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顾晨
顾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1,936
  • 关注人气:2,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丁俊晖"假球事件"调查

(2006-10-29 06:13:11)

 

 

         丁俊晖"假球事件"调查 
  

    丁俊晖在国内比赛中的一次意外失手,引出了台协秘书长唐凤翔的批评和一篇《丁俊晖深圳消极比赛?》的报道,进而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假球风波”。丁俊晖不小心擦枪“走火”,唐凤翔激动之下偶然“放炮”,在这偶然的“枪火”事件之后,双方又迅即平息,小心翼翼地维护既有的利益平衡。在这些偶然的背后,却更加必然地引发了一系列问号:“台球神童”、19岁的世界冠军什么样的输球方式能被公众和社会接受?在个体投资和举国体制的对冲下,丁俊晖的利益和空间如何合理分配?这个在义务教育之外成长、被近乎“豪赌”的方式培养起来的少年能成为众望所归的中国台球“旗帜”吗?

  

   主动认输引风波

  2006年7月18日夜,很多年以后,丁俊晖也忘不了这个当时看来平淡无奇的晚上。在深圳巨星堡俱乐部,一个略显嘈杂和沉闷的台球馆内,丁俊晖和香港选手区志伟的比赛进入“残局”。桌面上的红球已经被两人消灭,只剩下绿色、棕色、蓝色、粉色和黑色五个分值球。丁俊晖俯身出手,一杆长球击打绿球失误之后,他缓缓地将球从网袋中取出,放到比赛桌面上。按照比赛规则,这就意味着丁俊晖主动认输,而当时他仍然以16分领先。此后,丁俊晖又输一局,最终以0比3不敌业余出身的对手。

  正是这次“主动认输”,引发了后来的“消极比赛”、“假球”的报道,乃至“罔顾国家利益”的一连串指责。首先对此报道的是深圳《晶报》,比赛结束之后四天,该报资深台球记者张明俊以《丁俊晖深圳消极比赛?》为题,将台协秘书长唐凤翔对于丁俊晖的批评公诸于众。在《消极比赛?》一文中,唐指责丁打了一场“假球”,同时还发表了“罔顾国家利益”的言论。该报道经过网络扩展之后,又迅速转化成“丁俊晖假球事件”在更大范围内传播。

  一石击起千层浪。当时已经身在英国的丁俊晖也深切地感受到了这股“假球”冲击波。十天之后,他在新浪网的官方博客上明确回应:“我绝对不会打假球!”但他也承认“当时的状态不好,情绪有些波动”。对于饱受指责的“主动认输”,丁俊晖解释,在打绿球失误之后,“别的几颗彩球都在本来的位置上,即使是水平再一般的球手都能完成清台,更何况对手当时状态不错。”因此,“我就把袋里的球拿了出来,主动认输,这样既可以节约时间,也能让自己集中精力准备打好下一局。”

  和丁俊晖的解释如出一辙,经纪人张萌向本报承认“那场比赛小晖的状态确实不好”,但他透露了一个不被外界了解的细节,“当时小晖还在感冒”。从7月上旬开始,张萌几乎天天陪着丁俊晖,“我们7月9日去的泰国,两场比赛打完之后,小晖先回了上海。”由于飞机航班紧缺,第二场就输给对手的丁俊晖直到14日才飞回上海。“也只有那两天,他才能定时练下球,然后游泳,但也是那两天,他就感冒了。”17日晚9时,仍然感冒的丁俊晖飞到深圳,准备次日开始的红牛杯亚洲斯诺克公开赛。一直到21日,丁俊晖的感冒还没好。当天他在北京参加新闻发布会,母亲陈习娟还在电话中嘱托相熟的北京记者,“给小晖带药,让他一定按时吃药”。

  对于丁俊晖的状态不佳,作为《消极比赛?》一文作者的深圳《晶报》记者张明俊,事先也有所察觉。18日,比赛当天的下午,张明俊和同事吴邦曾专门采访丁俊晖。当时丁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很累,老打哈欠”。但当时他们并不知道,丁俊晖是带着感冒来参加红牛杯。这次由红牛赞助的亚洲斯诺克公开赛分团体和个人两项。按照事前的约定,丁俊晖并不参加个人赛,团体赛也只打和中国香港队的一场。但由于傅家俊缺席,丁俊晖的对手变成了相对较弱的区志伟。

  

 

