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平城马二
平城马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想入非非》(四)

(2007-07-16 00:58:23)
标签:

爱情

家庭

两性

婚姻

校园

分类: 那些人,那些事
 

(四)毕晓玉

     我穿梭在街上汹涌的人流里,汹涌的人流已将我彻底吞没。我逡巡在街头,苦苦寻觅,却总是无法找回真实的自我。街上的人们目光麻木而冷漠,我的目光也一样麻木而冷漠。异乡的风撩乱了我的长发,我在试图寻觅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但Q市的街道宽阔的让我无法穿越,正如同我无法穿越我自己的内心一样。我满怀渴望与激情,追逐着自己的感情,但它却仍然在大海里漂流,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靠岸。

    每当夜幕到来,我都会将灯早早熄掉,然后独自站在窗前,呆呆地凝视对面的窗户,想象着窗的那边有着怎样的一番天地。这样的事我已经做了很久,我曾经一次次地告诫自己应该放弃,但一回到夜里,夜的魔力就开始呼唤我,让我的决定一次次地随夜色融化掉。我知道对面的窗属于45楼三单元406室,屋子的主人叫做马铭宇。

    十二年前,我凭借音乐特长考入D市那所师范类院校,那是因为我的父母希望我继承他们的事业,将来做一名教师。我想象不出他们已经做了一辈子的教师,为什么还做不够,还要让我继续做下去,我极不愿意但却无力反抗。被父母娇宠惯了的我从那时起就决定放纵自己,作为我对他们的报复。

     花季般的年龄总叫人想到灿烂的阳光,而那一年的秋天阳光却充满寒意,我经常独自徘徊在校园里,任凭自己的双脚无目的地乱走。萧瑟的风不住地戏弄我的长发,让我觉得很愤怒,所以我的目光充满仇恨,以至于所有的男生都不敢对我献殷勤。

     我喜欢黑夜,因为黑夜可以释放我青春的欲望。校园的灯火总是能激发起我对生命的另一面的期待,而校园的各个角落里隐藏着的暧昧总让我年轻的心蠢蠢欲动。有月亮的晚上,操场上总有人在谈着吉他唱歌,各种音色都有,我常常伫立在高大的白杨下倾听。大学就是这样,它给了每个人释放自己的机会,每一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对青春的畅想。

    在这些无名的歌手当中,我最喜欢一个声音,而他总是唱着王杰的《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或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声音沙哑又带着几分沧桑,很有质感。我常常站在很远的地方为他默默地伴唱,所以当冬天很快到来我再也听不到他的歌声的时候,居然大病了一场,那个时候我就隐约地感觉到,我可能爱上了他。

病好之后,我开始到处打听他,很快就有人告诉我,这个唱歌的男生是大三中文系的,他叫马铭宇,他会写诗,还有一个数学系的漂亮女朋友,叫李小雅。于是我径直去了中文系,在教学楼的楼道里见到了他。

    已经是大三的马铭宇仍显得有些瘦弱,似乎三年的大学生活并没有让他发育成为一个标准的男子汉。他穿着一条已经发白的牛仔裤,羽绒衣敞开着,斜靠在墙上,正在和几个人在那里说笑,那样子显得懒散而无聊。我刚一上楼梯他已经看见了我,目光中有一种突发的神采闪了一下。这突发的神采让我更加自信,就这样我在他的目光中直接走到他的跟前,问他是不是叫做马铭宇。

     他显然没有料到我是来找他的,不由愣了一下,周围的人不怀好意的笑声让他手足无措。

     我很轻松地告诉他我是音乐系一年级的新生,我叫毕晓玉,我听说他的吉他弹得很好,我想拜他为师。

     我的语速不急不缓,却不容马铭宇有插一句嘴的机会。周围的人笑声更大了,我相信我的容貌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而且我的自信与我的谈吐也让所有的人大为震惊,但我更等待着马铭宇的反应。

     有人推了马铭宇一把,他打了个趔趄,差一点撞到了我,但他迅速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并再次恢复了他那副懒散和满不在乎的形象。他说他根本就不认识我我又怎么知道他会弹吉他,说这话的时候马铭宇目光闪烁,我知道他既想认识我又害怕那个叫做李小雅的女朋友知道于是我更加得寸进尺。

