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是忽悠法师的主儿之四

(2007-11-24 20:22:32)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道坚法师--随笔
 四、第一个称我为“大师”的人
  我说不上什么是“大师”,但知道“大师”特别大,特别高,特别牛,特别厉害(读特别的时候,音调要高,要长,要有旋律),非我等小小之辈可称之。《诗·大雅·板》所载:“价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即大德之人(价人)是国家安全的屏障(藩),有才有德的贤明之人(大师)是保卫国家的城墙(垣)。看来大师以智慧贤德而有保家卫国之力,不简单得很啦。中国的孔夫子、老聃之流,就是中华民族的万里长城,堪为大师者也。汉朝贾逵﹑马融﹑服虔﹑郑玄,博通经学,可称经学大师。玄奘西行求法,不畏万难,沟通海外,博学四方,译经传法,可称三藏大师。
  按佛教的说法,这“大师”就更不好当了,因为佛的十尊号之一,便是“天人师”。玄奘大师翻译的《瑜伽师地论》给“大师”下了个精确的定义:“能善教诫声闻弟子,一切应作不应作事,故名大师。又能化导无量众生,令苦寂灭,故名大师。又为摧灭邪秽外道世间出世间,故名大师。”能与如上定义匹配的,只有佛陀了。《资持记》卷上一之一载:“大师者,所谓天人之师,即十号之一。以道训人,故彰斯目。然以师通凡圣,加大简之,是则三界独尊,九道依学,唯佛师圣,得此嘉号,自余凡鄙,安可僭称。”一般人以为修了几座破庙,当个什么什么名头,就叫大师了,大错特错。《四教仪集注》卷上说:“大师者群生模范。”人都是有烦恼的,尤其是正在修行中的人。群生的模范更不好当了,只有佛才能当此重任。
  《本事经》认为大师有三种:(一)如来,如来出现世间,阐扬大法,化诸众生出离生死,令得无量义利安乐,是为众生之师范。(二)阿罗汉,阿罗汉诸漏已尽,梵行具足,出现世间,开示四谛,令众生脱离生死,皆得无量义利安乐,是为众生之师范。(三)有学弟子,初果须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精修梵行,具足多闻,于诸经典,善知法义,出现世间,开示四谛,令诸众生出离生死,皆得无量义利安乐,是为众生之师范。
  后世我国对人师中通晓佛教教义,道德显著者,亦常被人尊称为大师,如摄山大师(僧朗)、智者大师、天台大师(智顗)、南岳大师(慧思)、嘉祥大师(吉藏)、贤首大师(法藏),又如近代之太虚大师、印光大师等。《大宋僧史略》卷下载:“唐懿宗威通十一年十一月,左街云颢赐为三慧大师,右街僧彻赐为净光大师,可孚赐为法智大师,重谦赐为青莲大师。是其始也。”这是封建帝王,把大师作为一种奖赏,封赐给有功有德僧人,也可以称大师。
  我这辈子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也有人称我为“大师”。那是零五年刚刚晋院做方丈后的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此人百般谦和,一口一个“大师”,把我差点抬到九霄云雾里去了,心理那个舒坦哟,还真以为我就可以跟玄奘大师比一比谁牛了。
  “大师啊!我是湖北来重庆打工的,有一件要事,想请你出马,一定慈悲慈悲帮帮忙哟。”
  “不要客气啦!有事请讲啦!”尽管明明知道我不是大师,但第一次被叫大师那个爽啊,早有点飘飘然了。
  “听说大师法力无边,这事肯定对你来说,是一件再~再小不过的事了。”
  脑子里在几秒钟内整整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我有法力无边的任何表现和实质,别人有事相求,为众生做点事,是我的本怀嘛。“哪里哪里,请问什么事啦?”我说这话已经有点着急了,真想马上帮他解决问题啦。
  “我……我想请大师帮我做场法事,不知道可以不?”
  “这——怎么不可以呢!你任何时候来做就是了。”脑袋像鸡啄米,答应得爽快。
  “请问大师呀,做法事要多少钱呢?”
  “嗨!没事,我们寺院很多活动都是免费的,你这场法事,不收费!”我已经被习惯称为大师了。
  “那怎么行呢!大师,你们也很辛苦,天天做慈善,天天讲经,弘法利生,我怎么能让你们白白辛苦呢?再说,就当我支持大师的慈善事业嘛!”你看多懂事啊!
