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是忽悠法师的主儿之二

(2007-11-19 21:08:1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道坚法师--随笔
  二、“台湾居士”来报师父的恩
  谁是忽悠法师的主儿?上文提到“联合国亚洲执行主席”给我颁奖,把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然而,最终却被我把他搞得一愣一愣的,成了华岩僧众茶余饭后的精神调节剂。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台湾居士”来报答师父心月大师的恩,真还把我给蒙惨了,值得给大家说说,免得再交学费。
  2006年4月,受邀前往凉山州西昌市,按照历史原貌,维修具有民族团结象征的古白塔。白塔位于凉山军分区内,是南诏古国与唐朝结盟之地。寺院在南诏时期弘扬佛教密乘阿吒力教,被当作南诏统治者的精神家园,推行宗教政治一体化思想的根据地,汉、白民族文化的交汇点;大理国时期,国力逐渐衰微,无力统治西昌地区,西昌一度成为土番王国属地,此时寺院信奉佛教藏传密宗,是联系汉、藏、白、彝等民族的信仰中心纽带,地位较为特殊;蒙古在元代吞并土番、大理版图,西昌正式为元朝属地,佛教禅宗随流民迁徙传入西昌,白塔寺逐渐成为汉传佛教禅宗南传必由之路,是团结各边陲少数民族地区的重要力量。我一向重视民族和谐与团结,在华岩寺资金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挤出十万元资助维修白塔寺。我考查古白塔修建工地时,我还发现了一段(XI)州古城墙遗址,跟文物管理所领导考定,为唐代文物。
  为了恢复旧白塔原貌,我日夜忙着查阅文史馆、档案馆、博物馆等地收藏的有关白塔文献资料之际,接到寺院管理委员会主任德山法师的电话,告知有一个台湾老居士,曾因患上癌症而问佛求医,遇到我的恩师心月大师,经师父中草药治疗后痊愈,为了报答师父恩情,特要求她儿子来捐款报恩。从台湾打电话的声称是老居士的儿子,姓陈,他说已从香港汇丰银行寄出五万美金,由其昆明的李姓朋友代为转交,叫尽快联系。经过电话询问,李姓商人显得很忙,说明天马上将出国,可能半年都回不来,要取钱得快一些。我当时在书堆里查资料,忙得焦头烂额,一听有人捐款,在寺院正缺银子的时候,高兴惨了。再说我师父懂医术,经常会治一些疑难杂症,治好癌症,也是可能的嘛,就说好事嘛,要得嘛,当下就答应让他们马上办理。
  德山法师再次跟李姓商人联系,说答应当天下午来取款。
  李姓商人说,“由于香港银行跟中国银行汇率存在价差,还有一些手续费用,这得你们自己出哦!”
  “好多钱嘛?”德山法师问。
  “一点点啦,小小意思啦,只有二万五千块啦!”
  “那等我向大和尚汇报了回话。”要出银子的事,寺院各部门领导一般要向我说一声。
  当德山法师向我提出银行汇率不同及手续费时,我也搞不清社会上这些板眼儿,就说你问一下精通金融业务的吧。由于寺院接触外界毕竟有限,德山法师找了几个熟人,都没有人知道这事儿。又问我怎么办,我正忙着干活,一听有点烦了,说你看着办嘛,只要不上当就行了。于是德山法师决定买飞机票,要求华岩寺寺财务主管领导朗旭法师一道飞昆明,去提取台湾居士的捐款。
  德山法师办事一向比较严谨,他深知寺院财务的严肃性,我们哪怕是一分钱,都是要求严格把关,因为这是寺院经济属十方常住所有,如果对寺院有所损失,就是破损常住,罪过非常大的。他就把台湾居士的电话号码放到网上一查,发现是云南昆明的卡号,觉得有问题,马上又给我打电话,说这事怎么办?
  我一听台湾居士用云南卡,马上明白是骗子忽悠人来了。一方面让寺院不要去取钱,我就出面打电话试试真假。
  我以寺院当家的名义,先给“李姓商人”打电话,一方面向他表示感谢,一方面了解具体取款事宜。这位兄弟伙一口湖北乡音,说话又牛又冲,好像他钱多得实在没处用,全世界都有他家产业的感觉。他强调只要今天不去取款,就可能一时拿不到钱了,因为他实在太忙,都忙着到这个国家那个国家去做生意呢。我说为了不担搁你时间,等你从国外回来,我们再取钱。“李”马上火了,好像说这点屁丁点的小事,还要让他操心,万一他把这点几万美金的小钱忘记了,我们损失就大了。为了稳住他,我说要向方丈汇报,再向他答复,就挂了电话,忙着给台湾居士打电话。
  接电话的中年男子操一口不纯正的广东普通话,尾音故意拖得很长,每句话后面必有“得啦”。他重复着母亲拜见恩师求医的往事,显得很兴奋,还说捐款比较少,很“不耗益西得啦”。
  “请问居士,你住台湾什么地方?”
  “台北啦!”
  我记得台北下面划分若干区,区下划分若干里,“请问你住台北什么区呢?”
  “台北就是台北得啦,哪里有什么区得啦?”
  “哦!我还以为台北下面还有什么什么中正区、大同区、中山区、大安区、信义区之类的,看来我记错啦。那你一定是住在市中心了?”
  “你就没问啦,我做好细(事)不留名得啦,更不留地几(址)得啦,何况这是报答西湖(师父)的大恩大德得啦!”
  “哟西!功德无量!看来是台湾的法师能力非凡,对居士的引导有方,这可是三轮体空的布施境界啦。请问你知道星云法师吗?”
  “谁啊?”
  “星云法师!”
  “是哪儿的?”
  “好像是台湾的吧!”
  “我妈妈是佛教徒,我不西(是)得啦,我跟他们不熟得啦!一般的人我也不理采得啦!”
  “那——非常感谢你,我祝你一切顺利,吉祥如意!”
  话已至此,真假已辨,我童心大发,准备修理修理骗子,跟他们开开玩笑了。第一招,给“李姓商人”打电话,说我是寺院的会计人员,准备拿上二万五千元公款来取钱,并带上家里的八万元现金,请他帮忙准备些文山三七,带回重庆好赚钱啦,请他在晚上某时某刻来接机云云。第二招,准备人“台湾居士”赠送一套寺院珍藏的古书,价值达六万元,请他把地址告知或转交亦可,等等,反正每使一招,都有极大的诱惑力,把个骗子急得心里痒痒的,玩够了,最后我向昆明警方报案,从此这两个骗子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