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笑之三】山头林立——谈《笑傲江湖》的政治、军事格局

(2008-02-04 01:29:37)
标签:

杂谈

    横看成林侧成峰,对金庸小说,可以作多角度的解读。《笑傲江湖》,尤其如此。

    在《〈笑傲江湖〉与〈1984〉》文中,我曾臆测:书中的少林武当联盟、五岳剑派、日月神教这三股最强江湖势力,隐隐对应着当日世界上三大强权国家(或国家联盟)。

    将视界转回中国,从国内的角度,重解《笑傲》,亦未尝不可。

    但,首先要搞清爽一个问题:《笑傲》所描写的“江湖”各门派,到底是黑道?还是白道?

   《笑傲》所描写的“江湖”各门派,表面上看,像“黑道”(帮会),实质是“白道”(官府)。

   “日月神教”总部为“黑木崖”,被人蔑称为“魔教”,发出的是“黑木令”,似乎墨黑一团。然而,尽管如此,书中“魔教”,仍算“白道”。

    2003年金庸亲身参与的“金庸华山论剑”大型“文化”活动,只是一场闹剧,就中我独喜贾平凹先生的发言(凡与我一致的观点,我都喜欢):“ 我对《笑傲江湖》特别感兴趣,也有许多感慨。我很喜欢金庸小说中弥漫的那种气氛,感觉就是在读一幅中国山水画……作为报人,他的小说站的角度很高。金庸小说写的是江湖和武侠,但其作品却透出金庸写作时代的现实背景。他把国与国之间的对峙,把政治矛盾都写进了江湖中,显示了作者对现实社会宏大而又深刻的感知。这种感觉在《笑傲江湖》里特别明显。”

    贾平凹毕竟不凡,灵性通透,一语道穿《笑傲》底蕴:“写的是江湖和武侠”,却“把国与国之间的对峙,把政治矛盾都写进了江湖中。”

    既然要“刻划中国三千年政治的普遍现象”,《笑傲江湖》本该描写帝王将相、庙谟朝堂。吊诡的是:《笑傲》中的“官府”“朝廷”被尽可能虚化了,它先后颁给刘正风、吴天德二人各一个“参将”官位,此外,再不见芳踪。

   “江湖”由“正教”与“魔教”两方势力组成,然而,对于朝廷,两方都持一种决绝的排拒态度。刘正风要“金盆洗手”,弄了个朝廷的“参将”官位,前往致贺的“正教”成员皆深为不齿,认为是“自污”之举。而当恒山派女尼遭遇令狐冲假扮的“吴天德参将”时,开始也有人疑心“只怕他是魔教的奸人,在此向咱们挑战”,马上有人坚决地予以否定:“魔教中人决不会去做朝廷的军官,就算乔装改扮,也当扮作别种装束”(三联版《笑傲》873页)——似乎,这是当时最基本的“江湖”常识。

   《笑傲》所呈现出的社会形态,比金庸其他任何作品,都更多而非更少“无政府”色彩。一般情形下,相对于官府(白道),帮会(黑道)只能算“第二政府”、“影子政府”,而《笑傲江湖》对“官府”的描写,被最大程度地“虚化”了,“影子”却无比清晰。“第二政府”,几乎成了“唯一政府”。

     “日月教在这一带嚣张得很,简直没把地方官放在眼里。”(三联版《笑傲江湖》1186页)

    “忽听得刘正风的声音说道:‘……(群玉院)这间妓院藏垢纳污,兄弟早就有心将之捣了,这事待兄弟来办。’”——偌大一间夜总会,刘正风说“捣”便“捣”,仗谁的势?难道是因为自知马上就要被皇上老儿加封为“参将”这样一个可与“六味地黄丸”成“绝对”的“五品芝麻官”这才拽起来了?当然不是!原因很简单:他和他的衡山派,本身就是湖南全境的土皇帝。

    田伯光连续在长安、陕北、陕东作案,岳不群夫妇便要亟亟赶去捕拿,亦非仅仅“行侠仗义”那么简单,整个陕西,便是华山派势力范围,自有保境安民之责。

    同理:泰山派控制山东,恒山派控制山西,武当派控制湖北,青城派控制四川……

    下面,俺就胡扯了:少林派—周王室,武当派—楚,日月神教—燕,华山派—秦,泰山派—齐,恒山派—魏,青城派—蜀……    

    这个确实太牵强了些,唯一好处是联想起来较为直观。

    但是啊,我们看华山派,不过百多个弟子,把它想象为一个千乘之国,是不是过于夸张?

