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么
夏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88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2007-08-09 11:59:59)
标签:

艺术赏析

彼岸花

传说

醉与罪

分类: 情迷書中~精詞彩句
故事,古老的,年轻的,只存在于幻想中的,正在身边发生的。有人在娓娓讲述,一盈神前青灯,几缕尘世烟火,时移世异的台榭焦土,与那些永不再来的永恒。
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命运——谁能够无动于衷
            如那世世不变的苍穹



由那一场场华丽如作秀的生离死别、彻骨煎熬中才第一次因窥见了命运的惨烈而心惊肉跳、小脸煞白。
说着不可能,摇头不相信,却被拖行在荆棘上流了一路的血。
让前所未有的激烈情绪汹涌着冲到精疲力竭,然后再被一个急急的转弯甩出能够思考的范围——如果说这就是命运的滋味——在既定的通道中找寻不存在的出口,没有什么比垂手看着这样的生命更加能刺痛人了。

法国老头儿蒙田说:“命运对于我们并无所谓利害,它只供给我们利害的原料和种子,任那比它强的灵魂随意变转和应用,因为灵魂才是自己的幸与不幸的惟一主宰。”胶结的歌者显然懂得这句话的要义,于是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变化。
在被成为“命运”的大轮子上不停狂奔的小白鼠,停下了脚步。
火与铁、笑与泪,所有的摆布就算早就注定,但最终的一刻,还是会有不同——以自己的血肉撞开了那扇不存在的门,哪怕肝脑涂地。那根弦伴着一声加强了效果的脆响绷断,某一个空间里,时间也随之停顿。

无法逃避而死去的人,持续对抗的人,持续守护的人,以及,亲手斩断它的人,灵魂得以安息。
从此,垂手观看的人不再平静。

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愿望——彼岸 没有灯塔
            我依然 张望着



以命运把愿望轻易地篡改,于是几乎所有的愿望都显得卑微而脆弱,又偏偏难如登天。
想要所愿成真,需付的代价早已安排得一切就绪,离平安喜乐十万八千里。
当两个相悖的愿望出现,大家变笑着将手里的家伙抹得雪亮,并且谁都不用刀,而是剑,双刃的。
稍不留神,血流如注,无一幸免。
这确实把种种只能以“悲怆”来形容的愿望的达成推向了受难情结的高度。
不过,悲歌往往唱得最为高亢。

“就算……我也……”前面可以代入的是千万种痛苦绝望生不如死,后面永远是不变的无怨无悔执迷不悟。
神、人、男、女和非此两者的模糊存在,以同样黯淡的神情,说:“就算……我也……”随后,甜美的也会沾染刻毒,憧憬的也终将破灭。追到底,眼前只是断崖。

什么样的愿望值得倾其所有?什么样的愿望才会充满如此强烈的执念?
它颇无私,能为了别人奉上自己的一切;它又太过自私,为了自己会强要别人奉上一切。
余光一瞟,会发现无私的不光是祝福也可以是诅咒。
有铭心爱自己染刻骨恨,若路已挑定同样都能不计代价。
原来,私不私是假,豁不豁得出去是真。
可是,他们全部头也不回的去了。
那些痛彻心肺和体无完肤只是为最后这一刻的决绝所铺的长长的地毯。
神、人、男、女,有些不断下坠,饮鸩止渴得偿所愿;有些下坠途中挂住命运的蛛丝,一线生机,向上望,有幽幽天光。

无论结局,这里的愿望终究因为近在咫尺难成真才是愿望。

海角天涯,短暂快乐与永恒痛苦孕育的花朵在轻轻摇曳。
讲故事的人拨弄着琴弦,她的花圃如此之大,惟独这一朵妖娆得仿佛怨毒。
于是,看见的,熄灭了,接着是另一个故事开始。


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约定——让千生千世都知我心
            万载千秋也知你心



它可以是信誓旦旦,接着变成无穷的追索;也可以是阴魂不散,然后化为附骨的梦魇,两者都没有期限。
所有的人都会遵守预定,没有一个人遗忘曾经许下的诺言——故事果然与现实是有出入的。
日月就这样交替,四季就这样轮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所有的生灵在岁月面前都显得那样渺小。

当初上嘴皮碰下嘴皮说得轻易,之后它将回旋飘转亘古不散,直到你拿一辈子偿还。

既然有了命运有了愿望,就让我们来许个约定吧。许给你我,从此像一把锁扣住彼此,任谁也逃不掉,谁也打不开,连死亡也是。

千载不来的神和刹那老去的人口口声声说着。命运的拨弄下愿望的驱使中,他们前赴后继为赴一个约定。于是,这两个字变得神圣,和你跟人说好出粮后一定请客截然不同地闪着尊贵高尚的光华。

