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君子剑,怎样炼成?——再再谈岳不群

(2008-12-25 21:48:53)
标签:

杂谈

分类: 岳不群林平之

     你可以在一个时期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永久地欺骗某些人,但你不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所有的人。

                            ——亚伯拉罕·林肯

 
 

         “月光下只见一个儒生手执长剑,端立当地,正是师父岳不群。”(三联《笑傲》261页)

         看岳不群的服装,是“儒生”,而其“端立”的造型,更似“儒生”。

         有句美国俗话说,如果走起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那它就是一只鸭子。此言甚好。同理,一个人,服装像儒生,造型像儒生,说话像儒生,那么,他,便是一儒生。

        当宁中则初见林平之,看他“生得太俊,不像是练武的胚子”,半开玩笑地为新弟子规划了“练武”之外另一份辉煌前程:“不如跟着你(岳不群)念四书五经,将来去考秀才、中状元罢。”

        似乎在岳夫人看来,岳不群先生学有专精,其学术专长:一是通晓《紫霞秘笈》,二是精研《四书五经》。

        岳不群,江湖人称“君子剑”,他本人更是“正人君子”曲不离口,例如“君子和而不同”“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等等,皆孔子名言也。

       华山派的正堂“正气堂(或轩)”之“气”,标举的应当就是孟子的“浩然之气”(文天祥《正气歌》亦云:“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岳不群,是武学家、政治家,也是道学家、理学家。

       岳不群这一政治人物的形象,从何而来?

       2000年,金庸在岳麓书院演讲时提到:自《天龙》而后,自己“试图在武侠小说创作方面进行一些尝试,并表达自己的政治取向和对现实社会的一些看法。”

      写完《天龙八部》,金庸即着手《笑傲江湖》的创作。

      岳不群这一人物形象,从何而来?

      从现实中来!表达了金庸“对现实社会的一些看法”。

      金庸创作《笑傲江湖》的当时与之前,正是需要“伪君子”也创造了大批量、高质量“伪君子”的年代。

  黎澍先生指出:当时“不断的思想改造,实为宋明理学翻版,专门制造伪君子也。”于此,李锐先生赞佩:“大家都曾经挨整受罪,但都没有像他这样,联系古人假道学概括得如此高妙。”

      岳不群,是伪君子、假道学。

      痛定思痛,黎澍先生所言,乃是事后的精辟的概括总结。大约在《笑傲江湖》在《明报》连载的同时,《明报》开辟一新栏目,《北望神州》。实则,金庸自 1948年来在香港尤其是1959年创办《明报》之后,“北望神州”是他的一以贯之的坚持。在不间断的“北望”中,金庸不难从当时的报刊宣传中体会到强烈 的虚假气息,模范人物一个一个,层出不穷。不说谎,做不成大事,不造假,甚至无以自存。国民诚信,扫地以尽。

     伪君子创造伪君子,伪君子被批量复制、克隆,“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那是一个需要“伪君子”也创造了大批量、高质量“伪君子”的年代。

     那个年代,岳不群太多了。

 

 

     岳不群这一人物形象,从何而来?从现实中来,表达了金庸“对现实社会的一些看法”

     当然,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可能受到前辈作者或同时代作家作品的影响。金庸曾道:“从古人书中取材,文学创作向来如此。”

    台湾武侠小说研究者叶洪生先生便指认:卧龙生的小说《飞燕惊龙》出版在前,所以《笑傲江湖》中的伪君子岳不群是抄自卧龙生所创造的“假好人”。

    《笑傲江湖》从1967年开始在《明报》连载,《飞燕惊龙》则发表于1958年,早出《笑傲》近十年。

    “卧龙生的小说《飞燕惊龙》出版在前”,这一点,是确实的。但,出版在前的作品,必然影响到之后的一切作品?

     陈世骧先生所言“读武侠小说者亦易养成一种泛泛的习惯……所求者狭而有限,则所得者亦狭而有限”,这一点,叶先生庶几近之。显见叶先生作成了一个笼子,把所有武侠小说罩在里面,让它们自我复制,自我消费,似乎笼子以外,再没有世界。

    金庸写的是“武侠小说”,当然会受到其它武侠作品的影响,但没有金庸对“武侠”之外中西古今文学作品的广泛的借鉴吸收,其“集大成”,从何谈起?

    欲刻划一“伪君子”,古今中外各类文学作品中有多少形象可资借鉴?金庸不此之图,非要去抄取一个二流作家卧龙生的“假好人”?

