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佛教故事---母亲的药费

(2006-12-18 22:26:45)

            母亲的药费

老母亲病后,药费开支越来越大。我在机关上班,挣的也是有限的几个钱,每月为母亲买药已成了不小的负担。

  那天,乡下的大哥进城来了,他主动提出要与我分担母亲的药费。我一听就急了,当年为供我上大学,大哥多次忍痛放弃了当兵、招工的机会,自愿留在老家务农照顾二老。如今,我整天体面地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享福,大哥却像头老黄牛一样在老家默默地劳作,替我尽孝。再让他分担老人的药费,我怎能心安?

  大哥见我急了,红着脸喃喃道:“俺如今也有钱了……”没等大哥说完,妻子抢过话头:“你有钱是你的,俺有公费医疗本,买药不用花自己的钱……”听到这话,大哥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月末,我回家给母亲送药,到家后母亲对我说大哥已给她买药了。我埋怨母亲怎能让大哥花这个钱,母亲含着泪朝我摆了摆手:“唉!你们都是孝子啊……那天你大哥从城里回来后,找人打听清楚了公费医疗是怎么回事了……你不愿让他花钱是好心,可你想过没有,对老人尽孝的事,当大哥的落到兄弟后面他该是什么样的心情呀……”

  为了不让大哥负担母亲的药费,同时也解除他的内疚心理,在妻子的指导下,我拿出2000块钱交给母亲,向她说出了妻子的计谋,母亲含泪点头。

  第二天早晨,我回城前母亲强作欢颜将我和大哥叫到床前,说:“那年俺有一双值钱的手镯,这年头也不时兴了。前几天俺托人卖了2000块钱,给俺买药先用这钱;这下好了,往后你俩也别为给俺买药花钱争执了……”母亲的话没说完,大哥将嘴角的劣质烟猛吸了两口,脸庞上滚落下两颗硕大的泪。

  回到城里,我脱下外衣到洗漱室洗脸,听到外屋的妻子一声惊叫。原来她从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大把面额不等的票子,我接过来数了数,整整500元.闻着栗子上那熟悉的劣质烟味,我泪如泉涌,这是大哥偷偷放进我口袋里为母亲买药的钱呀……

出处:青年文摘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