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读写有缘
读写有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036
  • 关注人气:3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一说苏非舒的物主义诗歌

(2014-12-23 16:44:26)
标签:

诗歌

文化

杂谈

分类: 贺建飞“自便读诗”

《说一说苏非舒的物主义诗歌》

 

贺建飞

 

 

    我一直认为,先锋诗歌的观念性重过于思想性。观念的创新才会带来艺术的创新。有什么样的诗歌观,才会有什么样的诗歌方法。有了诗歌观念及其方法的创新,才会有新的诗歌。川端康城曾经说过:“没有新的表现,便没有新的文艺;没有新的表现,便没有新的内容。没有新的感觉,便没有新的表现。”我套用他的话说:“没有新的观念,就没有新的发现;就没有新的发现,就没有新的方法;而没有新的方法,就没有新的诗歌。”

很多年前,我曾经写下了这样一首诗歌:

 

《楼上有人在打麻将》

 

不断有麻将掉落到地板上的声音

有时候很近

有时候要跳落到很远的墙脚边

 

我是凭着自己一时的直觉而写,写出来后自己也犯嘀咕。这是诗吗?我无数次问自己,都找不到准确的答案。这是与既有诗歌的理念和文本都不符的分行文字,我自己不敢肯定,也没有人在当时能帮助我去肯定对它的认识。但每当想起这几句分行文字,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那种场景又历历在目,让我感到了家居生活中的某种亲切和温暖、甚至是温馨的气息,让我真的有些爱不失手。虽还不能将其名正言顺地归入到诗的领地里,以期得到读者的共鸣或认可,但自己还是很珍爱地把它收藏起来,舍不得扔弃。直到苏非舒提出了“物主义”诗歌的理念之后,我才明朗起来,为它的找到了位置。后来,有幸得以被苏非舒收入《什么东西——物主义作品集(2003-2011)》一书。

    那么,物主义的诗歌到底是什么样的?有什么特点?用苏非舒的话说,就是“提醒人注意的诗”。它“不是供人理解的”,“不是要说出什么道理或意义”, 它“每次只是把人的注意力吸引在某一点上”,“让我们意识到显而易见的事物”,“从而使我们获取对生活的好感。”其诗歌方法即是对经验之物的客观的陈述。“事物在不断地显示自己,不断地展开”。“我们对物的态度是所谓的客观化的科学态度。”陈述,这更是一种无我状态的写作。语言所遵守的原则是:“直接,简单,具体,准确。”

    苏非舒的物主义诗歌探索与实践,可谓成果丰硕,他几乎以每年一两部诗集的速度推出了大量的诗歌文本。下面,让我们从他2004年所写《巴镇》这部诗集里选取首小诗来管窥一下他的物主义诗歌风貌:

 

《水一直往下流》

 

从水田里起来

清就坐在田坎上洗脚

田边有一片菖蒲

清听到水从一个田

流到下面一个田

一直往下流

 

 

《经常有水》

 

在屋前地坝的边上

豆经常从上面跳到下面的田里

天里经常有水

 

 

《打了下来》

 

生一直坐在桐子树上

牛拴在树下

我听到他妈叫了他三次

我在屋背后的田里洗菜

我看到生紧紧抓着树枝

还看到他坐在树枝上撒尿

再后来

他爸用一根竹竿

把他打了下来

 

 

《严禁入内》

 

绕过那个地坝

在绕过那片梯田

小周绕了三次才到山脚下的那个发电房

他站在外面喊

老周,老周,老周

门板上写着:

电房重地,闲人免进

 

    这些诗,只有事物的客观陈述,呈现、展现、或显现,没有主体性的强行介入和干扰,难以找到我们通常意义下对诗歌阅读所要寻找的意义或意思。但却给了我们强烈的现实生活感和气息。对于自幼我这个在乡间生长的人来说,读它们,就像和一个老朋友聊家乡往事,那些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场景,让我又回到了童孩时代的乡村生活,如时光倒流,身临其境,历历在目。那些往昔简单、朴素的事物在我的心里发出温暖和温馨的光芒,让我在阅读体味中感受到了诗性的快乐。这些诗歌,如果你硬是要去寻找什么深刻或崇高的思想或意义,那将是徒劳的,那将会使你离诗越来越远。它们超越于特定的意义,使得它们的诗性更趋于纯粹。如《水一直往下流》,让我仿佛又听到幼年时家乡田野插秧时节的雨季农人们在田坎上洗脚,“水从一个田/流到下面一个田/一直往下流”的那种哗哗的悦耳声音。《经常有水》让我想起很多农家的地坝、以及地坝坎下面的稻田,豆子收获的时候,晒地坝里的豆杆常有豆子跳滚到田里的细节。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温馨的。《打了下来》中一个顽皮可爱的乡村少年的形象跃然纸面,是那样的可爱。这也是我们乡间常见的事情。《严禁入内》虽然有一点现象学的意指意味,但其呈现方式上仍然是“物的呈现”,不是供人分析或理解的,而是供人品味的。品味,才是真正读诗的正确方法。