如同愿望的孪生子,约定也可简化到四五个字,却依旧只可远观想想也皱眉。但论难度,比起那难以达成的微小愿望,约定的可行性显然应大大地质疑——神相约逆天而行,人相约绝不落泪,好容易约个“一定回保护你”,转眼变成“一定会杀了你”,火上浇油毫不人道。
这样的一句话,想起它已然疼痛,疤一样无法抹灭,可他们会为了它漠视时间与恐惧,从最初被剥夺得一无所有再次回到一无所有——果然是故事。

它俨然是种折磨了,却因磨人而更迷人,不能饮不可饮也要拼却这一醉。由此无法自拔,自顾自向不可能踏足的境地挑战,并且绝对、一定要守住要完成,或者用死换来终结。正如它所在的领地只有心和坟墓。

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守护——多少春秋风雨改 多少崎岖不变爱
            多少唏嘘的你在人海



守护、被守护。这是由命运、愿望和约定所衍生出的行为,通常歌者会利用这个守护令天下大乱。

想要守护人,需要人来守护。守护对方的愿望,守护两人的约定,守护他、她的幸福。
仍旧是无力做到也会张开双臂,也许一度逃掉,终究还是迎上去,让自己相信能抵挡一切,没有谁甘心归去。放在任何壮如山的男儿心里都是荡气回肠的拼搏史。
但歌者口中只想唱出不可逆转的意愿。

当一切心灵的努力做完,思想斗争的工作已经结束,需要的变是贯彻行动。
山河破碎血肉横飞,祭坛上不缺济祭品。善良同情慈悲怜悯一样不少,但拯救的永远不是芸芸众生。
偶尔侧脸,会觉得这一意孤行背后,也有给化作道边尘土的所有牺牲一份微薄的抚慰和报偿——当踏着灰前行时告诉自己,这变是祭奠。
就像花朵对于季节的忠实,每一次硝烟飘散之后,神与人都更忠实于自己所守护的。
这是盲目还是无谓,他们都已不在乎。

世界能亘古地拥有不乱的步伐,而一份坚决打乱了这步伐。再开篇,一切已非所想。



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幸福——我试图接近幸福
            可什么是幸福 我概念模糊



即使触手可及也往往没有形状。
而寻找“幸福”那没得到的人认为不存在,已经得到的人却不知它长什么样的东西,这样有宏伟蓝图的事,竟没几个人去做。
大概知道自己的所求已是奢侈,提及它更是罪孽。不提也罢,不求它便不被它伤害,接近它的同时也更接近不幸。

那么些人,她们的幸福便市继续幸福下去而已——那确是凡人最大的安慰,而我们偏偏在期待一只抓不住的青鸟,它无形无相,只有被失去的痛楚惊醒时才能念起曾经有过的甜美。

所以,关于幸福的故事总因为悲剧收场才历久不改地惊动人心。
因为,这是一切命运、愿望、约定、守护最终的目的地。

作为终点的树上,溃烂的果实落地成泥,前面一路的爱恨离乱皆成虚无。
你不沉迷么?你能不沉迷么?
然而青鸟飞起的地方依然有人等待。
如果有醒不了的梦,他们一定会去做,如果有走不完的路,他们一定去走,如果有变不了的爱,他们一定去求。
生的奥妙,死的要挟都无意义,如果得不到幸福……

于是,有人死去了,有人活下来,有人能够执手白头,幸与不幸只有他们知道。
就像那女孩唱着“四片叶的三叶草,是不属于任何人的。”
她的短发可以留长,手顺着发丝滑落时会说:“那时我的头发才到耳边,如今,已经长这么长了。”
但她没能,因为她心满意足地走到了终点,在苍天的穹顶下绽放的火焰成了幸福最后的葬列。

海角天涯,传说中最美的花人人渴求但没有几个见过。
歌者的花圃如此之大,惟独这一朵无邪得恍若欲诱人堕入魔道。
不管芬芳有没有留给年华,无风的心底都有它微微颤抖着,欲诉无声。
于是,故事也走到了终点。








歌者——不愿立地成佛
            宁愿走火入魔



歌者伴着琴音依然在唱一个你曾听过的故事:命运、愿望、约定、守护、幸福,以及比谁都重要的某个人。
宁愿走火入魔的背后,只是歌者的不甘寂寞。

只要她是个有着美妙嗓音的歌者,只要她的故事唱得婉转,只要那歌中有一句让你想要应和,何需管她是不是思想消极兴趣可疑恶俗又暧昧,是不是有野心灌了磁带又出大碟还要拿超白金?只要你喜欢就好,千金难买。

当每一次透明的花瓣被讲故事的人拿来抛散,明知她只是狡猾只是蛊惑人心,依然有人看着那开到荼靡的彼岸花儿发呆:人与人没完没了的恨与爱,天与地没完没了的暑和寒。想喝醉时,一杯开水就够吧。

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故事中的沧海在回首之间就变了桑田,虽说不是我的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飘渺的星移斗转还是有时令人迷惑。可是当今天成为昨天,昨天成为记忆的片段,曾经听过的故事从心头步步踩过,那彼岸的花田和飘荡其上的歌声,你会记得。












