭口?”

      以下,谈谈我的看法。

     “显然,林平之这一招,便是东方不败当日在黑木崖所使的功夫”并不是岳不群的观感,是现场观众令狐冲任盈盈的体会。

  岳灵珊传达的“爹爹叫你今日暂且饶他”,只证明岳不群认为林平之的武功胜过余沧海,但他不在现场,尚不能断定林平之练过《辟邪剑法》。

  当日嵩山之会,华山派岳家女、父、婿三人,接连展示神奇武功,岳灵珊的表现,尤为抢眼,“岳灵珊以衡山剑法打败莫大先生,以恒山剑法打败令狐冲,对方不免有容让之意,但她以泰山剑法力败玉磬子和玉音子,却是真真实实的功夫。”(1319页)

     剑法高明如令狐冲,“眼见岳灵珊最后三剑使得犹似行云流水,大有善御者驾轻车而行熟路之意,三剑之间击伤泰山派两名高手,将石壁上的剑招发挥得淋漓尽致,心下也是暗自赞叹。”(1296页)

 余沧海的武功,似不及衡山莫大,与玉磬子、玉音子当在伯仲之间。而林平之用功之勤、悟性之高,又在岳灵珊以上。

 林平之未练《辟邪》,只全力练习华山派后山石壁上各派武功,仗着奇招迭出出其不意,完全可以胜过余沧海——假如岳不群做出这样的估计,也不算太离谱。

 《辟邪》与“壁上”两种武功,皆不以“内力”见长而以招式制胜。

 如岳不群目击林平之、余沧海之战,当能断定林平之已然练得《辟邪》。如其不曾亲见,则岳不群就可能想当然地认为林平之的优势来自石壁上功夫。

    然而,也只是一种“可能'而已。

 林平之此举,仍是让人感觉过于冒险。

    一旦岳不群躲在暗处目睹此战,或有人将余林斗的详情禀报岳不群呢?

    岳不群一经断定林平之习得《辟邪剑法》,会不会立即对林平之下手呢?

    怕也不会。

 从后文来看,林平之当时已有与岳不群决裂而自立门户的成算,即使岳不群知道林氏已习《辟邪》功,一时也不好下手,原因有二:[一] 爱女灵珊一直随伴其侧。[二]  其时“八方风雨会中州(岳)”,嵩山,是江湖人注目的焦点。

    如岳不群趁岳灵珊不在时对林平之动手,并且能在十几招内干掉他,则事如春梦了无痕,岳不群正可将杀害林平之的凶嫌锁定到左冷禅或令狐冲身上,好在这两个倒霉鬼为杀人犯岳不群背黑锅也不是第一次,慢慢就习惯了。

不然的话,兹事体大,不好收场。

岳不群不能迅速干掉林平之,声扬起来,当时“新武林社”、《日江湖人民报》、《绿林周刊》必有大批记者派驻嵩山,报导‘五岳剑派’并派的百年盛会。一旦新任、首任“五岳派”掌门岳不群先生被“狗仔队”发现杀死或正试图杀死自己的女婿,传扬江湖……

岳不群既为道学家。恒常必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标榜,如今,“家”尚不能‘齐’,如何治理“五岳派”,又何以平定江湖?

 “君子剑”的外包装,成就了岳不群,同时也极大地捆缚了他的手脚。青天白日之下肆无忌惮大干快上如任我行,是不行的。

 岳不群既然一时不好下手,有这个时间差,对于林平之,已经足够了,然后:

“林平之道:‘我自有对付你爹的法子。’岳灵珊道:‘这件事既然说来难听,你自然不会说,爹爹也不用担心你。’林平之冷笑道:‘哼,对你爹爹的为人,我可比你明白得多了。明天我一见到有人,立即便说及此事……这是我保命全身的法门。我逢人便说,不久自然传入你爹爹耳中。岳不群既知我已然说了出来,便不能再杀我灭口,他反而要千方百计的保全我性命……若我忽然不明不白的死了,人人都会说是岳不群所杀,这叫做欲盖弥彰。’”(1386页)

林平之的办法,是否可行?

我不知道。

倒是任盈盈,有幸现场恭聆林平之给他自己定下的生涯规划,寻思:“林平之这人心思甚是机敏,这一着委实厉害……”(1386页)

                                                                                 2009、4、7                  

 

                             二                         没有师兄弟的掌门人?

