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平城马二
平城马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话旧事说过年(5):二十七,宰只鸡

(2009-01-22 12:59:26)
标签:

杂谈

杀鸡

吃鸡

腊月

过年

休闲

生活

陈年旧事

分类: 滋味人生

据说乡下的鸡就怕两件事,这第一怕就是女婿登门。北方人讲究这女婿是上宾,不敢怠慢,乡下也没什么可买来招待的,就杀上一只鸡给女婿下酒。这第二怕就是怕过年,母鸡还好,留着下蛋,这公鸡正好养了一年,养肥了,分量足了,正好杀了过年打牙祭。我若是鸡,见了女婿登门便要狠狠地啄他,好歹报些仇恨。但这过年却是躲不过的,只有伸脖子待宰的份儿。

小时候,家里也是养鸡的,农场里有的是地方,也有的是天然饲料,故而家家户户的鸡几乎都是放养的,肉吃起来特别的香,足以让现在的贪吃之辈流涎三尺。腊月二十七才动手宰鸡,一点都不晚,反正快到年三十了,直接下锅炖了,鸡爪子鸡头鸡杂碎正好这几天吃,剩下那些大肉块,留待正月里招呼客人。

杀鸡这天,一早起来,我妈就在炉子上烧好了热水。我爸就到鸡窝那儿把预先讨论定下的鸡抓了来,我在旁边拿着磨好的菜刀,等着往我爸手里送。我爸是念书人,说实话,杀鸡这活儿做的一点都不利落,菜刀在鸡脖子上来回拉好几下,也割不破那鸡的喉管,让那鸡活受了好多罪。直到我妈怒气冲天地劈手夺过菜刀和鸡来,一刀下去,竟然没多少血流出来,看来在我爸手里早已被吓死了。不流血的鸡不好吃,我妈如是说,于是接下来的杀鸡工作只能由我妈来完成。我妈下手很快,把鸡嗉子那块儿的毛揪下一块,露出皮肉,直接一刀割开,往远处一丢。那鸡扑扇着翅膀,在地上挣命,鸡血洒得到处是,我躲到远处,一直到那鸡再也不动了,方过去拎回来,交与我爸,看他褪毛开膛。

给鸡褪毛是个细致活儿,因为褪下来的羽毛要做鸡毛掸子,这正好我爸做。我爸性格慢,干活细,我就做不了,于是再大点就去杀鸡了。我下手狠,直接将鸡摁在一块木板上,手起刀落,将鸡头斩将下来,连它挣命的过程都省了。我爸说我长大了不是好鸟,心冷手毒,谁承想他们都走了眼,我长大了居然成了人民教师,专门爱护下一代。面对学生时满脸的爱意,丝毫看不出一丝的杀气。

说来也奇怪,杀猪杀羊的时候,狗都围着屠场乱转,以便抢点下水什么的解馋,唯独杀鸡的时候,狗都躲得远远的。一来是杀鸡没多少剩货,二来这鸡与狗朝夕相处得惯了,免不了“鸡死狗悲”,心里大概酸楚悲凉得很,在远处偷偷洒几滴狗泪,也算是为老伙计鸣不平吧!

回了城,就再也没有杀鸡的机会了,顶多也是到农贸市场,相中了哪只,便让掌柜的杀了洗净拿走。那卖鸡的手法娴熟,既不手软如我爸,也不凶狠如我,还未等你过神来,那鸡已被褪剥成裸体,一丝不挂地交于手上,只待你交钱了。

今年过年,我只在超市买了一只袋装的农家鸡,很贵。拿回来我妈说现在的鸡都不好吃,一只够了,也别炖别蒸,留着过年炒着吃吧,或许还有点味儿。看着这只一斤半左右的所谓的农家鸡,我心里直犯嘀咕,小时候家里宰三只鸡都不够吃的,现在可到好,一只都不知怎么消灭,这年过的,真他娘的穷折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