    窃以为,“物主义”诗歌理念的提出,是在非非主义或“废话写作”的影响下产生的,或者说是在继承之后的向前发展、向前迈进的一小步。继承的,是“废话写作”超语义或“减掉意义”的诗性本位回归,是语言本体性叙事的更加决绝彻底。在语言上,超越了语感(语言快感),更客观、更具体、更可感。它呈现给我们的,是超越了语感的“物感”。近来,诗人法清在其“新型诗”探索中提出的“在能指处写作”的理论,或可以用来作这类诗歌方法论上的补充。

    我是最早关注和并向物主义学习的人之一。从苏非舒在2004年编辑出版第一本物主义诗刊起,到后来我的诗荣幸选入物主义作品集,我也可算是一个参与者了。无疑,我是一个受益者。没有“物主义”的开创,我的一些不自觉的诗歌就找不到归处、甚至不被作为诗歌而被扔掉,更不可能有我后来的如《我的两列火车》、《到加油站的三种距离》、《夜行火车》等具有鲜明的物主义特点的自觉的诗歌。也就是说,物主义,增加了我们的诗歌品种,拓展了我们的诗歌领域和技艺,是当之无愧的诗歌先锋。我一向不认同那种利用既有成熟的诗歌艺术形式和手段,对某一个思想领域的偏执极致开掘的所谓先锋性。因为,即便是后现代主义的思想内容,也是可以用古体格律诗词的形式去表现的。真正的先锋,必须是形式和艺术手段上的拓展和更新。

近日在网上看到有人编辑出版了中国第四代诗人诗选,我以为这是一件好的事情。说明很多人都已经看到或意识到了中国先锋诗歌在第三代人的基础上,有了向前的推进,哪怕是仅仅的一小步。也看到了苏非舒的诗歌被收入其中,这也是名符其实。也说明有很多有眼光的人都看到了苏非舒的价值。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他的这种开拓性价值。

    集大成需要才华,开路先锋更需要才华。我们中国人是很聪明的。正如诗人于坚说“先锋是一种牺牲,总是为集大成者铺路,在先锋消声匿迹的地方,文明再次成熟。”文明再次成熟,我们需要集大成者。在这里,我更要向这样的开拓者表示崇高的敬意!

                                                                                                                  2014/12/23

 

 

 

搭车附带:我的物主义诗歌3首

 

 

物主义诗歌3首

 

贺建飞

 

 

《我的两列火车》

 

自从孩子上小学开始

我就开始了在福泉上班,在贵阳过周末陪孩子的生活

一般情况,行程是这样安排的:

周五在单位食堂吃了晚饭后,乘坐郑州至贵阳

20:16经过福泉的1645次火车到贵阳

星期天则在贵阳的家里吃了晚饭后

乘坐昆明至襄阳18:42经贵阳的1258次火车返回福泉

到达的时间是也20:16。这两辆火车

刚好在福泉火车站交会,票价都是10元。

 

2011/12/27

 

 

《到加油站的三种距离》

 

从小区大门口

直线距离100米

80米双向车道

2米中间绿化隔离带

各3米的非机动车道和

6米的人行道

如果从左边的斑马线走路过去

则要先左拐50米

过马路,再右拐50米

共记200米

如果驾车,就要先右拐

直行500米,到道路交叉口

掉头,往回直行500米

共记1100米

即可到达

 

2014/1/12

 

 

《夜行火车》

 

甲和乙

互不相识

都是到达中途的同一个地方

两人都太困了

担心睡过了头

甲终于开口,对乙说

到站了麻烦你叫一下

乙说,没问题

只是我担心到时候也睡着了

周围都是更远的人

都在打着各自的瞌睡

没有更好的办法

两人都苦苦地煎熬着

要么,甲刚刚迷糊过去

乙正好醒来

要么,乙才鼾声渐起睡意正浓

甲刚好硬撑着睁开眼

要么,一同沉沉睡去

要么,一同挣扎着醒来

彼此相视一笑

他们到站的情况

不外乎以下四种:

一是甲被乙叫醒

一是乙被甲叫醒

一是两人都醒着,谁也不叫谁

最糟糕的是第四种

两人都醒不过来,火车坐过了头

这样的情况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2014/11/25

 


说一说苏非舒的物主义诗歌

说一说苏非舒的物主义诗歌

说一说苏非舒的物主义诗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