    假亦真时真亦假

  丁俊晖输球的第二天,媒体并未对此过多关注。即使在深圳当地,有的媒体对丁俊晖输球都只字未提。张明俊在第一时间的报道中,也只是以“来了,输了,走了”作为导语。但与此同时,张也感到外界的不满乃至质疑在增加。“我遇到一对父子,他们本来要找丁俊晖签名,但比赛结束后他们放弃了这个想法。”张说,赛后甚至有球迷打电话给《晶报》热线,批评丁俊晖的表现。更直接的动因还是台协秘书长唐凤翔的现身说法。按照张明俊在自己博客中的描述,7月21日下午,台协秘书长唐凤翔通过红牛集团的黄双燕约见他,批评了丁俊晖此前的“假球”表现和“择全英而弃亚运”的言论。在“报与不报的挣扎”之后,张明俊最终决定“行使记者的权利和义务”。

  在报道发表十天之后,张明俊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在文中并没有直接把那场球定性为假球,为了使相关各方的声音都充分表达,他询问了和丁家熟悉的香港队主教练,还专门致电丁俊晖的经纪人陆浩。在张明俊看来,陆浩闻讯后“心平气和”,“丝毫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在《消极比赛?》发表之后,张明俊又先后发表了《有些话不得不说》和《警醒,也是一种爱护》作为后续和平衡。在和本报交流过程中,张明俊不愿意过多地集中在细枝末节地求证上,“这件事或者问题,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报道不报道都是客观存在的。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所以,他更希望自己的报道能够引发对丁俊辉未来发展的深层思考。

  丁俊晖一方也表现出清浊自辨的坚定态度。除了丁俊晖本人在博客中解释以外,他的经纪公司众晖体育也向媒体坚定地表示:“丁俊晖的表现历来有目共睹,他只是状态不好、情绪不佳,但绝对不是打假球!”一手培养“台球神童”的父亲丁文钧更是向外界澄清:“小晖从小就争强好胜,每次输球他都很伤心,他怎么可能打假球呢?”本报也曾就此联系上当事人之一的台协秘书长唐凤翔,他不愿再次评论,只是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八个字作为回应。

  在特定条件下,所谓“清浊”并不能由个体自己决定。熟悉丁家的台球圈内人士告诉本报,像丁俊晖这样的“认输”行为,在国内台球圈不乏先例。他以今年的体育大会为例,“蔡剑忠、曹凯胜都放弃了比赛,蔡剑忠和队友李远打八强后四名,蔡打了两局,就以身体不舒服放弃了。曹凯胜跟梁文博争三、四名,曹以牙疼为由,也是打了两局不打了。为什么他们认输就没有人说呢?因为他们不是丁俊晖!”在先后夺取中国公开赛、英国锦标赛冠军之后,丁俊晖被冠以“台球神童”的称号。套上神色光环之后,丁俊晖的“清浊”“真假”就变得有些众口难辨了。

  在《消极比赛?》一文见报后四天,一直关闭手机的唐凤翔接受广东卫视采访,强调他批评的重点“不是打假球的事情,而是说态度问题”。唐凤翔认为:“真和假是对立面,不认真,就是假。所以我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从原则上来讲,他不认真,就是打假球。”

  

  “师”之教 “父”无过

  在这场风波之中,丁俊晖和唐凤翔之间的“擦枪走火”是贯穿事件的脉络之一。事实上,在唐凤翔严厉批评的背后,也包涵着他以及中国台球协会多年以来对于丁俊晖的支持和鼓励。而在这场风波之中,唐凤翔更大程度上是扮演着一个严厉的“硬父权主义”形象。

  据接近丁家和唐凤翔双方的人士透露,丁俊晖十二三岁时,唐凤翔就带领着包括丁俊晖在内的一批优秀苗子,和国内俱乐部进行巡回对抗赛。当时,唐凤翔对于小球员的训练要求就非常严格,而丁俊晖等人也在这种严格训练中茁壮成长。丁俊晖在台球技术上的勤奋钻研和刻苦磨练也深得唐凤翔的欣赏,唐经常拿丁俊晖做典型,希望其他球员向丁俊晖学习。一次在埃及举行的国际比赛中,丁俊晖由于严重腹泻而倒下,但他凭借顽强的意志坚持比赛,竟然在连续上厕所的同时,在半决赛里以4比0大胜对手。对于丁俊晖当时的表现,唐凤翔赞不绝口,屡屡拿来作为典型,教育其他球员。联想当年的顽强斗志,对比如今的“消极比赛”,唐凤翔现在的批评也许应该能够理解并被接受。