    确实夸张,但不会比京剧来得更夸张。“中国戏曲的特点也是写意的……《空城计》中司马懿带领的四龙套代表一支庞大军队”(王元化《思辨录》)。观剧之时,要将这四龙套想象成千军万马,否则就如身入葫芦庙,拎不清剧情了。

    昔人以“千里路途三五步,百万军兵六七人”概括京剧的表现艺术。前半句罢了,后一语,“百万军兵六七人”,很可以移用到《笑傲江湖》各门派,例如华山派身上。

    中国戏曲的特点,诚如王元化所言,“写意的”。《笑傲江湖》在俺看来,亦是“写意的”。

    贾平凹读《笑傲》“感觉就是在读一幅中国山水画”。或许他所读到的,亦是一副“写意”之“中国山水画”。

    否则,就很难想象:一个手下只有100名喽罗的“连长”级别人物,岳不群,其视野、格局却大到可以在嵩山‘峻极禅院’侃侃而谈,(早于西方思想家)提出他的“联邦主义”思想。

   “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本书没有历史背景,这表示,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笑傲·后记》)

    一千,两千,三千年前“江湖”的状貌形态,金庸了解得够深入吗?现存的关于三千年的“江湖”的史料,足以支持金庸的这份(“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自信?

    实则,金庸这一结论,不是靠阅读历代江湖、武林、黑道故事而得出的,不表示任何朝代的“江湖”都会发生《笑傲》这样的故事。而是他泛览《左传》《资治通鉴》《史记》《三国志》等等史书的归纳总结。“类似的情景”,会发生在任何朝代的庙堂之上、军旅之中。

   《笑傲江湖》在政治、军事上所呈现的,是一种军阀割据、群雄逐鹿的局面。

    金庸是在以“江湖”来写“天下”。任我行、东方不败、左冷禅等人念兹在兹的“一统江湖”,其实质,就是统一天下!

   “江湖”中,当属日月神教、少林派、嵩山派三股势力最强,魔教总部黑木崖位于河北省,而河北,自蒙元算起四个半朝代700多年来一直拱卫帝都,自是天下第一等险要之地。而少林、嵩山本部皆在古称“中原”之地的河南,其地理重要性自也不须多说。

    三派势力各以总部为圆心,影响力辐射整片国土。(任我行问东方不败提拔的一位长老秦伟邦:“我掌执教中大权之时,你是在江西任青旗旗主,是不是?”——日月神教在各省,应该都有“旗”的设置,而由“旗主”主持该省教务)

    左冷禅为“五岳剑派”之“盟主”,身份相当于春秋时期的“霸主”。而他试图“并派”,那就已经不以称“霸”为满足了,他要“王”。欲将他国(先是四岳,然后其它)郡县之。别的帮派的头子们即使仅仅为了保住自己的权位也会极力阻挠之,所谓“宁为鸡头不做凤尾”是也。

    所以,《笑傲江湖》决不可以有具体的历史年代。假如金庸把历史背景设定在万历十五年,那么,我们很容易联想到当时朱明皇朝的帝王将相以及种种大事件,相形之下,《笑傲》描写的“江湖”故事,不过是几帮江湖草莽,婢学夫人耍出的小把戏,有如“潢池嬉小盗”。

   《笑傲江湖》故事,不是小玩耍、小把戏。

   《笑傲江湖》,真正的“宏大叙事”。

                                   

                                                     2008、4、1

 

                                             

补记:

 

    最新修订版(花城版)的《笑傲江湖·后记》,将原来的“本书没有历史背景,这表示,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一语做了改动,说是:“本书没有历史背景,这表示,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时代、任何团体之中。”

    从“任何团体”四字,不难看出:在作者的创作意念中,《笑傲江湖》的故事,不是仅仅发生在“江湖”。

    鄙人今日才读到这新《记》,对照《格局》旧文,自觉先前所猜,大致不差。蛮欣慰。

                                                                 

                                                    2009、4、2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