 

 

    华山派,“气”“剑”二宗相争,“气宗”胜。

    由岳不群的师父主持,“气宗”以“卑鄙的伎俩”,断绝“气”“剑”二宗的同门之谊,独占华山。

    岳不群的师父,没有师兄弟?他一人(或者还有他几个师叔)就能灭了“剑宗”?

    这也罢了。按理说,此后的发展,“气宗”只可以比“剑宗”更兴盛,人丁更旺。

    奇怪的是:输了的“剑宗”,其头目封不平,是有师兄弟的。胜了的“气宗”,作掌门的岳不群,在小说故事中却是“既无伯叔,终鲜兄弟”。

    可能吗?

     至少在‘五岳剑派’的另外“四岳”,没有这样的没有师兄弟的掌门。

     要说岳不群施展手段将师弟们全数报销,还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上一代掌门,只有岳不群、宁中则两个弟子;等岳不群做了掌门人,就与宁女侠一气收了上百个弟子。之前的华山派,实在萎缩得厉害,或者,后来的扩张,太迅猛了?

    鄙人妄测:即使华山派在岳不群一代确乎人丁不旺,也不至于连一个师弟也没有。

    也许是为了使小说的头绪不致太繁,这几个师弟,被作者有意隐去了——就像在紧接《笑傲》的金庸的下一部作品《鹿鼎记》中,孝庄太皇太后被完全遗忘一样。

    如果“华山派气宗”这一代,仅存岳不群宁中则二人,则岳先生理所当然不可不戒地会成为掌门人的。如果还有(也应该有)其它师弟师妹,则岳不群必须竞争上岗。

    下面,我要说的是在第二种情况下,岳不群何德何能,得以继承“华山派”掌门大位?

    原因有三:

    【一】立长。岳不群是华山“气宗”的“嫡长子”。(三联《笑傲》277页:“岳夫人笑道:‘大师兄过奖……’”)

   【二】立能。岳不群是同门中武功最高的,起码是最高之一。(《笑傲》314页:“师父见大雪飞舞,兴致甚高,聚集了一众弟子讲论剑法,最后施展了这招‘无边落木’出来,……连师娘都鼓掌喝彩,说道:‘师哥,这一招我可服你了,华山派确该由你做掌门人。’”)

   【三】立贤。岳君子品德高尚,为一派之冠。由他接任掌门有助于修补华山派因内乱而破碎的江湖形象。(《笑傲》314页:“岳不群笑道:‘执掌华山一派门户,凭德不凭力,未必一招剑法使得纯熟些,便能做掌门人了。’”)

 

                                                                                     2009、6

 

                                        三、                  宁中则不上嵩山

 

 

    华山派高手,只岳氏夫妇二人。

    当“五岳并派”之时,岳夫人宁中则,居然未上嵩山。

    岳不群如愿做了“五岳派”掌门之后,这才诚邀令狐冲“随我同去华山养伤,和你师娘聚聚”(花城《笑傲》1313页)

   华山派正当存亡荣辱之际,宁中则本人自然不肯置身局外,而终于未上嵩山,相信是岳老师的思想工作做得到位到家。

     一旦目睹岳不群夺得掌门的全过程,稍知岳不群底细的人,都已经看清其“伪君子”的真面目,况是岳夫人?

     也许,岳不群不想这样的。

     宁中则上嵩山,对岳不群的“夺位”计划毫无裨益,反而掣肘,诸多违碍之处。

岳不群老师的思想工作做得十分到位。说服宁中则的最佳理由,不外:左冷禅可能趁华山派大本营实力空虚之际,实施偷袭。

谁能坐镇华山岿然不动?唯我“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2009、8

 

 

附录                   答网友

 

   有朋友质疑:“岳不群杀恒山掌门时咋没顾虑?”
        我想:

   习得《辟邪》的林平之,武功远在定闲师太之上。

   林平之对岳不群深怀戒心,定闲则无。

    岳不群确实能够并且也做到了“迅速干掉”定闲,只是紧张加疏忽,没补上一针,而已。

    并且,岳不群对两位师太动手之时,偌大少林寺(内),除了他们仨,再无一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