    叶洪生的抬举,金庸不曾接受,事实上也无从接受。一九九八年,在科罗拉多大学举办的“金庸小说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金庸对此有所解说, “岳不群是伪君子,他的原型相信是孔子在《论语》中所说的:‘乡愿,德之贼也。’乡愿就是伪君子,孟子形容这种人“媚于世”、‘言不顾行,行不顾言’, ‘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中国社会中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有伪君子,不必到书中去找 ‘原型’。”(《金庸散文集》274页)

    孔、孟之论,金庸都引述到了。其实还可以再加上另一位儒家大师荀子的名言:“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

    岳不群毅然“自宫”,练剑,藉此拿下‘五岳派’掌门的大位。如此“君子剑”,当得起“国妖”名号。

 

 

     令狐冲是岳不群的反动,正如贾宝玉是贾政的反动。任何时代,都有岳不群、令狐冲这两类人物的存在。

     鲁迅认为:“崇奉礼教的……而实在是毁坏礼教,不信礼教的……所谓崇奉礼教,是用以自利,那崇奉也不过偶然崇奉。”细细想来,“君子剑”岳不群,便是如此“崇奉礼教”罢?

   “于是老实人以为如此利用,亵黩了礼教,不平之极,无计可施,激而变成不谈礼教,不信礼教,甚至于反对礼教。”(《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令狐冲,即是这种“老实人”?

    鲁迅所言“老实人”,是嵇康、阮籍。而令狐冲的《笑傲江湖》之曲,正改编自嵇康的《广陵散》。在《后记》中,作者并指出:“令狐冲不是大侠,是陶潜那样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隐士”,由此看来,令狐冲在作者意念中,是竹林七贤、陶渊明一流人物。

    岳不群这样的伪君子、假道学,令狐冲有幸遇到并师从之。魏晋时代的“岳不群”,阮步兵亦曾遭遇到、惊叹过,并纪录在案。

    以区区数十字,概括岳不群这类人物的人格特质、精神气象,我做不到,有人能做,并且在《笑傲江湖》问世之前千年,已经做过了:

   “洪生资制度,被服正有常。尊卑设次序,事物齐纪纲。容饰整颜色,磬折执圭璋。堂上置玄酒,室中盛稻粱。外厉贞素谈,户内灭芬芳。放口从衷出,复说道义方。委曲周旋仪,姿态愁我肠。”(阮籍《咏怀》第六十七首)

 

 

    金庸小说中的“君子”,与阮籍诗中的“洪生”,两个形象的吻合度,在80%以上。

    请尝试论之:

     洪生资制度——【一】岳不群微笑道:“……本派不像别派那样,有许许多多清规戒律(刘按:虚怀若谷,犹嫌不足!)。你(指林平之)只须好好遵行这七戒,时时记得仁义为先,做个正人君子,师父师娘就欢喜得很了。”(三联《笑傲》280页)

      【二】令狐冲微微一笑,风清扬这几句话当真说到了他心坎中去,听来说不出的痛快,可是平素师父谆谆叮嘱,宁可性命不要,也决计不可违犯门规,不守武林规矩,以致败了华山派的清誉……

 

    容饰整颜色,磬折执圭璋——“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林平之)眼见这书生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心中景仰之情,油然而生,……心念一动:‘这位神仙般的人物,莫非便是华山派掌门岳先生?…… ’” 

 

     堂上置玄酒——“岳不群引着众人来到后堂。林平之见梁间一块匾上写着‘以气御剑’四个大字,堂上布置肃穆。”

 


     外厉贞素谈,户内灭芬芳—— [一]“林平之冷笑道:‘你娘也真喜欢令狐冲。为了这小子,你父母不知口角了多少次。’岳灵珊讶道:‘我爹爹妈妈为了大师哥口角?我爹妈是从来不口角的, 你怎么知道?’林平之冷笑道:‘从来不口角?那只是装给外人看看而已。连这种事,岳不群也戴起伪君子的假面具……’”

      【二】“这‘夺命连环三仙剑’是华山派剑宗的绝技,……气宗好手仔细参详这三式高招‘夺命连环三仙剑’。诸人想起当日拚斗时这三式连环的威力,心下犹有余 悸,参研之时,各人均说这三招剑法入了魔道,但求剑法精妙,却忘了本派‘以气驭剑’的不易至理,大家嘴里说得漂亮,心中却无不佩服。……(岳夫人)见丈夫 突然使出这三招,心头大震:‘当年两宗同门相残,便因重气功、重剑法的纷争而起。他是华山气宗的掌门弟子,在这时居然使用剑宗的绝技,倘若给外人识破了, 岂不令人轻视齿冷?……’”

 

     放口从衷出,复说道义方——  【一】岳不群在石上坐下,缓缓的道:“二十五年之前,本门功夫本来分为正邪两途。”……岳灵珊道:“爹爹,咱们所练的,当然都是正宗功夫了。”岳不群道: “这个自然,难道明知是旁门左道功夫,还会去练?只不过左道的一支,却自认是正宗,说咱们一支才是左道。但日子一久,正邪自辨……”