    我直接告诉他说我今天下午四点会在音乐系的乐器训练馆等他,而且不见不散。说完这几句话,不等他回答去还是不去,我便转身走了,我优雅的转身赢得了一片的啧啧声。

    “你小子又走桃花运了,改天给哥儿们也介绍一个。”

    “马二,小心李小雅知道了废了你。”

    “去你妈的,你敢和李小雅说我他妈先废了你。”

     ……

     我有着绝对的自信,我虽然不知道所谓的李小雅究竟有多漂亮,但我知道马铭宇一定不能摆脱我对他的诱惑,他下午一定会来的。

    我回到宿舍,精心修饰了一下自己,甚至还用了一点口红和香水。我在盥洗室的镜子前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自己,我的皮肤白皙且富有弹性,我的身材丰满颇具性感,尽管是冬天,厚厚的冬衣仍然无法遮住它们的风采。这是因为我的家庭虽不富裕但还算优越,我从小营养良好发育超常,同龄的女孩子面对我的时候都会产生几分自卑,并且我有足够的钱来买可以装饰我的一切东西,包括我现在穿着的这件长身白色大衣。

    我穿戴整齐,不管有多少诧异或是妒忌的眼光投向我的身上,我抬头挺胸走在校园里,我要去等待那个叫马铭宇的大三男生的到来,我要俘获他将他作为我的俘虏以证明我的存在价值。

    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下午,我足足等到夜幕降临,马铭宇也没有来。

    对面的窗透出隐约微弱的光来,我的内心随着我的回忆如被蛇噬咬般疼痛,那次的等待,可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第一次的企盼啊!它强烈地伤害了我的自信与自尊,我不能忍受这种挫败感,我在晚饭后再次去了中文系。

    但是当我找到马铭宇的时候,他的旁边已经多了一个女孩子,我看得见她修长的身材正斜倚在马铭宇的肩膀上,很是亲密。我妒火中烧,已无暇顾及我这么做的后果,我追到这对恋人的前边,大声地质问马铭宇下午为什么没有来找我。

    校园里还算是明亮的路灯照在那个叫李小雅的女孩子的脸上,她的脸上是一种惨白的惊奇。女孩子在愣了一下之后开始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马铭宇,显然她不能接受我这个突如其来的第三者,马铭宇手足无措狼狈不堪,对于我的出现他似乎找不出更简单的理由来辩解或说明。我的姿色即使在路灯下仍然能够轻易地让李小雅自愧不如,我相信她的内心一定会生出许多的念头来要让马铭宇生死两难。

     最终李小雅拂袖而去消失在校园的夜色里,剩下马铭宇一个人狼狈地站在路灯下面对着我,他气急败坏,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冲着我大吼大叫,甚至语无伦次。我也不想听他在说什么,我高傲地看着跳着脚打转转的他,一种胜利的喜悦悄悄袭上心头。

     直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望。实际上马铭宇除了唱歌以外真的一无是处,校园诗人当时已经臭了街,谁敢说他会写诗立刻就会遭到无数的飞沫或臭鸡蛋的攻击,大家戏谑地说天上掉下一块石头砸死十个人其中九个半是所谓的诗人。马铭宇在大三时已不敢说他想做一个诗人,但他曾经写过的诗歌在校园里还是悄悄地流行着,给那些爱幻想的女孩子一些心灵的抚慰,我敢说李小雅就是被他抚慰到手的。

     没过多久学校里又要举办元旦晚会了,这所学校就是这样,它能很好地抓住中国人民认为是重要的每一个节日,然后载歌载舞地庆祝。这给了我们这些有表现欲望的大学生们充分的展示机会,马铭宇要演出一个自己创作的小品,我认为这是我和他接近的绝好机会,同时我也看见李小雅形影不离地伴随在他的左右,我很难找到单独和他相会的时候,但我相信自己可以等待,我有着绝好的耐力。我在马铭宇的周围时隐时现,故意暴露自己却又不显痕迹,终于我看见马铭宇时不时朝我站立的地方张望或是扫描,我知道他已经发现了我,他敢这样看我就证明他很在意我而他也绝对没有和李小雅说起,我提醒自己要时机即将成熟我要按耐住这种即将到来的兴奋,以免错失良机。

