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平城马二
平城马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是不是都在说谎(一)

(2007-03-07 21:53:36)
分类: 滋味人生
      最近一直没有写博,一则有些偷懒,但更多的是在看书,疯狂地看,以至于上班时间老是打吨。很久没有买书,这一次大气了一下,把刘猛的和都梁的还有易中天的都买了回来,顺便捎带了六本《十月.长篇小说卷》,花了好几百,居然没有心疼,还有一种自豪感,没办法,谁叫咱喜欢这个呢!
      今天中午,一口气读完了鲁敏写的《说谎吧,戒指》。于是,整个下午我都现在一片无尽的虚空里,无法自拔。我前天读了刘猛的《刺客》,昨天读了都梁的《狼烟北平》,确实被其中的情节吸引住了,但是,也只是吸引。可是,《十月》杂志的这个中篇,却让我直接找不着北了。
      34岁的央歌和她的死党黄依最近正在进行一场“外遇”竞赛。黄仪是个一根筋但却很是开放的女人,和央歌一样,都已经34岁了,也都有着自己的工作和自己的家庭,生活平静而沉闷。黄仪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这个“竞赛”就是她提议的。央歌对这个“竞赛”不置可否,她有着自己的隐秘世界。每个中午,在单位的她都会偷偷打开自己的邮箱,关注一下有无一个X的男人发来的近乎暧昧的信,如果有,她会细细地品读,让这些美好而又撩拨心扉的文字慢慢注入自己的心房。没有信件的中午,她会在电话里和另一个不知名的男子D聊天,了一些关于夫妻生活的敏感话题,而她,居然不会脸红。
      李临是央歌的丈夫,在一家连锁超市作店长,没有什么更高的追求,只希望普通人的生活,买菜、做饭、看孩子、打牌、看电视,他觉得这才是生活的真实写照。他对央歌对他过高的希望穷于应付,以至于夫妻之间几乎没有了性生活,他迷上了上网聊天,希望着自由与解脱。
      怀宁是央歌的妹妹,是一个现代女孩,注重生活的热情,不希望过早结婚,而她的母亲青荷却希望她早点找一个好地位的男子结婚,以取得某种捷径。她们曾经是农村人,来到城市里并最终成为城市的一分子经历了太多的艰难。黄仪最终为怀宁找到的合适对象是一位副处长,妻子去世了,没有孩子,尽管比怀宁大十几岁。怀宁终于咬牙愿意结婚了,可黄仪却说这位副处长要的是处女,怀宁傻眼了。
      故事就这样不温不火地进行着。春节的时候,一家子回了农村老家,去看年事已高并且瞎了眼的外婆,李临闹情绪没有跟着一起回去。外婆只听得央歌干巴巴的几句话,就判定央歌的婚姻除了状况,于是就给她们讲起了自己的一段往事。原来外婆年轻刚嫁过来的时候,曾经喜欢过来她家做活的一个姓张的小木匠,并差一点就和小木匠私奔了,幸亏刚出生的央歌的大舅的哭声牵住了她的脚步。小木匠走的时候留下一个狠咒:我这辈子睡不了你,就让我儿子来谁你女儿,做不到就等孙子来。外婆说,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贞节,一旦失贞,就会一辈子心里难安。
      几个女人听了都各怀心事,母亲青荷怀怀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在城市工作的男人有别的女人,所以男人死后她毅然放弃了高额的抚恤金,换得了城市户口,拖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来到城市,她要向这个城市索取她应该得到的东西。她表现出了一个寡妇应有的矜持,将贞节保留的让所有人赞叹。怀宁对此嗤之以鼻,她只关心小木匠的咒语。央歌却不这样想,她开始对“失贞”这个话题产生了思考,心情复杂。
      打动我的就是央歌的思考:是否只有肉体的“失贞”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失贞”?那么,外婆的失败的私奔是否算是坚持住了“贞节”?黄仪与男友真枪实弹的上床,和央歌的浅尝辄止,究竟有无区别?作者给了我们一个答案:肉体与精神是分离的,精神总是游离于肉体之外,不受外在形式的约束,央歌外婆虽然在肉体上没有背叛,但在精神上已经“失贞”了;央歌的邮箱和电话实际上和黄仪的床也没什么区别,大家坚守的只不过是一个安慰自己的骗局而以。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