     【二】向问天冷笑道:“岳先生能言善辩,令人好生佩服,只不过和‘君子’二字,未免有些不称。这般东拉西扯,倒似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了。”岳不群淡淡的道:“自君子的眼中看出来,天下滔滔,皆是君子。自小人的眼中看来,世上无一而非小人。”


 

     委曲周旋仪,姿态愁我肠—— 【一】“刘正风得到讯息……忙迎了出来,没口子的道谢。岳不群甚是谦和,满脸笑容的致贺……余沧海心怀鬼胎……哪知岳不群见到他时,一般的深深一揖,说 道:‘余观主,多年不见,越发的清健了。’……岳不群名字虽然叫作‘不群’,却十分喜爱朋友,来宾中许多藉藉无名、或是名声不甚清白之徒,只要过来和他说 话,岳不群一样和他们有说有笑……”

     【二】“刘贤弟,倘若真是朋友,我辈武林中人,就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但魔教中那姓曲的,显然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设法来投你所好,那是 最最阴毒的敌人。他旨在害得刘贤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包藏祸心之毒,不可言喻。这种人倘若也算是朋友,岂不是污辱了‘朋友’二字?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 灭,何况这种算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

 

 

      尊卑设次序,事物齐纪纲——【一】令狐冲…向师父、师娘躬身行礼,道:”师父、师娘,弟子试演田伯光的刀招。”岳不群点了点头。陆大有向林平之道:“林师弟,咱们门中规矩,小辈在尊长面前使拳动剑,须得先行请示。”林平之道:“是。多谢六师哥指点。”(三联《笑傲》275页)
    【二】“陆大有倒很守规矩,第一碗先给二师兄劳德诺,第二碗给三师兄梁发,以下依次奉给四师兄施戴子,五师兄高根明,第五碗本该他自己吃的,他端起放在那 少女面前,说道:‘小师妹,你先吃。’那少女一直和他说笑,叫他六猴儿,但见他端过馄饨,却站了起来,说道:‘多谢师哥。’林平之在旁偷眼相瞧,心想多半 他们师门规矩甚严,平时虽可说笑,却不能废了长幼的规矩。”

     讲究长幼之序、宗门规矩,不是坏事。但是:一则,过犹不及,讲规矩,不宜太过分、太刻意。再则,规矩,不可徒存形式。须有真情贯注其间,规矩的存在才有价值。

     张宗子谓:“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一无“真气”,二无“深情”,岳不群与他的“华山派”,其弊在此。

     以不情为伦纪,曲解圣贤,教坏弟子。

     想令狐冲那厮,何曾指望别人对他唯唯诺诺奉命唯谨?他哪是这块材料!但事实摆在那里,“师兄弟姊妹间,人人以他是大师兄,一向尊敬,不敢拂逆。”(三联 《笑傲》213页) ,这种局面,想非令狐冲个人促成,只能由岳不群领导下的华山派的“尊卑设次序”的“企业文化”所决定。

     华山派中,有规矩,无真情。不仅无真情,规矩之存在,并且直接扼杀真情。当日华山“思过崖”上,令狐冲大病要死,陆大有“飞奔下崖,去告知了劳德诺等师兄 弟。”华山派弟子们也知“岳不群虽有严训……眼下他既有病,上去探病,谅亦不算犯规。但众门人仍是不敢一同上崖,商量了大伙儿分日上崖探病……”(三联 《笑傲》326页)

     凉薄势利,乃至于此!

     令狐冲先后混迹于华山、恒山,对两派的不同风格、情味,感受极深切,“这些日来,和这些尼姑、姑娘们共历患难,众人对他既恭敬,又亲切……华山众同门中,除陆大有外,反而无人待他如此亲厚,突然要中途分手,颇感难以启齿。”(三联《笑傲》985页)

     岳不群与他的华山派,一无“真气”,二无“深情”。表面雍容肃穆、一团和气,内里蝇营狗苟、冰寒肃杀。岳不群接任掌门之前“气宗”对“剑宗”的屠杀暂且不 提,在岳掌门英明领导下,华山派已是热闹非凡。师父杀死弟子,女婿杀死女儿,二弟子是工贼叛徒内奸,大弟子先是被他的师弟们集体监视接着被师父赶出师门临 行且不忘给他戴一顶窃贼的高帽子,四弟子被杀不过一日,其他弟子早已喜笑颜开,乐哈哈乐哈哈,华山派弟子笑开颜……

     有朋友认为:“如有任我行和岳不群供人选择,还应选岳不群,因为任我行比岳不群更坏。”