彼岸花——通向死亡道路的陪伴..
茎叶中含有毒素,能致人失忆..
那是死神之花

         传说

引魂之花—彼岸花

彼岸花,恶魔的温柔。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

此花一名曼珠沙华,红色花又名彼岸花,也称为 Red Spider Lily。人称“草莫见花莫见”。在日本被称作マンジュシャゲ,发音是曼珠沙华,花语是“分离/ 伤心/不吉祥/死亡之美”。原产地就是中国和日本,日本最多。

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 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彼岸花属于石蒜科(Lycoris Herb),属名是希腊神话中女海神的名字。因为石蒜类的特性是先抽出花葶(总梗)开花,花末期或花谢后出叶;还有另一些种类是先抽叶,在叶枯以后抽葶开花,,所以彼岸花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因此才有“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的说法。春天是球根,夏天生长叶子,秋天立起开花,冬天叶子又慢慢退去,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相念相惜永相失。如此轮回而花叶永不相见,也有着永远无法相会的悲恋之意。

在民间,春分前后三天叫春彼岸,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是上坟的日子。彼岸花开在秋彼岸期间,非常准时,所以才叫彼岸花。

而它生长的地方大多在田间小道,河边步道和墓地,所以别名也叫做死人花。一到秋天,就绽放出妖异浓艳得近于红黑色的花朵,整片的彼岸花看上去便是触目惊心的赤红,如火,如血,如荼。

曼珠沙华这个名字出自梵语「摩诃曼珠沙华」,原意为天上之花,大红花,天降吉兆四华之一。佛典中也说曼珠沙华(曼殊沙华)是天上开的花,白色而柔软,见此花者,恶自去除。佛家语,荼蘼是花季最后盛开的花,开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佛经》

曼珠沙华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或者是因为它深艳鲜红的色泽让人联想到血,也或者是因为它的鳞茎含有剧毒,在一般的文学作品中,它的形象通常是与“疯狂、血腥”之类的概念相联系起来的。在炎之蜃气楼的邂逅篇《真皓き残响》中,桑原水菜笔下写到景虎自杀的瞬间,看到喷出的鲜血如同盛放成群的彼岸花。

佛曰
梵语波罗蜜
此云到彼岸
解义离生灭
著境生灭起
如水有波浪
即名为此岸花开彼岸——CLAMP笔下的沧海桑田
离境无生灭
如水常流通
即名为彼岸
有生有死的境界
谓之此岸
超脱生死的境界
谓之彼岸
是涅盘的彼岸


佛说彼岸
无生无死
无若无悲
无欲无求
是个忘记一切悲苦的及乐世界
而有种花
超出三界之外
不在五行之中
生于弱水彼岸
无茎无叶
绚灿绯红
佛说那是彼岸花

彼岸花开

花开彼岸时,
只一团火红;
花开无叶,
叶生无花;
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
独自彼岸路。


彼岸花 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  
此岸心 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  
多少烟花事 尽付风雨间  
多少尘间梦 尽随水东转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开到荼靡,花事了……  
留下的记忆不过是一地花瓣……  
风吹走了,就没有了……


那一夜
梦中相会
你是白色无根莲
我是红色彼岸花
你苍白如雪
我妖红似血

你落落于天山镜池水沄沄
我寞寞在幽冥黄泉路漫漫
那一刻
爱上你
命里劫数
无路可逃
无所可逃
我会一直等
三千日斗转星移
你终于老去
我依旧沦陷

你来到渡口
前方暗河黑水潺湲
投以我浅浅一笑
孟婆汤碗已空

你踏上奈何桥
心静如水
心沉如石
我合上乱花枝
心痛破碎
心死无望
我脉脉花香的缠绵
抵不过苦涩寡汤的忘却
我还活着
没有灵魂只有肉体
却坚持爱你

那一刻 爱上你
命里劫数
无路可逃
无所可逃
我会一直等
三千日斗转星移
你终老去
我依旧沦陷


注:

三途河,也叫做“三途川”。传说中,“三途河”是生界与死界的分界线。因为水流会根据死者生前的行为,而分成缓慢、普通和急速三种,故被称为"三途"。
就像生与死只有轮回可以跨越一样,渡过“三途河”的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三途河”上的渡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然而渡船是要付船费的,没有路费的灵魂将不能登上渡船,就算登上了,也会被船夫丢进“三途河”。那些无法渡河的灵魂在轮回欲望的驱使之下,会涉水渡河,但是“三途河”的河水不但没有浮力,而且还具有能够腐蚀灵魂的剧毒。那些下水的灵魂将永远没有上岸的机会了,只能变成“三途河”里的水鬼。永远无法转生的痛苦和彻骨冰冷的河水使那些水鬼对其它还有轮回希望的灵魂产生了妒忌。只要有灵魂落水,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其拉入河底也变成和他们一样的水鬼。
花语
日本花语:“悲伤回忆”
朝鲜花语:“相互思念”
中国花语:“优美纯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8之离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8之离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