  事实上,唐凤翔在丁俊晖面前,更大程度上在扮演着一个严厉的“硬父权主义”形象。在丁俊晖自传《一杆到顶》中记述了这样一件趣事:有一次,丁俊晖染了一头黄发,然后去参加全国排名赛了。唐凤翔发现之后立即找他谈话:“小晖,你现在可是中国台球选手的代表,头发弄成这个样子,怎么做代表?”丁俊晖心想,黄头发就不能做代表了吗?但慑于唐老师的威严,丁俊晖还是在比赛前把头发染回黑色。

  父亲丁文钧并未阻拦丁俊晖个人发型的标新立异,而老师唐凤翔却直言不讳地要“扫黄”,其严厉之风可见一斑。已从北体大毕业的足球博士、唐凤翔的儿子唐峰对父亲之严也深有体会。身高1.85米、体重超过90公斤的他在父亲面前还是小孩,“毕恭毕敬,不敢在他面前抽一根烟”。唐峰眼中的父亲,已经不是“严厉”等简单词汇能够形容的。在他看来,也正因为这样耿直的个性,父亲唐凤翔也“吃了不少亏”。

  按照英国《经济学家》周刊提出的“软父权”和“硬父权”概念,可以做一个有趣的对比。商人出身的丁俊晖父亲丁文钧思想更趋活跃,他特别“能理解和接受新鲜事物,主张给年轻人自由发挥的空间”,更能代表包容一定自由度的“软父权主义”形象。运动员出身的唐凤翔更具体制的特征,坚持原则和特性,更期望年轻一代和自己的价值观念和判断保持一致,某种程度上更能代表“硬父权主义”形象。

  唐凤翔的运动员生涯在吉林省足球队度过,是在传统的模式下成长起来的一个典型个案。退役之后,他进入国家体委球类司工作,至今在台协秘书长的位置上工作了十五年。尽管主管的是台球这样一个非奥运项目,并且经历了去年小球中心奥运项目和非奥运项目的分家,但是唐凤翔的背景和经历让他更信任举国体制的力量,倾向于国家的选择。

  

 

  “利”当头 “义”相随

  比“假球”更能激起群体反应的是丁俊晖对于英国锦标赛和亚运会的个人抉择。根据《消极比赛?》一文的转述:赛前,丁俊晖在下榻酒店被香港记者问到“亚运会与英国公开赛赛期发生冲突,选择何者”时,作这样的回答:“如果可以选择,我会参加全英赛……除非不由得我作抉择!”为了求证这段事实的可靠性,张明俊打电话向东方日报集团的黄钊颖求证,黄是“那天采访丁俊晖的六七位中国香港的记者之一”。黄钊颖说,在听到“宁可选择全英赛,不选择亚运会”这句话时,感到“非常愕然”。

  在《消极比赛?》的报道中,他指责丁俊晖的这番言论是“极不负责任的”,“任何一个再有名气的职业运动员,都不会藐视国家的利益。”他还搬出姚明带伤参加国家队集训和傅家俊参加亚运会的例子。这段强调“国家利益”的报道见报、上网之后,引起了更加强烈的反响。在BBS论坛上,全英赛和亚运会究竟孰轻孰重的问题,也成为了争论的焦点,甚至有人提出了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对于台球这个项目,究竟是参加全英赛,还是参加亚运会,更能体现爱国主义精神?

  “全英赛”(UK)是职业斯诺克比赛中历史最悠久的赛事之一,自1977年迄今已经成功举办29届,被公认为世界第二大斯诺克赛事,仅次于世界锦标赛。今年全英赛将于12月4日到17日举行,而亚运会台球赛也将于12月4日到11日举行,赛程冲突几乎无可避免。究竟是参加全英赛,还是参加亚运会,也成为了丁俊晖的一道难题。

  对于15年连续担任台协秘书长的唐凤翔看来,这个问题过于简单。“丁俊晖不参加亚运会,全国人民都不答应!”在中国台协公布亚运参赛名单之前,唐曾说过这样一句类似调侃的话。然而,“全国人民”究竟是说YES还是NO,事实并非那么简单。至少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全英赛”比“亚运会”似乎得到了更多的支持。

  根据粗略统计,新浪网第一时间转载的两篇报道后附有1957条留言评论,至少六成以上是支持丁俊晖选全英、弃亚运的。不少新浪网友强调,丁俊晖属于“自费培养”,“凭什么一定要参加亚运会?”也有网友认为,对于台球项目,“亚运会层次太低,参加全英赛更具影响力。”

  有评论剖析,如果丁俊晖放弃亚运会参加全英赛,“在所有的当事方中,只有一方的利益会受损,那就是中国台球协会的官员们!”更有网友斥责,强压丁俊晖参加亚运会是“政绩工程”。