     此论,鄙人实难苟同。

     关键在于:任我行与岳不群均非普通人,而是政治领袖。短期看,作为政治领袖,任我行的危害,的确也大于岳不群。而从长期看,在斫丧民族元气、戕害民族精神上,很难说哪个更弱。

     “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政治领袖的品德、作风,对于治下群氓,风行草偃,有着潜移默化的力量。

     华山派众弟子的集体表现,深堪玩味。在小说开场,他们谈起“大师兄”何等亲切,一旦令狐冲见疑见嫌于师尊,立见冷眼冷落。他们集体坚信大师兄是窃贼?冷落 他是出于义愤、一腔不可遏止的正义感?想来绝非如此,说穿了,多年的交情,不及师父的眼色要紧,一群势利之徒!令狐冲,乃是异数,因为令狐冲的天性极强 韧,岳不群对他的教育彻底失败,除此之外,岳老师的教育几乎完满无缺,“君子剑”的流水线培养出了一整批的“小君子剑”或称“君子小剑”……

     尽管华山派弟子未必看清“君子剑”的真面目,但并不妨碍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追随伪君子的脚步。

     个人伪善,危害有限。一个政治领袖的虚伪必将促成整个群体的虚伪。然后,在这一群体中出现任何缺德病狂之事,都已经不值得惊奇了。

     孔子强调诚信,《论语。颜渊》:“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期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而今日华夏之道德沦落、诚信荡然,老一辈表演艺术大师如五号【注一】诸人不能不任其咎。

     不过,要论所能祸害的范围,当然是任我行的更为广达。他是真正可以“一统江湖”的不世出的枭雄,而岳不群,做到“五岳派”掌门已经到头,能否坐稳,还成问题。

     岳不群类型政治人物,可以危害数十万人。任我行们足可危害数千万屁民,从这一意义上说,“任我行比岳不群更坏”,是成立的。

       【注一】我很赞同许倬云先生对此公的评价:“‘小忠大奸的伪君子’……对人的小恩小惠非常多,但是大节有亏,就是‘姑息养奸’……扮演一个‘伥’的角 色……心理学上有个例子:苏菲亚罗兰当年演过一部片,女孩子被强奸之后,却全心全意屈服于施暴者。另外金庸小说《射鵰英雄传》里杨康的妈妈包惜弱,也可以 说是同样的模式。”              

 

 

 

     金庸笔下的伪君子岳不群,神情气象逼肖阮籍诗中之“洪生”,是否便可以此断言:岳不群的形象,乃从《咏怀》诗生发而出?

     这话,我不敢说。叶洪生先生那样斩截的决断,俺没有。

     卧龙生的小说《飞燕惊龙》出版在《笑傲江湖》之前几年,叶洪生先生便以此断定《笑傲江湖》中的伪君子岳不群是抄自卧龙生所创造的“假好人”。按照这一逻 辑,既然阮籍的《咏怀》诗写在叶先生诞生之前一千多年,是否可以我断定:叶先生“洪生”之名,出自“洪生资制度”一诗?叶先生(或其尊人)也希望“委曲周 旋仪,姿态愁人肠”?

     不是的。“洪生”一词,意为“大儒”,本无贬义。很多的伪君子,貌似“洪生”,却不是每一“洪生”,皆如阮籍诗中的形象。

     不过呢,与其说“君子剑”的形象源出卧龙生“假好人”,我倒觉得出自《咏怀》诗的可能性大些。

     都不是的。“从古人书中取材,文学创作向来如此”,而所取材的对象,很难是单一的。

     “洪生”与“君子”,情与貌,略相似。因为这种“伪人”,每个时代都有,千载之间,而被两个有心人阮籍与金庸分别记录在案。

     面对相同的刺激,两位作者乃有相似的反应。

 

 

    “岳不群眼见剑尖只须再沉数寸,便能杀了令狐冲,此时自己生死也是系于一线,如何肯即罢手?拚着余力,使劲一沉,剑尖已触到令狐冲眉心,便在此时,后心一凉,一柄长剑自他背后直刺至前胸。”
     一代表演艺术大师,香消玉殒。或可挪借朱湘先生诗,《寻》,以作岳不群诔词:

      “你可以寻遍天堂,

       从日生的时候寻到日死:

       还燃起白烛夜中去寻觅———

       你决不会寻到一种东西,

       假君子!

 

       你可以游遍阴曹,

       看火油的锅里千人惨死;

       这些鬼魂,无论多么叛逆,

       他们总远强似一种东西,

       假君子!”

 

                                                        2008、12、25

 

参见拙文:《好一座假山!———初谈岳不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07gg.html

 

《华山天下险!——再谈岳不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08oy.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