    元旦这一天下了很大的雪,校园里增添了许多节日的气氛,我也显得格外的精神。校园里乱哄哄的,那么多人都不知在忙些什么,没有人邀请我参加演出这让我很高兴,或许大家都不愿意和我这个眼神里充满不屑和仇视的女孩子打交道吧,这样也好,不然我还真不知用什么时间来完成我的计划。我不动声色地随波逐流,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我在等待黑夜的到来,我要在黑夜里改变自己或改变一些人,我为即将拥有的这种改变暗自兴奋。

     马铭宇的小品演得很精彩,我从剧场里雷鸣般的掌声中就可以得出结论,我想此刻的李小雅绝对不会再注意到我,于是马铭宇下台卸妆的时候,我截住了他。马铭宇果然不再理会他人,匆匆忙忙地和我一起离开了后台,来到学校西北角的那片小树林里。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只听见积雪在两双脚的踩压下吱吱作响,当马铭宇停下来的时候,我就紧紧地抱住了他。

    马铭宇的双唇敏锐地捕捉到了我,冰冷而急切的动作唤醒了我体内积压了许久的欲望,我热血沸腾,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一片空虚,一阵阵的眩晕袭击着我让我忘记了身在何处。当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冷却的时候,我问马铭宇说如果李小雅知道了她会怎么想?

     马铭宇却没有回答我的机会了,李小雅此时已经旋风般地冲了过来,我敢说她的身形步法肯定会卷起大片的雪花,但我却没有看见,我只看见了她愤怒的面孔和哆嗦着的身体,而后她在雪地里踉踉跄跄地越跑越远。

     这是我与马铭宇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仓促且不知所以,我用我的狂热击败了李小雅但我却陷入了更茫然的境地。此后的一年里,我一次又一次地寻找机会获取马铭宇给我的慰藉,但每一次狂热之后我都能感到他在偷偷地忏悔。

     我彻底堕落了,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精神,我用一生的代价在搏取着一场永远都没有答案的爱情,实际上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这究竟是不是一场爱情。我知道马铭宇还在向李小雅做着无谓的解释,我与李小雅偶尔的相遇只能得到她高傲的怒视,我在这怒视下显得有些猥琐。

     黑夜似乎与我总是结缘,我的很多的人生转折总是发生在黑夜里。我在夜色里凝视对面四楼的窗户,想象着对面窗户里那个曾在夜色里唱歌的男人,回忆着无数个夜里我无数次刻骨的疼痛。爱情对于我早已成了一种奢求,马铭宇不会知道在他背离那个城市逃之夭夭的时候,一个叫毕晓玉的女人会追随他逃离。

      我在现在这个小区的幼儿园里谋到了一份职业,有了一份虽然不算多但是固定的薪水,我可以在这个小区里租到一套房子,由于我的学历和专业在这一行业里炙手可热,这让我可以和那个胖胖的园长讨价还价,甚至我可以轻而易举地租到马铭宇对面的那套房子。我的目光柔和仪态端庄说话彬彬有礼,在这里谁都说我是一个非常称职的老师,是一个让人尊敬让人爱慕的小女人。我知道马铭宇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女儿,我盼望着和他在送孩子上学的时候相遇。在想象当中,马铭宇拉着女儿的手微笑着来到教室的门口,然后他的微笑会迅速凝结在他的脸上,因为这时他会看见我正站在教室的讲桌后面等候着他。他在震惊之余任凭他的女儿怎样喊他爸爸他也没有反应,我款款地走到他的身边低下身子拉起他女儿的小手,然后站起转身,留给马铭宇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回想着马铭宇会站在幼儿园的门口一次次地向这间教室张望,我在玻璃窗的后面偷偷地观察着他,心中是无比的甜蜜。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马铭宇从来都没有送过他的女儿上学,只有他的老婆一次次在迟来接孩子的时候向我表示歉意。我看着这个忙忙碌碌的女人觉得她很幸福,我一直都得不到的东西却紧紧握在她的手里,所以当她表示她很忙总是不能按时接送孩子的时候我主动提出帮她照看。于是当园里别的小朋友都已经被接走以后,马铭宇的女儿就经常和我呆在一起,我常常想如果马铭宇在那一年最终选择了我,我们应该也有小孩子了,或许比这个小姑娘还大。

    我在幻想中迎来一个个旭日东升的早晨,在期待中送走一个个夕阳西下的黄昏,在疼痛中度过一个个漫漫无尽的长夜。然而我的生活中终于没有马铭宇的出现,我开始迷茫开始不知所措开始怀疑我的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