  对于网上支持丁俊晖参加全英赛的倾向,体育文化学者易剑东教授认为,一方面是因为亚运会的日渐式微,使其在整体战略中的地位逐步降低,另一方面是台球项目的非奥属性,使得传统意义上“奥运争金、为国争光”的色彩有所淡化。因而,“没有必要把过多过重的民族荣誉和国家荣誉附加到这样一个非奥运会项目上”,易剑东个人“理解甚至可以说是支持”丁俊晖的选择。在他看来,针对斯诺克这个项目而言,英国锦标赛无论是影响力、知名度、竞技价值等等,综合价值指数要远超亚运会。

  据台球圈内人士分析,英国锦标赛还没有出现过卫冕冠军退出的先例,“如果丁俊晖退出,不排除国际台联对他进行处罚的可能”。众晖公司提供的资料则显示,一旦丁俊晖卫冕英国锦标赛,他的排名很有可能在现有基础上冲进前十;如果丁俊晖退出的话,他的直接经济损失在30万英镑左右。根据目前最新了解,中国台协正和包括亚台联在内的各有关方面积极协商,尽力协调赛程。因为不仅是大陆方面遭遇赛程问题,中国香港的傅家俊、泰国瓦塔纳在内的多名亚洲球手都面临这一问题。

  “四年前的亚运会在九十月份举行,因此没有和国际大赛冲突,这次亚运会调整到12月,所以和英国锦标赛就撞车了。”知情人士表示。但据本报了解,傅家俊四年前也是放弃了某项重要的国际比赛,而代表中国香港地区出战亚运会。后来,他在接受国内知名台球网站MY147采访时还强调:“地区荣誉高于个人利益!”

  

  “机会成本”难估算

  在全英赛和亚运会的“利义之辩”中,对于台协一方非议最多的来自网民和媒体。不少媒体的评论似乎更加同情和支持丁俊晖一方,他们异口同声地表态:“台协当初没有投一分钱,现在凭什么来分成!”还有人形象地比喻成,“当年没有洒过一滴水,如今却要来抢果实!”新浪网友代表更加尖锐地质问:“丁家卖房卖地的时候,台协在哪?丁家喝西北风的时候,台协在哪里?”

  对于外界如此严厉的指责,台协一方更愿意藏在防守的战壕里,并不情愿“正面接招”。唐凤翔在和记者电话沟通时,就不愿意正面回应。但在深圳风波之后,国家小球中心台球项目主管张晓冬在接受当地报纸采访时,还是表达了这样的概念:希望外界不要过分地渲染小晖的个人成长经历,而忽视了其中国家的培养和台协的作用。“种子毕竟离不开土壤和阳光。”张晓冬用这样一个比喻来回答“抢夺果实”的说法。

  在丁家砸锅卖铁培养丁俊晖的时候,中国台协究竟在哪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台协人士告诉本报:“在丁俊晖的成长过程中,台协确实没有投钱,但是台协给了丁俊晖那么多的比赛机会,这些比赛机会又值多少钱呢?”对于这样的“机会成本”的价值,这位人士更加意味深长地表示,“中国实际上缺乏一个培养人才的机制,某种程度上更具有扼杀人才的可能,在这样的环境里,机会的价值就更难估算。”

  据熟悉丁家和台协的人士透露,在丁俊晖2002年去英国之前,丁文钧经常找台协的人沟通,希望他们多给小丁比赛机会。“按照当时的国内比赛规则,年龄不满15岁,就无法参加正式比赛。这个门槛对于当时年纪尚小的丁俊辉来说很尴尬。”所幸的是,台协随后废除了这一条例,丁俊晖等一批小球员由此也获得了更多比赛机会,茁壮成长。对此,丁家也牢牢铭记在心。在自传《一杆到顶》的《“神奇小子”与奖杯》一节中,丁俊晖表示要“特别感谢中国台球协会的领导”,“在我成为职业运动员以前,因为我的年纪太小,你们破格让我参加国内成人台球赛事,还让我参加了很多国际上的重要比赛。没有你们,就不可能有我丁俊晖的今天。”

  如果把丁俊晖比作一家股份公司,那么当初丁家的投入和台协给予的机会如何“入股分成”呢?丁家的有形投入相对容易计算,根据今年5月出版的《新体育》杂志的报道,包括训练器材、比赛经费、教练的报酬、全家生活费等在内,丁文钧大致估算已花费70万元左右。70万元人民币也成为相对公认的制造丁俊晖的“成本”。而台协提供的“机会成本”又如何作价呢?在北体大教授易剑东看来,在中国现行体育体制下,“管理中心和项目协会掌握着比赛机会的资源,他们如何分配这些资源,就很难用具体的金钱来作价格的衡量。”事实上,确实很难在比赛门票和金钱数量之间画上等号。

