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平城马二
平城马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792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话旧事说过年(2):二十四,扫房子

(2009-01-19 19:52:26)
标签:

过年

大扫除

腊月

刷房子

记忆

生活

休闲

分类: 滋味人生

原来总喜欢拿外国人的节日和咱中国的春节相比,有时候免不了会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中国人的春节太麻烦了,啰里罗嗦的,忙得昏天黑地,累得腰酸背痛。可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读到,说是外国人对中国的春节推崇备至,除了一家团聚红火热闹这些因素外,最重要的居然是中国人在过春节时都要进行彻底的大扫除,把积攒了一年的灰尘、垃圾以及那些没用的东西统统扫出门外,真个叫“辞旧迎新”。从那以后,过年在我眼里变得亲切了许多,“扫房子”的时候也少了许多怨言。

传统的歌谣里,“二十四,扫房子”紧挨着“二十三,糖锅儿粘”的小年。看来这麻糖甜过嘴,灶王爷上了天的这点空还真得抓紧,不然他老人家汇报完工作,年三十晚上还要回来的,总得给这位灶神一个全新的面目吧!再者说了,金窝银窝要打扫,咱这狗窝也暖人呢,当然也要扫上一扫。

我十六岁以前,住在父母早先当知青时候的农场里,里外就一间屋子,一上午的工夫就打扫完了。不过,我们晋北地区这个扫,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打扫,它还包括一项最主要的工作——那就是用白粉刷墙,用白麻纸糊房顶,这可是个细致活,又讲技术又累人呢!

我的记忆里,每到扫房子这一天,天还没亮就得起床了。一家人把仅有的几件家具搬到院子里,再把被褥行李什么的搬出去垛在家具上。小孩子帮不上什么忙,就在院子里看行李,看杂物,免得被别人拿了去或是蹭上黑什么的。大人们先是把犄角旮旯先扫干净,再用清水把墙擦一遍,待干得差不多了,这才将泡好的涂料(现在用涂料,以前主要是石灰)用板刷均匀地涂在墙上。这个很需要功夫,每一刷子要长短一致,力道也要匀,不能让涂料流下来,那样会在墙上留下印痕,干了以后很难看的。涂料要刷两过,头一道干了才能刷第二道,整间屋子刷完了也该是中午了。

刷房子的时候,屋中的炉火烧得很旺,尽管是寒冬,门也大开着,但也挡不住这阵阵暖意。刷完房子的涂料被火炙烤的味道很好闻,那时候我就觉得这应该就是年的味道,比炖肉的香味和爆竹的辛辣味更加的真实。墙干得差不多了,我妈就开始在炕头上拿浆糊刷白麻纸,我爸则搬了凳子,将刷好浆糊的白麻纸整齐地糊在房顶的棂档上,去年的旧麻纸早就被撕下去了,房顶上黑觑觑的。糊好之后,整间屋子真叫个雪白亮堂。

下午就是擦洗墙围子和门窗玻璃了,脏水一盆盆倒掉,屋子里的角角落落也逐渐鲜艳起来。一家人虽然很累,但神色间却是遮掩不住的喜悦,日子再穷,这屋子一扫,就是过年了。

十六岁那年,父母终于调离了那个农场,回到了大同市。也是从这一年起,我开始肩负起了“扫房子”的重任。以前也帮着爸爸刷过墙,技术也掌握了一点,于是便想给大人个惊喜。那年的腊月二十四,趁着他们白天上班的功夫,我一个人又扫又刷,把两间房(回城后多了一间屋)彻底清理了一遍。虽然整体上不如大人们干得好,但足以让晚上下班回来的父母感到骄傲了。

再后来,日子好过了,房子也多起来大起来了。九二年,家里盖了一处院子,里外六七间,我却开始头痛过年了。连住近十年,每年春节前扫房子,我都累得跟什么似的,发誓以后一定要挣大钱,雇人给我家打扫,我也当他一回掌柜的。

今年今天,这个愿望实现了,我终于雇了两个人给我“扫房子”。不过,平房换成了楼房,涂料墙壁换成了漆料墙,已经不用刷了,只需要拿干净毛巾擦一下就可以了。活儿轻了,可我却干不动了,不是岁数大了,也不是身体不行了,主要是懒惰的缘故。看着两个工人爬高爬低的干,身体是轻松了,可这心里却怎么也放不下,怎么看这活儿都不如我自己干得好。晚上老婆说我就是个劳碌受苦的命,干得再好也是过年,咋就不能凑合呢?

是啊,凑合吧,可是,这么一凑合,这个年还是记忆里的那个年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