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日,天日无光 —— 忆昔初读金庸

(2007-01-12 19:49:53)
分类: 金庸作品之我见
 

   1984年,我由小学入中学。那时的我,并不知谁是那“老大哥”。

   那仍是一个匮乏的年代,草草把肚子填饱后,精神上的饥饿感反而更加强烈。

   我深感无书可读之苦,家里的几本古典小说早已翻烂,大姐二姐也有时从同学手里借到书看,赶上她们脾气好时,我还能跟着随喜一番。现在看来,那些小说冬烘八股,其滥无比,在当时,却是我的“天禄”。

   那是一个匮乏的年代。

   这次,碰上礼拜天,大姐跟人借到的是一本《黄河文艺》的刊物,上面似乎只有一篇《射鵰英雄传》的小说。我那时最喜欢革命英雄的故事了,何况还是“射鵰”的英雄!把老鵰打下来自然要蘸上酱烤来吃,想到这,不禁口水欲流——已经三月不知肉味了。

   那是一个依然匮乏的年代。

   我一如既往地低三下四:“姐,先给我看会儿”她当然一如既往地坚持原则、大义凛然。重复“上学要专心学习”的老调子,当然忘不了回顾她自己和二姐在十多年考试中的辉煌业绩。我则满脸“无限崇拜”的表情,恭听她哼哼教导。

   终于等她说得乏了,我再次装上谄媚的表情:“姐,我先看看。”此时的她已经“出离愤怒”,开始对我的攻击挞伐,不外乎“智商太低,学习不上心,给她给家族丢了面子”云云。

   我根本不和她一般见识,等她的痛斥告一段落,我还是满有诚意的通谕:“姐,让我看一会儿,不行吗?”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年自己无师自通的,正是那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九阳神功》:“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大姐被我缠到不行,终于让步:“等我看完你再看吧”,我正准备欢呼,后面那句话,就让人丧气得紧了:“下午6点钟同学就要来拿走。”不过,我不想再跟她争了,只巴望她早早看完,我才有机会看老《鵰》。

   后面的时间,如此漫长。一日长于百年。蓦然,苍老了。

   盯着大姐把书看完,已是下午3点半。

   那天,我推开了一扇门,门后是一个从未听闻目睹的美丽新世界……

   这本书我永远都不要看完,我要用一生去消受去体会!但我必须赶快看完,两个小时后它就要被人生生夺去了!

   细细的,澎湃的喜悦,笼罩在头上的却是惘惘的威胁。好像我把脑袋放在断头台的砧板上,铡刀两小时后,即会砰然泻落,而我,只想在身首异处前把这本书看完!

   天色越来越阴沉,我的心越来越灰暗。终于,我的汗血马被人生生牵走,我的桃花岛在我眼前陆沉。啊啊,小人物的悲哀呀,好恨!

   桃花岛陷落的同时,我的侠客梦冉冉在心中升起!要是我练成绝世武功,何至如此?

   一旦我武功大成,区区两个姐姐怎管得了我?她们要是还不识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总算我顾念姊弟情分,还没想过把她们打伤致残,但只要我略施“点穴法”,就可以翘着二郎腿随意读书了,并且要吃冰棍、糖葫芦,尽管拿钱买就是了!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哈哈哈哈哈……(狂笑ing)

   匮乏的年代啊年代!

   不过,欲练神功,得拜名师,或者找到《九阴真经》那样的武功秘籍才成。这可上哪找去?我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父亲为准备明年离休提前运回老家的那批“宝书”,在各种版本的《马选》《列选》《斯选》《毛选》之外,恍惚记得还有一本《中国古代气功集锦》,另外还有一本很薄的小册子,也是讲气功的,叫什么《一根筋》……

   当年老爹所在的部队参加了伟大的南京长江大桥的修建工程,上头希望把他们锻炼成“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于是他们晚上就睡在了桥洞子下面。老爹不争气,没经受住革命考验,三十岁年纪已经患上“风湿性心脏病”,转业到了地方,先是在省会市委当秘书,文革中拒绝担任造反派头目,被发配到那时专管贴商标的工商局,与老家相距数百里地。他又要坚持做人的所谓原则,坚决不给领导送礼疏通(说78年之前中国没有腐败,纯属瞎掰!),因此20多年来我们就一直住在老家。他的病也治过,一直不见起色,赶上蔓延全国的“气功热”,老战友给他送了两本气功书,不承想今天终于落到了我的手里!活该中华武学要从我这里发扬光大了!义和团大师兄以国粹“刀枪不入硬气功”抵挡枪炮“灭洋”的未竟的志业看来指定要靠我完成!“打倒帝国主义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他妈的历史性的落到俺的肩上!

   司马迁曰:“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让焉!”

