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是忽悠法师的主儿之三

(2007-11-23 19:58:54)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道坚法师--随笔
 三、“国佛协”抛出橄榄枝
  所谓“国佛协”,就是中国佛教协会(阴沟里浠叫THE BUDDHIST ASSOCIATION OF CHINA),是“全国各民族佛教徒联合的爱国团体和教务组织”(虽名为中国,却管不着香港、澳门和台湾三地佛教),其宗旨是“协助人民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维护佛教界的合法权益;弘扬佛教教义,兴办佛教事业,发扬佛教优良传统,加强佛教自身建设;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团结各民族佛教徒,倡导人间佛教思想,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开拓创新,与时俱进,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为祖国统一、世界和平作贡献”,也就是说,“国佛协”很牛,是中国佛教的最高机关。随着国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贯彻落实,佛教寺院日渐增多,佛教徒不断增加,总量可以亿数计,佛教正在恢复元气,日趋正常化。在经济浪潮下,庞大的信佛团体,意味着无限的商机。在全国各地,经营佛教文化、法物、香烛、佛教日用品等商业机构不断涌现。因为佛教的存在,以佛之名,养活了无数的百姓。
  仅以华岩寺为例,当你下得高速路后,还没有接近华岩风景区,看相算命的,摆香烛摊的,经营佛像的,打着华岩寺的招牌卖法物的,一家挨着一家,一家比一家规模大。我去年做了一个统计,仅华岩风景旅游区(跟寺院是两回事,原来就是华岩寺的园林,现在是国家园林单位)外与佛教有关的独立商店就达160多家(活跃在路边的流动小摊小贩不计),有员工600多人。再说简单点,因为华岩寺的存在,数百户人家因之而过上了温饱的生活。佛教寺院及佛教信仰,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从华岩风景旅游区外的佛教用品商店的惨烈竞争,就知道要轻松吃一碗白米饭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遇到淡季,赔本赚吆喝时而有之,相互比拼者有之,欺行霸市者有之,冒用寺名者有之,巧取豪夺者有之,拐卖哄骗者有之,诈伪赖横者有之,甚而两商家因为一把十元钱的香撕破脸皮跳脱裤子骂上三天三夜者有之;遇到佛菩萨圣诞等旺季,哄抬物价者有之,强卖硬塞者有之,借佛敛财者有之,为了一把几元钱的香,追着香客跑几里路者有之。
    有的人干脆不再参与竞争,倒打起了歪主意,以种种名义,向寺院推销香烛,推销书籍,推销纪念品。尤其是河北石家庄一带有一些不法商人,喜欢以“中国佛教协会”的名头,搞推销赚银子。我是怕了这帮兄弟伙,现在看见石家庄的区号都不敢接了。比如,一次接到石家庄一个姑娘的电话,嘘寒问暖,非常关心人,好像跟我挺熟的。我边应付边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也不知是何方神圣,但苦于面子,不好意思说“你是哪个”,唠嗑了半个多小时,才说起推销的事,气得本牛鼻子老道冒起火来,立马关机了事。但这事偏偏就没有了,这兄弟伙一个月来一次一次不厌其烦地打电话,好像不卖她的书还不好收场一样。我这人是狗受人抬的,有点软硬不吃,铁定了心,不接不接就是不接。这小妹最后发来短信,把人损了一句:“连人家电话都不敢接,连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你这是什么素质,不知你是怎么当方丈的。”人活到这份上,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次,我到敦煌参加雷音寺参加道证法师升座庆典,趁大家热闹之季,偷偷溜到鸣沙山去看看大漠孤烟直不直,忽然接到来自北京的电话,一位有点京味的中年男子打来的。
  这位男子口气很大,有点居高临下的气势,“你是道坚吗?啊!你在哪儿喃?唵!”
  “你好!我是道坚!我在敦煌!”不管他是什么来历,做人都要厚道。
  “什么?敦煌?你怎么不坚守岗位喃?出家人怎么不守规矩能乱跑呢?唵?”
  “噢……对不起,有事呢!”
  “你有什么事?总没我事儿多吧?啊!这个这个全国佛教的事儿,我都操心啊!”
  “请问您是?”
  “中国佛教协会的!连我的话都听不出来,唵?”
  “请问有什么事吗?”中佛协的人几乎都熟,已经知道是个忽悠的主儿了。
  “嗨!也没啥,跟你聊聊佛教换届的事儿。”
  “哎哟,这事儿可大了,我一个地方小寺院,中国佛协换届跟我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事啊!”
  “哎!别说,这要看你是个什么态度!”
  “态度?当然坚决拥护党和国家的安排了!”
  “你说的不搭界!我说你的态度,是关系到你个人的组织安排问题!”
  “对不起,没整明白啥回事儿。”难得糊涂啊。
  “这么给你说吧,你还不是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吧?”
  “当然,中国佛教协会的理事可牛啦,我们靠边站。”
  “这不就是看你的态度了吗?”
  “我不是已经表态了吗?坚决拥护……”兜里揣着明白装糊涂。
    “别说那么多,你究竟想当理事不?”
  “那就听从安排嘛!但我不知道当个理事有什么用啊?”
  “嗨,说白了,你就象征性给点钱,我们北京佛协就给你安排嘛。”
  一听之下,这主儿肯定搞不清北京佛协和中国佛协的关系,得跟他玩玩儿。“请问你究竟是中国佛教协会还是北京佛教协会的?”
  “这有区别吗?”这主儿信口开了黄腔。
  “哪你是中佛协哪个部门的?”
  “……中佛协就是中佛协嘛,哪里还分什么部门?”他搞不清现在中国佛教协会有教务部、国际部、综合研究办公室、办公室、后勤部等。
  “请问你姓什么?”连珠炮一样,轰隆隆地响过去。
  “姓刘。”
  “年青人,你知道你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了吗?这是什么罪行?诈骗罪啊!就凭你现在的讲话录音,就可以给你定刑了!”至少要把他吓了一跳。
  “啊……”
  “你好好的事不做,非得骗和尚你才心甘吗?你知道这不但要坐牢,还要下地狱吗?”
  “这个……”
  “今天就饶了你,下次再骗人,我就给公安机关提供证词啦。听见没有!唵?”
  “哦!……”
  可惜“国佛协”给我的橄榄枝,却是一个美丽的陷阱。如果是好名之辈,极有可能落入精心设计的圈套。经过一番折腾,游兴一扫而光,干脆躺在玄奘大师当年走过的沙地上,看看一尘不染的天空,聆听大地的声音。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