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德歌还是德歌
德歌还是德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86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时光之与黄酒结缘

(2013-10-16 22:01:23)
标签:

杂谈

    黄酒的味道,我至今还是有点不习惯。

    来绍兴前,确切地说应该是在认识宝玉和标哥之前,对于黄酒我是敬而远之的。总感觉黄酒入喉有一股酸味,没有啤酒爽口,没有白酒香醇。在接触黄酒之前,啤酒是我的主旋律,白酒会偶尔点缀,虽然白酒喝得少,但我一直认为它是最好喝的酒,适合小酌,细细品味,舌尖的微辣,鼻尖的香味,入喉的热流,都是一种享受。即使现在,接触黄酒也有几年,白酒在我心中的地位依然不减。至于啤酒,之所以喝得多,仅仅是因为它适合量产且不容易喝醉。

    其实之于黄酒,对于它的味道并不陌生,就是不大喜好。在我的记忆里,黄酒是外公的主旋律,基本是每天两顿,偶尔是穿插些啤酒和白酒,外公买黄酒也是数坛起买的。可能是遗传了外公的基因,我的母亲喝起黄酒也毫不含糊,记得母亲有时睡眠不好,她就会起来倒一大碗黄酒,半斤可能都不止,然后一口灌下,再去睡觉。

    不过到我这,虽然对酒的喜好也遗传了点,如果有长时间不喝酒,就会有点想念它的味道。但我并不迷恋酒,也没有酒精依赖症,每到想念酒的味道时,我只要小酌就会非常满足。我的酒龄算算也有20多年了,还在父母怀里时,就有人拿筷子沾酒让我初尝酒味,在能蹒跚走路后,就有喝醉的经历。即便如此,我和黄酒结缘也是二十多年后的事。

    高考结束,我迷迷糊糊就到了绍兴这座城市,对于这座城市的了解也仅局限课本,更多的还是来到这座城市之后才慢慢熟知,但热爱,我始终谈不上,我也无法体会一些人对绍兴的感情,不知是否我天生冷血。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怀念,之所以怀念,是因为在这里结识的一些人,发生的一些事。在酒乡,谈到故事,自然离不开酒了。

    忘了是在什么时段如何认识残剑书生(后来我改称他为菜刀)的,他是我在绍兴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兄弟之一(同学除外)。残剑是我的大学校友,比我大三届,认识他时,他已经从文理毕业了,依然留在绍兴,在娱乐周报当记者,有着较多自由支配的时间。残剑出自山东,长得也符合大汉的形象,好酒,酒量上佳,后自评为国家二级酒鬼。我大学超过一半的喝酒时光,都有他相伴,名副其实的酒友。

    起初,和残剑一起喝酒,酒桌上基本都是同龄人,喝得多数都是啤酒,偶尔穿插点白酒。后来因为诗歌,残剑在绍兴的交友范围越来越广,我也跟着他认识了一些。就是在这期间,我们认识了宝玉,后又认识了标哥,从年龄上算,他们是我们的长辈,但我们就此成了忘年的兄弟,我们开始了三天一小喝,五天一大喝的日子,遇上节假日,我们有时连续几天都在一起喝酒。那段日子,我们转遍了南部山区,平水、稽东、王坛等,南部山区的大小饭店我们也时常光顾,但我们去的最多的还是朝阳路上的一家小饭店,后来老板改卖熟食了,但依然接待我们。

    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我和残剑两人喝啤酒,标哥和宝玉先喝黄酒,黄酒喝好后,再和我们共饮啤酒。后来有一次,我破例喝了黄酒,残剑也跟着喝了黄酒,那次也是在朝阳路。自那以后,我们开始喝黄酒,一般是每人各喝完一斤黄酒或一瓶简加饭后,每人再喝1-2瓶啤酒,这是我们比较常规的喝法,当然也有经常喝超量的。记得有一次在城东夜排档,每人先喝了半斤黄酒,后来每人又各要了一桶5L装的扎啤。当时我和残剑喝得微醉,标哥和宝玉还是比较正常。残剑因为接了个电话,受了点刺激,嚷着要去柯桥找他的同学继续喝。我和宝玉一起把他送回家,宝玉还嘱咐我要看好残剑,最后我还是没人阻止他,他从厨房拿了把菜刀往裤兜一塞,就打车去了柯桥。菜刀因此得名。

     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故事还有很多,在这就不一一诉说了。那几年,我们一起谈天说地,那几年,我们一起举杯共饮。我想这是我这辈子都会比较怀念的时光,怀念我们的纯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今又重阳
后一篇:奔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今又重阳
    后一篇 >奔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