  光说不练?那是假把式!俺才不!练功的念头一起,立刻翻箱倒箧,找那两本武功秘籍。《一根筋》不知让我丢哪去了,光找着《气功集锦》,那就开练罢,先记住穴位,“百会”“劳宫”“会阴”“涌泉”……下一步就要打通“任、督”二脉了。于是那几天忙得我不亦乐乎,采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半夜打坐,鸡鸣起舞……

   当然,这一宏伟计划我是秘密进行的。某天“入定”时还是被二姐发现了。她比我大六岁,本来我是打不过她的,好在今天我已有“神功附体”,我怕她个头?!我挑衅地看牢她,漫不在乎。二姐用怪怪的眼神看我,叹口气,走了。

   我当时认定她怕了我的绝世武功,落荒而逃,现在想想好像满不是那么回事。她恐怕在害愁她的幺弟年纪小小,脑子就开始发烧,以后可如何是好?

   经历了这次“二姐偷拳”事件后,我练武的心不知何故,竟是淡了下来。神功终竟未成。这也不能全怪我缺乏毅力,最大的原因在于:我终于没有找到那本《一根筋》。

   没了!

   读《天龙八部》《笑傲江湖》时,我的记忆蓦然鲜明起来,当年我丢掉的那本小册子不叫“一根筋”,而是——易!筋!经!

   哦,上帝啊!哦,圣母玛利亚!哦,我佛慈悲!哦,赞颂安拉!哦,太上老君呐!哦,魔王撒旦啊!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中华民族的无尚典籍、慕容博潜伏少林十年也没见到、令狐冲绝症惟有它才能治愈的《易筋经》,竟被我弃如敝屣,再找不到了!

   我自己没有练成也倒罢了,最怕那是“海内孤本”,再无别传。那样的话,这门武林绝学就是自我手中断绝了,民族罪人啊!

   19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悍然以三枚巡航导弹攻击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造成我驻外人员三死多伤。得知这一消息,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三个耳光。都怪子女不争气,害祖国母亲在外面丢脸啊!要是当年我练成《易筋经》,几枚导弹何足道哉?!

   在东国的小学课本上,记录了他们的老领袖从地下捡起一块小石头打下美国军机的光辉事迹,我看了后,心中轻松了许多,看来《易筋经》已经东传了——总比失传强啊。

   伤心的故事,不说也罢! 

   后来,或借或买,搞到小说已经不是问题,难得的是时间。在校,天高任鵰飞,老姐管不到我。在家就不成了,她们成天盯住我,让我根本不得清闲看书。我虽“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却像万恶旧社会穷人家的孩子一样,从心底发出了“我要读书!”的控诉与怒吼。在伟大领袖“让敌人封锁吧封锁个七八年我们什么都有了”最高指示的光辉指引下,争取一切时间读课外书就成为那几年我的主要工作。打手电在被窝看过,点蜡烛到地窖也读过。我还不断地用古人“苦学”的故事勉励自己,曾经想过要“囊萤”——终于没有实行,至于“映雪”,那还真实践过,我发现夜晚的雪景美得让人心碎,但印在纸上的字迹跳跃漶漫,根本看不清。

   几年下来,我粉碎了阶级敌人的2次戒严,5次围剿,8次封锁。凯歌声中,挺进高三!

    这五年沉溺于阅读金庸及中外书籍,要论学习成绩,还真让人无话可说。真格做到了“节节败退、稳步下降”,到高三那年,我也就升级为绝对、标准、正宗“差生”了。

   我虽学着谢安那样“外示闲逸”,内心也有三分着急。高三那年文学书看得少些,叽里呱啦背了一通历史地理英语,最后考入一家三流“高等”学府,毕业后在小地方混饭,以迄今日。

   也算“沉迷武侠”的受害者罢?

   我只想做我喜欢做的事,人在得到的同时必然要失去一些东西。至于孰得孰失得多失多,全凭各人感觉。

   是金庸小说让我发现文字之美,而又未曾败坏品味。藉由金庸,我才算接通了传统文化的地脉,唤起自己对于古典的温情。使我明白“脑力劳动是最纯粹的快乐,个人自由是这个世界上最崇高的财富”。

   爱因斯坦说:“死亡,噢!死亡就是意味着再也听不到莫扎特的音乐了!”我则对死在1955年之前的人,充满了同情和骄傲:“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读到金庸的小说!”甚至对学术大师陈世骧先生,我也蛮同情他。陈先生也仅读至《天龙八部》就逝去了,甚至没有时间读完《笑傲江湖》。

   尽管我生长在一个精神比物质更加匮乏的所谓“盛世”,仍旧阿Q并且快乐着。

   将大半精力用到课本上,或许会有一个好前程?

   归结到我自己,必如纪晓岚的妹妹晓芙阿姨一样,话音轻微而语气决绝:“这件事,我永远都不后悔!”

 

                                                                                                       2006、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