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平城马二
平城马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日忆雪

(2007-01-13 15:42:21)
分类: 那些人,那些事

冬日忆雪

 

 这个冬天很久没有下雪了,身边的朋友、自己的学生,很多人都得了病毒性感冒。看到教室里时时空着的座位,听着电话那头吸着鼻涕有气无力的声音,真恨不得让老天爷立刻下雪,解此感冒困扰,让诸多患者脱出重围。无奈每日起来,窗外仍旧是灰蒙蒙的天,不咸不淡地向大家打着招呼。

家乡在北方,照例冬日是要下雪的。小时候雪下得很勤,也很厚实,很有几分像东北林海雪原里的景象,一冬不化。这可就苦了我们上学的小孩子,冰天雪地的,脚下打滑不说,关键是冷得厉害。那时候在农场,上学要去几公里外的村小学,路上要么是树林子,要么就是光秃秃的田地,庄稼收了,平展展地晾一个冬天,没遮没拦地。西北风卷起小小的雪粒,打在脸上生疼。风也特别地势利,从袖筒、脖子、裤腿这些地方直往你的身子里钻。上一天学下来,这一路的艰难,丝毫不亚于红军过了一场雪山。从那时起,我就特别痛恨冬天,尤其是下雪。

只有在放假的时候,雪才有了几分可爱。再也不用早起晚归地穿过旷野,阴森的树林也变得有了活力。一场大雪过后,厚厚的积雪上总会留下无数小动物的足迹。野鸡、野兔,以及不知名的禽类,满林子地乱跑。天格外地蓝,不像现在城市里看到的那种烟灰色。农场里的几个好事的大人,拿着火枪,开始打猎。小孩子总会远远地跟着,甘做轰赶鸟兽的外围,甚至是背负猎物的跟班。小脸冻得通红,哈气喷出老远,眼睛里个个闪着兴奋的光芒。我们不怎么盼望大人们猎取野鸡野兔,倒很是盼望他们拿火枪打麻雀。野鸡野兔我们只能干看,而一枪麻雀打下来,总会有几十或上百只,小孩子满雪地里去捡,当然可以趁机藏起几只,拿回去在火上烧了吃。

大雪之后,大人们就不再出工了。我们队里的大人们就会聚在牛圈养牛人的小屋里打牌,孩子们就在牛舍附近瞎玩。那时候不用担心汽车的威胁,农场比较偏僻,除了本场那几部破车外,外面的汽车很难找到这里来。雪够厚,也不用担心谁家的孩子会摔着,最多会为孩子回家后被雪打湿的那双棉鞋恼火一会儿,反正放假了,明天也不急着穿,湿就湿吧。这时最有意思的是就数养牛的大爷用草筛子扣鸟儿了。在牛圈的空地上扫除一小块来,抓一把谷糠或是碎玉米撒下,将草筛子用小棍支起来,拉一根绳子在小棍上,便回屋看打牌了。小孩子们便屏了呼吸,远远地趴在墙头上或是隔壁牛圈的窗户上看。很快就会有饿极了的鸟雀过来,大多是胖乎乎的麻雀。鸟儿们对笨拙的老牛是不加防范的,尽管老牛总会用喷着热气的响鼻提醒着它们,但是贪婪总会让人忘乎所以,何况是麻雀。养牛的大爷总不会让孩子们失望,会在恰当的时候将绳子一拉,鸟儿们就被扣在草筛子里了。孩子们欢呼着,为养牛大爷拿来一条大麻袋,大爷将草筛子掀起一条缝来,在另一头一轰,鸟儿们便闷着头钻进了麻袋。孩子们跟在后面,眼巴巴地等着一会儿好分一口烧鸟肉吃,至于那雪的滋味,早就被抛在脑后了。

有一年的雪奇大,那时候我上三年级,应该是80年的冬天。那天一早起来,爸爸一开门,一堵雪墙就横在了门前,有半个门那么高。爸爸拿出门后的铁锹,铲出一个过道,到柴房取柴生火。心照不宣,学校里放了假,大人们也都停了工,大家就都在家里呆着。孩子们自然是坐不住的,就去各家串门。农场的各生产队住的都是排房,没有院子,家家门前铲一条过道,过道连起来,跟迷宫似的。一出家门,那情景就像是电影里打仗钻战壕,孩子们正好捉迷藏。欢笑声穿透了厚厚的雪墙,在蓝蓝的天空下久久不肯散去。几天后,气温转暖,雪开始融化,学校又开了课,大人们也得去上工了,我们便开始咒骂着老天爷,为什么不肯多冷几天,那恐怕是我们第一次对大雪那般的留恋。

返城了,人也长大了,这冬天的雪竟然也变得少了起来。即便是下上几场,也是浮皮潦草不过瘾。于是,每年流感肆虐的时候,就又想起童年的雪来,只是再没有那时的恨意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