  “那……你明天过来吧!”
  第二天,那个青年过来了,左手提一袋水果,右手提一个红布包,老实巴焦的,很朴实的样子。当时我正在处理几个居士为些小事闹意见,方丈室里跟吵架似的。那个青年一声不吱,坐到进门的角落里,全不理会眼前的一切,偶尔搓揉沾在身上的黄泥巴。等我把闹别扭的居士调解好,又有出家师父来反映寺院管理的情况,过了十来分钟,才把事情搞清楚,处理好。方丈室没有其他人了,那个青年站起来,好像没出过门一样,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战战兢兢地过来叩头,把水果放在桌子上,才说他就是昨天打电话的人。
  费了好大的劲,才明白他说的事。他来到重庆帮建筑工司干活,在一个破旧的老宅子里,从地下意外发现一个瓦罐子,里面全是黄灿灿的,不知道是什么玩艺儿,他就偷偷抱在偏僻的地方埋了。谁知过了几天,他就病了,头痛得很厉害,药石罔效。在经别人介绍后,才知道重庆有个庙,庙里有个大师,所以冒昧打扰了。
  乍一听,明白可能是遇到鬼了。你想想,守财奴辛苦赚点银子金子的埋藏在自家屋里,一辈子没用成,结果一口气不来,呜呼哀哉了,你说他会瞑目吗?于是化为厉鬼冤死鬼,守着破罐子不放,谁胆敢动他的东西,你让你头痛什么的怎么对得起孤零零守财一场?
  于是我建议:“这个好办,你把那东西给他还回去试试?”
  “大师啊,这地方已经建成了高楼,我往哪儿还啊?”
  “况且这东西非常重,全是黄灿灿的,晚上都发光,我不挖,别人也会挖啊!我总不能让他去害别人啦!”
  “那你就另外换个地方,挖个深一点的坑埋了。在埋的时候给他烧点纸钱,就说你是无心之过嘛。”我不会整脑筋急转变,就一条线的思路。
  “大师的主意好啊!要不能否请大师帮我看看这是些什么东西啊?”嘴里念叨着,手里头已经从罐子里取出一个金黄色的物件,往上面哈了一口气,用袖口擦一擦,象个宝贝似的轻轻递过来。
  “哇!这是金元宝嘛!”
  “大师,金元宝有什么用呢?”年青人抬起了头,天真而无邪,眨巴着清纯的眼睛。
  “金元宝就是金子嘛!很值钱的!”
  “真的!”年青人差点从椅子上惊得跳起来,“那我不是发财啦?”
  “如果是真的金子,如果是合法所得,你已经发财了!”为什么如此说来,因为我不明白挖地下的文物财宝,国家有没有什么规定。
  “那……请大师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嘿嘿嘿!”青年人得意忘形,傻乎得煞是可爱。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元宝,也没有签定金子的经验,只有也学着年青人在元宝上哈一口气,用衣襟拭拭,只见元宝显得更亮更诱人。“哇!好亮啊!”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更无法说这家伙是真金还是假金,只有糊弄一句。本大师只有这水平啦。
  “大师,那我就发财了。我太高兴了,我要给寺院捐款,我一定要给寺院捐款,我要感谢大师。”年青高兴得语无伦次,从罐子里掏出一堆黄白之物来。
  看到一大堆金元宝,我倒显得清醒了几分,想起有人用假金佛什么的,骗老年出家师父的事。这眼前的事,令我生起了疑心。
  果然,青年人后面一套一套地来了,先请我给鉴宝,又说他不知道到哪儿去卖钱,最后说家里急着用钱,能不能随便给点钱给他,多余的就算他捐款了,给佛像重塑金身,把华岩寺破破烂烂几百年的老建筑维修一下,还可以补贴办佛学院用。
  我全明白了,不管他怎么说,就坚持原来的说法,一定得给还回去,不然那鬼找上门来,可是不得了的事,搞不好要命啊。
  这个小伙子怎么走的,还是提着装满金元宝的罐子,把一袋水果留了下来。等他走了,我叫来几个居士,分享今天革命的胜利果实。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