  易剑东分析:“虽然运动员是靠家庭投资培养出来,但是参赛的机会却是国家提供的,这就可能面临政府体育部门和民间私营体育投资争夺利益和空间的问题。”在去年丁俊晖持外卡夺取中国公开赛冠军之后,易剑东就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可能面临的尴尬,因此他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命题:如果丁俊晖拿到了3万元冠军奖金,相关各方将如何分配。虽然无法给出一个实际的分配比例,但易剑东认为:在台球项目个人投资为主的背景下,“原则上国家应只收取很少的一部分费。”

  

 

    利益空间谁触动了谁的神经

  作为长期专注于体制研究的体育文化学者,易剑东把丁俊晖、潘晓婷、董荷斌等主要依靠私人投资培养的新一代运动员比作“夹缝中的壮苗”。因为,“如果说家庭和民间资本是处于竞技体育投入主体的夹缝中的力量的话,那么目前由此催生出来的一批批体育明星已经成长为夹缝中的壮苗。”

  作为成长最为茁壮的一棵“壮苗”,获得两个世界冠军后的丁俊晖更引发了外界的关注和利益纠缠。按照易剑东教授的分析,目前至少有五种利益代表集中在丁俊晖这棵“壮苗”上:除了上文已经涉及的丁家个体投资和台球协会给予的“机会成本”之外,地方政府的利益诉求、随后进入的投资商、经纪人的利益诉求、球迷和媒体的利益取向都汇集在丁俊晖个案上。

  今年第三届体育大会之前,四省市共同争夺丁俊晖的参赛权,最终丁俊晖不得不创纪录地“一仆二主”:为注册地北京打团体比赛,替出生地江苏出战个人赛。“分身表演”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丁俊晖的精力,随后爆出的“比赛迟到”事件,和两线作战也有不小关系。事实上,这次在全体会历史上“前无古人”,也很难“后有来者”的分身作战,正是地方政府在丁俊晖身上利益诉求的集中体现。一个极有讽刺意味的细节是,在四省市抢夺丁俊晖的过程中,丁文钧很有感触地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年我们主动来找,你们却不接收,现在却要来抢呢?某地代表的回答相当直接:“因为以前你们没出名,现在出名了!”

  丁俊晖身上的利益纠缠还集中体现在比赛空间的分配问题上。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深圳风波之前,丁俊晖其实已经决定不参加那次比赛了。但最后关头,中国台协等有关各方竭力劝说丁家和经纪公司,表示无论如何要去参加比赛,打几场都没有关系。最终,丁俊晖还是打了这场也许他本不愿打的比赛。在丁俊晖连夺两项世界冠军之后,人们原本期待中国台球能“财源滚滚”,但现实情况却是:精明的赞助商都想把钱花在最具传播效果的丁俊晖身上。圈内人士告诉本报,形象地来说,“一项比赛如果有丁俊晖参加,对方啪地就掏出十万块钱,如果没有丁俊晖参加,对方可能就只给一万块钱,甚至没有!”在不少人看来,当年丁家追着台协要比赛机会的“供求关系”已经颠倒,现在是台球协会要求丁俊晖尽可能地参与国内比赛。

  种种迹象表明,如何合理分配丁俊晖成名之后的利益空间,将成为他今后能否顺利发展的关键之一。为此,深圳事件之后,台球协会和众晖公司已经有深入接触,并将于近期举行进一步的商谈。双方都希望,能以尽量合理和固定的方式,确定丁俊晖今后参加比赛的标准和相关利益的分配。事实上,在利益共赢方面,代表丁家利益的众晖公司和台球协会已经走在合作开发的道路上,他们携手中央电视台于今年9月推出中国斯诺克挑战赛,由丁俊晖挑战世界一号球手亨德利。其背后的基本构架就是合作开发、利益共享.(旧作,发于2006年8月11日<东方体育日报>)

 

 

本博精品推荐

 

杜伊、朱广沪握手,谁策划了这场经典的“危机公关”?

http://blog.sina.com.cn/u/4b0385b2010006zp

 

亚足联“年审”中国足球:何时沦落到甲Q?

http://blog.sina.com.cn/u/4b0385b2010007aj

 

杜伊腰藏毒蛇的来龙去脉

http://blog.sina.com.cn/u/4b0385b20100085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